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七十六章 迟早要还

第七十六章 迟早要还

“这是一沟绝望的死水,清风吹不起半点漪沦。不如多扔些破铜烂铁,爽『性』泼你的剩菜残羹……”中国近代著名的诗人闻一多,是用这样的滑稽语句来形容当时中国政治的真实景象,讽刺军阀『政府』的同时,也歌颂着新民主主义运动的意义。

然时空已经变幻,这首诗或许会失去它应有的意义,因为这一世界于1919年什么也没有发生,但并不代表有些事情就再也不会发生。该来的迟早会来,该去的总会离去。

年11月28日下午的巴黎和会会议,中国代表团和美国代表团一致决议提前离场表示对大会的抗议。之所以做出这样激烈的举动,实乃因大会主流声音皆是支持非正义的,英法两国疯狂地叫嚣着为日本加油鼓劲,不少其他国家代表趋炎附势,中国人的正义要求将被大会无情剔除,一场轰轰烈烈的、为人类商讨永久和平的会议,竟然公然支持非正义势力,中国代表团只能以极端的方式表示强烈的抗议。

巴黎和会上所发生的事情,在国内掀起大规模议论热『潮』已经是12月初的事情了。与日本有染的“中央”方面曾试图严密封锁消息,但毕竟纸是保不住火的,很快街头巷尾都在纷纷议论巴黎和会中国的不公正遭遇问题。中国的合理请求被竟遭受各种批驳,中国的正义呼声竟然被无情遏制,标榜着民主与自由的西方列强竟然助纣为虐。一旦和会上的议论声变成了白纸黑墨的事实,中华大地必将掀起一阵巨大的反对帝国主义浪『潮』。

12月7日,或许是获得了秘密消息、也可能是神经过敏的北洋『政府』突然宣布北京城戒严,出动了军警四处巡弋以防止爆发大规模的游行示威抵制列强的活动,并且逮捕了不少长期危害居民的地痞无奈,缓和紧张的『政府』与人民关系,但另一方面他们派出了特别代表一一通知各国驻北京使馆注意外出安全,沿海不少城市也是一样出动大批军警、部队,严防随时爆发的群众活动。[]大国无疆76

在『政府』前所未有的高压警示下,中国国内并没有爆发抵制列强的活动,毕竟三大巨头中最有权势的威尔逊都都站了半只脚在中国这边,在做出支持中国收回山东权益的决议上,美国代表团赢得了中国人的好感,继而不少国人寄希望于美国能够主持正义,且大会上闹得凶闹得狂的不过是小角『色』而已,只要美国不同意,真正的大会决议还不知有何变数。

12月13日,巴黎和会在结束了对德问题的最后协商后,签署了正式的法律文件,而后主要资本主义国家又集结一起秘密商议了如何应对俄国的政变,布尔什维克党窃取俄国政权的速度过快,到现在已经准备好建国了,名字都想好了叫苏维埃共和国,所以这件大事可是严重威胁到了资本主义世界,不得不将存在很大异议的中国问题延后讨论,先摆平苏维埃才是正事。

15日,一位重要的人物站在了巴黎和会会场的主讲台上,他就是已经被俄国布尔什维克党推翻的罗曼诺夫王朝正统皇帝尼古拉二世,身份极其尊贵且一向心高气傲的他怎么会出现在此时的巴黎,并且竟然还能站在讲台上准备做发言,难道之前盛传的布尔什维克党大肆屠杀欺凌俄国传统贵族势力是假新闻?这一系列疑问还得不到正确解释的时候,尼古拉二世已经做好了发言准备。

“各位代表,我非常感谢今天到会的所有人,也包括所有关心我国问题的人……我知道大会还有不少的问题正待解决,我对所因我国叛『乱』事件所造成的一系列问题,并向你们致以深深的歉意,并且希望诸位能够理解我们的困难和处境。”

“得知大会正在为我帝国的内『乱』而不懈努力,我深感欣慰的同时也不得不向大家讲述我所受到的遭遇,这一切的梦魇是如何来临。一场该死的暴风雪肆虐我国多日,大雪造成了尼古拉铁路的中断,没有铁路运进粮食,彼得格勒的供应宣告断绝。在丑恶的叛『乱』者煽动下,我们善良的工人误听了谣言选择了罢工,在寒冷的街头举行抗议,包括帝国最大的企业普梯洛夫工厂也有三万名工人,他们也不法分子扇动起来举行集会,表示抗议。”

“我知道在有预谋的犯罪面前,任何强有力的『政府』都是徒劳的,但我们深深爱着我的子民和我的国家。但叛『乱』者的预谋是在过于邪恶,他们的恶毒和他们的势力真的让我不敢回想,『政府』的安抚和劝解被有心人说成了镇压,『政府』的调解和救济被蛊『惑』成了屠杀……我们的国家秩序被该死的布尔什维克党彻底搅『乱』,随后…”

“危急关头,杜马的代表选举出了‘恢复首都秩序和与各机构及人士联络国家杜马临时委员会’,出于紧急的局势我不得不逊位给儿子阿列克塞;尼古拉耶维奇,由米哈依尔;亚历山大罗维奇大公摄政。当晚国家杜马接管『政府』权力并着手建立新『政府』。那一刻,我坚信帝国一定会恢复次序,人民的生活将重回自由和富足,但工兵代表们成立的苏维埃却在塔夫利达宫成立。于是,帝国出现了两个权力机构,并且都在塔夫利达宫行使自己的权力。帝国的政治次序陷入到了空间的混『乱』,一些野心分子趁机让帝国祸『乱』四起,预谋着抢夺国家政权。”

说到这儿的时候,尼古拉二世是声泪俱下地向大会列席众多代表陈述,他的表演也深深撼动了不少代表的心,有人紧握拳头气愤不已,有人泪眼婆娑悲愤有加,也有人目瞪口呆惊讶万分,也有人呆若木鸡仿若无事,但不可否认的是,尼古拉二世赢得了不少人的同情。

“杜马委员会随后派人来劝我退位,但我没想到的是委员会却派了大量的军队将我的皇后、子女及亲信大臣隔绝起来,僵持良久之后我不得不同意退位,但我的退位诏书写明,由于阿列克塞患有遗传血『液』疾病,所以我以自己和儿子的名义,直接把皇位让给米哈依尔;亚历山大罗维奇。专列上,我把退位诏书交给了杜马的两位代表的。我知道为了挽救国家和军队,我必须这么做,而事实上我的确是这么做了,但最后得到的结果却让我大失所望。”

“退位之后,我很快知道国家成立了临时『政府』,他的成立意味着伟大的罗曼诺夫王朝的崩溃,也意味着俄国出现了两个政权并存的局面。此时我已经不关心他们这些背叛国家人民的盗贼的政见是否能够统一,我最为担心的便是对于我以及我的家人处理法案。”

“临时『政府』的第一次内阁会议决定将我以及我的家人驱逐出镜,送往俄国伟大的盟友英国,让我远离我的祖国和人民,让我从此不能在回到故乡生活,让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罗曼诺夫王朝。这个决议或许还有些人情味儿,但彼得格勒苏维埃执行委员会却要作出的‘逮捕我及我的家属,使我处于革命军队的监视之中’的决议,提前得知此消息的我算是彻底明白了,这是一场有内有外的巨大阴谋,一次前所未有的大政变。”

“危急关头我甚至苏维埃委员一定会在某一天逮捕我,杀害我,包括我所有的家人亲属。处于动摇的临时『政府』一开始还是设法保护我,但他们之中很多人已经被叛『乱』所『迷』『惑』,他们已经失去了理智,如果我不流亡国外,势必成为叛『乱』者的刀下亡魂。为了诺曼诺夫王朝,我不得不选择携家外逃,逃离那叛『乱』者控制的虎『穴』,奔向民主与自由的国度寻求帮助,帮助我恢复王朝……”

尼古拉二世的表演持续了近两个小时,而这期间中方的代表们可谓是备受煎熬,压榨俄国人民的尼古拉二世此时摇身一变成了爱民如子的好皇帝,一个彻彻底底的战争疯子,和德皇威廉二世一样狂妄的人竟然此时能做到楚楚可怜,帝国主义丑恶的面目在他身上得到最好的展示,而且最可气的是他这样一个不正义的要求,竟然能得到大会近乎一致的同情关怀。中国的小小正义请求会被无情的数落,而俄国暴君的夸夸其谈竟然赢得一阵阵掌声,中方代表真的是彻底无语了。

18日上午的会议刚一开始,轮值会议的法国代表便“宣布”了大会的一致决定,也就是几天下来三巨头共同商议出来的结果,协约国组织一致决定对俄国当前政权即布尔什维克党所控制下的非法政权苏维埃共和国,进行彻底的经济封锁和严格的武器禁运,并且将尽快组织协约国联合军队开赴俄国境内,帮助尼古拉二世重建诺曼诺夫王朝……

这一决议成了大会开幕以来收到掌声最为热烈的一个,还有不少人甚至高声尖叫、吹起了口哨,一片热闹的场景仿佛庆贺又一个欧战胜利一般,殊不知在场的中国代表团一个个都傻眼了,中国的问题在大会看来就不是问题,好不容易轮到的讨论资格,被无情后压后竟然讨论起的是这么一个搞笑的议题,俄国皇帝老儿不人道被推翻了,结果资本主义国家些是卯足了劲儿要帮助复国,让俄国人民继续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而这却是大会所积极倡导和被高度赞赏…

正当不少人在庆贺着资本主义的又一次伟大胜利,歌颂着协约国组织的强大,一件震撼人心的事情发生了。

12月19日,英国舰队按照要求离开斯卡帕湾出海训练,在圣诞节即将到来的日子里,到处都充满了节日的氛围,然而就在这欢乐的背后,却发生了让他们不再欢笑的事情。上午十点整,。德国被英国军舰围在奥克尼群岛水域,连一条舢板都不能跑出去的地方,所有的军舰都收到来自旗舰“埃姆登”号巡洋舰上发出的预先制定的信号——彩虹。

很快各支舰艇舰上军官都下令升起了被禁止的舰队旗、战旗和z信号旗,打开通海阀门和水密舱门,德国海军做出了一次难以想象的“『自杀』”行动,他们宁将所有的军舰自沉也不愿意落入敌手。

腓特烈大帝号战列舰首先沉没,其余军舰也一艘艘相继没入水中,最后沉没的是战列巡洋舰“兴登堡”号。英国舰队急忙从训练中返航,想尽各种办法试图补救,但是根本无法阻止如此大规模的集体自沉行动。[]大国无疆76

人类有史以来,最壮烈的自沉行动历时近七个小时,所有被监禁以待协约国摆布的德国军舰纷纷自沉,在尊严与希望的煎熬下,德国海军选择了最为痛苦的自残,送走了自己生死与共的军舰,这一痛苦的决定如同割掉了自己的臂膀。

事情爆发之后英格兰和法兰西立刻对大会提出了重新审议对德条约,因为德国人必须支付的赔款中有一部分就是用德国的固定资产,海军的军舰自然是抵偿的一部分,然而现在却自沉了,英法所妄想的巨额赔付岂能少掉一块?所以在他们看来条约务必修改才行,这种禽兽行为竟然还被大会给予了肯定,早已签订且明令生效的《凡尔赛合约》竟然被随意公然销毁,德国代表团承受悲痛之余还要再次承受宰割之痛。

如此不公正对待一个国家,如此对待一个有主权的国家,这就是巴黎和会的本质所在,大会的如此举动彻底让中国代表团失望了,王正廷、陆徵祥都请示国内,究竟如何对待不久之后大会必然会做出的不理想决议。

广州方面和自治区方面很快就收到了国内的决议,但陆徵祥所代表的中央却一直难以作出决定,如果同意大会的决定,无疑会在中国掀起一阵反帝热『潮』,同时还要伤及自身,但如果不同意,他们将如何赢得主子的欢喜,如何维系自己的军阀统治?在这种无聊的煎熬下,所谓的中央一直未给予陆徵祥正式回答。

而在此期间,《凡尔赛合约》的修改版正式出炉了,这样隆重签约、声明效力,但很快毁约、重新制定的举动,彻底让德国人怀恨在心的同时,也可以让禽兽不如的美英法在条约字面上捞回自沉事件带来的损失。

就是在这样一群猪狗不如毫无信用的人主导下,大会于圣诞节之前的倒数第二天召开了一次会议,除了宣布大会将因圣诞节延迟十天再次开幕之后,这样一场临近节气日的会议用来再次讨论中国问题了,之前是因为美国反对英法过火的决定而没有当场定下结论,而后又因为俄国事件延误,所以才将中国代表的不大不小的问题耽误至今。

这次发言的只有顾维钧,但他也仅仅是再次重申的中国的正义请求而已,之后便直接回座等候大会的决定,并不像上次在主讲台上和众多有异议的人争论不已,这时所有的中方代表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但没想到迎接他们的将是最沉重的打击。

23日上午11点23分,这是一个注定要让所有中国人铭记的日子。英国首相乔治宣布了对中国代表团所提出问题的审议结果,大会决定同意将德国在华利益转移给日本,同时拒绝中方提出的恢复中国主权等一系列提议……

而这一切,都是乔治当着威尔逊的面宣读,威尔逊总统除了致以中方代表团期望的目光一个无奈的微笑,之后便是冰若磐石的表情,绝望的感觉第一次在中国代表团心中升起,环顾整个会场只有德国的代表投来同情的目光,尤其是德国的外长穆勒更是目光黯淡摇头叹气,他深深理解中国人此时的境遇,他不久前就有过那种撕心裂肺的痛觉,而且是接连两次,心如刀割的痛楚也就如此。

十一点三十一分,当众多代表纷纷开始举手表示赞成乔治的的提议时,中国代表团六人收拾完了所有的东西,将自己的席位收拾干净,悄然无声的离开了会场,这一切举动能够看见的人不少,但能真正读懂中国人无奈的转身,只有冷若冰霜威尔逊和热泪盈眶的穆勒,当然能对中国人悲愤离场高兴不已的,自然是日本的西园寺公望和牧野伸显,可以想象他们不久之后就将和英国的乔治、贝尔福,法国的克里蒙梭、毕盛等人弹冠相庆了。

年1月5日,巴黎和会众多代表齐聚凡尔赛宫镜厅签署《协约和参战各国对德和约》签字仪式,这份被美英法日等国寄予了重大希望的条约,这份致以中国人耻辱与悲哀的条约,即将在其乐融融的氛围下签署上所有代表的名字,轮到中国之时,陆徵祥、王正廷、曹贵川、顾维钧等六位代表,异口同声用用华语表示拒绝在这大会作出的任何条约上签字。

中国人说了什么虽然不少人是不知道的,但之后主持人再次递给他们钢笔示意在文件上签字,但迎接他的却是中国代表们的不断摇头,这下所有的人都知道中国人要拒绝签字了。之后,德国外长穆勒向中方代表团致以了歉意之后,对之前德国在中国造成的所有不幸致以深刻的歉意……而后,他还是无奈的走向了签字台,签下了他的名字,而后就是更多的人,更多国家的代表……

不过这一切都已经让中国代表们看不到了,因为匆匆结束了和德国外长穆勒的对话后,中方代表便正式离开了凡尔赛宫。英国公使施肇基准备返回英国,而陆徵祥做好了去比利时躲难的准备,顾维钧准备启程去美国,王正廷直接返回国内…中国代表团做出了令人绝望而又无奈的决定的同时,也决定了代表团只能就此解散。

“按照计划,船队将会在三天之后离港。目前正组织第二批人员登船,由于都是用货船临时改装而成的客轮,所以条件比较恶劣的同时,登船也不如客轮方便……”

“这没什么,条件恶劣一点没有关系,但我希望我们的船员一定要注意好自己的言行,友好对待每一个人,尤其是要充分尊重德国军人,尤其是那批还存于悲愤不已的海军官兵。总之,决不允许任何不愉快的事情发生!”收拾着行李的曹贵川对一旁汇报的萧奈天说道,虽然他并没有停下手中的活计。

突然,曹贵川好像想到了什么,转过身来神『色』凝重的对萧奈天说道:“对了,你立刻让季幼林发动我们在德国的所有势力,不惜任何代价也得给我在三天之内找齐一定数目的德国有名的厨师、备齐炊事工具和一定数目的餐具、食物材料,咱们的船要在海上航行太久,而且到了自治区他们还得呆上不知道多久,这么长的日子可不是一两天,德国人的饮食问题必须解决……还有什么我暂时还没想到,你自己多琢磨琢磨,看有哪些没考虑周全的,你看着办就行了!”

大会开幕之后,曹贵川就让萧奈天替代了自己,如此好的一个国家大舞台真的是让他很受锻炼,再也不像刚来巴黎那会儿一天到晚嘻嘻哈哈了,知道了中国在国际上的地位是如此的不堪,在众多蔑视眼光与嘲讽笑语中,萧奈天算是快速成长了一把,但这代价无疑是巨大的,中国代表团做出拒绝签字的时候、正式解散的时候,他都没有流一滴眼泪,但在自己的被窝里,他哭了整整一夜。

用吴东林的话来说,那就是这位少爷估计是有生以来哭得最惨的一次了,没什么能让人如此悲痛的,巴黎和会最终的会议决定犹如一记耳光扇在了所有人的脸上,所有的人都知道知耻而后勇,但都在一个人的时候,流干了所有的眼泪,虽然残酷的现实并不相信眼泪。

但是,不管大会有什么人得到了什么,欢天喜地得让他们忘乎所以;又让哪些人失去了什么,悲愤欲绝肝肠寸断。大会已经结束了,明天的太阳照样升起,此时的地球一样在自转个不停,人在世上不能被突然的惊喜、冒失的厄运所吓阻,失去了前进的勇气。一个民族更不能被一点点不公平就激得失去了理智,走入无法回头的深渊。

总之,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