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二八七章 就差几小时

第二八七章 就差几小时

阳光和美、温暖宜人,晒在身上都极其的惬意,如果不是有任务在身,龙运达最想做的事情就是端来一把凉椅,泡上一壶红茶,在这最灿烂的日子里,享受享受这来自于大自然最美好的馈赠。

可惜的是,今儿他是完全没有这个福分了,副班长布易林刚刚已经领回了特殊装备,而增配发的弹『药』也到位了,步兵战车也都检修完毕,加满了油、装好了弹,一切都已经准备就绪,就差出发的命令到来。

打理好自己的战术携行具和武器,瞅见正卢志达正一门心思的擦拭狙击步枪,龙运达这心思可就活泛起来了,凑上前去,撞了一下卢志达的肩膀,笑问道:“嘿,你小字把枪擦得这么亮,都快跟新枪似的,紧张了?”

卢志达没有第一时间回答,而是端起擦拭得油亮油亮的狙击步,瞄了瞄前方,然后才将专用抹布折叠起来放进衣兜里,答道:“紧张,我自从六岁那年打死第一头牛,就不知道什么叫做紧张了!”

龙运达淡然一笑,这卢志达那点儿陈年旧事儿在全连可都不是个稀奇事,这小子祖辈都是东北猎户出身,后来是因为国家非要限制狩猎保护野生动物,猎户做不成总得干点儿别的,本指望着卢志达这厮能有一个好的前程,哪儿知道这小子六岁就敢偷偷拿着爷爷的****出去狩猎,什么都没打死,却把邻居家的耕牛给一枪干死了。而结果就是,卢志达差点儿没让爹给打个半死。[]大国无疆287

青少年最可怕的地方就在于不仅仅有好奇心、求知欲、破坏力,而且还有未成年保护法,仗着这么一点。卢志达“活了下来”,可是对于打枪放炮这样刺激『性』的活动兴趣却丝毫未减少,没办法,只能参军入伍,在军营里满足他那自小养成的破坏力,一把狙击枪玩转得指哪打哪,要不是屡屡犯下小错误,哪儿还能呆在这儿屈才?

“那你紧张吗?”

龙运达实在拗不过这犟牛似的卢志达。转而问道他旁坐的医务兵徐卫,他都是没有在反反复复的擦枪,而是在很悉心的整理医『药』急救背包里的各种野战急救器材和工具之类的。

“班长,你别把这事儿看得太重。生活哪儿能像电视剧那样情调十足!”徐卫倒是很开朗的反揶揄一句。

“就是,生活远远要比偶像剧的口味儿重得多!”

卢志达笑着,开始将一枚枚狙击步枪专用子弹压进最特殊的一个弹匣,虽然班排级配置的狙击手所配备的狙击步枪都并非为了追求高精度,因而能够和突击步枪使用一样的口径的子弹。不过为了强化狙击手的作战效能,这造价虽然比普通子弹贵了许多的精度弹,也会配发一些,本着物以稀为贵的原则。卢志达自然非常贴心的照顾好这些有配给份额的宝贝疙瘩们,一颗一颗的相当仔细的压进弹匣。

“这么说。你们比我想象中还要成熟得多咯?”龙运达自嘲的笑了笑,看见双手已经空空的布易林走了过来。便叫道:“不一定,你说说,徐卫和卢志达都说自己不紧张,你说是为啥呢?”

“为啥?”布易林摘下头盔,看见徐卫二人的表情,道:“我看他们不是淡定,而是蛋疼,小心脏别提跳得多快,估计都快紧张死了!”

说着,布易林就钻上了车,再也不管这外面故作淡定的一个个,他兜里现在还放着一个很重要的东西没有安置好,刚刚从连部领取回来的集成通讯板卡得安装到位之后才能让整个战车具有协同作战能力,无线电通讯作为营连排班等级别单位中最为重要的通讯手段,单纯的单一频率通信是远远满足不了实战需求的,为了确保通信质量,具备相当的抗干扰、反篡改、防泄密等功能,高速率的跳频通信已经不再新鲜。

而这通讯板卡则是整个步兵战车上最为核心的通信中枢所在,就好比二十一世纪的移动电话也就是手机的电话卡一样,有了它,整个战车才能作为一个独立的、可识别的单位与其他进行通信沟通,也只有有了它,通信的加密、防窃听、防泄漏等才能真正让作战人员能放心作战,而不至于一边激烈交战,一边还要担心自己的通信是不是安全的,会不会突然中断与上级及友军的联系等等。

安装完毕之后,布易林当即就测试了一下通信系统,完事儿了之后这才开始收拾自己的个人物品,毕竟随着时间的推移,距离出发的时间会越来越短暂,而就跟着进车来的龙运达也没有心思去打扰布易林,也开始检查起自己的车长综合瞄准具、遥控指挥炮塔站等,之后才开始着手检查自己自己的敌我识别器、单兵红外夜视仪、微光夜视仪、视频监视器、战术信息终端等等,连冲锋枪、自卫****等也都进行了检查之后,这才开始有序装包。

没有等候太久,集合哨音就吹响了,集结号的声音自从出国以来并不常听到,而这一次集合的声音虽然和以往没什么两样,可对于所有官兵而言,似乎作用力不同了,背起战术携行具、拎着武器包、带着主武器,一队队士兵开始在班长、排长的带领下,渐渐的向哨音发出地跑步而去。

一二一的喊声开始震动空气,在富有节奏的齐步声中,一双双作战靴践踏起了灰尘,整齐的步伐逐渐汇拢成一体,一二一的口号声也随着各个方阵的站定而渐渐消失,当最后一支队伍也站定之后,第八机械化步兵师机步三团及加强而来的其他部队数千名官兵化身为了雕像一般肃静,毫无杂『乱』声音的排列整齐。

戎装着身、步伐沉稳,黎勇武上校带着团部一行军官来到了队列正前方站定。虽然不是秋天,但依然是沙场,这场出征前的点兵倒也并不因为缺少了观众而显得晦涩,豪情满怀自当傲然挺立。当强敌如林、高手如织,唯有更加强大才能战胜对手赢得胜利,而未战之前,气势自然要足。

几千号人、数百台各型战车,『迷』彩『色』的一片看上去别提多壮观,诺是特别强调姿态和面子的『政府』官员,估计少说也得啰啰嗦嗦的扯上大半天的废话,而黎勇武上校却一点儿都含糊。站定不动之后,左右看了几眼,便大声喝道:“出发!”

一声令下,顿时犹如千军万马奔腾起来。各营各连开始响起起伏连连的“向后转、跑步走”的声音,而随后,便是整齐的隆隆脚步声,一双双作战靴掷地有声的着地声响汇成了一首最洪亮的战歌,不多时。各型车辆就开始隆隆启动,在预定的出发顺序下,一辆辆车开始慢慢驶离,而这个时候。时间才刚刚来到5月18日的下午13点。

履带式步兵战车澎湃的柴油引擎开始工作的噪音传进耳膜里,坐在座椅上的卢志达等人就开始扣上了安全带了。不用多说,这样的出征显然会是一场极为高速的奔行。而事实的发展也果然像他们所预料的那样,战车启动之后就猛然提速,咯吱咯吱的履带声搅合着脆弱大地的泥土,开始助推战车在这苍茫大地上狂奔急行。

“老班长,开这么快,咱们这是去哪儿啊?”步兵战车才刚刚开出不到两分钟,着实被摇晃得厉害的晃晕感给爽翻了的卢志达就扯着嗓子问道:“该不会是要连夜去柏林吧?”

机枪手包森海也当即起声附和道:“去柏林好啊,说不定希特勒正给咱们准备丰盛的晚餐呢?可老子吃不惯沙拉和牛排,德国黑啤酒倒是凑合,能喝上两杯冰镇的,那才叫享受!”[]大国无疆287

这一干急吼『乱』叫声自然而然闯进了龙运达的耳朵里,他正用查看着连部在战术共享数据链上发布的行军路线图,还别提多奇怪,这行军路线几乎就是笔直的,直愣愣的就要往德国佬方向杀去,没有丝毫的绕弯路,足以见得此次行动的信心十足,可在龙运达看来,这路线只能算是初定的,随着侦查部队不断反馈回来的最新情况,以及来自上级亦或者是空军的一些情况通报,部队的行军路线是随时可能出现变化的,而这自然就意味着部队可能随时都会与敌人交上火,只不过现在还暂时没有这种可能,因为部队还在中苏双方中间的防御地带狂奔,连苏联人的防区都还没通过,碰上德军的可能『性』太低。

搞定手上的工作,也难得空闲坐下来休息休息的龙运达这才回应卢志达俩人的怪异问题。“咱们这会儿不是要去柏林,而是要去莫斯科,要是斯大林还活着,肯定会很乐于见你们的!”

“莫斯科那里就不用去了吧,听说好些年都寸草不生,咱们去了也是白去,还不如就到基辅去溜达溜达,听说那里的伏特加正被德国佬当饮料喝,简直暴殄天物啊!”包森海端着通用机枪,活像是一个老酒鬼一样痴『迷』各国美酒,在他的衣兜里也都还放着一小瓶二锅头,还以狗屁御寒的理由来堂而皇之的带上。

说话的人也是声音洪亮,其实越是代表他们内心寂寞,像此时此刻非常非常淡定的布易林就很从容得多,昨晚没怎么睡好的他自战车出发后就开始睡下了,虽然只能倚靠在椅背上阖目假寐,可这样的休息总比吹牛打屁实惠得多,不多时,龙运达也不和卢志达等争嘴了,虽然大伙儿都知道这两个“达”都不是善茬,可谁又愿意在即将到来的大战前浪费口舌呢?

沉默和休息是行军路上最简单的方式,然而在距离此上千公里的共和国阿拉木图,中亚战区司令部综合指挥大厅里,第八机械化步兵师的突击作战部队出发的画面正实时显示在中央大屏幕上,画面并非是机步三团传回的,而是空军的一架轮替返回机场的无人侦察机返回路上拍摄的,为了配合好陆军的此次行动,空军已经忙活不少。而在这战区司令部里,为了此次行动的大量支援『性』工作才刚刚开始达到高『潮』。

以少部分精锐兵力实施快速突击并非是一种百分之百成功的战法,而在实际的作战中之所以还有这样一种战术,往往也是迫不得已的选择。正如此次第八机步师的做法一样,诺是共和国在萨拉托夫地区也有三五个乃至更多的集团军,那岂会有这样一种“『骚』扰『性』”的进攻,恐怕会相当乐于见到德军来得越多越好、越快越好,可事实现在就摆在面前,第二集团军孤身难支,必须适当的办法来扭转这样的局势。

“司令,二号线电话!”

看得正入神的薛殿川被身后的报告声给拽了回来。他正看着空军侦察机发回的情报所整合出来的德军最新动态,中央集团军群为加强进攻而增派的第二装甲集群,也就是古德里安的部队还果然不含糊,高度机械化的动作速度就是快。照着这样的架势,若是共和国空军不干涉一番,双方会在十二个小时之内干上。

“尽快整合成一份报告出来公布出去,一线部队很需要这个!”交代一句之后,薛殿川立马就往回走。二号线的电话是谁打来的呢?来不及多想,他很快就到了办公室,拿起电话便道:“我是薛殿川……”

电话那头传出了一个并不陌生的声音,是南亚战区司令秦铭打来的。“老薛啊。听说你那边大戏开唱了,我这边还冷清得很。要不,我过来凑凑热闹?”

“这才刚开始。还并不热闹!”薛殿川没有开玩笑的意思,抬起左手手臂看了看表,道:“如果不出意外,大概还有八个小时就会开始热闹起来,十二个小时后就会相当热闹,如果你要赶过来看热闹,那可得抓紧了!”

“我就是说说而已,想看也没那个时间!”

秦铭说着便转移了话题,他这么关键时候给薛殿川打来电话可不是拉家常的,很快就将一个特殊情况说了一下,而这情况自然是与中亚战区利益息息相关的,是关于海军航空兵的事情。

2.23黑『色』空难事件爆发以后,中亚战区一度差点和德国陆军南方集团军群干起来,之后虽然没有大打出手,可共和国方面表现得也是相当强势,小弟被欺负了,当大哥的岂能坐视不管,而中亚战区当时也就把海军航空兵拉进来“助阵”,里海虽小可再怎么也算是个海,海军航空兵当时也“闲来无事”,自然而然就将最空闲的海军航空兵第三舰机飞行联队给挪到了中亚战区的麾下暂用。

当时第三舰机飞行联队确实是有困难,舰队的主力航母“世民”号大修时间延长以致于不能按期重新入列,而大型核动力航空母舰“尊严”号也处于大规模海试阶段,一次『性』上舰训练的舰机不能太多,所以第三舰机飞行联队被迫成了“旱鸭子”也即是陆基航空兵,这才有了到中亚战区“客串打手”的事情发生。

现在情形不同了,世界反法西斯多国首脑会议召开之前,“世民”号航空母舰就重新入列了,而且“尊严”号核动力航空母舰的海试进展也很快,大规模上舰已经成为可能,再加上电话里秦铭给薛殿川所说的那样,东南亚的印尼开始有严重的亲日可能,极有可能影响到共和国在东南亚地区的战略布局,海军第三舰队是不得不要在兼顾从波斯湾延伸至地中海的战略布局,又得抽身顾及到东南亚的稳态,第三舰机飞行联队显然是不能再继续给中亚战区当短工了,一架舰机一个飞行员都不行,全都得调回。

当然,秦铭的这个电话对于薛殿川而言其实是可有可无的,第三舰机飞行联队本来就是到中亚战区打酱油的,如今有正经事要做,打酱油的任务自当断掉,而且空军答应中亚战区司令部抽调的第二支战斗机部队也已经快正式成行,中亚战区即将在拥有第三战斗机师的基础之上,再增加一支空军战斗机部队——第五战斗机师,所以第三舰机飞行联队也是时候回到他们的航母上面去,里海太小,也并不适合他们“常驻”。

调兵的事情虽然小,可薛殿川通过此事了解到的另一个情况却很麻烦了,随着世界反法西斯多国首脑会议的闭幕,各国在会议上达成的各种协定也已经渐渐开始生效,即各国之前应允下来的承诺开始执行了,比如说美国,虽然在会议上基本取得了“滑铁卢”似的溃败,可毕竟他们是战争受害国之一,也是最想逆转战略颓势的,在会议上达成的承诺自然要执行。

于是乎,美国人开始在大洋洲歇斯底里的加大投入,并配合其太平洋舰队外加依靠共和国重建且小有战绩的英国皇家海军本土舰队,美国人可谓是在太平洋战场上牛『逼』了一把,他们气势汹汹的准备要发起战略大反攻,而眼看形势不对劲儿的小日本也自然就坐不住,一方面赶紧增派力量并出动自己的海军舰队赶去压住阵脚,另一方面加大了对印尼这么一个小国的诱导力度,终于,印尼猴子受不了倭国岛国人民的盛情邀请,开始有了最原始的冲动……(未完待续。。)

百度搜索阅读最新最全的小说aoye/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