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三零一章 巅峰对决(四)

第三零一章 巅峰对决(四)

“正所谓‘杀人放火金腰带,修桥补路无残骸’!”王秉诚冷哼着扫过薛殿川和胡广两人那茫然的表情,微微点着头说道:“所以,不管你们愿不愿意,这件事情,做也得做,不做也得做!”

“这个。。。。”薛殿川迟疑了一下,将手中的文件放在桌上,深呼吸了两口气后,『揉』了『揉』面颊,这才拿起刚刚看都不想看一眼的三颗星保密文件资料,慢慢的读了起来,而尽管一脸不愿意,可谁让王秉诚都这么说了,胡广也自然没有了其他的办法,也凑到薛殿川一旁,瞄起了这份略显恶感的文件。

汉『奸』,在源远流长的中华民族历史上,并非是一个陌生的词眼,在浩瀚的民族历史中,中华民族基本算得上是全世界遭遇外族入侵次数及频率最高之一,或许还没有“之一”,所以出卖国家和民族利益、勾结其他势力的汉『奸』从古至今也都数不胜数,即便没有关系国家生死存亡的威胁存在,也有一大批的汉『奸』相当隐晦的存在,所以广大百姓还为它们取了许多的修辞绰号,比如“败类”、“走狗”、“鹰爪”等等之类的,加以更为形象贴近的修饰。

所以,不管怎样,被冠以“汉『奸』”这一类词的人群,往往都已经有了“背叛”、“欺骗”、“狡猾”、“歹毒”等等之类的伴生形容特『性』,它们以特殊的方式在特殊的场合,为了个人或者小部分集体的利益,将整个国家和民族置于不顾,而在王秉诚所带来的这份资料所描述下,繁荣强大的共和国也有一些此类种群存在,难道是基因突变的结果不成?

怪事年年有,并非今年特别多。王秉诚所提供的资料非常简单明了,直接将被军情局和国家安全局双重定义为民族败类的人物进行了一个评级和简述,因而薛殿川二人所能看到的第一个目标介绍,除了姓名、履历等等之外的。还有一个“几颗星”的评价,程度最为厉害凶猛的,当然是五颗星的。而能成为这一级别的,倒也并不多。[]大国无疆301

直接被列为资料第一顺位介绍的便赫然是一位评级为五颗黑『色』星的牛人,这有些扎眼的五颗黑『色』星俨然让观者不用看其他部分的介绍,就已经能够充分认识到这厮的厉害之处。这就如同到了一家酒店,门口外赫然缀上的五颗金星,就一下子能让人知道这酒店是五星级的,各方面的肯定都很不错一样,而这位赫然屹立第一位的牛人。便是汪兆铭,在由国家安全局提供的资料描述中,主要介绍了以下一些情况——

汪兆铭,男,1883年5月4日生于广东佛山三水一客商之家,有9个兄弟姐妹,13岁丧母、14岁丧父。年少时期聪慧过人,曾获得省状元并荣获官费留学日本资格。在日本留学就读于法政大学。留学期间加入了孙中山领导下的同盟会,并担任会章起草和评议部负责人,工作能力突出赢得革命党人诸多赞誉。

1910年,同盟会革命斗争并未成熟之际,汪兆铭极端的选择密谋策划刺杀满清摄政王沣以表革命斗志之心,但行动并未密谋阶段即宣告失败被捕。被判处终身监禁之时,写诗一首——“慷慨歌燕市。从容做楚囚;引刀成一快,不负少年头”的佳话。之后人便常以其笔名来称其为“精卫”。

武昌起义后,袁世凯将其释放出狱,并担任南方民军议和总代表伍廷芳的参赞,之后与南洋富商之女陈璧君结婚,婚后不久便携妻共赴法国留学直至孙中山发起的第二次革命失败,才被急招回国,不久便升任至广东革命『政府』高等顾问、教育会会长,之后更是快速进阶任国民党本部参议,参加国民党改组工作。。。。。。。

看到这里,薛殿川和胡广二人大概就知道是什么回事了,他们都知道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后,中国作为参战国之一需要派遣代表赴法国参加巴黎和会,而当时的国内三大势力即以张宇为代表的西南自治区『政府』一系、以孙中山为代表的广东革命『政府』一系,以及北洋军阀一系,三大势力在此问题上相互妥协,派出了一个代表团赴巴黎参会。

然而,原本希望能够在巴黎和会上得到正视和解决的中国正当利益诉求却被西方各国列强置之不理,中国国内掀起了滔天骇浪的民族觉醒运动,而三大势力之间的政治斗争更为厉害,逐渐升级成为了内战。。。。所以,这赫然是排名榜上第一位的汪精卫,其实在一开始,仅仅是作为一个和如今人民党政见不一的政治家和革命家而已。

而继续往下看,两人就不约而同感觉到有些不快了,因为顺着统一的大『潮』滚滚席卷神州大地,在绝对的综合实力尤其是军事和经济实力面前,崛起于西部的自治区『政府』很快就不断的扩张开来,渐渐的完成着国家的主权统一,而被日本盘踞的台湾也自然而然没有在统一的大『潮』中,作为优先解决而存在,大陆的统一要来得快得多。

作为政治竞争对手,在薛殿川二人理解看来,以孙中山、蒋光头等为代表的人物其实生死存亡都不过是民族历史中的一小片段罢了,或正或反,他们作为推翻旧秩序和旧思想的人物代表,也都为历史的前进做出了一些正面的积极贡献,而汪精卫原本也在其中,不过他似乎是在1910年被捕入满清监狱的岁月里,对监狱患上了天生的恐惧症,说到底,他就是怕死,同时还有不亡的政治雄心。

大陆的统一势头凶猛已经成了无法阻止之势,而汪精卫也显然意识到久居大陆不是好事,所以他第一时间携家带口、卷走大量资财逃到了台湾,并集结了一大批国民党死忠企图在日本的帮助下,依托台湾生存并壮大起来,并且期待有朝一日能够反攻回大陆,豪夺革命果实。

然而,命运的转轮就是那么的不可思议,共和国刚一建国,谁也没想到的事情发生了,敢打敢拼的人民军忍得经济倒退十年乃至二十年的危险。在其实大部分国家地区都一穷二白的基础上,勇敢的发起了解放台湾的战争,被国际舆论称之为中日台湾军事冲突的战争以一种不可思议的方式开始。又以出人预料的结果结束,惨烈的是战争的本身,而愤然的,是又一次逃亡的汪精卫。

共和国完成国家主权统一之后不久之日。汪精卫就在日本,在日本军国主义激进分子的鼓吹下,得到了日本军方的大力支持,而以汪精卫为首的新同盟会也就在日本堂而皇之的宣告成立了。

或许是因为曾留学日本,也或许是因为孙中山先生的同盟会就曾在日本得到过很好的发展。汪精卫一直认为日本就是他的福地所在,而这种略显偏执的革命思想,在之后他所策划的一次次颠覆行动中都可以看得出,他越发的疯狂起来,从一开始的尽力联络失散在了国内各省各地的革命人士以及其他党派,企图获得政治同情和支持,到后来不断组织武装力量在国内从事刺杀、绑架等等极端政治主义行动,他。一个曾今因为一句“引刀成一快。不负少年头”的名句而名声飞扬的懵憧少年汪兆铭,变成了敢用一切手段来实现个人极端政治目的的刽子手。

除了策划并安排一系列的颠覆行动之外,最让共和国国家安全局将其列为头等重视人物之列的一大原因还在于汪精卫曾做过一件很牛『逼』的事情,而这件并未公开的事情其实很简单,在共和国正式建国成立之后不久,一方面在国内策划各种破坏行动却屡屡失败。一方面联络各方力量都不顺畅,尤其是汪精卫想不到西方列强竟然都站在共和国的一条线上。不仅不对重新统一的中国进行武装干涉,甚至还加强各方面的合作与交往。难道真的是因为共和国在电气化工业领域里表现出来的强势发展和领导作用?

汪精卫不相信自己会失败,所以恰逢一战结束之后在西方列强扶持与帮助下复辟成功的罗曼诺夫王朝再一次遭遇苏维埃红『色』社会主义的逆袭,红『色』苏联的重新崛起开始让西方又迫不及待的进行各种围堵,可苏联人却在逆境中越发的成长起来,汪精卫看到有打不死小强精神的苏维埃立刻就萌生合作之意,于是乎,他辗转前往了苏联莫斯科。

在苏联,曾今还多多少少算得上是中国国内革命分子中属于有代表『性』的汪精卫,虽然已经流亡海外并且还一直矢志不渝的想要推翻共和国『政府』,但根基也并不太稳的斯大林也很正式的接见了他,因为当时苏联为了打破西方的围追堵截,正在想尽一切办法得到来自于国际社会的一些理解与帮助,反正能够打破这种被封锁状态也就足矣,至于和谁、方法如何,斯大林根本管不了那么多。

斯大林接见汪精卫并非是看重汪精卫的个人魅力以及那杂七杂八的垃圾实力,他所看重的,是通过汪精卫可能会与日本方面形成一个沟通渠道,也就是借助汪精卫这一合作契机,说不定能够让日本在国际社会上为苏联伸出橄榄枝,以便让苏联不至于四面楚歌。

与虎谋皮之意对于斯大林和汪精卫而言都是再清楚不过的,不过既然有了共同的目的,两人的初次见面也就显得格外的愉快,而汪精卫也曾一度认为斯大林会帮助他,可他万万没想到,苏联在与他及他能代表的日本进行利益接触的同时,苏联还有后招,那就是与与之接壤的共和国接触。

汪精卫很快就做出了反应,他不仅向斯大林亲口许诺,如果斯大林支持他推翻共和国『政府』,那么他不仅仅可以答应将新疆和东三省割让给苏联以作为回报,同时还会允许蒙古独立,而种种“丧权辱国”的条款之下,无一不是希望斯大林能够给予他足够的支持,可谁料到,斯大林也正求助来着,积贫积弱的苏联,为了振兴国内的经济发展、为了打破西方的贸易壁垒、为了增强国防军事实力等等,斯大林还四处找关系、找突破,他哪里能支持汪精卫呢?

原本以为能够各取所求,却没想到汪精卫要远比想象中的还要弱小,斯大林很快就对汪精卫下了逐客令,因为汪精卫并不能够给他带来什么。哪怕是来自于日本的任何可能,不过他却很高兴的在另一个方向上取得了突破,通过边境协商。苏联在有意无意的退让下,让共和国的大陆疆界恢复到了历史合力水平,而这一慷慨的让步,也得到了当时发展速度可以用火箭速度来形容的共和国青睐。于是乎,中苏两国『政府』间的互信合作拉开了隆重的大幕,而吃了闭门羹的汪精卫却不得不辗转回到了日本。[]大国无疆301

的确,虽然作为资本主义列强,日本却并非算得上是一个经济实力雄厚、科技和工业发达并且军事实力强大的真正列强。日本能够带给汪精卫及其组织的,也不过是一个栖居地罢了,甚至连其在日本华侨内部的扩张成绩之差,都让日本一度认为汪精卫不过是小打小闹罢了,绝对成不了什么气候。

回到日本的汪精卫总结了在苏联前后所遭遇到了惊人差别,他终于认识到了实力才是一切的保证,他终于开始务实起来,一边利用其既有的革命残余势力与关系。精心在中日之间构筑情报网。一边开始发展实业,来自于日本『政府』的资助实在太少,他为了实现个人极端政治目的,必须要有足够的经济实力才行。

汪精卫开始创办了一系列的公司企业,这些头衔不错的幌子为他的组织提供了很好的遮掩,他在其妻子的帮助下。在东亚和东南亚之间开始交织成了一条看似很正规很繁忙的贸易网络,但实际上却是一边干着正规的贸易生意。一边做着组织扩张与势力渗透的把戏,不过这样的发展却出人意料的顺利。快速增长的经济实力和膨胀的组织一度让他误以为可以开始让日本帮助其组织反攻大陆的武装组织。

枪杆子里出政权的道理汪精卫并不是不懂,不过日本对于汪精卫的武装部队构建想法却支持声大、行动乏乏,直到经过不断发展壮大,综合国力又上了一个台阶的共和国为了朝鲜问题而再一次与日本大打出手,掀起了震惊世界的中日朝鲜半岛战争,汪精卫这才猛然意识到,他哪怕在日本的帮助下,发展出了几百上千的武装部队,先不说如何弄回中国,光是打起仗来,还不够对方一个火力急袭。

而战争的发展更加出人意料的迅猛,共和国在朝鲜半岛的节节胜利不断以日军的动辄数万“玉碎”而挑逗脆弱的神经,而更加令人想不到的是,朝鲜半岛的战争才堪堪落幕,在海上击败了有着亚洲第一、世界第三头衔日本海军的共和国,又开始在琉球群岛下手了,共和国的实力发展已经到了海外的地步,这样的势头着实让汪精卫震惊不已。

琉球群岛很快独立了,日本国内也因为各种各样的军事失利外加深重的金融危机大萧条影响,如果不进行大规模的改革显然就距离动『乱』不远了,关键时候昭和天皇毫不留情的选择了出卖汪精卫这些始终被认定为阻碍中日关系发展的人物,以谋取来自共和国的感谢与信任,好在提前得到了消息,汪精卫等一干重要人物悉数安全逃离了日本,辗转到了一度因为南洋问题和共和国很不友好的英国。

日本很快就进行了天翻地覆的政治和军事双重大改革,曾今就无数次作为中华学徒的日本大和民族当真是这个世界上最难以形容的族群,它们“有『奶』便是娘、有钱便是哥”的精神让汪精卫彻底无语,基本投入了共和国怀抱的日本也还真是通过中日合作得到了迅速的实力提升,这一转变的代价就是日方将汪精卫在日本经营多年关系网及相关未能逃脱之辈交给了共和国处置,而这些人最终的下场据说是失踪于一艘从日本横滨开往上海的客轮乘船事故。

精心构筑多年的组织和关系网被日本毫不留情的出卖,倍受打击的汪精卫免不了在英国病了,而且还一病不起,在医院里躺了足足几个月才恢复了一些人样,不过岁月匆匆、身体衰竭,再有精神上的沉重打击,他已经苍苍已老。

可令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在英国人也开始按耐不住要与共和国合作之前,他与其残部势力所逃遁到的德国,却没有出人意料的将他们交给共和国处理,或将死亡于某次意外事件之中,曾今和共和国关系好得如同亲兄弟一般亲密的纳粹德国,竟然出乎意料的友善接待了汪精卫一行人等,并且汪精卫还见到了一个很特殊的人,他自称是希特勒的绝对代表、纳粹德国最高统帅部谍报局局长卡纳里斯,人称“纳粹谍王”的一名元帅。

卡纳里斯一直在执行希特勒的命令,那就是想尽一切办法搜集共和国的各方面情报资料以有利于其发动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准确判读共和国的各种国际举措以利于采取相应动作,当然也有为日后中德直接开战做一些应有的了解对手的准备,而一直就或多或少知道汪精卫的卡纳里斯,便终于在柏林与之见面了,一场双方都相见恨晚的晚宴,也就自然拉开了汪精卫等人彻底倒向纳粹德国怀抱的序幕……(未完待续。。)

百度搜索阅读最新最全的小说aoye/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