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三零零章 巅峰对决(三)

第三零零章 巅峰对决(三)

放下文件,薛殿川默不作声的坐了下来,右手手肘撑在桌面上,手掌托着下巴,闭目思索起来,大脑迅速思索着文件上所提提及之事,陷入了深思当中。

一旁的胡广还有些没看清楚,当即拿起桌上的文件细细品读起来,没过一会儿,眉头就越发的紧皱起来…,不得不说,这个任务完成难度很高,因而在行动风险并不大的情况下,极高的失败率完全可以让此项任务定义为超高难度,或许,还不止。

胡广扭头看了看沉思中的薛殿川,从面部表情中,看不出他是否已经对这个任务动心与否,但转过头,胡广恰恰看到了王秉诚眼中那份炙热,看得出来,王秉诚倒是很想要这个任务的圆满完成结果,以为其欧洲情报司,同时也为他自己,打出一个漂亮之仗。

“难度很大!”过了半响才开口说话的薛殿川,不像是开玩笑的盯着王秉诚,问道:“军情局若是无七成以上把握,我是绝不会同意的!”

“七成?”胡广惊讶了一把,这老薛今儿还真是吃错『药』了?军情局假设只有七成的把握,而事实却恰恰是那三成,那怎么办?“老薛,七成也太武断了吧?”[]大国无疆300

薛殿川轻轻的摇了摇头,并未回答胡广的质疑,依然盯着王秉诚,一直盯着,直到端起桌上水杯作势要饮却又戛然放下的王秉诚,他似乎在很快速的计算,到底有没有薛殿川所要的七成把握。

日光灯照『射』出来的光线柔和而又白亮,宽敞的中亚战区司令办公室里一直都清凉宜人,不过谈话的三人明显太热了一些,等待答案的薛殿川、心怀不解的胡广以及皱眉深算的王秉诚,额头上都不禁浮现出了一层光泽,那是细细的汗水在日光灯光芒的照『射』下所焕发出来的光亮『色』泽。

“七成没有,不过六成,我敢以赌咒发誓来笃定!”王秉诚的答案最终还是没有七成那么高。

“赌咒发誓有个鸟用!”薛殿川怅然的叹了一口气,就像是苦等期末考试成绩分数以便能在春节期间以优异成绩获得足够多压岁钱的小孩子一样。当得知结果远不如预期,那种小小的失望心情,简直一模一样。

六成的可能『性』已经是王秉诚最大的限度。在这样的大问题上,他容不得半点的虚妄和撒谎,当然,他也没有必要这么做。不过就事实而言,难度的确是不小。为何如此?那就要看看王秉诚所带来的任务是个什么样的任务……

事情需要追溯到3月7日,经过军情局的不懈努力,纳粹德国的核物理研究最新进展终于引发了军委的震动,所以在当天召开的会议上。军情局局长也就是常称之为“铁娘子”的马丽华中将,亲自在军委会议上做了有关于纳粹德国核武器研究最新进展的重大报告,而当时,军情局已知的纳粹德国所拥有的成型原子弹数量总共也就4件。

这4件核武器在其本土保存1件备用之外,其中2件都秘密运抵苏联前线部队手中,几经周转之后,德国陆军中央集团军群和南方集团军群分别掌握了1件,而另一件的行踪则比较清楚。那就是到了北非的阿尔及利亚核试验场。是纳粹德国准备用来进行第一次地下核试验所用的。

后来的事情,自然胡广和薛殿川都很清楚不过了,共和国空军与军情局默契配合,组织了一支奇兵,同时还为整个行动搭台唱戏演足了『迷』『惑』戏,这才能让“破盒行动”一举成功。空军的奇袭轰炸机群的超远距离长途奔袭也一度成为了各大战区高级将领们内部交相称赞的佳话,所以在北非的那一枚试爆的原子弹。事实上德国人是成功了的。

纳粹德国成型原子弹的可实战『性』在后来得到了证实,4月18日。纳粹德国终于对久攻不下的苏联首都莫斯科投下来来自其本土留存的那一枚原子弹,本来这枚原子弹是要被其战略轰炸机运到非洲去再次进行补充实验以证明可实战实用的,不过胆子忒大的希特勒敢冒天下之大不韪,把莫斯科当成了试验场,结果是他豪赌成功了,而似乎作为报应,他也遭到了来自于德军内部的政变刺杀,差点命丧当场。

如此一来,德国人手里的成型原子弹也就只剩下了两枚,虽然其本土的核武器制造相关工厂还都健在,可他们的科研机构已经形同虚设,因为在共和国空军对其在北非阿尔及利亚沙漠深处进行首次核试验的活动进行了最佳干预,一次『性』不仅报销了他们的试验核弹及耗资无数修建的试验场,还顺带秒杀了集结于那里观摩原子弹试爆,并准备进行相关试验的德国科学精英们。

所以,如今的纳粹德国虽然具备制造核武器的能力,但武器的小型化、大威力化甚至包括使用远程火箭进行发『射』等等方面,都已经变得极为的费力和困难,在没有足够多的优秀科研人员作为支柱的前提下,基本可以定义为不可能,因而纳粹德国的核武器哪怕继续造,也就只能造出武器当量以及各方面参数也都和在莫斯科爆炸的那一枚原子弹相当的小核武器,当量不大、杀伤范围也不广,而且体积还不小、重量也十分惊人。

然而,不管如何,核武器的存在以及其制造能力的拥有,对于共和国而言,乃至对于全世界而言,这都是一个莫大的威胁,尤其是对于中亚战区而言,首当其冲需要考虑到的,就是藏匿在其两大集团军群手里的两枚原子弹,鬼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又像攻打莫斯科那样,感觉久攻不下便动用原子弹来一了百了。

言而总之,王秉诚所带来的这个很有完成难度级别的任务,便是有关于这惊人威力的核武器的,中亚战区一直没有懈怠这一问题,军情局尤其是其下属的欧洲情报司,则始终把这个核问题当做是头等大事来对待,甚至一度远远高出希特勒相关情报的侦查力度,可以说欧洲情报司自打莫斯科挨上了一枚原子弹之后,便从未松懈过对纳粹德国核武相关的情报搜集工作,并且还一度有不断增强的势头。

高投入意味着高回报。为了进一步加强情报侦察能力,仅仅是四月份的一个月之内,军情局就获得了前后两次的中央『政府』财政预算的大力支持。纳粹德国拥有核武器及制造能力的事情不算小,所以『政府』也高度支持军方的行动,尤其是军情局对这方面的情报工作,他们直接第一次仅仅只拨付了3亿元的资金给军情局。后来随着这笔资金的投入,尤其是军情局获得『政府』力挺而立马有了资本发『射』一箭双星,增加两个间谍卫星以加强对德情报侦察,而且效果好不错。

于是乎,第二次拨款就显得格外大方了。中央财政直接拨付了10亿元的秘密资金给军情局所用,所以有了这笔款项,军情局立马豪气十足的增加了相当多的高精尖技术设备,以往因为采购价格太高而不该贸然大规模装备,只能少部分订购使用的,则很快狂下订单,比如中航工业专门为军情局强化设计的高空高速侦察机,欧洲情报司也都顺便弄上了两架作为专用。这在以往简直是不敢想象的奢侈。而至于其他专业技术设备的增加也就数不胜数了。

在巨额资金的狂砸之下,军情局欧洲情报司自然是不负众望的有了更多的收获,通过针对纳粹德国核武问题的专项大规模深入调查和仔细研究,还顺带着策应了其他方面的情报工作突飞猛进,因而在将主要任务拿给薛殿川和胡广两人看的同时,其实王秉诚的文件包里还有一个次要的任务。完成难度并不大,回报价值也不太高。所以也就被他按下,稍后再说。

经过谨慎思索的胡广二人也似乎并不满意六成这个回答。他们自然想要得更多,至少,薛殿川已经表态他要至少七成,王秉诚必须实打实的告诉他军情局有七成的成功把握他才愿意冒险一试,而胡广呢?他显然更多,能百分之一百就最好不过了。

“六成的把握到底是你胡诌出来的,还是粗略计算的,该不会只有五成余,你也给老子四舍五入算成六成吧?”说着,薛殿川再一次拿起了文件阅读起来。

“怎么可能,要真是能四舍五入,那老子还不干脆直接百分之一百得了!”王秉诚笑着回答道,看到胡广有些失神的样子,干咳了两声提醒道:“胡老弟,你怎么看起来无精打采的,难道真不觉得这真不能成功?”[]大国无疆300

胡广耸了耸肩膀,不好意思的回答道:“你就给这么一点儿资料,我连做个评估都不够,你说六成就六成?那万一一成的可能『性』都没有,甚至还酿成大祸,那这责任谁来担当得起?”

王秉诚略显尴尬的笑『吟』『吟』点头称是,这个道理他并不是不懂,来之前他就考虑过,不过考虑到许多资料还并不翔实,尤其是军情局内部也都还并不太确定一些情报的真实『性』,因而哪怕薛殿川和胡广二人作为中亚战区要员,有足够的阅读权限,他也没法拿出来见人,万一都是假的,岂不丢人丢到家了?

“哑巴了吧,我就说了,这天上掉馅饼的事情并不是那么好碰到的,虽然这事儿并没有那么离谱,不过就当前这状况,想要『摸』清德国人的老底儿还不是那么容易滴!”胡广立马大蛇随棍上,大有给王秉诚洗洗脑的架势。

执拗不过胡广的桀骜劲儿,王秉诚当即想到了一个脱身的办法,转移话题说道:“那咱们就先不谈这个事情,我来说说我此行真正的主要任务!”

说话间,王秉诚就又一次打开了文件包,取出了一份铅封好的文件袋递给正要逞口舌之利的胡广,也算是堵住了胡广的嘴,而瞥了一眼文件袋正面上简简单单的三颗红星,以及右上角的一个用红『色』边框框起来的“三级机密”字样,笑着摇了摇头,便破掉了铅封,打开了文件袋取出了里面的东西。

又是一个被文件袋装着的东西,不过还多出了一张纸,胡广先拿起打印纸看了看,是一张阅读表格,打开了这份文件的人需要在表格内填写开封的日期、阅读者姓名、职务、职位编号等等信息,而表格的上方。则赫然是一段以鲜红『色』硕大“警告”二字开头的一段警示话语,无非就是什么无阅读权限请勿拆阅以及拆阅之后的种种恶果等,总之怎么吓人。就怎么写的,对于胡广而言,连恐吓都算不上。

取出钢笔,三两下就将表格填好。当王秉诚在旁观人一栏中签下自己的名字后,胡广已经将最后一层保护袋给拆开了,取出了袋子里的文件,免不了依然是红头文件,而且页眉上也是三颗红星打头。所幸还是三颗星,要真是四颗乃至五颗,那么胡广就算是想看,也没有那个权限了。

有时候,人就是这样,往往对于很好奇的东西,越是藏匿得严实的、遮蔽得隐晦的,就越发想要知道。八卦的心情简直比火山喷发的凶猛劲头都还要十足得多。胡广就是这样,当他看到王秉诚取出的是三颗星的保密文件的时候,他内心涌动的好奇心就已经熊熊燃烧起来,火辣辣的烧灼得生疼,迫不及待的拿到文件正本一看之后,顿时就像是掉进了寒冬腊月的南极冰窟里。冷得整个人都如同一尊速冻活体雕塑一样,连眼珠子都忘记了转动。

看到胡广的这么一个反应。王秉诚终于在内心深处大笑了起来,不过脸上依然是一副认真的表情。而且见胡广如此反应,脸『色』也越发的严肃起来,过了好几秒,胡广略显尴尬的动了动唇角,一种想要说话却又找不到什么说辞的苦恼神『色』别提多恼火,足足憋了十几秒,这才措辞完毕,叫骂道:“我擦,你给我这个做啥?”

突然而来的一声大吼,顿时把坐在一旁真认真研究超有难度任务文件的薛殿川着实吓了一跳,顿时就吼道:“卧槽,吓得老子一跳,你看到鬼了啊?”

胡广闻言,倒是立马点头,薛殿川还真有些不信,目光暂时从自己手中的文件挪开,伸手夺过胡广手里的三颗星红头文件,好奇心很强大的看了一下标题,也像是之前胡广的那样表情,石化了,彻底震惊得无语。

“我就知道你们两个会是这样一副表情!”

王秉诚终于挤出了一丝笑容,使劲儿捏在手里,并且左手已经青筋暴『露』的薛殿川,被王秉诚这么一笑还真给吓坏了,当即像是闯鬼了似的,将文件一把就放在了桌上,再也不想碰一下,而胡广也赶紧把头扭向一边,看都不想看一眼。

而这份被两名将军无情遗弃在了桌上的文件,对于二人而言其实都仅仅是只是看了标题罢了,但什么样的标题会让他们俩如此反应猛烈,并且都略显有些做作了,可实际上,他们并不做作,只是一种心理洁癖在遭遇到病菌来袭时候的合理反应罢了,因为这份文件讲的就是,与作为对国家和民族始终忠诚不一的他们二人,恰恰相反的一批人,一批活跃在纳粹德国的新时期共和国汉『奸』们,因而标题不再赘述,显然很吓人,也很伤人。

莫名感到空气中掠过死死凉意的胡广有些愤怒的盯了王秉诚一眼,语气不好的斥责道:“老王,你这简直就是恶心咱,在这大好的时候,你非得要端出一盘屎来,难道就不怕熏死自己吗?”

“就是,咱们这里可是中亚战区,是专门为打仗而存在的地方,和纳粹德军较量已经很辛苦了,你这清扫民族败类的任务,就不应该拿到这里来恶心咱们!”薛殿川将文件看到不看,便推到了王秉诚面前,并且补充一句说道:“而且,我觉得咱中亚战区目前所能军事打击到的范围之内,也并没有什么狗屁汉『奸』!”

“我也是这样觉得!”胡广也不饶人的解释道:“老王,你也不想想,如果就为了这些败类,咱们还费尽心思的策划一场浩大的军事行动,那显然也太不值得了,除非他们存在的威力,比狗日的希特勒原子弹还要厉害,那咱们就干,而且还非得干一票大的,一举把文件里的那些垃圾败类全都送进地狱,不过,这可能吗?”

胡广的话倒是直接像是要把王秉诚往死胡同里推,开玩笑,再牛的汉『奸』也哪儿能有原子弹那么厉害和凶猛般的存在,光是破坏力就不是一个数量级的,但这是从胡广的考虑角度来看,他毕竟是个军人,没用火力方程式科学计算一下汉『奸』这种族群的战场战斗力,量化考虑他们的破坏『性』已经是足够的了,要他站在其他考虑来考虑汉『奸』的威力,想都别想。

“我也支持老胡的意见,锄『奸』行动咱们战区不是不可以做,可关键是得要有价值才行,我不可能为了一些就不应该存在于这个世界上的东西,而浪费宝贵的兵力的,哪怕一滴航空煤油、一颗子弹,老子都舍不得浪费在它们身上!!”薛殿川说完,又继续看他手中的那份文件了,相比起来,铲除汉『奸』和破坏核武这两样事情,薛殿川更加愿意做后者,即便难度更大,可感觉至少干净,不至于那么恶心。(未完待续。。)

百度搜索阅读最新最全的小说aoye/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