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二九二章 夜战伊始

第二九二章 夜战伊始

当西边的天际最后一抹『色』彩也被黑夜的灰暗所驱逐殆尽,滚滚黑夜便迫不及待的袭来,裹挟着习习夜风,开始飘『荡』起最美的月夜乐章。

手持标准制式突击步枪伫立步兵战车前,透过防风护目镜,眯着眼打量远方,开阔的原野什么都看不清楚,唯有近处泛着森森冷『色』的各种车辆闯入视线,那是家的方向么?方柯心里如是想着。

泪水终究是无法落下,被夜『色』所遮蔽的脸颊依然能在的淡淡的月光轻抚下路出刚毅的线条,牙齿紧咬,方柯一直一直在『逼』迫自己,『逼』迫自己把泪水流下,可宛如跌落谷底、滑进深渊的心,却始终摆脱不了那份沉重。

北京时间5月18日下午14时26分,共和国陆军第八机械化步兵师第三机步团一营上等兵方柯父亲在其家乡的医院因癌症恶化而不治逝世,享年51岁,噩耗是在两分钟以前传到了一营营部,在副营长慕容飞的陪同下,由一连连长朱炜亲自告知了方柯这可沉痛的噩耗。

痛苦的合上双眼,紧紧握住手中的钢枪,方柯一直在挣扎、一直在绝望,他不知道父亲的逝去对于自己而言到底意味着什么,至少,这一刻他很想很想回到家乡。。。。。。[]大国无疆292

父亲的容颜在脑海里持续不断的出现,那些幼小时候和父亲戏耍的场景一幕接着一幕涌来,方柯不停的深呼吸又深呼吸,直到略显颤抖的肩膀被人轻轻拍了一下,回望,是班长。

同样一身标准作战装束就等着开战的班长吴优,看了看方柯的样子,略略点了点头,无声的从裤兜里掏出烟和打火机来,抽出一支并点着,递到方柯面前,带着命令的口吻道:“抽一根。就不闷了!”

方柯愣了一下,这个时候抽烟可是违反作战条令的,不过看到班长坚毅的眼神。他有些哆嗦的手还是慢慢的挪开了突击步枪,停在空中几秒又缩了回去,将突击步枪背在背上,然后才接过香烟。猛地一下蹲下地来,狠狠的,用尽生命中最强大的力气,抽了一口,让罪恶的烟味儿闯『荡』在肺部。直到呛得难以自己,咳咳的喷出眼泪来。

吴优轻轻的隔着战术背包拍着方柯的后背,这种特殊的时候,他真不知道上级是怎么想的,噩耗就难道不能稍后再转告吗?当然,站在方柯的角度,什么时候转告下来,都是一样的痛苦不堪。那种憋在内心深处的难受。没有经历过的人,是绝对不懂的。

席地而坐,吴优并不拒绝这土地的荒凉与肮脏,搂过方柯的头抱紧在胸膛,早已将烟头仍在地上的方柯终于嚎啕大哭起来,声音低沉而又悲凉。划过夜『色』飘『荡』在周围。

泪水不知道流了多少,吴优只知道怀抱中的兄弟很痛苦很压抑。在这最为紧张的战前时刻得到家人逝世的噩耗,对谁而言。显然都难以接受,所以他清楚的感受到怀中兄弟的不断颤抖,那是啜泣引起的身体反应,那是内心的悲伤带来的释放,压抑在内心深处的眷恋、伤怀,在这一刻得到了无情的释放。

“兄弟,别憋着,想哭就哭出声来!”

说话的不是一个人,而是全班的另外十一人,十二人的作战班始终是一个团结的集体,哪怕空气中的啜泣声音再微弱,所有人也都知道,他们有一个战友、一个兄弟正承受着难以名状的痛苦,所以,他们都来了,在吴优背后蹲成一个半圆圈轻声安慰着。

夜并不凉,璀璨的繁星默默的注视着大地上的一切,宛如千百年一样亘古不变,大地也是一样,即使在东方某个角落,突然腾空升起了三发绚丽光亮的信号弹,就像三颗逆天而上的火热流星,带着最刺眼的光芒扑向苍穹,画出美丽的一道道亮线,在寂寞的夜空当中绽放出了三颗火亮,仿佛要挑战群星的光芒一般,可注定不能持久,慢慢悠悠的落下大地。

而几乎就在此时,黑漆漆的地平线某处突然腾起了一条橘红『色』的火焰带,夹杂着沉闷的轰雷声,咆哮狂奔的炮弹划破了空气、刺穿了黑夜直扑向西面的大地,钢铁的力量混合着威猛的爆炸能在这一刻终究还是赶走了夜的寂寞,让这难得的寂静之夜重回了最惨烈的战争当中。

如织如雨一般的炮弹一波接着一波的滑过头顶,丝毫感受不到空气的炙热与各种独特的音波,紧紧搂住怀中之人的双手,吴优不知何时放松了力气,他抬起头看着远方,那里已经是震天响的爆炸持续开来,而回望后方,他似乎能够看穿空气、目视千里一般,仿佛已经看到了一个壮观的景象……

间隔一定距离一字排开的一辆辆122毫米自行榴弹炮,正在有序的按照炮击数据分配系统分派到每一辆的『射』击任务,以最快的开炮速度,一枚接着一枚的向各个目标发『射』炮弹,每一次的炮击都在车体前方形成一个巨大的火球,橘黄『色』的火球映照了被高速气流溅起的灰尘,猛烈一沉的自行榴弹炮车体才刚刚恢复,自动装填机又已经把炮弹装好,随着炮长的『射』击命令,榴弹炮又是猛烈一吼。

一辆接着一辆,绵延开来的炮兵阵地在火力齐『射』的时候是最为震耳欲聋却又是最为壮观的,而这一幕吴优想看却真的是看不到,122毫米自行榴弹炮的『射』程超过10公里,所以注定它们不会在距离敌军阵地太近的地方集结『射』击,哪怕距离吴优等人的位置,少说也有几公里,能看见的,只有那时而闪耀的绵延火线,那一门门榴弹炮喷『射』出来的焰火在这茫茫的夜『色』中,还稍稍能够看见,空气中传来的沉闷声也让人一次次心『潮』澎湃。

方柯已经不哭了,接过战友递来的面巾纸擦拭干净了泪水,像是一尊木头一般久久的坐在地上没有丝毫的表情,看上去就好像连呼吸忘记了一样,而见此场景的吴优等人,也都不打扰他了,吴优转头对身后的几个人使了使眼『色』,众人赶紧离开了,是时候让宣泄完毕的方柯冷静冷静。而且这时间也没有多长了,炮兵火力准备时间不会超过10分钟。

众人刚一回到战车上,吴优就命令驾驶员发动引擎。同时其他人等也开始最后检查各自的穿戴装具和武器,尤其是夜视装备和通信装备,被重点予以检查,而车外不远处的方柯。在这炮声阵阵的时间里,也终究只能收拾那一份内心的伤痛,回归到这一刻自己的使命,此时此刻,他就是一个军人。

站起身来。方柯拍了拍身上的灰土,迎着嘲讽的空气,吸了吸鼻子,左右挪了挪自己的轻量化防护头盔,然后才取下自己的步枪,准备起脚回到战车上,脚步刚迈出几步,还是很留恋的回望了一下东方。而后才坚定的一步步走到战车尾部。打开舱门躬身钻进了去。

车舱内已经相当热闹,这个时候也没人来宽慰方柯的伤怀了,所有人都在检查自己的装备,作为炮长的副班长已经开始在试用车遥控炮塔,而班长吴优则在检查每一个『射』击窗口,经过方柯跟前也只是略略点了点头以示鼓励。随后便回到他自己的位置上开始检查武器、整理穿戴,排长已经在无线电里说这说那。

外面的炮击还在持续。而所有准备突击行动的战车已经启动了,轰鸣的引擎声响彻一片。尤其是来自坦克营的主战坦克,如同一只只饿了五千年的猛虎一样,跃跃欲动的准备狂奔起来,不过车内还是比较安静的,至少除了无线电里排长的声音,一切都显得很安静也很安分。

临近作战,排长在无线电里最后重复一遍任务,由炮兵实施火力准备之后,空军还将发起一轮快速轰炸,之后师部的远程大口径火箭群将对多个地段的德军防线实施一次火力佯动,而与此同时突击部队就将快速『逼』近德军方向,在火箭炮集群覆盖之后快速突入德军阵地撕开其防线,当然空军会派出攻击机和战斗机来提供支援……[]大国无疆292

排长的声音还在继续,不过方柯的心已经平静下来,坐在僵硬的座椅上,将突击步枪枪口向上的杵在脚下,心里默默的在回忆以前训练场上的种种,就像是第一次的运动员一样,比赛没有打响,他就得一遍又一遍的思考、一次又一次的假设。

时间,在这一刻宛如被凝固在了历史的长河里一样,寂静的流淌、蠕动,却丝毫不像往常那样迅速,对于德军而言,猛烈的炮击怪异而又特别,带着异乎寻常的精确,直奔他们所有的要害而来,宿营地、军械库、车辆停放点、指挥所等等,一枚枚精确的炮弹如同长了眼睛一样落下,火光四『射』、焰火冲天,腾起的浓烟在惨烈嚎叫声和不绝的炮声中,拉得很长很长。

慌『乱』、错愕、迟疑、彷徨,自从苏德战争爆发以来,很喜欢以炮兵来弥补航空兵不足的苏联军队没少让德军饱受过炮击之苦,可苏联红军的炮击往往都是超密集的耕犁战术,万炮齐发之下,漫天落下的炮弹雨足以像是一锋利的耕犁,一波波的炮弹落下,便是一次又一次的犁田,无差别的覆盖和清理任何地表上的东西,来得迅猛而又热烈。

可是这一次,德国人像是惹怒了上帝一样,他们惊恐的发现敌人的炮击强度远远没有以往的那么高,而且丝毫不笨,却狡猾得难以捉『摸』,炮弹基本不成群的落下,散布在各个不同的地点,带来异乎寻常的打击效果,这可让德军指挥官们看傻了眼,这些炮弹难道都长了脑袋不成,怎么都往重要的地方折腾?

还没等这些人反应过来,又是一批“长了眼睛”的炮弹落下,带着死神的问候,用最热烈的拉拽,将活人的肉体生生劈碎、扯烂,连同帐篷、车辆、木头、沙袋等等一切,化作为各种各样或大或小的零件迸『射』开来。

只有一段防线被炮击之下,两翼和后方的德军自然安全,而因为安全所以他们意识和反应都很迅速,各种各样的通信顿时爆炸式的增长起来,无非就是因为各部队上下级之间,各部指挥层之间密集的通信来往,而不管是如何的繁多与急切,都在宣告一个声音,敌人反击到来。

到来的,不仅仅是炮弹。从乌拉尔赶来助阵的共和国空军轰炸机群此次规模虽然不大,可赶来的二十余架战机可都给德军带来了“好礼物”,和上一次的基本相似。这些战机挂的炸弹无非都是集束炸弹、子母炸弹等,为的,自然是要阻止德军两翼部队及后方部队向中间实施增援。

空军的轰炸依然秉承了精确的一贯特点,刚刚还略有庆幸没有遭到炮击的德军很快就感受到了空前的压力。天空中神秘落下的炸弹似曾相识的爆炸开花、内装小炸弹纷纷散落开来,密集的落下之后顿时宛如大地抖动一般,狠狠的在地表上卷起一阵死亡飓风,而更为可怕的是一些眼睁睁看着落下来的炸弹散落成很小的东西,这些有的却并不立刻爆炸。总会在一个意想不到的时候突然爆炸开来。

最为罪恶的炸弹莫过于是直接扔进人群比较集中的宿营地地域的温压弹,超强的爆炸冲击波已经足以让爆炸中心地带的任何活物再无生还的可能,而最为凶残的还不仅仅是它那爆炸开来的超高温度和超强冲击波,而是被迅速消耗一空的氧气全都在燃烧中成为了有毒气体或者是二氧化碳,空气中的氧气含量被急速抽空之下,连没有被直接炸死或者伤害的德军士兵也都顿时感觉自己的喉管像是人死死的捏住了一样,整个人的肺部没有一丝一毫的空气可以进来,使劲儿的扑腾。却越发的感觉生命在溜走。在光与热的煎熬中,比较靠近爆炸中心的率先以极难入目的姿态死去。

惨烈而并不猛烈的战术空袭刚一过去,空气中又传来了令人发狂的尖啸声,天空中那一枚枚拖着长长尾焰的火箭弹激情满怀的落下来,大地不可抑止的又一次沸腾了,变成了火光与尘土混合硝烟的海洋。一波接着一波的纷至沓来,毫不吝惜的蹂躏大地的皮肤。山崩地裂的拽进地狱独有的狂欢之中无法自拔。。。。。。。。

终于!!

啪啪啪。。。。几声清脆的掌声拉回了众人的思绪,班长吴优将嘴边的耳麦挪到一侧。两眼炯炯有神的看了一圈儿坐在对面和身旁一侧的兄弟们,大声的说道:“还有十分钟,所有人最后检查自己的武器、弹『药』、急救包、通信器!”

话音刚落,所有人便开始行动起来包括方柯,在几分钟之前战车就已经集群出动,在夜幕的隐蔽下,在空军和炮兵部队的掩护下,直接利用夜视设备不用开启车灯就在大地上狂奔突进开来的装甲集群如万马奔腾一样向德军阵地扑去,一路颠簸,不过思绪却是清晰的,班长的装备检查命令执行得很快,最后检查完通信器后,所有人都毫不犹豫的解除了武器的保险,端在手中的一支支突击步枪枪口斜着向下,除了驾驶员、炮长两人,包括班长在内的十个人都紧紧的将后背倚靠在椅背上,机枪手咀嚼口香糖的声音也都在紧张的状态下听得清楚。

外面很安静,至少没有了猛烈的炮击、没有了疯狂的轰炸,德军的阵地上似乎已经成了一片死地,没有任何的『射』击声,只有沉闷的各种引擎轰鸣声穿透车壁和缝隙进入耳朵,听得所有人都把神经绷紧。

步兵战车的车速很快,因为主战坦克的冲击速度就很快,在咆哮着冲过德军那腼腆的壕沟之后,披挂着反应式装甲的主战坦克如同一头头最凶猛的犀牛,却又有着非洲猎豹一般的凶猛速度,带着猛虎扑食的勇猛,狠狠的向着德军的腹地冲击而去,而作为跟进掩护的步兵战车,也自然在驾驶员的挂档、催油门之下,速度飞快、履带滚转的快速跟上,一个人影儿也见不到的突进部队就这么浩浩『荡』『荡』的以钢铁之躯闯进德军的“胸膛”。

哒哒哒。。。。。迟来的机枪声依然是那么的清脆悦耳,在这一刻,神经高度紧张的方柯咋一下还以为是本方开枪了,仔细一听才知道,这是纳粹德军的轻机枪开火声,话说德国佬还有一种开火起来,像是撕裂布匹声音一样的机枪,在哪儿呢?

还轮不着方柯所在的这辆步兵战车开火,直接通过红外热成像瞄准仪开准了开火点的一辆步兵战车就迅速的调转遥控炮塔,咚咚咚的几声轰鸣之下,25毫米机关炮炮弹便很快让奇迹般存在的德军机枪哑火了,只不过这样独车开火好事儿并未持续太久,经常与苏联军队搞炮战的德军就算之前的炮击有多精确猛烈,他们也一样有人活下来了,所以,反应过来的德军自然发挥出了他们久经战阵的本领,快速的组织火力『射』击了。

坦克的同轴机枪开火了、步兵战车的机关炮或重机枪也咆哮起来了,炙热的钢铁弹雨像是分文不值一般猛然向德军所有暴『露』出来的火力点扑去,滚烫的金属弹头竭力的高速自转,带着凶猛的力度狠狠的撞进任何拦阻在前进路线上的东西,不管是肉体还是沙袋,窜进去后都用尽所有的能量拼命的摇滚,直到高度扭曲的停滞下来,而最可悲的莫过于直接被机炮炮弹命中的肉体,顷刻间就能被炸得一大半的肉体都会被直接被削掉,所剩之躯也尽是血肉模糊。(未完待续。。)

百度搜索阅读最新最全的小说aoye/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