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三一四章 主动出击(五)

第三一四章 主动出击(五)

夜,是最为宽容的存在,因为它可以容纳一切,包括黑暗。

笃笃笃……笃笃笃……

“谁啊?”一个睡意正浓的问询声从屋内传了出来,带着很强的怒意,主人似乎非常不满自己谁得正香甜的时候被人吵醒。

“是我,司马!”

司马懿云压低了声音小声的说道,环顾左右及背后,这时候,没人注意到这里在发生些什么,安静的军营里,除了在外围巡逻的德军士兵,也就只有寂寞的路灯在向黑暗宣泄着不满,用枯黄『色』的亮泽取驱逐黑暗。[]大国无疆314

门吱呀一声打开了,『露』出一个极为丑陋的脸,如果不是有心理准备,司马懿云几乎要被令人咋舌的脸蛋儿给吓得半死不可。

看清楚了门外的敲门人,咧嘴一笑,眼镜男这才把镜片厚实的眼镜给戴上,轻轻的将门拉开,让司马懿云进来说话。

“这么晚了,司马哥过来有事儿吗?”眼镜男合上门,小声的问道。

司马懿云没有立马回答,而是看了看另外三张床铺上,正呼呼大睡中的三人,再一看每一个人的床边,都有一个脸盆,远远的,就能闻到一股恶臭,看来个个都喝多了,吐得昏天暗地之后,都死沉沉的睡着了。

“就是这儿了!”司马懿云在心里暗暗下定了决心,这间房的位置刚刚好,正好处于整个军营的正中央地带,把东西藏在这里,应该没有什么问题。

眼镜男不知道司马懿云内心的想法,挠了挠后脑勺,笑道:“还好今晚我没多喝,那仨人才喝得不像话,还是几个德军士兵给搀扶回来的,吐得到处都是,我还给拖了地、搁了盆。这才上床睡觉,刚一『迷』糊,司马哥就敲门了!”

“哦!”司马懿云的确也闻到了,简直是臭气难当。便走到窗前,将窗户拉开了一些,让空气给流通流通,呼吸了几口新鲜空气之后,才笑道:“那这么臭,你也睡得着?”

“其实,我并不太喜欢睡觉的!”眼镜男掏出一盒烟跟一个打火机出来。主动抽出一支递给司马懿云并给恭恭敬敬的点着,然而才给自己弄上,吸上了一口之后,这才摇着头说道:“俗话说——‘生前何必久睡,死后自会长眠’,我是实在累得不行了,才想休息的!”

司马懿云借着月光看了看手表,时间每一秒的流逝都是对生命的不负责。他得抓紧了,所以抽上了两口烟,便将窗户给关上。顺带还把窗帘给拉上,随后才从兜里掏出了已经组装好的“收音机”,在眼镜男眼前晃了晃,道:“这东西我回去没折腾多久就弄好了,可就是效果不太好,不能收到亚洲的广播电台,你有什么办法没有?”

“这我也不太懂,但我知道,把天线加长,应该有些用处吧?”眼镜男两眼一亮。吸烟的速度也都快了些,都已经好久好久没有听过广播了,感觉就像是在原始社会里活了大半辈子似的,憋死个人!

看了看屋里也没啥好做天线的,屋里没有开灯,乌黑黑的也并不看得太清楚。刚准备去摁亮灯泡,眼镜男顿时就计上心来,而且是说做就做,相当利索的当即就把墙角的『插』头开关给拔了,然后便掏出打火机直接把有胶质绝缘层的导线给点着,三两下就『露』出了金属导线,一根原本通过开关和『插』头最终与墙角『插』座相连的照明灯导电导线,顿时就成了一根“天然”的天线。

“把这个给系上,应该能多接收几个广播电台了吧?”

说完,眼镜男一脸期待的看着司马懿云开始接线,而司马懿云似乎也为了让眼镜男彻底相信自己,便开始解释道:“其实你刚刚说得没错,将收音机的天线进行一定的加长是比较有效果的,你别看我们现在距离中国内陆地区数千公里远,隔着万水千山,但是据我所知,一个地方级的广播电台,也就是那种收听率并不是太高、关注度也不是太好的电台,其输出功率也就10千瓦左右,但你想听的香港广播电台可就不一样了。。。。。”

“这我了解,听众更多、电台更受欢迎,为了增加收听覆盖范围,香港那边的广播电台输出功率一定比10千瓦大对不对?”

司马懿云对于眼镜男的『插』话也只能报以点头,这家伙简直也太积极太亢奋了,不过这效果到底好不好,他可保不准,以前他在日本做过这方面的实验,可由于日本本来就距离中国大陆尤其是上海地区、东北地区并不太远,海参崴那边的广播电台非常容易就能收听到,所以在日本期间的无聊之时所做的小实验,收听到来自于西藏的电台广播就非常不错了。

到了英国,同样是无聊,司马懿云又做过一次实验,虽然没有收听到北京的广播电台,可他成功收听到了来自于新疆的广播,所以有了这前两次的成功经验,他这才有足够的信心来利用眼镜男,当然,也不能完全笃定是否能够成功。

广播本来就是无线电传输中的一种使用用途罢了,究其实际而言,10千瓦的广播电台输出功率其实有效范围一般在300公里左右,超过这一范围,就将随着距离的扩大而逐渐出现信号的衰弱,如果存在阻挡,如山体之类的,衰弱就更加厉害了,所以一般情况下,想要利用一台未经任何改装的收音机,收听到来自于上千公里外的广播电台信号,是需要一定偶然『性』的,不过也不是完全不可能。

让司马懿云有信心的,不仅仅是那前两次的成功案例,还有那知名广播电台一般情况下都会使用的是长波传输,也就是要比中波广播要更具远距离传输『性』,他相信共和国国内那些很有名气的广播电台一定不会吝啬设备购置预算,中波设备应该不会考虑,而除此之外,他还有一个自然条件的利用,那边是电离层。

1899年,著名科学家尼古拉?特斯拉试图使用电离层进行远距离无线能量传送,即实现电的无线传输之时。电离层的存在对于人类而言,便已经不再是个秘密,而对于电离层的利用,在那个时候还都基本是不经意之间的。然而随着时代的进步和技术的发展,人类对于电离层开始有了更多的使用,比如说广播。[]大国无疆314

广播无论是中波还是长波,都会对信号进行调幅或者调频,然后才会发『射』出去,这些无线电波显然都会进入大气层当中,而如果有幸进入电离层空间里。那么部分调幅波就有可能飞奔到全球任何位置,只不过距离实在太远之后,就会格外的模糊衰弱,而电离层的神奇之处,就在于它是整个地球地表六十公里以上的电离区域层。

也就是说,在地表上空六十公里开外的大气基本都处于电离状态,一直延伸到距离地表上千公里的高度,都有大量活跃的自由电子和离子。它们的存在,都会导致无线电波改变传播速度、发生折『射』与散『射』等,其结果就是。这些无线电波如光一般,迎头撞在了天上的一块反『射』镜子,于是乎,它们被弹『射』了回来,呈一定的角度,弹到了更远的距离上,也如同跳蛋落地一样,如果是斜向着地的,那么一定会被触地反弹得很远很远。

“为了确保有足够好的效果,我们本应该折腾个一千米左右的天线。可现在看来,咱们好像还没那个条件,顶多三五米不得了了,也就将就着试试,看看能不能有效果!”司马懿云接完线后,解释说道。

“可。可是司马大哥,你这东西,怎么调制信号然后输出声音呢?换句话说,我好像没看见有喇叭或者是耳麦『插』口!”眼镜男端详着手里很原始的一坨东西,除了能够认识的集成电路板之外,其他『乱』七八糟由各种细细线缆相连的东西,简直一看就头大如牛。

司马懿云正想着别的事情,他回想到初到德国那会儿所看到的一条消息,那就是共和国很多年前就为了促进东西部地区均衡发展,尤其是促进多民族的文化融合,所以在广播电视上面,做了很多的功课,比如说采用很特殊的方式方法,竟可以让新疆阿拉木图地区的市民收看到数千公里外的北京、上海、香港等地的广播电视节目,而这种方法对于司马懿云而言,自然也就心里清楚,不就是让广播电视卫星进行一下信号中继罢了。

当然,他在意的还是另一条消息,那就是一直不断向周边国家输出工业产品与技术,包括文化思想的共和国,始终致力于塑造自身的世界级强国地位,因而在中亚地区,其实也有大量的文化宣传作为,哈萨克斯坦人民也很喜欢看中国大片,而为了迎合这种需求,以共和国的央视为首的许多国际传媒媒体都积极在中亚、波斯湾等地区增设了信号中继点,以满足覆盖需求,以至于,攻入苏联的德军也能够用的电视机,收看到共和国多家电视台的国际频道节目,为此,希特勒还命令禁止德军内部不准使用收音机、电视机等等娱乐设施设备。

如此一来,其实倒也完美解释了为何眼镜男到了这利佩茨克感觉就像是回到了原始社会一样,德国人的严谨与纪律『性』在遵守他们元首的意志方面简直做到了极致,所以即便是“贵宾”,即便是难得相逢的“贵客”,除了好吃好喝招待,德国人再无什么可犒劳的了,就连收音机都没有一台,所以才让眼镜男这厮狼嚎自己像是到了原始社会一样。

“只要能够收听到哈萨克斯坦境内的广播信号,就相当于能够收到来自国内的!”

司马懿云自个儿给自个儿吃了颗定心丸,然后才想起了眼镜男的问题,仔细一想,的确是忘了给找一喇叭的,这时候,到哪儿去找呢?没有喇叭可就没法输出声音了,听到不到声音,这眼镜男还怎么相信自己这个的的确确,仅仅是一个收音机,不是还具备了发『射』特定信号的无线电发『射』机?

就在司马懿云有些犯愁的时候,眼镜男神秘兮兮的将手伸向了背后,然后一脸笑意的唱道:“司马大哥,看这儿!”说话间,眼镜男变魔法似的,从背后拿出了一个耳麦。

一把接过眼镜男手里的耳麦。司马懿云仔细的观察了一下,这副耳麦很特比,特别得只剩下了耳机没有了麦克风,一根乌黑且很有韧『性』的线上。也就孤零零的只剩下了一个耳塞,而且线的另一头,貌似『插』进单兵通话器里的『插』头也没了,不是被硬生生扯断的,就是佩戴这副耳麦的士兵发生了意外,以至于线都被炸断了,难道这东西。和手中的这个通话器其实是一起的?

司马懿云有些不解,抬起头来模模糊糊的打量眼镜男,这厮怎么总是藏着这样那样稀奇古怪的好东西,先是通话器后又有耳麦,丫的,到底在垃圾山里找到了多少东西出来藏着掖着?或许也是察觉到了有些不对劲,眼镜男摆了摆手笑道:“司马大哥,别怪我刚开始没给你说。这东西其实我一早就捡到了,就在那堆垃圾了,而且。军用级的耳机质量很不错,高保真效果极好,虽然只剩下了一个耳塞,可一定还能用,所以我就藏起来,等交流结束了,回到柏林修好,也就能偷偷看电视不用调小音量了!”

眼镜男这么一番解释倒真是有些稀奇古怪,要是常人听起来一定觉得不可思议,可只要设身处地想一想在一个思想极端、结构严密的极端主义组织里。在汪精卫、陈公博等这些一天到晚总会有些神经发作的邪恶头头统治下,严格的思想管理与不间断的洗脑显然是必不可少的,虽然在其他方面相当的自由,比如可以花天酒地的肆意玩乐女人,可对于组织的忠诚必须建立在严格的文化与思想管制上,所以一切有可能被外界所蛊『惑』的传播来源。都会被严格的限制,尤其是被汪精卫等人所认定为,既有利于腐化思想的广播电视设备,电脑之类的更是严格禁止接触,虽然这个组织本身就极为腐化。

总而言之,司马懿云完全理解眼镜男的处境,这就好比身处在一个无法逃离的犯罪组织里一样,成天到晚寻思作乐,却又有不可违背的条条框框存在,可那难以压抑的好奇心,却又不断助长着冒险行为,因此,有些原本不起眼的事情,对于身为组织成员的人而言,就显得格外的不寻常,比如说,司马懿云正和眼镜男神秘兮兮做着的事情,不过是一多了个眼镜男不能知道的特殊功能的收音机罢了。

要是在共和国国内,只有中学生的电子实验课才会是两个人同学一起合力设计组装一台收音机,寻常人直接到商店买一台就行了,远比电视、电脑便宜得多,更何况随着共和国的互联网络不断发达,作为最经典的传统的传媒广播,已经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挑战,收音机也早就跟着贬值,可是此时此刻,对于眼镜男而言,一台收音机、一根耳机都意味着一个个冒险。

“你看你,怎么有也不早说,还害得我担心没法试!”

司马懿云变脸一笑,一下就化解掉了两人之间的尴尬气氛,在眼镜男呵呵一笑之后,借助眼镜男的手电筒灯光,开始小心翼翼的将耳机线也接上,话说这塞在共和国陆军士兵耳朵里的耳塞质量到底是咋样的,司马懿云也想体会体会,能够在各种枪炮背景噪音中,做到降噪且保真输出,这耳机显然会很有技术含量,当然也肯定不会太便宜。

一番忙活之后,司马懿云没有贪念,而是把耳塞塞进了眼镜男的耳朵里,这才开始慢慢的调音,一开始,眼镜男还只是摇头,小声的回答道只有电流杂音,不过慢慢的,他终于点头了,那绽放开来的笑容,宛如牛屎见到了鲜花。

“怎么样?是国语吗?”司马懿云有些小小的激动,问话声音也都有些颤抖,他也好久好久没有听到来自于祖国的声音了。

然而,眼镜男却摇了摇头,皱起眉头看了司马懿云一眼,而后拔出耳塞递给司马懿云,说道:“我没怎么听懂,娘的,好像是无线电对话吧,难道咱们一不小心,收听到了与德军对战的中国军队无线电通信?”

“怎么可能?”司马懿云笑了笑,这玩笑可开得有些国际化了,他一点儿也不相信,不过他把耳塞给塞进耳朵里之后,他就愣了,果然是,不过压根儿就不是眼镜男所说的那样,对方是作战部队的无线电对话,其实对方在主动的呼喊,司马懿云听得很清楚——“夏天,夏天,这里是夏天,呼叫知了,呼叫知了,夏天将到,知了快来!”

眼镜男看着司马懿云的吃惊表情,呵呵一笑说道:“怎么样,我就说应该是军队内的通信吧,反正就不是什么广播电台的声音,这国内哪儿有这么神经病的深夜主持人,大半夜里不断重复着夏天要来,让知了也赶紧跟上的!”[]大国无疆314

司马懿云顾不上眼镜男的调侃,而是赶紧尝试换了换频道,果然,一阵电流杂音之后,他又听到了不断重复的内容,很显然,这是来自于顶头上司的作为,他应该是想通过这样多频段持续呼叫的方式,提醒自己行动即将到来,让自己赶紧躲避,以免误伤吧,虽然自己在军情局欧洲情报司的代号就叫“知了”,可这行动的代号也太够扯淡了,竟然叫——夏天,怎么不叫“冬眠”?

重新调整了一个收听频段,让耳塞里传出真正的广播电台声音,还他娘的是深夜鬼故事节目,司马懿云不禁一笑,摘下耳塞递给眼镜男,笑道:“你错了,刚刚那是广播广告罢了,夏天要到了,让买蚊香来着,你再听听试试,这深夜鬼故事节目可是已经开始咯!”(未完待续。。)

百度搜索阅读最新最全的小说aoye/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