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三零六章 转变

第三零六章 转变

当薛殿川中将还带着蔡英一行人等在医疗救护中心参观的时候,忙完手中要事得空的战区作战参谋长胡广少将,这才急忙赶到医疗救护中心,而且并未第一时间跑去和蔡英打招呼,他可没那个献媚的习惯,而是站在一个角落里,暗自观察了很久。

趁蔡英等人终于在上尉的带领下前去参观一些设备,薛殿川落单了,他这才一个箭步冲上去,一把拽住薛殿川的手,似拖似拉的将薛殿川拉到一排设备柜后面,避开众人的视线,沉声问道:“怎么回事儿?那么多好地方不让参观,你把人带到这里来看什么?”

“我还以为是谁吃了豹子胆,敢拽老子!”薛殿川呵呵一笑,拍了拍胡广的肩膀,说道:“是我带她来的,她不是喜欢看那些没有做好迎接参观准备的地方吗,喜欢看一些不为人知的东西吗,那我就给她看个够,你是没看见,刚刚她瞧见那些照片,整个人都愣了,还有就是。。。。。。”

胡广放开了手,退了两步双手撑腰,径直摇头起来,薛殿川见此状况,也没法说下去了,停住了喋喋不休,看着表情怪异的胡广,问道:“你怎么了?干嘛一副哀莫大于心死的样子!”

胡广淡然一笑,还是摇头,过了几秒后,他才咬了咬嘴唇说道:“老薛啊老薛,不是我说你!”[]大国无疆306

胡广说着,又是一阵摇头,过了好一阵。总算稳住了心神,这才正『色』道:“你这么做,有意义么?”

有意义?薛殿川被胡广这么一问,顿时就愣住了。他迟疑之下,开始回想带这么一行人,一帮子动辄都是国务院部级『政府』官员亦或者享受国家津贴待遇的专家泰斗们,到这么一个部门来转悠,到底是错了呢还是对了呢?胡广所问及的问题关键,看来是出在整件事情的本质上。

越想越不对,薛殿川终于算是明白了,而见到表情斗转的胡广。这才细声细语的说道:“你知不知道你犯了个大错,你让蔡副『主席』这帮人到这里来看什么,战伤数据库还是我们的远程医疗支援系统,亦或者是各种各样惨状异常的伤员资料。你还真好意思说,那些触目惊心、伤痕累累的士兵照片,你给她看,难道就是为了唤起这些个政客的同情心?”

“如果『政府』的关注与关怀,真的需要靠我们士兵们的悲惨境况来唤起。那这样的怜悯老子不稀罕!”

胡广这话说得就有些大声了,好在其他人并不太注意这边,可薛殿川算是被吓了一跳,自打升任将军以来。还没人敢这么恐吓自己,但今天不知道怎么的。自打接机到现在,始终心里都是极为不踏实。总感觉这么做不符合自己的习惯,很别扭,也很做作。

“再说了,她看了那些图片那些资料又有什么用,狗屁用处都没有,她现在还不过是个‘副’,将来真要是去掉这个‘副’字儿,那也是以后的事情,现在,此时此刻,我们更多的是需要来自于军队内部的团结共进和『政府』的大力支持,谁同情谁都没用,战争,自打爆发的那一天起,就他娘的没存在!”

胡广的当头棒喝还在继续,一个少将胆敢冲着一个中将大呼小叫,这说出去估计没人会相信,但今时今日的中亚战区司令部地下基地内的一个小小角落里,还的的确确、真真实实的发生了,而且薛殿川还很服气的没有半句怨言,胡广的提醒终于让他醒悟了过来,这才突然意识到,刚刚所做的一切,竟然显得是那么的幼稚、那么的做作和不要脸。

“你说,这医疗救护中心是干什么的,我们的卫生保障体系又是为何而存在的,我们今天又是干啥玩意儿如此不眠不休的折腾这场该死的战争的?”

胡广像是压抑太久的火山一样,突然迸发了一般数落道:“当初我们制定参观计划的时候就曾考虑过蔡副『主席』的特点,王少将(王秉诚)不也同意了我们的做法,为什么今天你就犯『毛』病了,什么不给看,却偏偏拿最伤痛最脆弱的东西给她看,你这是打算干什么?你打算让她同情心泛滥,还是其他?”

“不坚强,懦弱给谁看?不自强,胜利属于谁?”胡广说着,走近薛殿川面前,照着薛殿川胸口就擂了一拳,刚毅之气十足的说道:“既然我们选择了战争,既然我们作为军人,就没有必要死乞白赖的求和平、就没有必要忘乎所以的求怜悯!!”

“军队的确需要发展与进步、我们也需要不断向上,可军人要有军人的骨气,军队要有军队的硬朗,我们的一切,都将是以强大的战斗力和一次次的胜利来换取,失败与伤亡,换来的顶多是同情和眼泪,对于这场战争,对于军队的未来,有个鸟用!”

胡广的一声声、一句句,如同电闪雷鸣一样轰击在薛殿川的心间,他的确是不太懂政治、不太懂人情世故,或许,是真的因为某些个人目标一度蒙蔽住了自己的双眼,所以才会如此的歇斯底里,才会如此的出人意料,当然,也正如胡广所言那样,丢了骨子却依然嬉皮笑脸,简直就是对军人最大的侮辱,尤其是那些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被用来唤起某些人同情心的战伤官兵们,他们如果知道战区司令薛殿川中将竟如此,那么会是一种什么情况。

“那现在怎么办?”薛殿川顿时就如同一个做错的小学生那样,腆着脸,就差低着头折腾手指头了。

胡广说了说够了,骂也骂够了,见薛殿川已经意识到了问题的厉害,也就不再多言了,能做到战区司令,就证明薛殿川根本不是个傻子。相反,他比很多人都聪明,甚至比胡广自己也还要聪慧,只不过他是一时『迷』糊而已。至于怎么办,他还怎么想好。

“这事儿不发生也发生了,而且看样子,她还挺投入的!”胡广沉『吟』片刻,计上心头道:“那既然这样,你就接着让她看,看完医疗救护中心,就带她去战区医院实地看看我们的军队医疗工作者。结着一些野战卫生医疗设备,让她对整个战区的军队卫生医疗体系有个认识,之后咱们再考虑让她看看其他的。”

“暂时也只能这样了!”薛殿川说着,回敬了胡广胸口一拳。笑道:“谢谢你的提醒,否则,老子还意识不到这一点!”

胡广略略点了点头,这才像是训完学生的老师一样,一句我还有事儿交代之后。这便潇洒离去,直到身影已经随着电梯门关上而消失之后,薛殿川这才意识到,竟然被自己的下属训了一顿。丢脸还真是丢大发了。

纠正思绪、端正态度,薛殿川走回到参观的队伍当中。并终于一言不发,直到并不擅长于言辞的上尉给蔡英等人介绍完了医疗救护中心的一些工作流程、使命职责以及设施设备等。薛殿川这才得空上前给蔡英提了建议,建议她去战区医院看看,而蔡英当即就答应下来,刚刚看了那么多也听了不少,她已经对军队医疗尤其是战争环境下的医疗救治很感兴趣,去前线是不太可能,但看看作为总后方的战区军医院是如何拯救官兵生命的,显然很有必要。

一行人很快便离开了医疗救助中心,薛殿川离开之前,还向上尉做出一个大拇指的手势,正带领全部轮值人员敬礼的上尉及其他官兵见此,顿时一个个胸脯挺得高高的,显然倍受鼓舞,高昂的士气俨然溢于言表,本来战区司令亲临这个小部门走走看看就足够让人惊讶,还没想到战区司令竟然带来了这么多的高官要员,而且临走前还夸赞一番,所有官兵都乐开了花,当参观人员刚走,上尉收礼便迫不及待的下达命令——拿出十二万分精神干好工作![]大国无疆306

直接隶属于战区司令部的中亚战区军医院,是在战区司令部构建不久便开始筹建的一个编制为旅级的直属单位,沿用了阿拉木图警备司令部的一所医院建筑,进行了建筑、供电、供水等方面的重新修缮之后,人员、设备等全都如战区司令部一样,是从国内各大军队单位抽调而来,作为整个战区最高级别的医疗单位,可接纳相当数量的重伤患者同时接受治疗,因而仅此一点,就足以让国内绝大多数甲级公立医院“自愧不如”,而医疗器械、『药』品备材等方面的完善,也绝不是面向社会的公营和私营医院可比拟的。

当然,作为需要快速接纳、救治因各种突发情况而受伤的军人,该医院比起公营和私营医院还有一个很大区别的地方,那就是该军医院拥有一个面积不小的直升机机场,可以满足同时起降6架“黑骑兵”医疗救援运输直升机或3架大型医疗运输直升机,也可满足一架“大笨鸟”偏转翼运输机起降,所以有了这么一个直升机机场,伤员的快速转移和安置就显得非常的方便迅速,薛殿川等一行人所乘坐的车队赶到医院外,也正好看到2架机身喷涂了红十字标志的医疗救护直升机正降落下来,早已等候的医疗人员很快就将直升机上送出的伤员担架转移,迅速经快速通道直接送到手术室,一看就知道是前线医院转移回来的重伤员。

这次到战区军医院来,人比较多,而且距离战区司令部本来就比较近,所以除了象征『性』的两辆武装悍马提供前后警戒护卫之外,包括薛殿川在内也都和众人一道分乘两辆中巴车,车队照样是经过了严格的检查之后,这才由荷枪实弹士兵放行,重兵把守的军医院大门黑洞洞的重机枪和多管枪榴弹武装阵地一侧,还停着两辆轮式步兵战车,战车上的多管速『射』机关枪随时都可以喷『射』出瓢泼大雨一般的子弹将无重装防护的一切物质撕碎。

检查没有问题,车队这才得以进入战区军医院内,透过车窗,蔡英等人已经可以看到那直升机机场里所发生的一切。而车队停下来之后,众人这才能趁着慢慢有序离车的时候,打量一下周围的一切,停车场距离医疗大楼并不远。但周围随处可见持枪警戒的士兵,并且在一些似乎经过进行布置的位置上,还停放着装有对空侦查雷达的雷达车、无线电侦测车,以及没有加盖任何伪装,随时保持待发状态的防空导弹车,至于自行式多管自动速『射』高『射』炮,也一直尽忠职守,随时准备将闯入禁航空域的不明身份飞行物凌空撕碎。

战区军医院的武装戒备程度比战区司令部还要高。这倒是让一些官员赶到有些诧异了,当然对于并不太懂军事,俨然就是过来当帮手或者做指导的一些专家们而言,他们也就是看看。如此警备充分,倒也着实证明战区对于医疗工作者和伤患的重视程度何其之高,至于医疗水平如何,他们还得再看看才能发表意见。

没有提前通知,也就自然没有人来夹道欢迎。更何况在战区军医院里也没有这个必要,所以众人在薛殿川中将的带领下,避开不能被打扰的医疗部门,来到了最应该“被打扰”第一个地方——心理科。

战区军医院并不仅仅是承担针对身体的“救死扶伤”工作。事实上,在如今高强度、高烈度的现代战争环境下。战争往往比以前更加具有突发『性』、残酷『性』和不可预料『性』,也就是战争比以前更加惨烈了、更加难以捉『摸』了、更加难以适应了。复杂多变的战争总会有各种各样的形式和内容来拷打军人的心理,成千上万的军人心理承受能力也显然因人而异,有的的确刚强坚韧、有的承受能力有限,也自然就有承受能力差的,但不管如何,战争始终必须要面对,出现心理问题的军人,也就是在战争的心理承受能力方面,需要加强训练了。

经历过多次战争的共和国各大军种都已经建立健全了军人心理健康治疗体系,而不管军种如何,其常见的军人心理疾病也就只有那么几种,第一种也是最常见的一种,便是急『性』紧张综合症,这种症状多见于平时并未多次承担过作战任务,也就是哪怕经历过再多的军事演习、和平环境下的救灾救险任务等,但毕竟从未经历过生离死别的真实残酷战争。

这类部队中的军人往往习惯于和平,而还没有真正做好应对激烈、残酷且随时可能出现各种各样突发意外的战争,因而往往实战真的打响,个别军人就会突然出现情绪过于紧张,以至于不仅身体难以正常协调以发挥平时技战术素养,甚至连听力、智力、感官知觉等等也都出现功能『性』下降,并且伴随思绪混『乱』、反应迟钝等表现。

第二种病症是战斗应激症,这类症状往往非常常见,哪怕是号称绝对精锐的王牌部队,真的到了战争环境中,伴随着各种各样的爆炸、『射』击、死亡、受伤、烟雾、闪光等等,军人出现紧张情绪劲儿出现持续『性』的应激状态,而且直接导致出现神经反应『性』精神病的概率非常之高,这种症状百分之十左右的军人都很容易有,而且如果不及时干预缓解紧张应激状态,那么就很有可能恶化成为神经反应『性』精神病,其结果就是出现胡言『乱』语、难分敌我、肆意『射』杀等行为,酿成严重恶果。

第三种病症为精神疲劳症,这种情况在共和国各大军种中其实还并不多见,因为这种症状的出现其前提条件就是有长期的、高强度的战争压力,比如敌我双方长时间的对峙、高强度的频繁机动、持续『性』的高度戒备等条件下,导致军人身心俱疲,身体休息不足、体能下降严重、精神萎靡等之后,渐渐出现精神不振、意识无法集中、脾气急躁、无组织无纪律等,最终演变成精神崩溃。

而共和国自建国以来的历次战争,作战的主力也就是常规的陆海空三军,都非常强调作战的节奏『性』,即绝不超过军人的身体和精神疲劳极限,比如说空军的一架战机会至少配有两个飞行组以实现轮换出战、轮换休息,比如说海军的舰队有轮班制并且舰队出海一定时期就会进行各种各样的放松集体娱乐活动,亦或者是返航轮休,而陆军也有自己的方式方法,比如进攻时间缩短、进攻部队轮换等等。

再者说,军人的心理压力其实主要来自于两个方面,其一是战争的本身,如果本身的实力的确弱于对手,那么作为弱的本方一员,军人心理出现怯敌怕战怕死等情绪也实属正常,这就相当于体育比赛弱旅打劲旅一样,弱旅队员没有点儿心理压力那才是怪事。

其二其实是来自于军人的个人因素,长时间的军旅集体生活对个人生活态度、人生观等方面的改变程度如何,都将关系到在战争中的心理转换,如果本质上就是个贪生怕死好逸恶劳之徒,那估计枪声还尚远,也已经被吓得『尿』裤子心理崩溃了。

当然,不管说所有的军人都个个心智刚强、意志坚定,但就军队本身的战斗力和军人的素质而言,中国军人本身就具备世界一流的素质,而且目前中亚战区中,陆军只有第二集团军的第八机步师与德军交战过,而第六集团军还不算是长期与德国陆军南方集团军群对峙,空军的第三战斗机师虽然久战德国空军可人员轮休勤快,并且战绩不错士气很高,空军其他部队也都还求之不得的想要参战,所以,在薛殿川众人来到心理科的时候,没看到有接受心理治疗的军人,而这一除了医生护士就没病人的心理科,多多少少还是让薛殿川感到难以形容的骄傲感。

.(未完待续。。)

百度搜索阅读最新最全的小说aoye/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