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三一零章 主动出击(一)

第三一零章 主动出击(一)

特斯里赶到冯?博克办公室的时候,冯?博克正认真看着一沓照片来着,特斯里将他所看到听到的报告之后,冯?博克沉默了一会儿,什么也没说便让他退了出去,门重新关上之后,冯?博克这才继续看照片,特斯里的报告他听了也在意了,可相比起来,他更加觉得手里的照片更加重要一些。

中德两军之间在武器装备方面的差距很大,这一点是冯?博克很早就认识到的一点,但事实所证明的差距之大着实让他有些讶然,看着手中的一张张照片,他的心,犹如寒冬腊月里的湖面,彻底冻结成了坚硬的冰块,冷漠、凄凉。

来自奔萨的消息可谓坏到了极致,费尽周折才潜伏到奔萨地区的情报人员,虽然终于是发挥了他们的价值,用宝贵的胶卷记录下了共和国陆军第十三集团军大举进驻的景象,可这消息对于冯?博克而言,那可就是坏消息了,加上已经在巴拉绍夫地区业已与本部交手一番的敌第二集团军,共和国陆军可就有两个集团军了。

共和国陆军建制的集团军特别之处,冯?博克已经略有所闻,常规的也就是所谓的乙类集团军,下辖一个坦克师、两个机步师外加一个空中突击旅,以及其他辅助部队,而重装的也就是所谓的甲类集团军,相比而言就多出了一个机步师,因而冯?博克不用计算,就知道横亘在自己进军道路上的敌军,现在已经超过了八个师的兵力。

而且,尤为重要的是,共和国陆军编制中无论是坦克师还是机步师,都是高度机械化的部队,单师编制规模也与德军不同,所以冯?博克按照德军的编制计算,那么敌军基本可以算得上是一支超乎强大的装甲集群了,再有以绝对步兵部队为主的苏联西南方面军和战略预备军的辅助作用。自己的兵力优势似乎正在慢慢被蚕食掉。[]大国无疆310

除了编制和兵力规模上的形势转坏之外,冯?博克其实最为忧虑的是,共和国陆军目前的制式装备,从坦克到突击步枪、从自行火炮到车雷达等等。他都不了解,不知道对手的装备到底相比起本方的有多先进,在实际作战中会有什么样的超强之处,因而,他无法按照常规的军事计算方程来估算对方两个集团军的战斗力如何。

从苏军内部潜伏特工反馈回来的情报显示,共和国陆军第二集团军是一个数字化的重装集团军,而第十三集团军则是一个常规集团军。可依然不容小觑,苏军内部的评估是,这两个集团军合成作战,可至少相当于德军一个装甲集群外加两个步兵军,真的有这么厉害?冯?博克有些不相信,他的的确确不相信苏联人把强大的德国陆军看得如此战斗力低下。

搁下手中的照片,冯?博克又拉开抽屉,取出了5月19日夜战之后由第十三步兵军司令费尔贝尔上将亲自呈交上来的作战总结报告。另外,他又把照片中的一张摆在了报告一侧,照片是特工使用微型相机拍摄下来的一份战情通报。中苏哈三军有一个联合作战司令部,一些信息显然需要共享公知,因而共和国陆军第八机步师当晚的作战之后的相关报告也提交给了苏联方面一份,这份报告中便附加了一个战损表。

微型相机拍摄的画面中心便是战损表,经过冲洗出来之后能够比较清楚的辨识,中俄双语的战损表中,冯?博克俄文倒是能认识,中文也就认识简单的几个字,当然,阿拉伯数字则根本不成问题。

情报所得的战损表。结合费尔贝尔提交的作战报告中附加的战损表,两张表加以对比,冯?博克就有些吃惊了,共和国陆军作战部队提供的战损表上,其人员损失上千人,装备损失也很多。而且歼敌数量才堪堪一万余,事实上,德军第十三步兵军哪儿才损失那么一丁点儿人?

冯?博克当即判定共和国陆军参战部队的报告明显被处理过,夸大了自己的损失、缩水了战果,他们想干什么?遮遮掩掩住自己的强大战斗力,好让苏联人不至于过于依赖?冯?博克又看了看费尔贝尔提交的报告,歼灭敌军的数据显然是难以确定的,不过本方的损失倒是真真切切,最终统计结果表明,该步兵军有14780人牺牲、8457人受伤、283人失踪,机枪、火炮、车辆等损失极大。

如果共和国陆军参战部队给苏联人的战情通报所含战损表上,其损失数据是真实的,那么和德国人自己的相对比一番,那也够恐怖咋舌的了,中德双方的战损比达到了足以让上帝惊讶的1比20,而且,共和国方面还明显有夸大自己损失的成分,所以这个比例或许应该是1比30,甚至更小。

这就是一个重装数字化集团军的凶悍战斗力?冯?博克有些难以置信了,他当即又考虑了一番当晚共和国空军的作用效果,据费尔贝尔的报告所称,他的人员和装备损失中的确有不少都是来自于共和国空军的遮断轰炸,大量调动至前线支援的兵力都基本是报废在路上的,而且被炸得死状极为惨烈,共和国空军动用了包括燃料空气炸弹、子母炸弹等,对于人员集中地域极富有毁灭效果的非人道主义炸弹。

另外,费尔贝尔的报告中还附加了一些图片加以说明,其中就有一枚燃料空气炸弹爆炸之后的场景,一个整编步兵营正集结出发,可并未触地爆炸的燃料空气炸弹瞬间在低空之上释放出超强的冲击波和爆炸热能,不管是否有趴下和躲避,猛烈的爆炸压强瞬间就在地面上压出了一个大坑,爆炸中心周围的士兵则凭空被超高温融掉,而稍远一些的士兵,则更为悲剧,因为爆炸消耗了太多的氧气,以至于他们能吸入肺部的只能是超高温度的有毒气体。

爆炸中心的基本被烧成碳化、中心稍远的则被严重烧伤、更远一些的则因为窒息和烫伤而死,最远的也因为高温而不同程度受伤,一个整编建制的步兵营为何能够在一枚燃料空气炸弹的作祟下基本覆灭,可以看一看爆炸当时士兵们乘坐的履带式运输装甲车和军卡被超高温度所引燃殉爆之后的效果。极高的温度甚至让薄钢板都被融化,血肉之躯又岂能完好?

当然,共和国空军在当夜的轰炸中还使用了各种各样效果恐怖的武器,比如一枚下来就凌空分解成许多小球体的炸弹。这些散落下来的小球体可以在落地之前爆炸开来,爆炸的冲击波和飞溅开来的破片倒是没有什么,可罪恶的就在于,那些因爆炸而被赋予了超强动能的小钢珠,则如瓢泼大雨一样肆意飞窜开来,无差别的猛烈剿袭,试问除了衣服就没有其他防护的人员。面对成千上万的致命钢珠,怎么样才逃得掉?

又比如大半夜里共和国空军轰炸机从高空之上“播撒”下来的无数微小的悲催炸弹,这些炸弹落下来之后却并不是全部当即爆炸,有的会落地就爆炸开来,而有的则根本像是睡着了一样,却又精神得很,过了一会儿才爆炸,还有更猛的。都第二天下午了,这才突然爆炸,这可让德军士兵们防不胜防。而且这些爆炸威力都并不大,往往只起到炸断腿脚的作用,而这种没有丝毫麻醉就自然截肢的痛苦,显然会给受伤人员带来极大的痛苦,痛苦哀嚎影响军心是小,被痛得精神错『乱』,『乱』枪『射』击或者是饮弹自尽,那可白白扩大了死亡牺牲数量。

而根据费尔贝尔报告,造成伤亡最多的共和国空军轰炸是来自于交战最为激烈之时到来的地毯式重点轰炸,在先期由其攻击机实施了重点打击。又有战斗机提供空中防护的情况下,共和国空军扑来的上百架轰炸机,以前所未见的方式,在空中组成或大或小的轰炸编制,专门挑拣德军防守力度最大、人员和装备最为集中的区域,漫天投掷下成百上千吨的高爆炸弹。绵绵成片的爆炸如同掀起一张张地毯一样凶狠,防守地面进攻都手忙脚『乱』的德军地面部队这可遭了秧,损失相当惨重。

所以,冯?博克有必要将共和国空军所取得的战果减掉一部分,而删删减减下来,比对一看,共和国陆军和德国陆军之间单纯的强强对抗,战损比可能依然很高,1比6至1比10的比例,依然很能说明双方的战斗力差距之甚。

将照片和报告都塞回抽屉,冯?博克拿起桌上的电话给空军第二航空队司令阿尔贝特?凯塞林元帅打了过去,他很想知道,经过5月19日那晚惨战不作为之后,遭到德国陆军上下痛斥谩骂的德国空军到底有没有长进,或者说是改变什么的,他可不想接下来的战争,一直都看不到德国空军的身影,骄傲的日耳曼民族显然不能舍弃掉广阔的天空,眼睁睁看着共和国空军自由飞翔。

期望归期望,凯塞林的答复却依然是冷漠的,他再一次转述了来自于德国空军总司令戈林元帅的命令,德国空军暂时处于休整状态,不能参加任何实际的军事行动,而这么一个回复,这可把心情本来就很不好的冯?博克气得当即啪的一下,猛然挂断了电话,接连深呼吸了好几口气,这才没有大发雷霆『乱』砸东西。

虽然明知共和国陆军装备优于自己,可多年来的军旅生涯和作战经验告诉冯?博克,其实这并不重要,中央集团军群目前依然有着兵力上的巨大优势,可在如果做不好防空问题,那一切都是白搭,这就好比一个身强力壮的角斗士,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塔楼上的弓箭手远远的一箭接着一箭『射』杀自己,却只能干吼『乱』叫,拼命挥动拳头,哪儿能够得着呢?最好的方法想,显然是让自己的弓箭手也出来反击,自己也才能全心全意的与对方的角斗士厮杀。

没有空军助战,地面防空问题也必须要解决好才行,管不了其他人如何作为,但至少自身问题需要改变,所以冯?博克又拿起了电话,让集团军群司令部防空参谋长赶来见他,而且语气很直接,立刻、马上。

布拉尔斯特急匆匆的赶到,气喘吁吁的正好看到冯?博克站在挂在墙上的作战图前摇头叹气。瞥了一眼作战图,上面的蓝『色』箭头很多很大,如一汪汪海水扑向东去,可却生生撞上了一条红『色』的泥土墙壁。浪花飞溅、水声『荡』漾,更有两条黑『色』箭头窜出,俨然要绝地反击。[]大国无疆310

以前苏联战场的格局是苏德,而随着形势的斗转,莫斯科都给丢掉之后,就变成了德苏,可后来共和国参战了。又成了德苏中,不过现在的形势已经再一次改写,变成了中德苏三方,德国则被夹在了中间,中苏双方相互合作,大有扭转战局,实现大反攻的苗头。

“来了?”冯?博克没有回头,却感受到身后站着沉默不语的布拉尔斯特。指着地图上被着重用蓝『色』线条圈起来的一个地方,说道:“记得吗?这里,就是巴拉绍夫。一个我们曾今不以为意而弃之如蔽的小地方,可是现在。。。。。”冯?博克无奈的摇了摇头。

布拉尔斯特依然不说话,沉默得像是一个雕像,连呼吸也都很轻微,生怕触怒了火头上的冯?博克元帅,而看了地图足足一分钟之后,冯?博克这才转过身来指着椅子示意布拉尔斯特坐下,端起水杯浅酌一口,娓娓道:“这几天,有什么好消息没有?哪怕一个!”

布拉尔斯特原本以为冯?博克的心情不会太差。没想到会是如此的糟糕,难道又有什么不利消息传来了?该不会是共和国陆军又增兵了吧,一个集团军就如此让中央集团军群上下畏之如虎,再来一个,岂不是要逆袭了?布拉尔斯特注意了一下冯?博克的眼神。

“只有一个好消息,共和国空军近些天像是疲倦极了。不再像以往那样大举出入我占区空域如入无人之境,航空侦查架次也有大幅度的减少,初步推测是受我军加强地面防空火力所致,充分证明了地对空导弹所存在的威慑价值!”

布拉尔斯特小心翼翼的措辞,没有将这一本不属于好消息的消息说成坏消息,不过听到耳里的冯?博克还是很肯定的点了点头,共和国空军也得亏休息休息了,从“2.23黑『色』空难”事件以来,他们就一直相当积极活跃的出现,并且给德国空军带来了致命打击,吓得如今戈林的空军都不敢出动了,俨然像是怕了雷电的小鸟,窝在鸟巢里不敢出来捕食,而经此一役,对德国陆军的打击也可谓相当凶狠,如此兴奋活跃,再强大也该休息休息。

“这勉强算是个好消息吧,希望敌人空军部队休息好之后重新袭来之前,我们的空军也能有所反应!”冯?博克说着,拉开抽屉将之前自己反复看了很多次的照片拿了出来,抽出了其中几张,单手递给了布拉尔斯特。

布拉尔斯特双手接过黑白照片,这些照片拍摄质量都还很高,看得出拍摄人员是经过很严格训练的,而其中一张照片当即吸引住了布拉尔斯特,照片中,一队装甲车辆正在公路上高速前进,大概是站在高处拍摄的这张照片,相当准确的捕捉到了一辆很奇怪的军车,看外形,布拉尔斯特可以判定这台车底盘应该是悍马无疑,至少也是共和国陆军最普遍装备的悍马军车一种变种型号。

车体上方则是一个发『射』架,初步认为是两个四联装的“火箭发『射』筒”分挂在两侧,不过因为覆盖了伪装网,所以实在看不清那个到底是不是火箭发『射』筒,不过从车平台到车体移动速度,布拉尔斯特都很难认为这会是普通的火箭发『射』筒,他更相信这是一种便携式导弹的发『射』箱体一类东西,四联装的肯定不是火箭弹,而是可以有重大用途的导弹一类武器,否则,诺真是廉价的火箭弹,那多管火箭炮还有何意义?折腾一个车来坐移动底盘就运八枚火箭弹,那也太不值得了,这不符合极有商业头脑的东方人思想。

“这是车移动式导弹发『射』车!”冯?博克给出了答案,并说道:“中国人已经可以把防空导弹缩小到可以用普通军车来机动发『射』,虽然不知道体积和重量应该都不大的导弹防空效果会是如何,但你看看我们的地对空导弹,差距很大啊!”

“这也不是一个类型的!”布拉尔斯特有些不赞同冯?博客的意见,很懂行的说道:“从外表来看,我认为这种车的导弹应该和共和国陆军单兵的便携式防空导弹差不多,是属于中近距离防空所用,打击高度和距离都有限,是中小口径防空火炮的有力补充,而我们的地对空导弹则只有中远距离型,而且稳定『性』和命中率都不太好,中近距离防空还全靠各型防空火炮,所以两者之间没法比!”

说完,布拉尔斯特不管冯?博克的反应如何,又看了看第二张照片,照片中一辆类似于三桥式运输卡车的移动车辆,其车厢位置并未有货箱,而是一个样子很奇怪的金属结构物,很厚很宽大,而且从照片中模糊可看到的很光滑的『液』压缸来看,这如同一大块钢板的东西应该可以垂直升到一定的高度,那什么样的设备需要有一定的高度呢?布拉尔斯特第一时间想到了雷达,可这雷达车到底是干什么用的,他就真不清楚了。(未完待续。。)

百度搜索阅读最新最全的小说aoye/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