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二九七章 好的开始

第二九七章 好的开始

利佩茨克以南约莫15公里开外的一处警卫森严的村庄,绿树成荫、环境优美,各种各样的防空武器早已隐匿其间,随时都能让空中的不速之客付出惨重的代价,而时刻准备消灭任何渗入之敌的地面警卫部队也不少,可人再多,也挡不住这下午的变得格外的寂寥,尤其是在被重点保护的会议室里,中央集团军群司令冯?博克元帅还从未有过如此阴冷的表情。

丢脸,着实丢脸,冯?博克在赶到会议室之前,一直在办公室里通电话,先是最高统帅部参谋长威廉?凯特尔元帅,一通电话打来,首先劈头盖脸的就是一通痛骂,德意志第三帝国国防军还从未如此丢脸过,而后才质问为何会如此惨遭奚落,博克自然不敢辩解,只能忍着被痛骂,可后来打电话来责骂的就不只是凯特尔一人,战争部长维尔纳?冯?布伦堡以及最高领袖希特勒,都打来了电话。

得益于共和国空军经常『性』的对德军实施大规模电磁干扰,所以德军学会了大规模使用有线通信以避免被干扰导致高层指挥通信不畅,可博克压根儿就没想到有线电话的便利会助长如今被痛骂的悲哀,尤其是元首希特勒,在电话那头简直就是一个人的狂吠,嚷嚷得几乎所有的骂名都往博克头上扔,而且还没有一句重复的,听得博克是老脸难当,只好不停的保证同样的事情绝不会发生第二次。

摆平国内的各种质疑与责备,博克第一时间就赶来了会议室找人出一口恶气,为此,他连早饭都来不及吃,要不是专职医生的苦口婆心劝说,他铁定连牛『奶』都懒得喝上一杯,从昨夜刚刚入睡被吵醒到次日的午间,他简直被气得毫无食欲。

一脚踹开会议室的桦木门,哗啦的一声巨响着实把会议室里的众多将军吓了一大跳,还以为是元首希特勒来了。众人瞬间轰然起立敬礼,眼神儿一瞥才看见是集团军群司令,也不敢吱声。只能保持敬礼姿势。[]大国无疆297

目光如南北极冰冻千年的寒冰,博克用他那冷意十足的目光扫视会场的所有人,他一直在找,一直在找。终于,他看到了一个眼神有些飘忽,而且还带着闪躲之意的人,他便是第十三步兵集团军司令汉斯?费尔贝尔,咋一看。还真他娘的气死个人,还是个陆军步兵上将,怎么昨夜一仗打得像是一个连长在指挥作战一样,气死老夫也!

随意回了军礼,博克意味深长的盯了费尔贝尔一眼,从眼神的交汇中,两人都读懂了对方的心思,而费尔贝尔的脸『色』就更加不好看了。就跟死了爹娘似的。而且还带着分外的尴尬,貌似地上有一条缝,他都能腼腆得要钻进去藏着不见人了。

安静,绝对的安静,中央集团军群自打组建以来历次的同级别会议很多次,可没有一次像如今这一次这般召开的急切。而且还如此的分外安静,就像是所有人都不是活人。而是一尊尊化石一样,包括会议桌首位的博克元帅在内。列席会议的一个个将军、元帅,都如被速冻了,似乎连呼吸都忘记了。

过了很久很久,仿佛一个世纪一样漫长,有人出冷汗了,费尔贝尔便是其中一人,他的冷汗是冒得最多最迅速的,宛如一汪清泉浇落头顶一样,周围所有人都看得出来,他,很紧张,大概是预感到大难临头了。

从一开始的气愤难当,到现在的呼吸平顺,博克用了并不太长的时间,作为百万大军统帅,他如果不能保持镇定和清醒的头脑,那显然是不行的,即便可以允许自己在短时间之内有一些小小的冲动和愤怒,可毕竟事情已经发生,木已成舟还能怎么办?这世界上又没有什么后悔『药』可吃,他只能坦然面对。

咳咳。。。干咳两声,博克让所有人都随着他的干咳声收回了心思,把目光和思绪都集中在了他的身上来,这才有节奏『性』的敲击着桌面,并娓娓说道:“很好,很好,这是一个非常好的开始,各位,不是吗?”

好的开始?博克刚一开口,这语不惊人死不休的话倒真是把所有人都给雷住了,尤其是费尔贝尔,那冷汗冒得就更快更欢了,而博克的话还在继续,他当着所有人的目光,死死的盯着低垂着头,一连羞愧的费尔贝尔,道:“从昨晚的19点许,一直持续到今天凌晨的4点,我们终于和期待已久的共和国陆军正式对话了,虽然,虽然我们的开局显得有些不太好,甚至有些糟糕,但总归是交手了,胜败与否都并不重要,关键在于,在于各位经过此役之后,对中国陆军有了什么认识,或者说是在以往的基础上,有了何种改变,费尔贝尔上将,你应该听得懂我在说什么,是吧?”

说时迟那是快,博克话音刚落,费尔贝尔就闪电式的站起身来,勉强的昂着头,用生平最大的勇气说道:“此役系我第十三集团军最大惨败,我会在今明两天之内作出一个合理的总结报告递交集团军群司令部!”

“而在此之前,我需要借本次会议表明一下我集团军之所以遭遇如此惨败的原因何在!”费尔贝尔说着,看了博克一眼,博克毫无反应,有继续听下去的意思,其他人也自然不敢立刻吱声干扰,他这才清了清嗓子道:“从主观上讲,这次失利,首先归结于我集团军从攻击状态转为防守之后的倦怠、怠慢和防御松懈所致,已经核实的情况是,首先被攻破的新编第27步兵师根本未按照要求构筑防御工事,其他各部也都有不同程度的松懈!”

费尔贝尔还真是拉下脸了,这回不管怎么说,面子算是都丢尽了,所以干脆也就不把自己当回事儿,直截了当把首要失利原因归于松懈所致,而听到耳朵里的各部一干将领们也都各有神『色』反应,有的已经在暗自庆幸,幸好昨晚中国人的进攻不是选在了他们的防区,否则,下场可能会比第十三军还要惨痛。因为他们更松懈,原本都一直准备进攻来着,谁有那个心思去准备防御来着。

有暗自感叹幸运的。也有不以为意的,不管怎么样,自打中央集团军群成立以来,或者说是自打苏德战争开始以来。所有德军部队不管是哪个集团军群的那一支,都很少很少甚至是几乎没有考虑过该如何防守,因为自从迈进苏联开始,他们除了冬天的确是因为气候条件不佳而暂停过攻势转为了战略防御态势,极少会有苏联红军反击的情况发生。苏联人躲在自己的防御工事里都还抵挡不住,哪儿有足够的力量组织大规模的反击呢?

费尔贝尔的话很刺耳,但却一枪命中了此战发生之前德军三大集团军群一致的要害,那就是太习惯于进攻了,总以为老子天下第一根本不需防守,一门心思直管进攻便可,哪儿知道如今冒出一个胆子忒大而且还非常能打的对手,一拳就把德军傲慢的头脑轰杀得再清醒不过。原来还真是“山外有山、人外有人”!

“第二个主观失利原因就在于敌军发起进攻之后。我部缺乏有效的积极防御与协同,在通信难以协调的情况下,前线与纵深之间彻底混『乱』,各部队各自为战,甚至还有不少部队不战而撤的情况发生,步兵与炮兵之间起码的协同也都难以保证。在夜间目视条件不佳的情况下,彻底失去了应用的抵抗力!”

“第三个原因便是我军夜战能力太差。从敌发起进攻开始,虽然有不间断的照明弹提供战场照明。但意义并不大,各种速『射』兵器尤其是反装甲武器都未能发挥出应有的效果,在敌优势装甲冲击与空地协同进攻之下,我军基本呈现了一触即溃的尴尬战局。”

费尔贝尔还在继续将除却第十三步兵军之外,其他同属于中央集团军群下的步兵集团军部队皆有的弊病问题,比如说夜战能力差、协调作战难以一致等问题,这些都是以往任何人都不敢提及的,有问题得自己想办法解决,哪儿能在集团军群司令面前说这说那,可现在不同,费尔贝尔俨然已经是死猪不怕开水烫了,一些平时不敢说的问题,都因为一场不该有的失利而都客观的暴『露』出来,所以会议上大胆的说出来,倒也无可厚非。

除了各方面的主观原因,接下来费尔贝尔还自然找了一些客观方面的原因,其一便归结于了航空兵的不作为是导致了这场失利的客观原因之首,在进攻中,共和国空军始终都有或多或少的轰炸机(实则为g04l攻击机)伴随行动,不断的为地面部队提供火力支援,在反装甲、反地面火力点、反工事等方面,这些轰炸机表现相当优秀。

所以,费尔贝尔便当场质问,当着同样隶属于中央集团军群的空军第二航空队司令阿尔贝特?凯塞林元帅的面,大声的质问道,哪怕从昨夜20点算起至今日凌晨4点,整整八个小时,没有看到一架德国空军的战机出现在战场上空为地面部队提供帮助,更别说是掩护和驱离共和国空军轰炸机部队了,所以费尔贝尔倒是很猖狂的双眼死死盯着脸『色』铁青的凯塞林,诘问第二航空队一宿是不是都睡着了,以至于睡得太死,都不知道该干什么了。

如果不是博克元帅及时的怒视费尔贝尔一眼,早就因为损失上万兵力几乎算得上是一次重大失利的费尔贝尔,就差跳上会议桌,凌空一脚踹在凯塞林脑袋上了,整整一晚,他没有得到一架飞机的掩护与帮助,能听到的报告、看到的消息,都是关于共和国空军各种各样的夜间表演,难道中国陆军能夜视如白昼,他们空军也能如白昼一样自由飞行不成?还是因为中国人天生胆大,而德国空军就怕死的要命,生怕大半夜的飞上天去就飞不回来了。

愤怒的费尔贝尔当然有理由在高出自己军阶的凯塞林元帅面前撒野,因为凯塞林虽然是空军元帅,可在愤怒的陆军上将面前,他顶多算个鸟,费尔贝尔不当场给他几耳光就已经算是给面子了,整整一个晚上都没有安排一架飞机去支援一下苦『逼』的地面部队,他也着实挨骂也没话说,因为他的苦衷是说不出来的。[]大国无疆297

有一个数据大概可以说明一下凯塞林的无奈之处,也就是他的苦衷。自从“2.23黑『色』空难事件”在里海上空彻底引发中德两国空中力量的角逐之后,德国空军就一直没有占据过上风。而且到今天为止,也就是5月20日下午13点整,凯塞林可以很负责任的告诉在场的所有中央集团军群陆军将领们。堂堂德意志第三帝国空军还没有取得击落一架敌机的战绩,而与之相对的是,德国空军已经在多次空战和被空袭中,损失了近200架先进的喷气式战机。如果加上其他传统活塞式螺旋桨战机的损失,那可就更多了,相关人员的损失更为惨痛。

试问面对一个至今都还没有办法挠下一根『毛』的优势敌空军力量,作为德国空军元帅的戈林,会眼睁睁的让凯塞林派出大批的飞行员驾驶着远比活塞式螺旋桨战机更难制造的喷气式战机在黑夜里升空迎敌吗?先不说会不会让。即便是同意了,那么这些亚音速的me310单座喷气式战斗机升空之后,能靠飞行员们的肉眼发现敌机吗?有夜里利用航炮击落敌机的可能吗?再说了,哪怕升空一无所获,夜里返回降落机场也是个大问题,如果为了便于降落而让机场灯火通明,暴『露』了机场位置引来共和国空军大规模轰炸怎么办?那可真是得不偿失了。

考虑到共和国空军太多的不透明『性』,尤其是他们的战机『性』能、武器构成、作战特点等等方面。德国空军方面都还没有『摸』透。甚至连皮『毛』都还不甚了解,只能根据一些武器专家和技术人员的推测,结合各种渠道得来的一些资料,推算共和国空军已经是以跨音速战机为主力构成,配置各种可空中发『射』的导弹为主要武器,并且战机具备很强的对地攻击『性』、对空远距离探测『性』以及协同作战『性』。

多次的空中对决失利。让德国空军方面也在不断的反思到底是哪里出现了问题,他们并不知道共和国空军有探测距离吓死人的预警机在后方坐镇指挥调度。御敌于千里之外,但他们通过许多架次战机被凌空击落之前。飞行员们在无线电里的各种各样大喊大叫声,依稀可以知道击落他们的不是共和国空军的有人驾驶战机,更像是一种小型化的高速空对空导弹,毕竟这个东西德国人自己也有研究,v型导弹虽然还暂时只有地对地型号和不太可靠的地对空型号,但他们有了这样的技术基础,显然可以大胆的猜想出,在航空发动机、飞行控制、导航、雷达探测、无线电指令通信等等方面都要技术高出他们一筹甚至更多的共和国,有理由已经装备“智能化”的空『射』型导弹,以达到在视距之外就发『射』导弹击落敌人的目的。

同样,通过多次的地面雷达站与电子设备集中地点遭到超精确轰炸,不笨的德国人还分析出共和国空军所发『射』的打击武器,应该是就是寻觅到了这些电子设备所使用的电磁信号而实现的准确寻的和攻击,而在地面部队装甲车辆惨遭一次次大屠杀的分析中,他们也得出了一个结论,那就是红外特征已经成为共和国先进武器弹『药』精确制导攻击的一个重要利好条件,毕竟被大量凌空击落的me310高亚音速喷气式格斗战斗机也因为发动机尾喷口未作任何的技术处理,而有很强的红外辐『射』特征,德军军工企业内部就曾有研究人员提出可以利用喷气式战机发动机红外特征明显而研发一种专门追踪这种特征以实现精确攻击的武器设计构想,不过受制于电子工业水平太差,导弹的惯『性』导航都做不好,自主导航显然更没辙。

如此这般种种,就不难得出一个结论,那就是德国空军明显知道自身装备是严重落后于敌人的了,凯塞林赶来参加此次会议之前,其实就原本有打算飞回柏林参加空军内部的高级别讨论会议的,由空军司令戈林元帅亲自主持的会议讨论重点其实就是分析中德空军之间的技术装备差距以及如何弥补这种差距,当然至少也要找出一些可行『性』的办法来扬长避短,而在此之前,戈林严厉下令禁止苏联战场上的德国空军擅自出动兵力参与空中作战以及对地支援行动,置身事外忍受骂名也必须恪守,因为就连远在柏林的戈林都知道,空军每次强出头,都等同于让一批批优秀的德意志青年慷慨赴死,长此以往,德国空军的军心还要不要了,哪个飞行员还敢驾机出战?

所以,对于费尔贝尔的痛骂,作为元帅的凯塞林竟然保持了缄默,他原本可以以侮辱上司为由,当场下令暂停费尔贝尔职务并且将其拘捕的,可他没有这么做,这大概就是因为实力不济,腰板的确硬不起来的缘故吧,反正,凯塞林知道,经此一役,德国陆军反正上上下下都会对空军大失所望,眼睁睁看着他们损失惨重却无动于衷,不被痛恨才怪。(未完待续。。)

百度搜索阅读最新最全的小说aoye/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