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三一八章 逃之夭夭

第三一八章 逃之夭夭

夜『色』终于在空袭之后『露』出了『迷』人的醉『色』,仰望星空,杨子斌多么希望自己能够有一双千里眼,也好看到远去的轰炸机群,不过,除了那璀璨的繁星,也就只有那空气中淡淡的硝烟味儿窜入鼻尖。

“嘿,中国人,你怎么在这儿?”说了半天,矗立身旁的医生这才问道杨子斌。

“我?”杨子斌愕然了一下,指了指自己的肚子,耸了耸肩膀道:“晚宴吃多肚子疼,过来看病!”

杨子斌淡然的回答道,刚刚这个似乎很有智慧的医生说了那么多,无外乎就是讽刺自己罢了,杨子斌全无在意,因为和共和国如今的作为相比,主动挑起战争、发动侵略的纳粹德国,共和国如今的作为无论如何也都显得光明正大、正义凌然。

“那,那你现在还疼吗?”多智的医生瞧了杨子斌两眼,很绅士的伸出手道:“你可以叫我克里斯托弗!”[]大国无疆318

杨子斌略略点了点头,伸出手和克里斯托弗握了握后,道:“你可以叫我司马懿云!”

“其实你完全可以不用来看医生的,上个厕所多拉一会儿,保准儿没事儿!”克里斯托弗淡然的摇了摇头,叹息了一口气说道:“不过这或许就是你们中国人所谓的命,你的运气真的很好,如果要不是因为你这一拉肚子,你或许已经见上帝去了!”

杨子斌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从刚刚的轰炸强度来看。他完全有信心那伙人已经死翘翘了,所以现在,“因祸得福”幸存下来的自己,是不是应该装得更加符合角『色』人物应有的情绪呢?想到这里,杨子斌的脸『色』沉重了下来,但心里,却已经开始捉『摸』怎么才能安全逃离这个鬼地方。

“现在咱们还不能返回去,指不定贵国的空军还有第二波空袭来着,就在这里等着,万一有空情警报传来。也好以最快的速度钻进防空洞里!”克里斯托弗说着,扬了扬手里的听诊器,示意他可以给“司马懿云”看看病。

“或许,我已经不需要这个了!”杨子斌摆了摆手。这要是让克里斯托弗检查还了得,自己本来就是好好的,所以笑道:“轰炸来临前已经就诊过了,就像你说的那样,拉泡屎,啥事儿就没有了!”

克里斯托弗收起听诊器,开始介绍了一下自己,原来他之所以能说如此顺溜儿的一口中国话,而且还带着一点儿北京口音,皆因为他曾是一个留学生。而且还是迄今为止整个纳粹德国,唯一一个曾留学过共和国北京医科大学的研究生,诚然,克里斯托弗当初就是以皇家医学院优秀毕业生身份保荐到北京医科大读研的,在共和国,加上实习的那一年,他足足生活了四年时间,再有出发之前刻苦学习过很长一段时间的中文,所以用中国话交流起来一点儿问题都没有。

一开始还不知道身旁之人所谓何方大神,经克里斯托弗这么一自我介绍。杨子斌算是开眼界了,想当年,中德之间关系尚好的时候,两国之间不仅经济贸易来往频繁,在教育、科研等等方面。也有不小的来往,不过像克里斯托弗这样一个甘愿到共和国进修硕士课程的。还真是少见。

借着月光的洗涤之『色』,杨子斌仔细的打量了一下克里斯托弗,这丫难怪一身的书生气,喝了二三十年的墨水儿,咋看都觉得很有一股子文静味儿,可好歹也在共和国生活过那么多年,咋说起话来如此难听,就好像中德之前自古便是死敌似的,而共和国还是个出尔反尔的小人之国。

一瞥克里斯托弗胸前的身份卡,杨子斌不得不咋舌一下,这厮现在竟然是整个医院重症手术科的主治医师,按理说参军应该不久,因而军龄不会太长,可愣是少校军衔,光是这个军衔级别,就足以说明这厮的医术水平显然很高,至少,在整个苏德战场上,克里斯托弗应该能成为德军随军医护人员中,为数不多的权威之一。

“喝过洋墨水儿的就是不一样,也难怪站在这里也没个人过来打招呼!”

心里一想,杨子斌这下算是知道这克里斯托弗为啥孤零零的要找自己说话了,因为往往就是很优秀很有能力的,在事业单位中最不招人待见,当然,这估计还得与克里斯托弗那一贯趾高气扬的作风有关,估计在平时都总该仗着自己的那牛『逼』能力,以及留学过共和国的牛气劲,让周围的同事都不愿与他相处,所以才这般“高处不胜寒”,跑来奚落杨子斌来着。

正准备进行进一步的交流,杨子斌试图从这多少还算是很有能力和地位的克里斯托弗身上找到安全撤离的途径与可能,可突然闯来的一个德军士兵,却生生打断了两人的对话。

左推右撞闯入人群来到跟前的士兵,一脸急切的敬礼之后,便用德语急道:“克里斯托弗医生,请您赶紧跟我走一趟!”

“什么事?”克里斯托弗见杨子斌在场,而且士兵什么也不说就要跟他走一趟,如果一个小兵就能随随便便叫走自己,这也太掉身份了吧?“你给我说说,具体是什么重要的事情,我才跟你走!”

克里斯托弗显得很傲慢,士兵自然执拗不过,当即凑近些小声说了一嘴,尽管声音很小,但经过特训且本身精神就高度集中的杨子斌,还是听到了,原来轰炸不幸祸及到了德军的利佩茨克城防司令部,情况紧急,非得要把外科手术技艺精湛的克里斯托弗接去现场施救。

“看来,这司令怕是不能运到医院来抢救了,路上这么一折腾,一命呜呼了。那可就麻烦大了!”

杨子斌心里窃喜。可脸上依然装着什么都没听到,而听了这么一个情况的克里斯托弗显然也没法继续傲慢了,看了身旁的“司马懿云”一眼,转而向士兵挥了挥手,用德语说道:“那你赶紧去让后勤处准备救援直升机,我准备一下,立刻就赶过来!”

士兵闻讯赶紧就扒拉开挡在面前的人,不一会儿就消失在了茫茫人群中,而矗立克里斯托弗身旁的杨子斌,却心里活泛开来。这狗屁医院竟然有救援直升机,直升机这东西虽然在共和国很常见,但是在西欧可并不多见,尤其是在如今的苏德战场上。德军有是有可能装备一些早些年从共和国购进的各型直升机,也有其本土后期组装或自行改制的,可杨子斌真真是想不到,自己运气这么好,竟然能在这里逮到这样的好机会。

“怎么办?难道主动开口让克里斯托弗为自己安排一架直升机,就说这场空袭是自己引来的,目的就是要铲除掉以汪精卫为首的一极端主义叛国组织,至于空袭为什么导致了那么多的附带伤害,这就不能怪罪自己,因为这是共和国空军干的……显然。不能这么愚蠢的说!”[]大国无疆318

杨子斌的心脏开始急速跳动起来,面对逃生的机会,以及空袭过后仅幸存自己一人的尴尬局面,杨子斌感觉现在自己就犹如是自动自愿的跳进一条湍急的河流里,为的就是要淹死身上的虱子跳蚤等,结果,目的虽然达到了,可麻烦也来了,自己没法爬上岸,好不容易看到了一根横倒河岸两端的树木。却不知道如何才能伸手勾住,也好离河上岸。

“显然,空袭带来了巨大的伤亡,作为重要医务人员,我是没法空闲下来和你聊天的了!”克里斯托弗拍了拍司马懿云的肩膀。准备离开,不过脚还没迈出去几步。便顿了下来,迟疑的道:“你,应该能听得懂德语,否则,你怎么可能一个人来看病,而没有任何翻译人员陪同?”

狡诈的克里斯托弗与其说是聪明,倒不如说是反应慢了半拍,不过这也足够了,他环顾了一下周围,除了惴惴不安祈祷着不存在第二波轰炸的医生护士,以及那些或躺或站的伤患德军军人,没有一个中国人。

杨子斌不打算解释和推诿,他诚恳的点了点头,这也算是自己考虑不周吧,再说了,带上一个翻译过来,言多必有失,若是路上就被看出了什么,被遣送回军营里,那这会儿可就真的被炸成碎末化成灰了。

“既然你听得懂德语,那么刚刚我和那位士兵的对话,想必你也一定听到了!”克里斯托弗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伸手拉着杨子斌的胳膊,道:“那你就必须陪我走一趟了,否则,我不敢保证你在未经上级允许的情况下走漏这个消息,会不会被拉到某个无人的角落里,被直接活埋掉!”

杨子斌心里那个悔,感觉自己肠子都快悔青了,这克里斯托弗原来不仅仅是个高傲且忘恩负义的杂碎,而且还是一个很懂得讨好上司的玻璃,细皮嫩肉的手,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哪个靓女的纤纤细手来着,他该不会看上了自己吧,罪恶啊!!!

怀着心里的感慨万千,杨子斌没有拒绝克里斯托弗的好意,还很知趣的帮忙推开周围的人群,辗转来到了一片用滚筒铁丝网单独隔离出来的空地,空地原本是用很大的暗『色』篷布覆盖遮挡的,在几个士兵的协力下,篷布已经被掀开了,『露』出了两个画有白『色』圈的直升机起降坪,那硕大的两个“h”,一看就不是用白石灰给撒的,而是用耐水耐磨的涂料给涂在水泥硬质面上,以供起降的直升机校准位置。

距离这个起降场不远的两个小山丘也很奇特,拱形的外貌结合那人工修饰过的土石,站得如此之近,自然可以看到这俩货不是什么假山,而是经过特殊加固的直升机机库,不过从远处看,应该不会认为是假山,更像是隆起的一对『乳』房,挤出的“事业线”也相当勾人。

戴着钢盔帽的党卫军士兵已经呐喊着推开了厚重的防护门,随着防护门打开之后,机库内自动开启的照明灯瞬间迸『射』出耀眼的白光。映衬得整个机库里白森森的。而折叠了机翼停放在内的一架“黑骑兵”多用途直升机赫然出现在了眼前,看得杨子斌一激灵。

“怎么样?你应该很自豪吧!”站在一旁的克里斯托弗感觉到了异样,有些酸酸的说道:“你们中华民族的创造力的确是于世无双,自工业革命以来,很多年里都很难见到中国人的身影,能听到的多是割地赔款和封建低俗,可你们崛起之后就不一样了,看一看吧,自电气化工业文明到来之后,你们的成就让全世界都为之赞叹。就连咱们德意志第三帝国,也有大量装备贵国的工业产品!”

“这款飞机应该不是军用级的吧?”

杨子斌略显愕然的问道,他似乎忘记了中航工业是否有把共和国军队大量装备使用的“黑骑兵”系列多用途直升机衍生出民用型推广市场,不过就算有。那很追求先进『性』、可靠『性』和多环境多气候适应『性』的该型直升机也不应该具有极大的民用市场份额,因为这款直升机设计之初就是奔着军事多用途而去的,各方面的指标都很好,以至于民用化也会价格昂贵,除非是钱多得花不完的超级富豪,亦或者是暴发户,谁会用这样的好家伙。

“你眼力真好,它的确不是军用级的,当初中德两国关系最好的时候,我国都无法通过正规渠道直接购得贵国的直升机的核心技术。但成型的直升机以及零配件却能随意购得,可后来一系列经济与军事制裁之后,连螺丝钉都买不到了,而如果不是超级风暴引起的瘟疫在西欧大范围之内爆发,我们或许连这种在贵国国内很常见的医院专用救援直升机都购买不到!”

“那你们也不能保证,你们所购买的所有医学所用设备与零配件,包括现在所看到的救援直升机都会用于人道主义救援用途!”

杨子斌的意思暗指现在,这架原原本本应该活跃在西欧人道主义救援事业中的救援直升机,却被藏在了这里,而且即将用来赶去拯救德军高级将领的『性』命。所以就不难联想到德国人以人道主义名义,如今依然可以从共和国定额购得的一些相关设备与零配件,会不会私下里转为军用。

杨子斌的话倒是把克里斯托弗给问住了,眼神飘到那已经拖到起降坪上,开始做起飞前准备的救援直升机。尴尬的笑了笑道:“我喜欢你的直接,不过战争的胜负。并不在于谁能更擅长于制造产品,更与谁更能耍嘴皮子无关!”

说完,克里斯托弗便弓着腰小跑了过去,救援直升机随时待命而动,因而所有设备和器材都是准备充足了的,再有就是已经有两名护士拎着克里斯托弗必要的工具箱上了直升机,克里斯托弗再怎么耍威风,也应该考虑考虑一个中将的『性』命问题。

瞥了一眼驾驶座舱,杨子斌没有打算客气,跟着克里斯托弗便登上了直升机,戴上同样是中国制造的护耳罩之后,看都不看机舱里的克里斯托弗以及两个显得很拘谨的女护士,便开始打量起来自祖国的救援直升机内部构造。

动力澎湃的两台涡轮轴发动机迅疾加力,高速旋转的桨叶撕碎空气,闪烁着航灯,直升机略略压低机首,向着黑夜的城市另一角呼呼扑去,而坐在舱内享受着难得一刻的杨子斌一脸的享受样,这可让坐在对面的克里斯托弗看得很不爽。

“你是第一次乘坐直升机吗?”克里斯托弗带着戏谑的笑容问道,其实他心里已经很着急了,他担心直升机飞得不够快,不够迅速的赶去救援。

杨子斌没有回答,眼角的余光透过机窗俯瞰大地,他心里已经在估算这时候的直升机飞行高度,旋即才回看了克里斯托弗一眼,一直佯装肚子疼微微按住腹部的左右手渐渐挪开了原位,他需要以最快的速度『摸』到藏在裤脚跟的小型自卫****,而且这把****说起来很有讽刺意思,此乃经汪精卫批准之后,组织内中高层人员随身必备的自卫武器。

很自然的挠了挠大腿,又顺着抓了抓小腿,一脸痛痒之『色』的杨子斌一直盯着克里斯托弗的双眼,终于,电光火石般,曾今无数次训练过这种快速拔枪动作的杨子斌,以绝对的速度闪电般的拉开右脚裤腿,将藏在小腿内侧的精巧左轮****快速拔出,抬起****便直冲克里斯托弗额头。[]大国无疆318

砰的一声,罪恶的子弹伴随着枪口的火焰,在克里斯托弗空前放大的瞳孔注视下,子弹早已窜入了他的额头,在铅芯弹头的高速冲撞下,头盖骨如豆腐一样脆弱,绞入脑颅的弹头一边疯狂的发泄余能,一边产生极具的变形。

砰砰砰……绝对快速的三连『射』,极为精准的先后命中了两名护士的脑袋,以及头戴着后脑勺位置还有“中国制造”四个小汉字飞行头盔的副驾驶,而在正驾驶感觉到异常扭过头来一看究竟的同时,抢先一步窜入驾驶舱的杨子斌,将最后一个子弹送入了他的太阳『穴』,左手稳稳的接住了欲晃的『操』作杆。

一边稳住『操』作杆,一边用力将套在飞行员身前的安全带解开,随后杨子斌便将飞行员的尸体拽拉到一旁,自己勉强坐下来,熟稔的将所有通信设备关闭之后,又将所有灯光关闭,这才一压『操』作杆,让直升机猛然的向地表亲吻,几乎以掠过电线杆的高度,迅疾的向利佩茨克以东飞去。(未完待续。。)

百度搜索阅读最新最全的小说aoye/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