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三一五章 死神獠牙

第三一五章 死神獠牙

安顿好塞着一个耳机就乐滋滋藏在被窝里,听着来自于数千公里外的半夜广播鬼故事节目的眼镜男,司马懿云终于带着眼镜男的无数句重复的感谢话语,心情忐忑的回到了自己的宿舍,他已经非常肯定加确定,空袭部队已经在飞奔而来的路上,这时候,他要做的,显然就是要自保。

既然知道大规模轰炸即将到来,那如何保护好自己,其实是很简单的,可却要做的让人相信这一切都是名正言顺,也就是自己一个人的幸存,那是纯属侥幸,而不是有“料事如神”之能,还不能恢复“杨子斌”身份的司马懿云,还得继续装一段时间,至少,他先得想办法让自己“很幸运”的逃过这自己亲手制造的利佩茨克轰炸浩劫才行。

躲在屋里显然是极为愚蠢的,自己“送给”眼镜男的“收音机”既是一个娱乐工具,也是一个死亡召唤者,它正不断的发『射』着一定波长的无线电信号,不断的召唤着共和国空军轰炸机群赶来,然后以它为圆心展开大规模的屠杀,而且,司马懿云身上可不像共和国陆军士兵那样带着敌我识别器,可以避免遭受误伤,更何况他原本就是希望,能够让轰炸把这里全部『荡』平,好让以汪精卫为首的整个组织精干力量,全都在轰炸中消灭殆尽。

木质的也好、砖石的也罢,哪怕是钢筋混凝土的屋子,司马懿云也觉得心里不踏实,鬼才知道那些动不动就“不拿面包当干粮”的空军天之骄子们,一口气扔下来的精确制导弹『药』里,有木有丧天害理的中子弹之类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或者说是燃料空气炸弹什么的,就哪怕是普通的常规炸弹,要真是不幸挨了一枚,这也吃不消。

左顾右看了一下。这德军利佩茨克城防司令部给准备的小单间纯是不能呆,显然不具备超强的抗轰炸效果,尤其是不能在燃料空气炸弹一类特殊炸弹的袭击下,做到绝对的保护。所以,最好的办法显然是找个恰当的理由离开这个鬼地方,最好是能够出城去,远离利佩茨克十公里,那才叫真正意义上的安全。[]大国无疆315

怎么办?怎么办?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司马懿云却没有想到最好的办法,在这个时候他才有些后悔起来。七八年时间了,曾今的一个高级特工如今潜伏潜伏,潜得连基本的大局意识都没有了,刚开始只考虑到整个行动会不会有一网打尽,却忘了自己该怎么脱身,也难怪王秉诚少将也担心自己没有考虑周全,所以才在多个预定通信频率上,用明码呼叫提醒自己。

“娘的。老子该不会要和这些个渣子同归于尽吧?”

在原地来回走动了几圈,紧张得汗水直落的司马懿云仿佛已经听到了空气中那数十架喷气式战机呼啸杀来的震动感,感觉到了各种导弹飞奔杀来的空气颤栗。可停下脚步一真切感受,还什么都没有,除了寂寞的空气,就剩下自己挖了个坑,要把自己给埋了的自己正担忧如何脱身而汗流浃背。

“妈的,实在不行老子就强行离开,总比呆在这里等死好得多!”自己气愤自己的司马懿云,说着便猛拍了桌子一巴掌,这一巴掌拍下去之前可没有看好,一巴掌下去之后。才记得自己临走之前,似乎忘记木桌上有一根没处理的铁钉,正昂扬向上来着。

呀的一声,司马懿云当即抽了一口冷气,那凸出不长一节的铁钉愣是在猛烈向下拍桌的劲头作用下,生生把手掌皮肉都给戳破了。鲜血顿时就窜了出来,疼得司马懿云一哆嗦,这最近两三年都跟着组织内的“领导们”过着应该有的腐化生活,皮焦肉嫩得都快没了昔日特工的强悍身心素质。

疼不要紧,可这一疼却把司马懿云给提醒了,他也不摁着手心的伤口,就等它流,因为他已经知道如何让自己离开这个鬼地方了,他想起了以前在接受特训的时候,医学教官曾教授给学员们的一种关键时候『自杀』的方式,那就是自己给自己制造痛苦,无需服毒、无需割腕、无需动刀动枪,这种关键时候让特工免于遭受严刑拷打痛苦的终极自我毁灭方式,这一次终于要派上用场了,不过司马懿云不打算就这么把自己给弄死,而是要让自己很痛苦,痛苦的要死。

计算德军巡逻队出现在自己所住小楼外的时间,司马懿云开始慢慢的使用起那种方法起来,而三分钟后,满头大汗、心律不齐、呼吸不畅的司马懿云便如同死狗一样推开了门,跌跌撞撞的冲向了门外,低沉的大呼救命,而他没有爬出几步,便没有了知觉,而这刚好被路过的德军巡逻士兵们给发现。

“喂,喂,喂,醒醒,快醒醒!!”

『迷』『迷』糊糊中,司马懿云感觉到有人在猛拍自己的脸,力度之大,如同扇耳光一样,而且从细微的体感中,他很依稀可以感受到,对方是受过严格训练的军人,那因为长期跌打滚爬训练和『射』击的手上,茧子很多很实。

“快,快,快救我,我不行了****??”

司马懿云在这一刻如同灵魂附体,在此之前,任何一个拿过奥斯卡最佳男演员奖项的演员都不如他此时此刻的装病表演得体,那如急『性』阑尾炎突发的表现,在司马懿云的精湛表演演技之下,演绎得是丝毫没有破绽,尤其是之前他自我制造痛苦产生的身体反应,身体冷汗四起、肢体僵硬,简直就跟快死的人一模一样。

“他该不会是突发急『性』阑尾炎了吧,这不送去做手术吗,可是要死人的!”一个士兵开口说道。

“狗娘养的,我还以为是宴会上大吃大喝多了,肚子吃坏了!”

带头的巡逻队队长骂了一嘴,便让两个士兵背着枪将司马懿云给搀扶起来,对付这种背叛祖国和民族的败类,本来他是不打算给好脸『色』看的,打内心里就极为的厌恶,可谁让长官们对这些人渣还都客客气气的呢,为了不让这个有资格住单间的人物挂在自己的巡值时间范围内。这位少尉也只能委屈两名士兵,让他们赶紧把这要死要活的败类,送去医院做手术。

感觉到自己被人搀扶,一路上却更像是被架起来拖着走。司马懿云就有些后悔了,娘的,早知道就该装心肌梗塞的,那说不定还能待遇好点儿,指不定还有代价什么的,可是现在,两个身强力壮的德军士兵一左一右的“抬着”自己。如同抬着一扇猪肉似的,动作很快的就来到一辆吉普车前,抬上车之后,其中一个士兵扔下车钥匙还撒腿就走了,让一个新兵蛋子送司马懿云去看医生。

“狗屎,怎么倒霉的事情都落到我的身上!”

捡起地上的车钥匙,一脸沮丧的看着副驾驶位置上满头大汗气喘吁吁的司马懿云,略显肥胖臃肿的司马懿云相貌一看。就很有官相,而且是那种很贪图权财女『色』的官,和败类同坐一车。鲍布斯也只能摇头叹息,谁让这厮现在还有些生存价值来着。

发动敞篷吉普车,鲍布斯正准备挂档,却扭头正好看到喘息阵阵的司马懿云正打量着自己,心里直叹晦气,这胆敢背叛国家和民族的败类本应该不耻的,可谁让长官们说他们是贵客,而且有可能帮助到德意志军队战胜中苏联军,鲍布斯这才只能暂时忍下想揍人的恶气,权当是看这些中国人自己打自己人的笑话。

“疼吧?拿去。咬着!”[]大国无疆315

鲍布斯倒是看得开,捡起车里的一个废弹壳,便递到司马懿云的嘴边,司马懿云微微一张口,便塞了进嘴里,让司马懿云给咬着。还真当司马懿云疼得难以自已,没木棍或者布条啥的,也就只有将就着咬弹壳了。

“你妈妈的吻,竟然让老子咬弹壳,老子这是装病好不好?”

司马懿云死的心都有了,被人鄙视也就算了,如今被强制灌嘴简直就是对身体的莫大侮辱,不过两眼一转悠,看了看军营里现在的情况,低矮的一排排营房外,便是宽阔的平地,除了停放着各种军车之外,最外面也就是高耸的钢丝隔离墙和高压带电铁丝网了,周遭还布置着钢制构件搭成的制高点,上面架起了重机枪和大功率探照灯,一根根雪白的光柱正不时的扫来扫去,军营里随时都还有荷枪实弹巡逻的士兵来回走动,想要强行逃离这里,显然只有被打成筛子的份儿。

能忍则忍、不能忍还是要忍,司马懿云只能宽慰自己,可鲍布斯可没打算客气,挂档之后,一个猛然的提速,吉普车猛地向前,毫无准备的司马懿云突然感觉到一阵强烈的推背感,特训过的神经意识条件反『射』般的知道这是一个恶作剧,也不敢有他,当即作出一副痛苦的样子,看得鲍布斯终于『露』出了一脸的坏笑。

“听说你们共和国非常非常的强大,经济繁荣得家家户户都有钱,工业、科技、军事等等都是世界上最牛『逼』的,可怎么样,还不是一样有你们这些败类存在?去他大爷的世界第一强国,我看你这样的人要是成千上万,咱们德意志军队还用得着狂攻吗?你们那用金钱武装出来的军队,还不是一样轰然倒下!”

车速飞快,技术还算娴熟的鲍布斯驾驶着吉普车往军营外开始去,一路上还误以为司马懿云听不懂德语,各种各样的侮辱词语都开始招呼上来,直到吉普车驶抵进出口的武装岗哨前,遇到两个宪兵,这才闭上了嘴巴。

“嘿,鲍布斯,这么晚,你带着这个中国人是出去找乐子吗?”

端着冲锋枪站岗的哨兵都开始调侃鲍布斯起来,负责检查鲍布斯证件和司马懿云临时证件的两位宪兵也都一脸坏笑,显然是觉得鲍布斯简直踩到牛屎了,这些垃圾一样的下等人,如果不是有那么一些用处,早就用机枪给突突了,可是现在,也蛮好的,几乎是仰躺在座椅上的中国人疼得满头大汗,像是快要挂了一样。

“你得赶紧带他去做手术,这急『性』阑尾炎可不是闹着玩的,而且,咱们军营里的军医只能给牛煽屌。可不会给败类行医!”检查完司马懿云证件的宪兵,用着很快的德语语速讽刺说道。

这话一出口,两个宪兵以及其他武装岗哨都哈哈大笑起来,鲍布斯也跟着冷哼了几下。他可不愿意让着垃圾死在自己的车上,那样连长非得踢爆他屁股不可,所以当阻拦杆拉起来之后,他松开了刹车便冲了出去,车轮卷起的尘土很长很长。

“嘿,鲍布斯,慢点儿。别没死在手术台上,死于交通事故了!”吉普车刚一冲出军营,后面紧跟着就传来了一个声音,以及更大的哄笑声。

精通德语的司马懿云咬牙在坚持着,他一直捂着自己的阑尾位置假意自己病得很严重,其实他健康得很,而且神智比任何时候都还清楚,原以为。中德两国之间曾今有过那么美好的过去,共和国曾前后多次售予德国各种各样的先进军事技术和装备,包括民用领域的工业技术和大量生产设备。德意志第三帝国如今之所以能够完成如此浩大的侵略战争,共和国给予的帮助,也有一大半的功劳在内,然而事实如何呢?

从鲍布斯的辱骂到宪兵和哨兵的嘲讽,他终于在这寂静的黑夜里领悟到了什么叫做真正的鸿沟,那是一种无法用任何言语来形容的巨大差异,中西方的文化思想或许就是这么不同,中华民族上千五千年,遭受到了许多的不幸与苦难,波折与困苦锻炼了这个民族坚韧的品『性』和宽怀的品德。海纳百川、有容乃大,中华民族很少会对其他种族报以部分缘由的歧视,除了本身就存在质量问题的小日本,中华民族还从未对世界上其他民族不友善、不热诚,只要是平等的地位之上,对谁都是客客气气极为友善的。而其他民族又怎么回看中华民族呢?

迎着凛冽的夜风,感受着身旁德军士兵刻意行驶颠簸路段制造出来的抖动感,司马懿云一边装着自己越来越痛苦,一边感受到鲍布斯那极具犯罪快感的笑意放浪形骸,心里已经想到了,从如今的纳粹德国身上,就可以看出来,就算共和国成为了世界上最繁荣最强大的国家,也有傲慢与偏见存在,东亚病夫、劣等民族、支那、黄皮猴子等等,这些责骂与侮辱兼备的形容词,仿佛始终没有远去,相反,随着中华民族的越发成功,这种嘲笑与讽刺就越是凶猛。

“人生,本来就是在得到与失去之间转来转去,国家也是如此!”

在即将抵达整个利佩茨克最大的军医院之前,司马懿云终于想到了以前听说过的一句话,事实也正是如此,一个国家、一个民族,就像一个人一样,健康茁壮一帆风顺的成长是不可能的,他必须经历苦难与折磨、学习与蜕变,需要学会理解与宽容、懂得强硬与忍让、明白微笑与阴险、适应掌声与辱骂,因而就不难解释,在取得极大成功的时候,所站在一边的小人会如何的寻滋挑衅、如何的骂声阵阵,它们总是会想尽一切的办法,来阻止成长与成功,哪怕都不能得逞,赢得一些心理上的安慰也是好的,而这种小人、小国,恰恰就是缺乏远见没有前途的,它们才真正叫做败类、叫做小人。

鲍布斯的恶作剧还在继续,快要赶到医院了,他却放慢了车速,慢慢悠悠的,也不说话,仿佛就是要让司马懿云多痛苦一些时候一样,而司马懿云也顺应他的心理,转过头去,用诚恳与请求的眼神讨好他,鲍布斯的笑容就越发的灿烂了,而看在眼里、恶心在心里的司马懿云,却很平静,甚至从未如此平静过,他感觉自己就像是在给一个死人做葬礼上的表演一样,让鲍布斯笑得心安理得。

持枪守卫在一幢由教堂改建而成的医院门前的德军士兵数量不少,几乎有一个班的兵力,看到吉普车上坐着一个列兵和一个看上去就很痛苦的中国人,没有人叫喊医生护士,而是想看猴子一样围了上来,指指点点的议论纷纷,其中几个还把枪给背上,掏出烟来三三两两的散开,还扔给车上的鲍布斯一支,俨然没有把“快疼死”的司马懿云放在眼里。

“嘿,列兵,他是谁啊?这么晚赶来看病,该不会是要见上帝了吧?”

又是一个起哄,又是一番狂笑,鲍布斯见司马懿云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也终究没有一起哄笑了,抽了两口烟后,吐出一个烟圈儿才下车来,打开副驾驶位置的车门,扬了扬头,也不管司马懿云听不听得懂德语,说道:“医院已经到了,你赶紧进去看医生吧,别死在老子车上了!”

“嘿黄皮猴子,哪儿疼啊?是不是感觉快要死了啊,从哥几个裤裆下钻过去,咱们就抬你进去看病,还给请最好的兽医,非得治好你的畜病不可!”

“就是就是,来来来,咱们都排成一排,让这只猴子更快钻过去,要不是死在门口可就糗大咯!”[]大国无疆315

屈辱、愤恨,司马懿云这辈子感觉自己的尊严从未遭受到过如此的践踏,而这才刚刚搀扶着车门下车,身后的鲍布斯就突然猛推司马懿云的后背,毫无防备的司马懿云没有任何防备,当即一个踉跄摔倒在地,啃了一嘴泥,不过他依然没有发怒,抬起头,他看向漫天星星的夜空,诡笑的死神,已经『露』出了最锋利的獠牙……(未完待续。。)

百度搜索阅读最新最全的小说aoye/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