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二九九章 巅峰对决(二)

第二九九章 巅峰对决(二)

关闭远程视频聊天窗口、挪走摄像头,闭目思索几秒,掏出香烟盒和打火机,啪的一声打响,窜起的火苗烧灼了香烟,冒出丝丝烟雾……

“一个人抽?”

身后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薛殿川淡然一笑,将还燃着的香烟放回了烟灰缸里,转过转椅过来,双手抱在胸前,倚靠在很贴合背部的老板椅上,打量着发出这个声音的人,他不是别人,而是薛殿川国防大学时候的同寝室好友、现在的军情局欧洲情报司司长王秉诚少将。

很特别,一股子说不出来的味道,薛殿川微笑着注视着不同编制但依然需要向自己敬礼的王秉诚,岁月并未给这位随时都保持精力充沛的老同学带来太大的改变,当然,时间让他成熟了,也显得非常的稳重,一脸的和气,如果不是身着一身少将常服,薛殿川一定以为是面前的是一位年轻的教授。

“不用那么拘束,这里又不是你们军情局,‘铁娘子’又不在,你怕什么?”薛殿川指着一旁的椅子笑道。[]大国无疆299

挪过椅子,王秉诚让跟来的副手避嫌,房门带上后,他拿过桌上烟灰缸里冉冉冒烟额香烟,小抿一口,美美的品尝了一口后这才坐下来,随即笑道:“真怀念那会儿藏在被窝里分享香烟的同窗日子,不过可惜的是,再美好的青春,也都成为了过去!”

“你还记得?”

薛殿川并不打算旧事重提,想当初两人为了偷偷抽烟,不得不藏在被窝里偷着吸,而且还一人一口的来,一支香烟简直成了最美的夜宵,不过可惜,自打王秉诚一次不小心把烟头烫在了被子上烧出了一个洞,那有烟抽的日子也就一去不复返了。

王秉诚把剩下的烟头熄灭在了烟灰缸里,笑着道:“其实这次来,你是知道原因的!”

“非得要这个时候不可吗?”薛殿川直言问道:“你也知道。中亚战区不容易,我也很不容易,第八机步师付出了近六百名官兵的伤亡代价。才赢得了第一次胜利,而这已经是一个很好的开始,知道吗?很好的开始!!”

薛殿川的强调声自然而然没有漏过,王秉诚听得很清楚。所以他沉默了,他不想和薛殿川争执些什么,因为刚刚薛殿川应该是和军情局局长马丽华中将视频聊过了,这件事情不能再拖下去,否则。对谁都没有好处。

“当然,有些事情,我一个人是完全不能保证的,我也无法笃定,不过我很有信心,这一点,毋庸置疑!”薛殿川说着,站起身来徘徊于王秉诚面前。头微微的昂着。目光不断的巡视在天花板上,他在思索、在考虑。

“老同学,我不是来拆你后台的,我也很清楚,甚至说是非常非常明白,这个时期。是你,也是整个中亚战区好好表现的关键时候。可我……唉!!”王秉诚叹息了一声,将头扭到了一边。单手手肘撑着桌面,用手托着下巴,也陷入了深思当中。

良久之后,薛殿川停止转圈的脚步,拍了拍王秉诚的肩膀坐了下来,而见此的王秉诚立马说道:“这里说什么也都距离北京太远了,太远了,有些事情你就是想知道,也没法去左右,我也不能!”

薛殿川没有回应,只是略略点着头,他心里很清楚,这个时期对于谁而言都是相当的关键,一个不小心,什么都前功尽弃了,可越是这样,薛殿川就感觉自己浑身就像是被禁锢了魔咒一样,怎么也都放不开手脚,连灵魂,仿佛也都被禁闭了一样。

王秉诚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沉『吟』片刻,细细的小声说了一句:“老首长真的快不行了!”

“真的?”薛殿川紧咬着嘴唇,有些愕然也有一些失措的看着王秉诚的眼神,没有丝毫的欺骗,显然这是一个正确的消息。

“二号首长身体状况也已经恶化,能撑到春节与否都不清楚,或许是明年来!”王秉诚眼神有些闪烁、眼眶更加有些湿润,沉声道:“不管如何,他们都是要退了,新的接班人即将上台,这是你我都无法改变的一个大势所趋。”

“那她什么时候来?”薛殿川暗暗点头,并直截了当的问道。

“最迟六月一号!”王秉诚看着手表回应道:“蔡『主席』背景深厚、关系通达,而且能力卓越,这是所有人都有目共睹的,所以能否搭上她这条线,坐趟顺风车,全靠你的表现如何了!”

王秉诚话音刚落,门外就传来了敲门声,当即坐正姿势恢复常态之后,薛殿川便叫了一声进来,走进来的不是别人,正是中亚战区作战参谋长胡广少将,他冲王秉诚笑了笑后,便直接将门带上,笑呵呵的说道:“听说王司长百忙之中抽空前来指导工作,我就特地过来招呼一声,夜宵咱们一定要好好搓一顿,让你尝尝正宗的新疆美食!”

胡广的客套话说着说着就没有说下去了,他很知趣的看到薛殿川的脸『色』不太对,而王秉诚也没有开玩笑的意思,所以寻来一张椅子坐下后,打进门来就憋着话的薛殿川,终于开口道:“老胡,这里没有外人,老王刚刚已经给我透『露』,一二号首长都快不行了,新首长这些天就回来视察我们战区的工作,你有什么看法没有?”

和薛殿川一样,胡广当即也错愕了,被晴空霹雳击中也不过如此,他鼓鼓的双眼无疑说明他内心深处的难以置信,但好在早就有这方面的思想准备,这突然到来的消息,也并未起到太久的作用效果,很快,胡广就恢复了镇静。

或许,是早些年的艰苦奋斗,从美国打拼到广西立业,从西部崛起到一统中华,从世界范围内的金融大萧条中独占鳌头到朝鲜半岛战争打响对日作战第一枪……共和国的一路走来,其实就是张宇二人的奋斗史,没有光鲜亮丽的包装,仅仅是如此坎坷泥泞的拼搏,不断的坚持与隐忍、不断的积累与爆发、不断的付出与牺牲,终于,世界开始正视中国。而光阴匆匆,也终究要带走两个为了中华民族付出了太多太多的老人。[]大国无疆299

谈不上个人崇拜、说不上是精神统治、更不及什么封建落后,从1911年开始到如今的1947年。三十多年的风雨路程,时间过得真的很匆忙,不过在这每一分每一秒里,胡广、薛殿川以及王秉诚。以及更多更多像他们一样的人,都过得很踏实很努力,他们都愿意紧紧围绕在张宇二人周围,不断的为了改写中华民族的命运而矢志不渝的艰苦拼搏,哪怕献出青春、付出生命。也都在所不惜。

当熟悉的一切都将成为过去的回忆,任何的过往都将变得刻骨铭心般的弥足珍贵,所以,在来之前,王秉诚其实是一直在劝说自己,不要说不要说,可最终,他还是忍不住。毕竟这些瞒得住一时。藏不住一世,在共和国即将失去最宝贵的两位英雄之前,显然,显然应该而且是必须要做好相应的准备工作。

年初,时任共和国国务院副总理、工业与信息化部部长的王助,便开始频繁出现在公众面前。比以往任何的频率都要高,而国务院总理张雨生。却迄今为止只在香港隆重举行的世界反法西斯多国首脑会议上公开亮相……

同样的是,在担任商务部部长期间表现优异。而升任为政治候补委员并调任上海市市委工作,同时兼任商务部部长一职的蔡英其后政治曝光率频频攀升,1946年9月开始,蔡英先后以商务部部长身份访问了泰国、阿富汗、巴基斯坦等等国家和地区,而到如今的1947年5月份,她的身影随时都能活跃在共和国各大媒体的新闻节目中,政治、经济、民生等等各方面的领域里,似乎都有她忙碌的身影。

不懂,纯粹不懂,薛殿川等这一干军人显然确实无法理解政治上的那些东西,原本呼声很高的人有两三个,可谁能想到,最终会被定下的人竟然是她,一个女流之辈,在中华民族泱泱五千年的历史中,难道又要出现一个“女皇帝”不成?当然,现在的共和国政治体制并不拒绝女『性』成为国家的领导人,但说实话,薛殿川一直没有想过,自己有朝一日会寄希望于她的帮助,或者说至少也不能得罪她,这样才能平步青云,或者保住现有的一切。

军人是什么,显然,薛殿川自从第一天进入军校穿上学员装开始,就知道那是为人民利益而服务的,军队是不应以服务少部分人利益而存在的,它是为国家、为民族而强大般屹立存在的崇高武装力量,作为其中的一份子,薛殿川当然希望尽一切努力完成好自己的职责与使命,当然也想收获更多的荣誉,以及其他。

然而,枪杆子里出政权的道理是颠补不破的,虽然谈不上是真理,但已经是一个公认的事实,抛开那些大话套话等,从现实角度出发,薛殿川已经站在了一个岔路口面前,或者说,根本就没有这条路,他唯一的抉择,就是是否迈出脚步向前进,反之,则是停留在原位,直到终老。

更进一步是谁都想要的,薛殿川也不例外,他并不希望自己有朝一日能否成为军委一份子,是否能有资格左右国家大事,但他依然跳动的心脏在不断的告诉他,军人,就应该更加具有侵略『性』,否则,对不起这身皮囊。

“真的是真的?”

胡广的话惊醒了薛殿川的思绪,他冷眼看了胡广一眼,胡广不好意思的吧唧了一下嘴巴,但王秉诚还是很老实的点了点头,再一次证实这个消息不假,并随即说道:“老薛往总参谋长职位奋斗是很有可行『性』的,陆军司令也不是不可以,但谁都知道,现在南亚战区秦铭中将、东亚战区董钜中将,甚至还有海军和空军的一些人也盯着这些职位,谁不想百尺竿头更进一步?笑话!”

“这我早就和薛司令谈过了,我们也已经很努力很努力的在奋斗,不仅仅是为了这么多的部队,也为了我们自己,整个战区都在很努力的表现!”胡广似乎有很多话要说,显得格外的积极。

王秉诚伸手虚空压了压,示意胡广的话可以打住。“咱们都知道,所有人都知道,而且你们应该也很清楚现在北京方面的难处。唐司令其实是很支持老薛的,要不然他也不会答应你们中亚战区再次申请增兵的请求,而且还一次『性』调来两个集团军。你们知道唐司令签署调派第九和第十二集团军赴中亚战区参战之后,空军司令蒋阳英上将做了什么事情吗?”

薛殿川和胡广互看一眼,都径直摇头,这里可是阿拉木图。虽然现在通信技术发达,可毕竟是山高皇帝远、各种非正式渠道可获得的消息自然是闭塞得很,哪儿知道现如今北京城里的满城风雨是如此的厉害。

王秉诚掏出烟来散给薛殿川两人一人一支之后,自己又给亲自点上,闷抽一口后才将这一消息说出来:“蒋司令直接到了唐仁辉上将的办公室。两人具体谈了什么没人清楚,不过据说蒋阳英上将离开国防部的时候脸『色』很不好看,紧跟着不久,东亚战区司令董钜中将就到了沈阳,当天晚上和陆军第五集团军司令梁国伟中将见了面,谈了什么也不清楚,不过第五集团军的分量你们二人应该比我更加清楚吧,五大数字化重装集团军之一、朝鲜半岛战争一战成名的部队。够牛吧!”

王秉诚如同一个喝醉酒的人。宛如胡言『乱』语一样将薛殿川二人根本就不知道的事情说了出来,比如南亚战区秦铭中将远赴印度洋迪戈加西亚海军基地看望和慰问官兵,实则是去和海军第三舰队司令宋成豪中将联络,之后又以同样的理由去了琉球那霸,见了许建强中将。

所以当王秉诚把他那些话说完的时候,薛殿川立刻就回想起了一件事情。前不久南亚战区司令秦铭中将亲自打电话给薛殿川,说是要把“做客”中亚战区的海军航空兵第三舰机飞行联队指挥权给调回去。薛殿川当时就同意了,而且如今第三舰队的两个战斗机中队已经快要返回伊朗。如此看来,这调兵的背后,情况显然并不那么单纯、简单。

胡广也显然有些懵了,他并不知道这些事情竟然来得如此的隐晦,政治上的权力斗争一直以来都是中华民族数千年历史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当然由于时代的变迁,现如今的共和国貌似已经不再具备掌握军权就可以统揽国家大权的条件,但强大的军队如果能够真正掌握在手里、紧紧的攥紧在手心之中,那显然是一个新上台的国家一号人物所日思夜想的。

“那这么说,他们都和蔡副『主席』接触过了?”

薛殿川终于有些急了,如果不是王秉诚大老远的飞来这么顺嘴一说,他还一直把自己蒙在了鼓里,认为只要好好打仗,用一场场漂亮的胜利还证明自己的实力,那么晋升要职就不是空谈,可现在看来,秦铭和董钜两人已经忙活开来了,对外要和第二次世界大战的交战敌人拼杀,对内,还要和强劲的竞争对手博弈,薛殿川终于感觉到了身上的压力很大,压得有些踹不过气来了。

抖落烟灰,王秉诚终于『露』出了最真实的笑意,他站起身来,拍拍薛殿川的肩膀说道:“老同学,在这个时候,我就用这个称谓来叫你,别指望着你是中将、老子是少将就得听你的而且还得给你敬礼!”

“那是,你叫什么都随意!”薛殿川随后便应道。

“我知道你现在很急,不过再急也不能忘记了正事,和德国人的巅峰对决乃是你的第一大事,耽误了这个,说什么都没得救,所以你不能误了正事,也只有办好了正事才有机会!”王秉诚笑着看了看胡广一眼,道:“得亏你们在关键的时候打了一仗,而且还是一场漂亮的胜仗,虽然有六百名官兵的伤亡,但相比于对手近两万人的损失简直就是一场大胜利,所以这才有机会迎来蔡副『主席』的亲临,所以,你就别把她的这次来访视察,看得随随便便那么简单!”[]大国无疆299

“为了个人利益而作秀,甚至是那官兵们的切身利益来做条件,我是万万不能答应的!”

薛殿川当即『插』进话来表明态度,他参与内部竞争的一大前提就是不能违背基本的原则,而原则之一就是必须履行好作为中亚战区司令的责任和使命,原则之二就是坚决抵制有违良心和道德的不正当竞争,原则之三便是时刻要以下级部队利益为重,不能以权谋私把战争当成儿戏、当成为自己晋升铺路作秀的歌舞台。

“我就知道你很有原则,其他两个人也是很有原则的,毕竟咱们都是军人,不屑于干那些偷鸡『摸』狗、委曲求全的事情,但我们完全可以在满足集体利益需要的同时,照顾好自身的发展需求!”王秉诚说着,便将自己带来的一个公文包打开,取出了一份文件递给薛殿川,解释道:“为了帮助你这位老同学,同时也能让我冲刺军情局局长一职有些筹码,我给你带来了好东西!”

“能让我们赢得这场巅峰对决的?”一旁的胡广戏谑般的说道,不过眼神儿已经瞄到了红头文件上,原来王秉诚这趟来中亚战区,可并没有单纯的私事那么简单。(未完待续。。)

百度搜索阅读最新最全的小说aoye/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