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七十八章 演员

第七十八章 演员

中国传统中的中原地区发生着一件件惊天动地的大事情,那是因为中国人遭到了前所未有的蔑视,而所谓的中央『政府』竟还要坚定不移的执行帝国主义列强的决定,这样的大事情就好比宇宙中掉了一颗大陨石到中国,再稳定有序的地方也会掀起一阵波澜,比如说“西部边陲”。

“防城港的港口工人们现在已经平复下去了,湛江港口的最为严重……”

“我关心的是我们的学生们怎么想,他们有没有做出什么过激的事情?”

张宇刚从中航集团试飞基地回来,在那边忙活着二项样机的后续测试工作,可没想到还等到飞机全负荷实验的那天,大哥就打来电话叫自己赶紧回来,张宇知道是小事儿,那大哥就从来不会劳烦自己,可能是有大事发生或者即将发生,这才急着要他回来,所以刚一上车便问前面的于然,但于然支支吾吾的回答显然不能让他满意,他还是打算看看大哥给自己的文件报告为好,那才能真正了解实际情况。

“想不到我才离开没多久,咱中国竟然能变得如此热闹,简直不得了!”浏览了几眼之后,再也笑不出声来了。“哦草,徐世昌那老儿以为他算老几,说废了就废了,当初若不是他哭着喊着让我们派人去参加大会,我还懒得理他呢?”[]大国无疆78

“司令,这还不是气人的,你再看看后面的一些内容!”于然很是小心的提醒张宇,让他看快一点,后面的内容更精彩。

果然不出于然的预料,张宇看着看着,作势就要站起来,结果脑袋是碰到了车顶才知道自己还在飞奔之中的轿车里。“徐世昌这老儿竟敢对学生下手,还造成了学生伤亡。他是不是想打仗了?”

张宇看着看着,直接说了句让前面的司机和于然都愕然的话,于然是被惊得目瞪口呆,而司机则是条件反『射』般的踩了脚急刹,结果就是一向不爱系安全带的张宇和前座椅背来了个亲密接触,若不是椅背不怎么硬,估计这下脑袋已经开花了。

“你怎么开车的……”

“没事儿,是我吓住你们了。直接去人民武装部,通知张雨生,我们在二号会议室碰头。”张宇没有怪罪司机,车子很快启动后他又看了看报告,对着前面正专心发报的于然说道:“通知第三师,让他们进入三级战备状态!”

“三级?”于然非常错愕的反问道张宇,这是第一次,估计要是最后一次,毕竟这三级战备状态可不是在开玩笑。

人民军的战备状态和后世一样,三级战备即局势紧张,周边地区出现重大异常,有可能对人民军构成直接军事威胁时,部队所处的战备状态。

进入三级战备状态后,部队的主要工作将是立即进行战备动员,加强战备值班和通信保障,值班部队能随时执行作战任务,同时密切注视敌人动向,及时掌握情况。停止休假、疗养、探亲、转业和退伍。部队驻地开始控制人员外出,做好收拢部队的准备,召回外出人员。还有就是启封、检修、补充武器装备器材和战备物资,甚至可以在必要时启封一线阵地工事;而修订战备方案,进行临战训练,开展后勤、装备等各级保障工作也是其中的内容。

总之,三级战备的就是要准备打仗的意思,让在陕西地区的第三师进入三级战备状态,那是最靠近所谓中央的部队,凭借第三师的战斗力能在一个星期之内穿过山西直『逼』北京,而在此之前第三师一直处于“休养”状态,团结当地居民、促进社会有序发展等等之类的事情才是他们的主要工作,所以于然才显得非常错愕。

“自治区内整体状况非常好,没有发生一起游行示威,不过群众的反帝情绪还是非常之高的,从各级『政府』近十日受到的上访人数和新建来看,这十天的人次和信件数已经超过了以往的总和……”

“我们的企事业单位目前运行正常,工人和商人们的情绪还比较稳定,由于我们目前只有一所大学,学生们的情绪都比较平和,而且不少学生都觉得应该有更好的方式解决,而不是要举行徒劳的游行示威…”

“自治区内的所有外籍洋工目前没有受到人们的特别待遇,他们来中国最短的时间都是两年和群众的关系早已融洽得很,最令人担心的是即将来到自治区工作的众多德国人,他们会不会受到冲击就不得而知了。”

“德国人在和会始终都没有起到什么作用,相反他们还跟我们同病相怜,甚至更惨。我们相信没人会对已经够可怜的人,而且已经对德意志帝国之前给中国造成种种不愉快致歉的德国人不友好,相反我们此时应该互帮互助起来……”

张宇还没抵达会议室的时候,作为自治区总书记的张雨生已经和众多到场人员讨论起来,虽然他还没说什么表任何态,但从对话中不难得出自治区有着较好现状的答案,但这些都是仅限于当前的,没人知道中国东方地区的那些火会不会将“偏远”的西方也惹燃。

“哦,各位都早来了?”刚一进入会议室,张宇满耳朵都是叽叽喳喳的讨论声,一阵提醒后才让众人停下动弹得不得了的嘴皮子。“既然是非常时期,所以我们也得做非常之事,今日把诸位召集到咱们人民武装部的会议室来,也算是我们的一次对外表演,但我希望,这种表演这是最后一次了。”

将高层会议弄到象征暴力的军队地盘上来召开,让外界也认为自治区会像其他地区一样,准备随时用军队处理问题了。然而,就如同张宇说的那样,这是最后一次对外表演,最后一次做给所谓的中央看。

“我的意思很简单,直接脱离那个狗屁中央,咱们直接独立出来。徐世昌做出的任何举动都与我们无关,对于巴黎和会列强们所作出的决议,我们也坚决予以否认,绝不接受日本人接替德国在中国的权益。”

“那,如何就中国提出恢复国家主权的要求被无理拒绝一事回答呢?”有人立马给予反问,当然这个问题也是众人心中想问的,影响颇大的游行示威事件其祸源也就在于帝国主义列强没有给予中国合适的答复。

收回国家主权谈何容易,而最为重要的一点就是连美国都不支持归还中国主权,仅仅就山东问题做出了一丁点倾向去中国的举动,都是为了惩戒日本在远东过于狂妄的势头,但最终还是被英法的声音所压了下去,最终还是站到了列强的统一战线上。所以,中国是绝对孤立无援的,要是游行示威能够解决问题,那这问题已经不再是问题了。[]大国无疆78

“我这才第一次发现,钱虽然不是万能的,但是没有钱却是万万不能的。但霉运当头的时候,恰恰是钱都变得万万不能的时候,真是呜呼哀哉!”

“什么意思?”

紧急会议进行到了一半,中途休息的时候张宇找到了大哥,和他商议商议应该如何处置该问题,当然这显然也是决定自治区对该事件最终看法的时候,张宇因近段时间长期在中航呆着,对于此事自然不够了解,有的时候政治方面的还是得请教张雨生。

“我的意思就是,这件事情显然是气势十足影响广泛,但却是没有任何效果的。自治区现在正处于经济发展的高速时期,需要的是和平与稳定,而不是战争。当然这一件事情也不是用战争就能解决得了的,也没有那个必要爆发战争……”

透过休息室的窗户,张雨生看到大楼下面的小广场停着众多的『政府』公务车,这里正商议着关系命运的大事情时候,而街道上却依旧是车来车往一片繁荣景象,再往远一点,还有更多的美好……如果这样的繁荣能够继续下去,或者规模更大一些,中国何须会有今日。

“大哥,你这绕来绕去,我脑袋再聪明也犯『迷』糊了。”张宇大踏步向前后,直接搬过张雨生的身子,让他面向着自己,很是严肃的问道:“我只想问问你,这件事情应该怎么解决?你不要老是给我绕弯子行不?”

很明显张宇是属于实力派人物,眼睛里面是容不得半点沙子,也就是说有仇基本上就是当场就报的人,而不是张雨生那般思维缜密,凡事顾全大局和计较长远利益的人,当然这也是张雨生最为担心小弟的一点,将来某一天张宇要是真当上了最高统治者,要是不该掉一些习『性』,不知道要害死多少人。

“先坐下来,咱们不是有十五分钟的休息时间吗?咱俩好好聊一聊。”张雨生示意小弟先坐下来,替他倒上一杯茶后,两人都小抿一口,容张宇慢慢冷静下来后才说道:“我刚一进武装部就听说你要让陕西的第三师进入三级战备状态了,真想打?打谁呢?谁会愿意和你打?打完又得到什么好处了吗?你有没有想过这些问题。”

张雨生发出了一连串的问题,每一个都让张宇无从回答,呆坐一旁的张宇只能一个劲儿的喝茶、皱眉苦思,不对大哥的问题做任何回答。

“巴黎和会上列强们只是拒绝了中国人的请求而已,为什么他们敢拒绝?他们为什么要拒绝?这无非有两点原因,其一是中国积贫积弱,虽人口众多幅员辽阔,但军阀割据民不聊生,工商教育等等皆很落后,他们作为强者为何不能仗势欺人,凭什么放弃自己的种种特权。其二,日本人作为亚洲目前实力最强的国家,而且在战争期间已经造成了德国在华利益被侵占的事实,列强们都是尊重强者欺负弱者的主,他们岂能会让日本人主动撤离?让出已经吞进肚子里的肥肉?要怪就怪我们中国实在太弱小了。”

“要是在咱们那个时代,怎可能受这鸟气?可你到底说说,咱们应该怎么办?该不会就这么干坐着,沿海省市都快闹翻天了……”

“我们?我们要做的就是控制好区内人民的情绪,其他地方的游行示威的人,都需要的是理智而非冲动。如果光是靠游行示威就能解决问题,那我们人口世界第一的中国,岂不是世界第一强国了?只有将这样白白作废的漏*点转化为爱国的热情,那才是真正解决问题的办法,吼破了喉咙、叫哑了嗓子,顶个屁用,还不如踏踏实实的发展壮大自己,有朝一日终能一雪前耻。”

“那北京、天津、上海…无数个地方无数的人,一时半会儿他们能冷静下来?你不会给我说那些人都是你发动起来游行示威的吧?”转悠了老半天张宇终于想到了一个能让大哥如此冷静的解释。

“你先看看这这份调查报告吧!我们一直担心会出现的人,现在一直都没有出现,我们一直敬畏的人,他们始终没有踪影……”

说着,张雨生从怀里『摸』出一封信,当然也就是他所说的报告,信封中只有一份花名册,就像当初让曹贵川带到欧洲的那份航空人才名单一样,都是复兴党想要找到的人,但这一份针对国内的,却没能收获好的结果。

“湖南经历了那场影响深远的护法战争之后,那所师范里应该有的人都不见了踪影。后来我单独组织了一个搜索组,耗费大量的人力物力依旧没能找到他们……”

张宇在浏览名单的时候,一旁的张雨生慢慢诉说着自己私活的完成情况。“后来我才明白,这个世界已经不再和我们那边的一样了,连第一次世界大战都能与之不同,难道那些人还会斗志激昂?俄国虽然照样发生了无产阶级革命,可他们的思想能传入中国吗?无产阶级的思想能不能影响中国?难道红『色』真的要在中国出现?带着这些疑『惑』,我对那些没有出现的人就更为担心了,所以我才策划了这么一次大运动。”

“真的是你策划的游行示威运动?你苦等了很久,以为他们会按时出现,按照你所能预计的步骤走下去,但是却迟迟没有等到,因为那些人估计已经在护法战争中消亡。所以,你是想让我们党代替那个红『色』的党……”

看了名单半天后,张宇算是明白了大哥的苦心,或许大哥身上还有一份名单,那就是应该被格杀之人的名单,姓蒋的、『毛』的,不出现则已,一出现估计就会成为特别花名册上的一员,因为张雨生已经确立了将来要一党专政,不可能在容许别的党派势力存在,扼杀于摇篮中当然是最好的办法,但为了防止春风吹又生,还是最好斩草除根为好,所以红『色』的苏维埃必须要被消灭,以免他们的思想将来“误导”了国内人民。

“我这么做是为了更多的人好,既然那个党已经不复存在,我们总不能让中国就这么与愚昧下去,要等到我们一步一步完成统一大业,那还不知道要什么时候去了。所以我就好好学了学那个党,深入群众、团结知识分子,发动了这场轰轰烈烈的示威运动,目的和另一个时空的一样,将民族唤醒、将新风吹遍我们还没有触及的地方,以后统一有了群众基础,自然快捷得多且效果好得多。”

“我看你不是学了一点点,而是全部照搬。复兴党从一开始建立就是按照你的设想、你的经验、你的剽窃而运筹扩大,除了‘复兴’与‘『共产』’二字不同,我还真没找出两者之间究竟有何不同。”说完,张宇将名单折叠好递还给了大哥,接着一字一句的说道:“军人不问政治,你怎么做我不管,但我希望你可别剽窃得太厉害,到时候把我也给害了,历经十年的一场『乱』,我可不在我们党身上发生……”

说完,张宇就准备走了,因为他觉得这会其实没什么必要召开,编剧和演员是自己、导演也是自己,最可笑的是观众竟然还要是自己,有那份闲心继续做无聊的事情,张宇觉得还不如回去和西科斯基讨论讨论直升机、和科恩达谈谈喷气式,总之没必要在这儿继续枯燥下去。[]大国无疆78

“对了,这件事你还是注意点分寸为好。徐世昌那老家伙可不怎么配合你的戏,已经造成了人员伤亡的运动,可不是闹着玩儿的。”临走之前,张宇最后叮嘱一声大哥,想法和行动都是天衣无缝的,但还是得有点尺度为好。“还有,我会让第三师解除战备状态的!”

“等等,第三师暂时还是不要解除战备状态为好,否则这场戏就没法完美结局了。”

“这么说,你的意思是我也是演员之一?你知道我会义无反顾的这么做,所以干脆剧本都没给我看就直接让我登台唱戏了?”张宇快步走回来,盯着大哥指着自己的鼻子说道。

“每个人都是自己世界的国王,每个人都是整个世界的一个角『色』,生活就是一部电视剧,没剧本没导演没监制,但每天都是现场直播,你不过是在这些天要多演一个角『色』而已。”张雨生面对张宇的质疑可是面不改『色』的回答道,但看着张宇依旧不解气的样子,补充说道:“你可是说过的,我负责政治内务,你负责工业军事……”

“可…算了!”张宇准备还要辩驳一番,但想一想也觉得无所谓,反而在脸上马上堆起欢笑,恭维劲儿十足的说道:“那你能不能把这场戏的最佳演员奖颁发给我,否则以后我也会让你尝尝无缘无故就当上演员的滋味!”!~!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