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三零四章 特殊的数据库

第三零四章 特殊的数据库

一路无多言,当车队抵达中亚战区司令部之时,薛殿川终于想到应该拿些什么给蔡英考察了,原本的考察行程安排其实本身也就没有进行多大的精心修缮,中亚战区又不同于需要各种光彩政绩的地方『政府』需要遮遮掩掩什么,行程安排的宗旨其实更多的是考虑到安全问题。

现在好了,蔡英既然不愿意按照既定的行程安排来考察,而且坐了那么长时间的飞机都不愿意休息半分,那正和薛殿川之意,他还巴不得能够向蔡英多展示展示一下中亚战区的困难之处,说不定还能让这位未来的最高领袖提前就做些什么,所以下车后,他第一次爽朗的邀请道:“蔡副『主席』,考虑到您身体劳顿,那么今天上午的考察也就不去太远的地方了,就在战区司令部看看!”

已经下车的蔡英正看着警卫不多,但显得格外别致的中亚战区司令部,这偌大一个司令部怎么如此之小呢?宛如一幢独栋别墅矗立,周遭分布了小花园、绿地和停车场,更像是一价位不太高的私人别墅或者小型避暑庄园什么的,如若不是周围荷枪实弹警戒的士兵,蔡英万万不会相信,这里,就是可以主宰第二次世界大战苏联战场的中方指挥大本营所在。

略略点了点头,蔡英便转过身与专职秘书交代了两句,大概意思是让她去问问那些随机前来的陪同官员们是不是需要休息调整一下,毕竟从北京飞到阿拉木图可是有好几个小时的航程,像年事已高的欧阳华晨等人,身体疲惫自然是应该的。

不多时,一些也不太对一个指挥作战司令部感兴趣的陪同人员便乘坐小型商务客车离去了,而留下来的人自然跟着蔡英一道,在中亚战区司令薛殿川中将的亲自陪同下鱼贯而入的走进了这幢不起眼的庄园小别墅。[]大国无疆304

外面看起来并不起眼,但走进大厅以后,众人也就当即顿悟了,偌大一个大厅里并未像真正意义上的别墅有着极致奢华的装修以及各种名贵的家俱物件陈列。众人更像是走进了一个高级酒店的电梯间一样,因为他们所能看到的,除了厅内靠近门口处的一张办公桌。更多看见的是左侧、前方和右侧分布两台共计六台的高速电梯。

大厅里唯一的办公桌后已经站起了一名上尉,他挺身敬礼自然也就比办公桌高出了一大截,众人也都看得很清楚,如果他要是不站起来。估计个子矮的人还看不见他,因为不大的办公桌上愣是摆着三个超大屏幕的『液』晶显示屏,而且桌的左侧边沿,还放着一台很特殊的设备,从外观来看。大概是一个可『插』入特殊卡片的识别机器,正面还有一个泛发着绿『色』光线的“玻璃片”。

“这是进出司令部的监控前台,地下建筑内的任何人出入都需要在这里进行身份识别卡的扫描,如果没有随身带卡也没关系,那台身份识别器可以读取指纹和虹膜进行判读,当然,也可以直接人工手动输入识别卡的信息以进行判读,所有的一切。也就是为了确保无闲杂人等进入司令部核心区域!”

蔡英说话办事直接。薛殿川也就不含糊了,他的讲解可谓是通俗易懂,当然其他人也都听得相当清楚,好在今天特殊情况特殊处理,在薛殿川中将的带领下,众人没有经过各种先进的身份识别手续便直接进入了电梯等候区域。六台均可承4000公斤重量的超大超高军用级电梯并不需要等候多久,一扇扇电梯门便叮铃一声打开。

宽敞而又充满金属质感的电梯间没有铺设红地毯之类的。周围也更加没有挂什么装饰物,唯有正对出口的正面。挂着一个比较大的『液』晶平板显示器,上面正滚动播出一些战区即时讯息,倒有些像是安装在商场或者是高级住宅小区电梯间的电视广告平台,当然,二者最本质上的区别还是很大的。

有六台电梯可供乘坐,再加上刻意的谦让,和蔡英、薛殿川同乘一台电梯的人自然就不多了,除了紧跟蔡英左右的中校保镖及其专职秘书,也就随行官员中级别和资历都很高的官员同乘一台电梯。

“战区司令部所有职能部门都在地下深处办公,整个地下建筑都以抗核打击为标准构建,各种设施设备齐全……”

电梯开始匀速下降,薛殿川当然也同时开始了自己的“导游”身份,蔡英一边听着,也一边观察着四周,虽然是在电梯间,可军用级别的电梯就是和以前坐过的电梯有着很大的不同,刚硬的金属充满着硬朗的气息,头顶上方挂着的全息球形监控摄像头个头都要比民用级别的大出不少,估计通过放大,甚至能够看清人的『毛』孔吧。

伴随着叮铃的一声轻响,薛殿川便带领着蔡英来到了之前行程安排中,绝对没有列入考察之项的一个部门,这个部门非常之小,作为战区司令部后勤处的一个二级部门,它俨然是整个战区司令部中最小的一个职能部门,它便是医疗救护中心。

虽然顶着一个“医疗救护中心”的头衔,走出电梯间来到视野开阔的平台上举目四望,整个这一部门根本就看不到什么手术室、准备间、消毒室、重症监护室等等,甚至连病床、病人乃至医生都看不到,先后抵达的一行人更多所看到的,便是服务器和各种电脑,以及身着『迷』彩服的各级军人,貌似没有一丝一毫与医疗救护有关的东西。

显而易见,光是见这么一个特殊的景象,众人就知道这医疗救护中心并不与他们所想象中的相同,前来的参观考察的人当中包括蔡英在内,其原始的想象显然会是一个有许许多多身着白大褂的医护人员,并且布置了大量手术、监护等特殊区域,甚至还有许许多多先进医疗设备器材的,那才叫医疗救护中心,而且既然号称“中心”,那多多少少总能见到几个病人吧,但这里,除了军人和机器设备,啥也看不到。

“薛司令。这里,真的是医疗救护中心?”蔡英轻摇着头,真的是不敢相信的问道。

“是的。这里就是我战区司令部的医疗救护中心,不过并不承担您所想象中的‘行医救人’之类的工作,他们担负更多的任务是管理战伤数据库及提供远程医疗协助!”薛殿川很是满意的回答道,他就知道。这么一个地方给蔡英考察,绝对会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随后,薛殿川一边领着众人在隔离黄线内慢慢向所谓的医疗救护中心走去,一边慢慢解释道,其实正如他刚刚所回答的那样。战区司令部作为一个统筹协调和指挥的核心所在,它首先的职责是要指挥好各参战部队和要素完成好各种战略战役任务,其次才是统筹兼顾好各种支援保障与协调工作,至于作战部队如何完成战役战术行动他们不管,但提供情报支持、安排后勤补给、协调体系作战等,便是他们的职责范畴之列。

所以,战区司令部本身意义上是不会单独成立一个医疗救护中心来为所有参战部队提供医疗救护的,因为小至最基础和最简单的作战班医务兵。大至集团军医务营。极为健全的医疗保障体系已经基本能够完成各种战场医疗救护和救治工作,如果还不行,那么直属于战区司令部但并不在司令部同处一个地方的战区综合医院,一个旅级的医疗单位将承担作战部队解决不了的医学问题,而如果还不能,那么强大的医疗空运力量可以将伤员运回国内条件更好的更大的军队医院。如分布在北京、兰州、重庆、上海、武汉等这五个地方的军队医院救治。

如此一来,分落在战区司令部本部的医疗救护中心。俨然就是一个“纽带”,它本身无需承担实际的医疗行为。更多的是提供支持,也就是如薛殿川所讲的那个战伤数据库。该数据库的建立其实并非始于军队,而是来自于『政府』医疗机构。

已经过去很多年的海原大地震始终作为中华民族的一个伤痛存在,那场带走了许多人无辜『性』命的自然灾害在形成了巨大的破坏力之后,同时也给当时的自治区『政府』卫生部门提出了一个严峻的医疗问题,那就是如何有效的防范并救治各种各样的自然灾害所引发的疾患,光是有一套完善的应急反应机制和救助体系显然是不行的,而当时已经开始进行计算机研究的“泰山”秘密研究计划便增加了这么一个属于医学范畴的研究内容。

计算机的高速运算能力和数据存储能力为科研人员打开了一扇大门,他们结合大量医务工作者的经验,开始联合对各种常见的自然灾害所引发的疾病进行研究,探索这些疾病的发生环境、发生规律和救治机理,通过不断的临床试验加以佐证,逐渐的丰富出了一个涵盖面极广的自然灾害疾病救治系统,但凡有任何灾害发生,各种各样常见的疾病如何救治、使用那些『药』物、需要那些器材、应有何种程序等,都可以迅速查到,即便是隔着万水千山,只要能够和该数据库取得通信,那么一个并不太擅长于治疗某种疾病的医护人员,也能借助健全的相关资料讯息完成救治工作,大大提高了疾病治愈率。

而随着共和国的信息技术不断发展,再加上建国统一战争及中日台湾军事冲突中的战场伤患问题层出不穷,军队在想尽一切办法避免出现伤亡的同时,也在努力保障战场上的官兵『性』命,什么战术防弹衣、战场救护车等等能想到的都大力投入,可总归效果并不太好,引入在卫生部的远程卫生共享信息系统,也就是当年的自然灾害疾病救治系统的扩大升级版之后,军队便开始着手打造基本只能适用于军队的战伤数据库,毕竟军队的疾患病症基本不会有什么肝病、胃病之类的,真正的大基数疾患病症均是来自于战争创伤,如爆炸伤、贯穿伤、烧伤、腐蚀伤等。[]大国无疆304

“该套系统构架基本类似于一个大学图书馆的电子书馆藏系统一样,军队各用户单位,只需利用一台基本配置的电脑(军用级),采用中文视窗界面『操』作系统,安装该套系统的安装软件并合理接入国防军事专用网便能够做到随时读取主要存储于北京的数据库内库存信息!”

“当然,为了避免出现国防军事专用网出现拥堵之时,战区下属部队无法及时查询到相关战伤信息,该医疗救护中心也就出现了。他们配置了超大存储量的多台服务器组和存储设备,可以存储海量的伤患疾病信息,涵盖所有的已经能够治愈或者有效应对的疾病。当然也就包括了战伤数据库在内!”

薛殿川一边讲解着,一边带着蔡英来到了一个控制员身后,正好没什么事的控制员当即起身让开,薛殿川便不客气的坐了下来。很娴熟的便打开了战伤数据库的管理界面,『操』作着很简单明了的『操』作界面,讲解道:“系统是有权限划分的,使用单位只能进行信息的检索、阅读、下以及意见反馈,并不具备删改权利。而系统的管理员才具备对数据库的管理功能,不过最高权限并不在战区司令部,而在北京!”

说着,薛殿川就很麻利的在检索窗口使用键盘输入了一个“爆炸”二字,超高速的计算机迅速就呈现出了所有涵盖该关键词的疾病信息,甚至连国内各医疗机构、科研单位等出现过的类似案例及相关论文,也都一并检索了出来,信息量很大。而且薛殿川随便点开其中一条。信息量都极其之多,不仅有高清图片提供视觉支持,还有各种数据图表比对属于哪一类型和何种程度的爆炸伤,不同的类型、不同的部位和受伤程度,都可以点击进入,进行更下一级的信息查询。而没经过怎么折腾,站在一旁认真看着屏幕的蔡英就发现这战伤数据库还不是一般化的强悍。连如何救治的视频都有,至于什么配『药』清单处方、术后护理规范等等都应有尽有。

看着蔡英的反应。薛殿川就知道这趟没有白来,当即冲医疗救护中心负责人招了招手,上尉立马就走了过来,立正敬礼后,不用薛殿川多使眼『色』,他便开始为众人开始讲解道:“战伤数据库最大的信息体是伤票和野战病历,当然二者也是战时医疗救治机构记录和传递伤病情况、救治过程及救治结果的重要信息依据所在,战后也将有利于总结卫勤保障经验和军事医学研究。”

“我们现在所看到的该伤病信息其实还有很多内容!”

上尉不卑不亢的说着,便接替薛殿川坐下来,熟练的在键盘上高速敲击了几下之后,不用鼠标都调出了更相信的一些信息,众人当即看到,这条信息其实最完善的版本是源自于中日朝鲜半岛战争中的一场战后救治,是当时的第六集团军的一个师部医院所开展的下肢触雷爆炸伤救治案例,信息不仅把这名受伤的士兵最基本身份信息、伤前健康档案、以及伤情信息、救治方案、手术过程、术后监护等,甚至连这名士兵伤愈退役之后的体检报告信息也都罗列进来,至于各个阶段的视频、图像和图表信息也都应有尽有。

可以想象,参考到该案例,就算没应对处理过这种特殊部位爆炸伤的医疗人员,也能在如此丰富的信息支持下,完成最科学的救治工作,更何况这条案例信息自打首次上传以来,已经经过多次的丰富,成为了众多爆炸伤中的一条,其他相类似的爆炸伤信息也都还有许多。

“同时,系统可以支持远程教学、资料打印、统计分析等等功能!”

上尉说着,便『操』作鼠标在系统界面上点击了一下打印图标,在跳出来的提示框中输入了起始和终止页码之后,刚刚所看到的那个案例的信息中可打印输出的一部分图文资料,便很快就在不远处的激光打印机完成了打印,一名士兵很快就把还带着热乎乎温度的打印纸送了过来。

上尉当即分发开来,蔡英也拿到了一张,刚好是一张图片,图片大概是那名士兵受伤的部位的记录照,拍摄的很清晰,斑斑血迹和『露』出的森森白骨也都看得很清楚,而另一张图片便是退役之时这名士兵的同样部位照片,照片中的大腿部位已经完成了截肢,并且已经愈合得很好。

看到蔡英复杂的眼神,一旁的薛殿川只能压低声音的解释道:“战伤数据库最大的意义就是避免出现不必要的误诊、失诊和救治延误,现在的功能还涵盖了远程医疗协助,一线部队医护人员无法完成的疑难手术,甚至可以远程邀请国内顶尖手术专家提供实时视频指导,甚至是直接由他们结合手术机器人完成微手术,但是,从根本上,再好的信息系统和设备,也都不能改变伤病对身体带来的破坏效力,这名士兵没有在爆炸中因为失血过多而从休克到死亡,而是接受到了及时的救治并康复,虽然失去了一条腿,但总比壮烈牺牲好得多吧!”

蔡英没有回应什么,只是接连翻了翻其他纸上的资料,很快她就看到了这名士兵在朝鲜半岛战争冲突受伤之前的基本信息,其中还有他一张全身照片,阳光帅气的十九岁大男孩,而看看退伍之时的,心里顿时就感觉空落落的。(未完待续。。)

百度搜索阅读最新最全的小说aoye/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