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三一三章 主动出击(四)

第三一三章 主动出击(四)

呜呜呜……

刺耳的警报声突然大作,宁静的夜『色』顿时因为骤然大开的灯光而退缩,雪白『色』的大功率照明灯光芒刺透黑夜,整个航空兵基地,顿时响起了各种忙『乱』声。

警报声就是战争命令,空军特编第574战斗机中队上尉飞行员成达当即如被电击一般猛然掀开被子立了起来,竖耳一听没错,的确是警报声,当即扭头一看,武器系统官窦宁中尉还他娘的懒床,貌似还睡得正香。

“豆子,起床撒『尿』了!”

成达一声大吼,当即就把窦宁给震醒了过来,『揉』了『揉』惺忪睡眼,正准备骂娘,耳朵却听到刺耳的警报声正呜呜大作,骂人的心情也没了,只好赶紧穿衣,连被子都来不及折叠一下,便赤着脚开始直接穿着抗荷飞行服,千百次的训练形成了神经反『射』般的速度,不一会儿就穿戴完毕,拎着飞行头盔就跟着成达夺门狂奔出去。[]大国无疆313

飞行员宿舍走廊里回『荡』起飞行靴踩踏地砖特有的砰砰声,有些杂『乱』,不过很急促,不一会儿,脚步声就消失殆尽,包括特编第575战斗攻击机中队在内的所有飞行机组成员,都已经急速赶到了航空作战中心紧急集合,而他们等待这一刻,已经足足四十余小时。

特编第574与575两个空军中队是完美执行了“破盒行动”任务的光荣部队,或许正是“得益于”那次超长距离长途奔袭的绝对完美,这两个中队没有在任务结束之后就解散归队,而是被依然保存了下来,估计,也是为了保密所需,因而这两个中队“浑浑噩噩”之间,就成了空军司令部拨给军事情报局的一支秘密打击部队,而“租借期”是多久,显然没人知道。

两个中队“租借”来到军情局编制之下。所需要完成的第一个任务也并不轻松,是军情局策划已久的一个锄『奸』行动,为了一举铲除掉那些不应该存在的物种,军情局前后花费了很多的人力物力。当然,不管前期工作如何艰难不易,久经训练、素质高超的第574与575两个中队,所需要做的就是“格杀勿论”。

在航空作战中心内,读着秒表计算集结时间的军情局特别行动科科长林一轩少将,当最后一人坐下之后,便摁下了计时停止。从拉响警报到所有人员穿戴完整并赶到指定地点,用时之短暂,林一轩还从未见此惊人数字,难道这些精英们,睡觉都是和衣而睡,随时准备出发的?

将秒表揣进兜里,林一轩没有唠叨多话的习惯,两眼一扫所有的面孔。没有闲聊的、没有没睡醒的,更没有叽叽喳喳八卦的,很满意的僵硬笑了笑。随后便拉长手里的指挥杆,助手已经将投影画面投『射』到了幕布上,所有人的目光很快就聚集在了投影幕布上所显示出来的内容。

“十分钟前,我军情局特工人员发回了情报,包括所处位置、目标数量与等级等信息,且经无线电定位之后,确认了目前他所处的位置!”

林一轩说着,挥动指挥杆指向了投影幕布上数字地图上那个正闪动的红点,而这个红点恰好就在利佩茨克,而飞行员们的视力显然是相当好的。哪怕坐在最后一排的,也都能清楚看到这个点,当然也能看到地图上那个“利佩茨克”四个字的地名。

“他现在正和那些目标共处在利佩茨克——纳粹德国陆军中央集团军群的后勤中枢所在!”林一轩缩短指挥杆,耸了耸肩膀,笑道:“那么也就是说,最为优秀的你们。又将勇闯虎『穴』!”

林一轩的话音刚落,一个清脆且相当有力的声音就响了起来——“长官,那么我们何时行动?”

林一轩很满意的点了点头,将指挥杆扔给了助手,整了整少将常服,笔直的站在讲桌后,左右环顾了一下,沉声道:“根据中亚战区司令部命令,行动会在一个小时之后正式开始,空军第一轰炸机师及第二攻击机师将发起一次夜间联合轰炸行动以提供掩护,同时,第三战斗机师将出动不少于4个战斗机中队提供空中掩护,并由他们提供前进与返航过程的电子干扰、通信联络、协同指挥……”

林一轩的语速说得非常之快,因为整个计划早就拟定好并且在两天之前,就已经让所有飞行员都进行了熟悉,昨天甚至还进行了一次模拟飞行,因而多余的话他不需要重复,必须要说的,他自然说得很快。

“此次行动,代号——‘夏天’!”

林一轩最终用中气十足的一句来收尾,而话音刚落,他便阔步离开了航空作战中心,将具体的任务安排交给了更为专业的指挥人员,早就准备好的多比例航空与卫星图开始一张张呈现出来,有关于利佩茨克的各种情况都开始进行最后一遍温习,好在此次轰炸任务并不复杂,所以整个过程很快就宣告结束。

领取食物与饮料以填饱肚子,在没有多余的时间奔向食堂的条件下,食堂炊事员给送来了面包、牛『奶』、巧克力等,不过也并非是敞开了供应,飞行员们只能领取只够吃个七成饱的食物,而且饮料少得可怜,大概是避免出发前喝多了,以至于飞行过程中『尿』急。

“嘿,哥们儿,你信不信,干完这一票,咱们铁定升职!”啃着松软的法式面包,窦宁蹲在草坪上,问道一旁正狼吞虎咽解决食物的成达。

三下五除二就解决掉一小块面包的成达,正犹豫着是否要一口气喝掉牛『奶』,听窦宁这么一说,压抑在内心深处的小想法又开始作祟了,点了点头,道:“是啊,上次飞北非沙漠,来回上万公里,累得老子睡了足足两天才缓过劲儿来,只有勋章和奖赏,没有晋升实在太对不起咱了!”

“就是,而且咱们成天都过着高度蔽塞的生活,看电视、上网、打电话,甚至连写给家人的家信也都会严格审查!”窦宁一片儿一片儿的撕碎面包塞进嘴里。晃动着脑袋咀嚼着,说道:“说老实话,哥们儿都好几个月没见着女人了,再这么下去。非得憋死不可!”

成达闻言,立马坐远了一些,这窦宁敢情是躁动的青春又要无处安放了。“你小子别一天到晚就想女人,完成好任务,比什么都重要!”说完,成达仰起脖子就咕噜噜的喝完牛『奶』。

“你难道不想?是个爷们儿到了二十来岁,不想女人那就不正常了。都他娘的好几个月了,咋还不给咱们放假?”窦宁越说越气愤,冷哼道:“我听说海军航空兵待遇不错,不管是济州岛、冲绳那霸,还是伊朗阿巴斯、沙特吉达,这些个海外军事基地都长期存在周边灰『色』产业,尤其是在冲绳,那里的那个。可是合法滴哟!”[]大国无疆313

“那你就申请调职到海军航空兵去吧,铁杵磨成针你就知道后悔了!”

“开什么玩笑?老子要是也能驾驶战斗机降落在航空母舰上,爷们儿早就过去潇洒了。还在这儿喝西北风?”

窦宁说起这事儿也就有些恼火,同样是天之骄子,人家海航的待遇就是不错,听说这印度洋的迪戈加西亚基地已经大规模投入使用了,海军航空兵申请前去驻训的积极『性』空前高昂,谁知道是不是『迷』恋那马尔代夫的优美景『色』,还是沉醉于那些比基尼小妞呢?不过,说到底,也没有窦宁的份儿,谁让他在严格保密的空军第574战斗机中队呢!

成达见窦宁又这么说。也只能摇摇头,当初他何尝不是,以为自己飞行技术已经是很高超的了,没想到有幸去海航交流学习,以为自己铁定能够完成着舰降落,可谁知道。那不足三百米的移动机场,想要顺利的降落下去,还真他娘的又考验心理又考验技术,没有走钢丝的大胆细致与技术高超,谁敢下去试试?

成达算是这辈子彻底与航母无缘的了,因为交流期间,他也驾驶过f12“雄鹰”双发重型舰战斗机,可是连续几次尝试着舰都以失败告终,其中一次好不容易以正确的角度切入了下滑坡道,可最终心理一紧张,油门没压住,速度稍微快了一些,以至于四条阻拦索都没有勾到,只能催大油门飞走,最终被迫转降在陆基机场,脸都丢光了,再也不敢去谈“跳槽”的事儿。

那次交流,也给了成达一个教训,那就是哪怕空中飞行技术再怎么牛『逼』,能实打实完成海上移动的航空母舰起降的,那才叫真牛,所以海军航空兵有幸常在国外潇洒,有可能尝尽驻军所在的各国不同风情美女,那也是人家应该的,毕竟他们干的事儿,的确不是常人就能完成的,羡慕也没有鸟用!

“你还是祈祷祈祷等我们以后驻进苏联,热情的苏联人民能够想尽办法的满足你吧!”成达看了看手上的飞行表,时间还过得真快,站起身来拍了拍屁股,拎起飞行头盔就要往机库方向走去,警报声大作之后不久,地勤人员就已经开始为战机做出发前的一系列准备工作了。

“苏联女人?苏联可是有很多民族的,据说上百个,娘的,那金发碧眼的妞,下面的『毛』也该不会是金『色』的吧?”窦宁哈哈大笑着抓起地上的飞行头盔,一个挺身站了起来,跟了上去。

黑夜的寂寞是最沉默的热闹,因为漫天的星星都在熠熠发光,可它们都不说话,只是拼命的眨着眼睛,告诉深沉的大地,九霄之上,是多么的寂寞与孤独,然而这种寂寥的状态很快就被打破,为了保障好大规模机群出发安全,基地里的驱鸟车开始热闹工作起来,不时还有闪光弹打出,红艳艳、亮闪闪的抹杀夜『色』的黑密。

距离出发已经为时不多,没有再开玩笑的窦宁和成达两人,已经开始检查战机,这j11“战隼”重型制空战斗机就是“能者多劳”,除了机腹下挂的综合航电吊舱,其他挂架上没有一个空闲的,不是中距离空对空导弹,就是近距离格斗导弹,另外还用复合挂架挂了八枚空对地导弹,娘的,一看就是“重装上阵”。

“今晚可得累死老子咯!”叹息一声,窦宁在验收单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看了看地勤维护组组长那张睡意全无的脸,笑问道:“老王,你一天到晚都精神得很,又偷吃伟哥壮胆了?”

“我『操』。都这时候了,你还有心思开玩笑,登机吧!”说完,成达率先向座舱攀爬了上去,而随后登机的窦宁,坐进了座舱内,且玻璃座舱已经开始缓缓盖下还在念念有词。听得成达直心烦,便扭过头问道:“我说,你今晚是不是特别的亢奋啊?”

正检查着各个系统及屏幕状态的窦宁很有深意的点了点头,嬉皮笑脸的回答道:“是啊,每个月总有那么几天,特别特别的亢奋,就是不知道为什么!”

玩笑归玩笑,成达才没心思继续和窦宁瞎掰扯。从左到右开启了喷气式发动机之后,开始认真的检查发动机的功率输出状态,而后才扭头看向座舱外。已经站在战斗机几米开外的地勤人员也看着他,而窦宁也已经完成了工作,和成达一样,左手食指和中指并拢指向太阳『穴』,潇洒的挥下。

而站在一排立正的地勤人员,也在组长的带领下,齐齐立正敬礼,由成达所驾驶的j11“战隼”战斗机作为带队长机便打开了灯光,带着刺耳的引擎轰鸣声,率先缓缓的滑出了机库。而之后,一架架跟着便滑行出库,在机库外的交通道上开始缓缓的向辅道滑行,得到塔台最先起飞允可的,当然还是另一条跑道外机库内停放的j12“秃鹫”重型战斗攻击机了,它们也最先开始以双机编队起飞。发动机尾喷口喷『射』出来的蔚蓝火焰相当飘逸的划破夜空,在一闪一闪的编队灯光芒中,扑进了浩渺的夜空之中,紧跟着,又是一批。

夜『色』『迷』人,升空之后的所有战斗机及战斗攻击机都无一例外关闭了所有灯光,就连编队灯也都关闭,在并非绝对黑暗的星月之夜里,透过座舱玻璃可以看到不远处微微起伏伴随飞行的同伴们,而看得更多的,当然,还是天上的星星,今晚的云层很薄很轻,穿梭在云层上的一前一后、一高一低的两个机群如云上漫步一般,薄薄月光照『射』下显得灰蒙蒙的云雾如一朵朵失『色』的棉花一般柔软,看得窦宁就想到了睡觉要用的枕头。

不过睡意是真的没有,回过头来,窦宁还是把注意力放在了自己面前的各个显示屏上,各种各样的数据都需要他来时刻注意,这一上天就价值上亿的昂贵家伙,看似强大无比,其实精贵得很,窦宁可不希望才刚出发就出岔子,而在前座的飞行员成达也一样,他压根儿就没有太过于注意这百无聊奈的夜景,轰炸机群目前正急速往目标区域飞去,依照目前的速度,按照高低高的飞行路线,顶多一个半小时就能够杀到利佩茨克的防区外开始播撒弹『药』,真心希望这一路上能发生些什么,成达很希望自己的座驾上,也能多漆上几颗星。

而在另一边,需要配合此次行动的空军部队也都没有吝啬,在中亚战区司令部的命令下,第一轰炸机师、第二攻击机师以及第三战斗机师今晚都精锐尽出,而之所以如此这般,也是因为前些天的高强度出战的确让他们有些伤不起了,所以这时候也就只有让精锐上阵,才能更好的完成任务,否则,因疲出错可就得不偿失了。

中亚战区司令部指挥大厅里的中央大屏幕上,画面分割器切出来的几个画面是来自于不同部队的实时传回画面,当然,最早出发的第574和第575两个中队画面已经被替换掉了,目前呈现开来的,是来自于第二攻击机师的最后一个中队夜间起飞的场景,同时,其中有两个画面是比较特别的,分别来自于总体负责整个行动的空中指挥机,以及指挥协调轰炸掩护任务的空中预警机所传回画面。

而看着这些个画面的人,其中呼吸节奏最粗实的,便是王秉诚了,他很满意中亚战区的作为,当然,空军给“租借”的神秘部队也让他着实高兴,“破盒行动”原本就有欧洲情报司的一份功劳,所以说起来,欧洲情报司其实和空军的那高保密打击部队是很有缘分的,而如今再一次携手合作,王秉诚相信这两天不会白熬。

“如果进展顺利,一小时又二十分钟之后,利佩茨克就会热闹了!”王秉诚收回目光,转而看向了站在一旁的胡广,并有些兴奋的说道:“而更为有利的消息是,我们刚刚截获的戈林至凯塞林密电,戈林依然不同意第二航空队重新回到冯?博克的指挥权限之下,换句话说,戈林舍不得他的空军部队冒险与我军交战,德国空军第二航空队今晚依然会老老实实的趴窝睡觉!”

“戈林也就是胆子太小!”胡广摇了摇头,拔脚就要离开。“对了,我很好奇你那位勇敢的特工是怎么做到向我们提供情报的,而且,我很惊讶他能在汪精卫手下潜伏七八年,啧啧,真是了不起,有机会一定让我见见这位勇士!”[]大国无疆313

胡广说完便离开了,而这话倒是立马提醒了正在兴奋头上的王秉诚,他给杨子斌也就是“司马懿云”回复了很多,可司马懿云一直没有回复,轰炸即将到来,他该怎么安然脱身呢?王秉诚开始有些担心起来。(未完待续。。)

百度搜索阅读最新最全的小说aoye/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