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三零七章 人模狗样

第三零七章 人模狗样

因为一帮『政府』高官前来而倍显热闹的中亚战区司令部,终于在薛殿川中将领去参观战区军医院之后安宁了下来,而作为战区作战参谋长的胡广,却没那个心思继续去纠结份外之事,他还有更为重要的任务要做。

刚一回到指挥大厅,胡广就问道通信参谋有无最新的消息,得到了否定的答复后,也毫不在意,交代一番便去找王秉诚,作为军情局欧洲情报司司长的王秉诚如中亚战区一员一般,正在战区情报参谋处忙碌开来。

“你们是怎么搞的,都这会儿了,还没个准信儿!”刚一走到正认真看着电脑显示屏的王秉诚身旁,胡广就直接问道。

王秉诚摇头一笑,摘下眼镜扭过头来,瞥了胡广一眼,道:“你以为这情报就像捕鱼吗?撒了网就别想着一定会有收获,再等等看,一定会有消息的!”

胡广哼了一声,摆了摆手便寻了一张椅子坐下,拿出烟盒出来抽出一支递给王秉诚,王秉诚却摆手不要,胡广只得自个儿点着吸上,吧唧几口之后,也看不太懂王秉诚那电脑显示屏上的东西是个啥,便说道:“反正我不管,你要的部队已经给准备完毕了,就等你这边的消息即可开始行动!”[]大国无疆307

王秉诚闻言也只能点头作罢,他还能说什么呢,中亚战区司令部本身就是为战争而生的一个部门,只要是战区管辖范围之内的作战任务,他们显然是积极主动得很。更何况是北京方面交代下来的高级别任务,那显然就分外的热情了。

目前中亚战区其实也并没有特别紧急重大的战役任务在身,虽然巴拉绍夫地区,第二集团军正酝酿展开一次大规模的战役。可也得需要来自第十三集团军的支持才行,目前第十三军才堪堪机动到奔萨一带还未完成战役展开,因而第二集团军目前只能继续养精蓄锐,同时也让因主动突击作战而略有损失的第八机步师稍作休整和补充。

而在南线地区也就是哈萨克斯坦阿特劳边境地区,德国陆军南方集团军群没有任何的动静,这也就意味着并不具备主动进攻条件的第六集团军还只能保持现有的状态,在战区司令部新增调来的第九和第十二两个集团军赶到之前,他们也只能按兵不动。倒是第十集团军已经受命向卡梅申至萨拉托夫一线靠近,已经具备成为第二军和第六军“后盾”的基础,但很明显现在还不是动用该部队的时候。

当然,因为前一段时间大规模的高强度出击作战。中亚战区下辖的空军作战部队也到了“低『潮』期”,弹『药』物资等虽然足够多,可装备需要维护、人员需要休整,而且新赶来的第五战斗机师还并未真正进入状态,因而中亚战区的空军部队也处于“懒得动”的状态之中。

共和国中亚战区各作战部队没有太大的动静。而为整个战区制造出宁静气氛的,自然还有战争的参与者德国的一份功劳,除了他们原本就像是活化石一样岿然不动的南方集团军群之外,他们真正的主力也就是中央集团军群。也明显因共和国陆军第八机步师小小一支突击部队所产生的猛烈效果而震住了,虽然其强大如斯、盛名在外的第二装甲集群业已赶到。可冯?博克元帅依然没有胆量铤而走险,他似乎还需要掂量掂量刚一交手就基本打残了他一个步兵军的对手。

敌我双方有意无意的克制与冷静。都让战场一度变得沉寂下来,可谁都知道,片刻的宁静往往是在酝酿超强的风暴,在狂风暴雨即将扑啸开来之前,双方都需要准备充分,而中亚战区司令部则在酝酿的同时,还需要为军情局“临时打工”,完成一项锄『奸』任务。

“此次任务最大的难度和当初的‘破盒行动’一样,最主要的难度,其实就在于情报是否准确、及时、充分!”王秉诚拨动着鼠标一边说道:“当然,优秀的行动部队和战术计划也极为关键,充分的支援保障和有效的指挥协同也是必不可少的!”

胡广听着王秉诚废言废语,压根儿就没有发表半点意见的心思,此时此刻,他就好比一个费尽心思磨好了刀的屠夫,眼看着自己的屠宰刀已经寒光毕现、杀气森森,可这屠宰的目标却还没有出现,这可急死个人!

等了大约三分钟,王秉诚依然如坐泰山般安稳不动,胡广却是急得火烧眉『毛』,他当即问道:“我很冒昧的问一下,情报会是来自于德军内部,还是靠咱们的特工人员冒险刺探所得?”

“怎么突然这么问?”王秉诚一脸质疑的看了胡广一眼,怎么看都觉得胡广不像是一个吝啬的人,咋这会儿如此斤斤计较起来。

“你又不是不知道,为了你的这个任务,我可是按照一次大规模空袭做了充分的准备工作,其动用部队之多,丝毫不亚于上次对德军梁赞后勤枢纽的轰炸行动,你这么让我干等着,我该如何给下面的部队交代才是?”

胡广摇了摇头,将烟头摁熄在了烟灰缸里,站起身来拍拍王秉诚的肩膀,说道:“本来好些部队都是要为接下来第二集团军发起大规模攻势作战而准备的,他们需要充分的休整一段时间才能更好的配合第二集团军展开行动,为了你这么一个任务,我却让他们不能好好休息,到时候第二集团军那边如何交代,你自己看着办吧!”

胡广说完便扬长而去了,王秉诚倒是口中念念有词的不断重复“看着办吧”这么一句,左想右想还是觉得有些对不住胡广,这事儿的确有些急躁,中亚战区为了配合好军情局,看来付出很大。这么一个人情压在肩膀上,王秉诚觉得担子越发有些沉重了。

而让王秉诚感到压力沉重的根源,自然是那帮需要被铲除的汉『奸』,王秉诚此次急急忙忙的赶到中亚战区并且寻求到了帮助。其实也就是为了借助一次机会铲除大部分的汉『奸』,而这机会很难得,估计也就只有这么一次,错过了也就再也难寻了。

此次机会的觅得,一方面自然是要归功于军情局的一名高级特工多年来的精心潜伏,付出了难以名状的隐忍和坚持这才换得了如今的一个“里应外合”的空前良机,而另一方面,其实还归结于共和国陆军第八机步师所组建的突击部队以少打多、以少胜众的突击战。对于德国陆军中央集团军群及其最高统帅部的震惊所致。

发生在5月19日至20日晨的战斗短促而又惨烈,德军一个整编建制的步兵军竟然在一个规模还不及旅建制的临时所组建的突击部队主动进攻之下,损失逾万人且各种装备战损无数,轻敌代价何其之大、损失何其之恐怖。以至于上至希特勒下至冯?博克,都感到异常的丢脸和愤怒,失败的原因一方面必须要从内部查找,而另一方面,则显然要充分分析对手的进攻特点、作战装备等。可无奈的是,德军实在太不了解共和国陆军,为了进一步做到“知己知彼”,冯?博克要求最高统帅部谍报局必须要拿出一个说法。

卡纳里斯作为纳粹的“谍王”。是一直以来与卡尔藤布隆分工合作的,他所主管的谍报局最主要负责的工作就是对德国的潜在敌对国进行各方面的情报侦察与渗透工作。除了不断强化职能之外,卡纳里斯还很注意与其他方面的势力进行合作实现共赢。而针对共和国方面的情报工作欠缺,他最大的收获便是结识了一个人,他便是汪精卫。

汪精卫的组织已经算不上是一个正儿八经的政党,在卡纳里斯看来,自共和国建国以后,汪精卫在日本拼凑组建的所谓的政党其实经过这么些年的不断发展与变迁,其根本本质上已经不再符合一个政党的特质,倒是有些类似于恐怖组织,为了达到极端化的政治目标,他们可以选择一切手段来妄图实现,暗杀、绑架等等什么都做得出来,而与这样的组织合作,虽然有一丝与虎谋皮的味道,可卡纳里斯所代表的是强大的德意志第三帝国,而汪精卫,不过是一个流浪狗的狗头头罢了,谈不上与虎谋皮,倒有些像是各取所需罢了,尤其是对于大势已去的汪精卫而言,高攀到能与德国的合作,乃是他们的荣幸之至。

事实也终究是极为简单苍白的,卡纳里斯派人从英国接来的汪精卫一行人等,不过是中华民族亿万之众多余出来的残渣罢了,他们所存在的意义,对于卡纳里斯而言,也就是一些微不足道的利用价值罢了,直到这场发生在5月19日晚的战争震惊得希特勒都气喘吁吁、骂声震天,他这才意识到,原来这些狗屁不是的汉『奸』,原来还有那么一丝丝的作用。[]大国无疆307

所以,为了满足冯?博克的要求,从本质上根本没有取得多少对共和国各方面情报工作重大进展的卡纳里斯,为了避免被诘问失职之罪,他干脆做了个顺水人情,将汪精卫等这一干人等全数送到了战争前线,让冯?博克,亲自“请教”一下这帮特殊的中国人,让他自己去了解了解,为啥共和国陆军那么能打,一个旅都算不上的突击部队,就敢冲他百万大军主动进攻,而且还轻轻松松把一个步兵军的防区搅杀得天翻地覆,之后还能扬长而去,不留下一具尸体、一辆被毁车辆和装备,干净利落,毫不拖泥带水!

俗话说,最危险的地方往往就是最安全的,冯?博克虽然猜不透、读不懂中国古人的深奥思想,但他还是同意在利佩茨克城区接见辗转从柏林赶来的汪精卫一行人等,他们先是乘坐由多架战斗机护送的喷气式客机飞抵基辅,然后又秘密乘坐运输普通弹『药』物资的军列来到利佩茨克,因而在足够结实的一座暂时空置没有存放物资的地下仓库里,冯?博克元帅,终于是看到了传说中的汉『奸』。而且还是近百人。

近一百多名汉人站在偌大的空旷地下仓库里,周围还站着一些持枪警戒的德国国防军士兵,空空如也的仓库原本是准备用来囤积备用医『药』器材的,利佩茨克如今再怎么说也是中央集团军群的重要物资中转所在。来自国内的大量物资经铁路运抵之后,都将在这里进行分发转运,或铁路或公路或空运,将层层下发至各个作战单位,而作为最核心的枢纽所在,自然而然需要囤积足够多的应急储备物资,而今所处的这个仓库,便是其中之一。干燥、坚固、耐炸,算得上是存放医『药』物品的好地方,可接见重要贵宾,还是显得寒酸了些。

冯?博克多少还是懂得一些东方人的礼仪。在走近队伍之前,他也四下看了一下这个地方的确不太好,这些可都是尊贵的客人,怎么安排在这个阴森空『荡』的地方见面,所以冯?博克还距离队伍尚远。便主动挤出了笑容,向略显慵懒的队伍致意。

人群中,最好辨认的一个人便是汪精卫了,他早些时候因为在英国居住。湿润多雨的伦敦总是显得很『潮』湿,这对于一个身体羸弱的老人而言可是很糟糕的。所以在英国的那些日子里,他基本就是一个『药』不离口的『药』罐子。到了德国之后这才好了一些,可时运不济的是,超强风暴袭击西欧之后所爆发的瘟疫又找上了他,得亏花费重金搞到了『药』物进行治疗,这才得以挣脱死亡,继续苟延残喘的活着。

而且,在众人看来,世界反法西斯多国首脑会议成功闭幕之后,共和国为了更进一步发挥其世界唯一一个超级大国的无敌魅力,以绝对的高姿态将可彻底治愈瘟疫疾病的治疗『药』物大举推广上市,让一度对美国发起了病菌战的日本无法得逞,让瘟疫不至于把美国本土给绞杀得哀鸿遍野,可同样也让西欧得到了好处,汪精卫也是受益人之一,他的被感染的病也终于好了,可虚弱的身体,依然像是抽风的牲口一般不时哆嗦,时不时还干咳几声,着实像是一个随时都要死翘翘的衰人,因而冯?博克一眼就看到了坐在轮椅上的汪精卫,传说中队伍中身体最弱的一个便是他,果然闻名不如见面,汪精卫果然像是一个要挂掉的人,面黄肌瘦毫无生气。

而同样,既然中国古人常言“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汪精卫周围的一干人等也没有一个长得人模狗样的,一个个不是尖嘴猴腮便是大腹便便,一看就知道多为好逸恶劳贪婪之辈,且不说还有不少人站着都弯腰驼背身姿不齐,更有酒『色』过度肾虚体弱之态,冯?博克简直不知道该如何来形容这群“奇葩”,被骂为“民族垃圾”,冯?博克还真认为用“败类”来形容也毫不为过。

虽然很讨厌吃里扒外、违背道德、背叛民族与国家之辈,可冯?博克如今是有求于人,他不得不做出热忱欢迎的姿态,慢步走到汪精卫的面前,强忍着鄙夷之心,伸出手主动和汪精卫握了握,及时握手时间不长,可冯?博克依然感觉到汪精卫这老鬼的手已经没了多少的力气,更像是朽木一般,如若稍稍使劲儿,便要崩烂脱落一般。

一一握手、逐个表示欢迎,冯?博克用很积极热情的姿态,欢迎了这群生于中国却随波逐流于他国境内的特殊汉人,而在简短的欢迎之后,他也顾不上什么客气和面子,用西方人一贯的直接和简洁,向在场所有人讲明邀请本意所在,他需要汪精卫一行人的帮助,以便让中央集团军群更加了解战争对手,毕竟,谁让眼前的这帮子败类,一个个都是中国人来着。

从地下仓库初次见面之后,汪精卫、陈公博、周佛海、梁鸿志等重要人物很自然的让冯?博克亲自接走了,而留下来的非重要之人,则暂时被安排到了一个腾空的兵营里休息,而在距离那座地下仓库并不太远的利佩茨克城防司令部三层小楼的最大一间屋子里,早就被布置成了东方风格会客室模样的这一会客室,便自然成了冯?博克与汪精卫等重要人物的交流场所。

香茶、水果一一送上之后,会客室里除了冯?博克的两名副官之外,也就只剩下了一名同声翻译、一名速记员和一名一开始就没有丝毫表情的上校军官,上校显然是负责冯?博克安全保卫工作的,到哪儿都是紧随不离。

是尴尬还是客套,反正冯?博克不知道众人落座之后这一刻的宁静到底是何种原因,他不开口说话,周围坐在沙发上的“贵客”们也都沉默不言,可一个个脸上都带着笑意,尤其是汪精卫,地下仓库里还在轮椅上一脸蜡黄,到了这有空调冷气、有柔软沙发的会客室里之后,可就稍稍有了一些活着的样子,一副老花眼镜架在鼻梁上,尖尖的下颚和挺翘的鼻梁构成了一幅说不出的汉『奸』模样,最让冯?博克觉得恶心的是,这厮还一直对着他笑嘻嘻的,宛如看上了自己一样,着实让冯?博克心里赶到恶寒不已。

而分坐在汪精卫左右的陈公博和周佛海,一个是肚子大得如怀胎数月孕『妇』一般的肥硕大胖子,一个却是瘦小得如山间野猴子模样的老鬼样,冯?博克越看越觉得这些个人如此模样,还真对得起那“汉『奸』”的骂名身份,一瞧就知道都不是好东西。(未完待续。。)

百度搜索阅读最新最全的小说aoye/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