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二九五章 形势使然

第二九五章 形势使然

“我这次过来,不是帮你们守城的!”

刚一落座,第二空中突击旅旅长尤达健少将就很直截了当的向左平、裴扬二人表明了来意,随后他又诡笑着从衣兜里拿出了一张折叠了好几次的纸,递给左平笑道:“这个是姚参谋长让我亲自交给你的,当然,裴参谋也可以看!”

左平将信将疑的接过纸,打开之后和裴扬两人迅速浏览起来,是吃惊还是惊喜,两人都有些反应迟钝,难道说之前的说服真正起效果了不成?左平看了看裴扬,裴扬也正好看着左平,两人都从给对方的眼神中,读出了一个意思——惶恐。

“这。。。。”

左平有些不好意思了,愕然了一阵,这才想起该干什么,当即把这张打印纸放进粉碎机里滋滋滋的绞碎成根本无法复原的超细粉末,而后才干咳了两声,道:“我们原本不过是希望军部更加重视我们这个方向,想要守住巴拉绍夫不容易,可,可哪儿想到军部会如此兴师动众,惶恐啊,实在惶恐!”[]大国无疆295

裴扬也在一旁接连点头,看样子,集团军现在是非常重视巴拉绍夫这座眼屎一般大小的小城了,这估计也得归功于德军第二装甲集群猛扑而来所赐,否则,裴扬根本不可能单靠一张嘴皮子,就说服了军部更改方案,而且还是那么彻底。

“不管你们信不信,反正我是信了,所以我才来了!”

尤达健倒是天生乐观,上级要他做什么,他就做什么,顶多表现得分外的积极,但绝不会逾越红线,而这也意味着他顶多特别能打,所以上级也就特别重视,可要想论争风头,显然。坐在他面前的两人要厉害得多,恐怕此时此刻整个战区都知道有那么一支不甘寂寞的机械化步兵师,名叫第八机步师。啧啧。

左平二人不说话了,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大概是惊喜来得太突然,以至于无法措辞了。倒是挺自来熟的尤达健,又是发笑又是摇头的喝完一整瓶冰红茶后,起身提醒道:“我的第一个任务算是完成了,而接下来,就看二位如何『操』刀表演了。我就不打扰二位殚精竭虑,先走了!”

尤达健说完,拿起刚刚才由一名勤务兵端上桌的水果盘中最大的一个苹果,猛咬一口,吃得津津有味的优哉游哉慢慢离去,直到外面的悍马又传出轰鸣声并且渐渐消失之后,几乎保持一个姿势,即双手撑在桌面上。皱着眉头苦思冥想的左平二人。好半天才回过劲来,互视一眼,都笑了。

“压力啊,这回算是真知道什么叫做‘压力山大’咯!”

左平率先自嘲道,当初哪儿想过会有这么一个发展变化,原本只希望军部不要让第八机步师空守巴拉绍夫。让第八机步师能够更为灵活的防守,可谁想到。为了这么一个“自由”,左平和裴扬二人以及第八机步师师部一干参谋们想出来的各种舒服理由。却成了第二集团军军部改变作战计划的始作俑者,乖乖,这可是整个集团军的行动,以第八机步师为主,那责任感和压力感,都一样重。

“早知道,就不去军部走那么一遭了!”裴扬也有些哭笑不得,站起身来长吁短叹了一小会儿,拍拍额头,只能作罢。“从今天起,咱们就别想安生了!”

“尤达健人呢?”

左平这才意识到好像少了一个人,左看右看,就是没看见尤达健,倒是守在门口的一参谋,挺幽默的做出了一个遁走的手势,提醒左平,这天生属耗子的尤达健已经遁走了。

而来去匆匆到第八机步师一趟的尤达健当然不是吃饱了撑的,他除了要交那封由集团军姚参谋长亲自嘱托必须亲手交到左平手上的“简信”之外,其实也是顺便去看看第八机步师的师部在哪儿,左平还真是那么牛气哄哄的,径直把师部设在地表而且还是野战指挥构架,一副随时都要机动的作态,尤达健这才放心下来,他要的就是这种效果。

从巴拉绍夫到昔日的苏联红军巴拉绍夫空军机场并不远,直线距离都不足三公里,不过道路是曲折的也是坑洼的,这也都要怪罪于第八机步师的工程营,为了尽快修好机场,愣是动用了许多大型车辆和设备来参与机场抢修,土质公路被动辄数十吨的大家伙碾来碾去,会是什么样的坑洼效果?

越野『性』能极佳的悍马奔上去,坐在车里的人唯一的感觉就像是在坐幅度很小的过山车,又如同是在被按摩一样,这条原本质量就糟糕的路,终究成了一条搓板路,乐得坐在后座的尤达健直呼舒服,从没有什么按摩师能有这种忽上忽下的按摩技术。

等车驶抵机场之时,第二空中突击旅第一批次的转场直升机早就已经降落完毕了,并且转场而来的所有官兵,貌似除了飞行员,其他人等都在忙着给直升机修建“机窝”,五月下旬的这片土地上可是很容易迎来大降雨的,所以直升机就算不遮挡避雨,但其停机位也必须要高出地面不少才行,以利于排水防洪。

第八机步师的工程营已经在为长度约3000米,或许还更长,反正夜间目视条件不佳,尤达健没法具体看清跑道有多长,但跑道面已经开始进行敷设水泥了,虽然经过压路机反复碾压之后已经很是平整的泥质跑道已经可以供空军的“大力神”一类战术运输机完成起降,可这家伙可不防水,万一降雨过度,泥土被浸泡松软了,那可就没法起降飞机了,所以在还没有具体作战任务到来之前,尤达健自然是希望自己的空突旅有一个可随时起降飞机的硬质飞行跑道。

径直找到用合金支架和伪装网搭建的临时旅部,已经用防水篷布做好了顶层的“指挥大厅”内,摆放了许多铝合金桌,跟随第一批转场机群飞抵机场的旅部指挥人员、技术人员等,已经在尤达健前往第八机步师师部溜达一圈儿回来之前,完成了旅部的指挥构建,所有设施设备也都调试完成,已经具备了野战条件下的指挥功能。

“机场地势开阔,而且紧邻第八机步师本部,安全问题不大。可以考虑将机场扩大,以容纳至少四个空突营……”

刚一出现,第二空中突击旅作训参谋便迎上前来给尤达健介绍这个介绍那个。当然首当其冲需要解决的问题,便是第二空中突击旅是否有必要全旅移居这座鸟不拉屎的机场,而且,还是一座连第一条跑道都还尚未敷设完速凝水泥的超级简陋机场。

“这不行。必须考虑在霍皮奥尔河东岸修建一个野战基地,如果条件具备,最好是两个!”尤达健说着,便拿过通讯参谋递上来的一个文件,快速浏览完便迅速签字发出。而后才道:“也可以考虑在这座机场附近增设一个直升机机场,毕竟短期内,我们只能拥有这么一座可以起降大型运输机的机场,其他两个都没必要兴师动众!”[]大国无疆295

作训参谋迅速记下这一点,然后提到一个新的问题。“空突一营已经完成转场,武装攻击直升机营,是调一个还是两个过来?”

尤达健沉『吟』一下,采用“旅—营”两级编制的空中突击旅谁也不例外。第二空中突击旅全旅只编有四个空中突击步兵营、两个武装攻击直升机营、两个多用途运输直升机营、一个中型运输直升机营、一个后勤维护与保障营、一个通讯与侦察连。外加一个医护连和旅部,恩格斯城那边的硬件条件,尤其是后勤补给方面,显然要比此时此刻的巴拉绍夫要优势得多,而且就现在和荒郊野外的简陋条件,一次『性』过来太多。也却是不合适。

“把两个武装攻击直升机营都给调过来,另外让后勤维护和保障营加快转场速度。四十八小时之内,我希望在这座机场里能看到他们维护各型直升机的身影。而不是听到什么路况太差延缓抵达的狗屁报告!”

“那运输直升机营一个都不调?”

“你觉得呢?”尤达健没有带着一丝笑意的看着这个刚刚才以国防大学高材实习生身份实习完毕的作训参谋,话说,这以前第二空中突击旅的作训相关事宜可没这么让尤达健烦心,这高材生还需要历练历练才行。

“自然是一个也别过来,老子在这鸟不拉屎的地方,没油可给他们加,让他们运输往返都从恩格斯城加满油,而且两个攻击直升机营过来是以备第八机步师不时之需,空运油料也得满足需求!”

作训参谋当即会意离去,看着这个年轻的背影,尤达健还只能暂时摇头,拥有两百多架直升机、七八千作战人员的一个空中突击旅所有的作训任务显然要比任何考试科目都要难得多,如果生搬硬套课堂上的知识来,那显然是不够的。

想到作训参谋,尤达健立刻就想起了还在国内接受治疗的军长凌啸天,论起对下属的鞭策和教导,凌啸天中将可是出了名的严厉,想当初,因为这个那个问题总是爱请教而不爱自己动脑子,尤达健可是被凌啸天中将狠狠的痛批过许多次,好像第一次被痛骂,尤达健晚上想不通,还蒙着被子哭过一次,娘的,现在难道要轮到自己教训他人不成?

打消这个恶作剧一样的稀奇古怪念头,挪过一张椅子,尤达健开始非常正经的审视当前的交战情况了,第八机步师果然是第二集团军中的“一朵奇葩”,敢以一个机械化步兵团为骨干,糅合一部分坦克和炮兵兵力便组织一支突击部队,向数倍乃是数十倍于己方的德军中央集团军群发起进攻,而且还他娘的奇迹般的撕开了一条很大的口子,空地一体化之下,迅速而又威猛的突击俨然在很短的时间里,将这条口子变成了德军防线中的一个豁口,尤达健估『摸』着,此时此刻纳粹德国陆军中央集团军群的总司令冯?博克元帅,一定气得脸『色』铁青吧!

打开数字地图,系统根据最新的信息整合而成的战争态势图显得非常的直观明了,如果以从喀山绵延到斯大林格林的伏尔加河为标示线,那么在这条线的东方,从北到南,共和国方面已经准备有第13集团军、第10集团军、第6集团军,当然还有作为快速打击力量而存在的第11集团军,而在伏尔加河的西岸。第2集团军已经是参与到了战争中。

根据中亚战区司令部的最新部署显示,战区仅有的两支数字化重装集团军中的另一支,也就是第六集团军。显然会在纳粹德军陆军南方集团军群有所动作之前,一直保持军事威慑而存在,战区并无单单只希望一个数字化重装集团军便悍然向其主动进攻的打算,对峙是当前双方在伏尔加河下游唯一的选择。毕竟各自的筹码还都不太够。

而同样的情况也相似于北线,也就是伏尔加河的上游喀山一带,那里的西岸可是苏联红军战略预备军也就是朱可夫的地盘,他的部队正如同钉子一样死死的钉在下诺夫哥罗德,阻绝了纳粹德国陆军北方集团军群的东进去路。从而使得已经进入了萨马拉地区的共和国陆军第13集团军,才得以不慌不忙的慢慢渡河西进,往奔萨这么一个争夺要害之地赶去。

如因此以来,就不难理解中、苏、德三方会非常大手笔的在伏尔加河的中游地带投入了,这里不仅仅是地势平坦热情极为有利于机械化部队作战,而且还是整个苏联下诺夫哥罗德至萨拉托夫防线的核心地段,苏联西南方面军顶在这里已经多时,再有共和国第二集团军赶来助阵。后又有第十三集团军驰援。德国人哪怕不知道这些情况,也显然知道必须加班劲儿才行,所以,他们祭出了大杀器——第二装甲集群。

说起来,古德里安对于尤达健而言并不陌生,毕竟到共和国相关军事学院就读过的时下现役的德军将领并不多。古德里安是如此的声名显赫,其在共和国国内的点点滴滴其实早就被各方媒体当做最佳八怪料子爆炒得人人皆知。纳粹德军的战神原来还曾在共和国工作学习过,这说起来都是莫大的荣耀。

而现实果真比影视剧的口味儿重得多。许多人顶多把古德里安当做是谈资,但对于共和国陆军第二集团军而言,这以往的朋友、伙伴,可转念之间已经成了对手、敌人,而且还是个很凶猛狂暴的存在,尤达健一想起古德里安这人,便忍不住多看地图两眼。

德国人的中央集团军群还真是不容易,顶着一个“中央”的头衔,这支部队貌似打哪儿都是走中路的,像如今其北方集团军群在下诺夫哥罗德方向进攻,其南方集团军群还没那个胆子越过伏尔加河向共和国重兵把守下的哈萨克斯坦西部里海边陲地带进军,而夹在中间的中央集团军群,则不偏不倚,刚刚好,始终在正中间不死不休的进攻或者是临时防守一下。

根据情报显示,由于5月初,共和国空军悍然对纳粹德国北方和中央两大集团军群的重要物资解散地梁赞实施了突然轰炸,造成了德军后勤补给问题一度尖锐突出,而事后虽然北方集团军群加大防空力度和修复后勤补给的力度,也无法阻止中央集团军群另辟炉灶,狡猾的冯?博克显然知道不能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所以他的中央集团军群很顺利的就用上了一条快速抢通出来的新的铁路运输大动脉,一条从库尔斯克已经通到了利佩茨克的铁路干线。

不得不佩服德国人在工程方面的严谨和认真,与共和国交手次数还并不多,但他们就已经收获了许多并且处处做了很好的改进与弥补,比如说他们中央集团军群的命运补给线,从库尔斯克到利佩茨克的铁路他们不仅仅布下重兵防守,就连衍伸出来的支线运输铁路,和相应的公路运输骨干网络,也都有大量的防空兵力驻防,生怕又一次遭到了共和国空军的惨烈打击,以至于他们地面部队的进攻又不得不停下来,生怕物资供应不上。

比较圆满的解决了后勤问题,冯?博克这只老狐狸可就闷『骚』难耐了,他先是派出了一个步兵军奇袭巴拉绍夫,试图夺取这座以前就没怎么花费力气就拿下的临河小城,而且他当初似乎还重心并不在这座小城上,他关注得更多的是奔萨方向的进攻是否有突破的可能『性』,直到巴拉绍夫的攻击失败,而且进攻部队以及布置在纵深的部队又一次遭到共和国空军的猛烈打击,他才意识到,巴拉绍夫不应该被遗忘,尤其是当初就不应该丢掉不管。

冯?博克这回急了,萨兰斯克和奔萨都难以攻克,就连一个小小的巴拉绍夫也都咬不动,难道德意志战车真的不行了,他才咽不下这口气,物资还算充足并且兵力拥有足够优势的他,当即发威,一改以往的步兵部队为进攻主力构成的作风,在萨兰斯克方向加强了两个摩托化集团军,又火速调第二装甲集群猛冲把巴拉绍夫而来,俨然已形成了一个不破苏军防线誓不罢休的架势。

而战争的发展往往都带着十分狗血的重口味儿,在时间的调和与搅拌下,冯?博克永远也猜不到,从小小的巴拉绍夫所出现的一支共和国陆军小部队,竟然能出人意料的向其发动主动进攻,而且还长驱而入威力惊人,这简直好比一个世界级的拳击冠军正酝酿着,却被一个刚刚上台的瘦个子一拳直击面门而来,毕竟看看地图上第八机步师突击部队的进攻方向,那可是德军中央集团军群的后勤命门所在——利佩茨克!(未完待续。。)

百度搜索阅读最新最全的小说aoye/[]大国无疆295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