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三一九章 哪里逃?

第三一九章 哪里逃?

撂下耳麦,王秉诚迅疾起身离开了通讯控制台,步伐匆忙的直奔战区司令办公室而去,钢化玻璃门都来不及敲一下,猛地一下推开,看到愕然抬头的薛殿川,道:“我的人抢了一架直升机,现在正往巴拉绍夫飞去,你有办法接应没有?”

搁下钢笔,薛殿川眉头都没有皱一下,当然也没有多心去问王秉诚的那个特工咋就那么牛,随随便便就给弄到了一架直升机回来,他原本还以为这个特工有可能事发之后遭遇不测,亦或者是隐匿起来,等到共和国陆军攻入利佩茨克,当然也不排除在空袭中“失踪”的可能,但万万没想到的是,这位极富传奇的特工还能夺取一架直升机逃回来,奇迹啊!

“办法很多,得看是什么情况!”

薛殿川站起身来,离开办公桌,紧跟在王秉诚的身后来到指挥大厅里,经过之前的一番紧急联络,在战区司令部联合空中预警指挥系统里,已经被预警机所发现的这架特殊的“黑骑兵”医用救援直升机,目前在图上所呈现的,不过是一个微微泛白的小亮点罢了,而且这个亮点的移动速度并不快,一点儿一点儿的正向巴拉绍夫靠近。

“这是轮值预警机发回来的实时监控画面,如果不是先有紧急通信确认,预警机差点就把它判定为德军飞机,即使它的的确确属于德国人,但是现在。我最好的外勤特工之一。正冒着极大的生命危险驾驶它回来……”[]大国无疆319

王秉诚显得有些急迫的解释道,看得出,他对这位在外潜伏了八年有余的外勤特工很上心,并且结合刚刚已经看到的空袭报告来看,对利佩茨克的此次快速突袭式空中定点打击,效果非常不错,不仅铲除了以汪精卫为首的极端主义组织核心骨干成员,还顺带让德军中央集团军群付出了不小代价,其利佩茨克城防司令部以及三个重要物资仓库的“不幸牵连”便是明证。

“他必须活着!”王秉诚语气十分肯定也很直接的向一旁站着深思的薛殿川说道。

“这我知道!”

薛殿川点了点头便拔脚离去,很快。他就来到了联合指挥中央控制台前,坐在了他的专属位置上,拨动鼠标,他很快就链接到了第二集团军军部。权限自然是整个战区最高级的他,显然与第二集团军作战参谋长姚滨取得直接联系并不困难,而在短短三秒钟之后,姚滨便视频连线上了。

“你自己给他说吧!”薛殿川站起身来,让出了位置,指着真皮座椅示意王秉诚不用客气坐下说话。“你比我更加了解情况,而且,就目前而言,能最快接应上你的那位特工的地面部队,便是第二集团军。空军方面,我再去给你联络!”

说完,薛殿川便走了,留下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是好的王秉诚,而视频连线的那头,姚滨也很奇怪,刚刚还看到战区司令薛殿川中将,咋一下就换成了一个不太熟悉的少将,努力的回想了一下,这才想了起来。

姚滨显然是知道这通过战区司令找上自己的王秉诚。可不是来视频聊天拉家常的,所以开门见山便问道:“王司长,有什么事情吗?”

王秉诚也没时间开玩笑了,三言两语便把情况给说了个清楚明白,当然为了更进一步说明情况。他还提醒姚滨可以关注一下通过联合战术通信数据链可以获得的实时空情数据,此时此刻正在空中巡逻值班的预警机尚且还有一个多小时才会交接班。而且探测距离也足够远,能很清楚的掌握“特殊直升机”目前的动态。

“我需要你部的帮助,如果,我是说如果直升机不幸被击落,希望……”

“意思就是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姚滨可没有王秉诚那么拖拖拉拉,直截了当的一句话便把王秉诚所有的话意包含在内。

而在另一边,由于今晚执行秘密空袭任务以及为整个任务担负佯动的空军部队,大多都是战区参战空军部队中,为数不多尚且不在休整期的,如果非得要连夜出动一批部队,仅仅是去保护一架低空飞行回来的直升机,那花费或者说是代价也太高昂了,并且出动疲劳部队前去接应,风险很大。

“如果拣了芝麻却丢了西瓜,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这句话是来自于空军第三战斗机师师长赵殃给薛殿川的回复,他没有直接推诿,也没有反驳的意思,总之就是一句话,第三战斗机师今晚已经尽力了,能出动的部队都给去当秘密空袭任务的“演员”了,再让他出动部队去接应一架直升机,他只能让尚未结束休整期的飞行员及战机出去,那本身而言,就有很高的风险了。

思来想去之下,薛殿川显然没有必要让第二攻击机师和第一轰炸机师去,所以,他想到了战区下辖空军力量中的一支新锐——第五战斗机师,而第五战斗机师虽然当前依然还处于过渡阶段,也就是从国内各个驻地转移到中亚战区来,不同时期先后抵达的部队则先后进行适应『性』训练,所以如此算来,最先转场到来的两个战斗机中队,是可以出动的,如果再拼凑两架专用电子战机提供保障,那可行『性』是很高的。

一分钟搞定第五战斗机师那边,而王秉诚这里也有了好消息,第二集团军已经着手让和第八机步师一道,进驻巴拉绍夫的第二空中突击旅,联合组成一支搜救队,在关键时候组成一个小型的空中突击部队展开营救工作。

为了一个出『色』完成了任务的外勤特工,共和国中亚战区这边俨然声势吓人。在短短几分钟时间里。第五战斗机师轮值夜间战备的一个中队j10“猎隼”单发轻型多用途战斗机便迅速出动,同时,在乌拉尔航空兵基地里,第三战斗机师也抽出了两架机况正佳的电子战机赶去助阵,并且,在霍皮奥尔河畔的巴拉绍夫城郊,才转移至此不久的第二空中突击旅便接纳了几个参加了5月19日晚对德突击作战而较为熟悉情况的“向导”,他们也都是来自于第八机步师机步三团的作战人员。

然而在另一边,焦急等待着救援直升机到来的德军利佩茨克城防司令部终于不耐烦了,从城市的这一边飞到另一边。能用多少时间?饱受战火蹂躏过的利佩茨克早已不复往昔的繁荣盛况,城区人口基本为德军军人,而且城区建筑面积极低,如果不是路况实在太差。德军是不会轻易出动救援直升机的,可这直升机在哪儿呢?

一通通电话打到军医院,医院这边不断告知直升机早就出发了,至于直升机怎么飞过去,那得看飞行员是如何飞的,这大半夜里,因为共和国空军的突然空袭,城区周围布置的德国陆军防空部队依然在不时开炮对空『射』击,偶尔也打出照明弹一窥天空究竟,不会是救援直升机飞行员害怕被本方防空炮火误击绕行了吧?

偌大一座城市上空。如果飞行一架直升机,其本身制造的飞行噪音应该是能够传到很远的,而在这座城市集结了很多后勤要素,并且城市周围还有大量的车辆、人员等在转运物资,更有许多雷达设备等注视天空,难道一架直升机都发现不了?而就算是它不幸升空之后坠落了,可这空袭过后,城区内依然发生爆炸的地点并不多,多集中在遭受了轰炸的地点所发生的殉爆,难道这架直升机该不会就那么倒霉的落到了殉爆点附近。整个给炸没影儿了吧?[]大国无疆319

紧急事件的面前,总会有人往最坏的方向考虑,结合救援直升机上所搭乘的人员,一名中国人、一名曾留学中国的医学硕士、两名娇弱女护士,外加两名军龄并不太长的直升机飞行员。这六个人乘坐在一架原本还就是中国制造的直升机上,会发生些什么事情?平时就被克里斯托弗趾高气扬之势所压迫的一些人。顿时就开始非议这个平日里,动不动就说在共和国,医疗设施和医学水平如何如何的人,该不会是故意邀约一个背叛自己国家的中国人,企图叛逃共和国邀功求赏了吧?

一系列问题相当突兀的摆在了医院院长面前,这架救援直升机本身就不在该医院的固定资产之列中,是因为利佩茨克成了德军中央集团军群的核心地带之后,为了避免在重大医疗疾患上,医院无法快速应对,尤其是当一些参战各部的将领因战负伤之后,战场环境下无足够条件施救,如何快速转运到利佩茨克来就诊,在这一问题的迫使之下,该医院“幸运”的得到了两架医疗救援直升机,虽然名义上,这是德国红十字协会以救助西欧各国偏远地区病患而向共和国购买的医疗救援直升机中的两架,但实际上在苏德战场上,它们已经发挥过几次重大用途,可这一次,怎么就升空之后不见了呢?

是等待、是错愕、是怀疑、是忧虑,不管如何种种,在一系列的耽搁之下,飞行速度远比地表上任何一辆汽车还快的“黑骑兵”医疗救援直升机,在杨子斌的驾驶下,每一分每一秒都在不断的远离利佩茨克,而当德军开始一级一级下达命令,要求务必注意防区内任何飞行物,尤其是直升机的时候,杨子斌已经接到了王秉诚传回来的好消息。

在已经有空军部队前来掩护接应的情况下,他只需要将直升机飞到巴拉绍夫以西不超过150公里的位置上,就有极大的把握摆脱德国人的追杀,而这还不简单?从利佩茨克到巴拉绍夫的直线距离不足三百公里,勉强计算整个逃亡航程达350公里,那么对于已经将速度增大到了极限的杨子斌而言,一个小时的时间,足有让他飞到王秉诚所说的那个安全接应范围之内,甚至更加靠近与巴拉绍夫。

然而,理想往往很丰满。现实却很骨感。由于已经多年没有飞行过直升机,杨子斌不得不承认自己的技术显得很生疏了,关闭所有外部灯光之后,他一度希望凭借仪表进行超低空飞行,这样一来,可以让直升机的背景噪声传播范围更小,同时,直升机飞行高度低,可以有效避免被德军防空雷达所发现,同时德国人的地对空导弹也将因为其火控雷达探测不到或者难以准确跟踪而失效。

当然这个时候。德国人的雷达基本还尚且处于被共和国空军所干扰中,有效探测率本来就低,可被发现概率不为零也就一样代表危险,最让杨子斌觉得危险的是来自于德国陆军各地面防空部队的火力拦截。一旦他劫机出逃的事情传开之后,德国人肯定会加强其东面的防空力度,任何飞行器的过往都将遭到无情的『射』杀,因为德国空军迄今一直趴窝不敢升天作战,德国陆军看都不用看也都知道打从天上飞过的,一定会是敌机,万一一不小心让直升机挨了防空炮弹或者防空大口径机枪枪弹,那也一样逃不掉。

飞得低有飞得低的好处,然而也有莫大的坏处,由于共和国卖给德国佬行驶医疗救援用途的这款直升机。所装备的电子设备太过于老旧,以至于根本不具备夜间超低空飞行的完善条件,尤其是没有夜视设备,全地形探测雷达也没有,依靠高度仪、速度表等基础仪表完成夜间超低空飞行,杨子斌着实感觉自己没那个底气,更何况对飞行路线又不熟悉,还靠着德国佬的航图往巴拉绍夫飞,哪敢谈什么熟悉地况地貌呢?

没办法,感觉在黑黢黢的夜『色』掩护下已经飞离了最危险的城郊之后。保持和中亚战区司令部联系的杨子斌便拉高了飞行高度,也得亏他及时作出了调整,否则当场就已经直接撞上了山头上,而在一百多米将近两百米的高度飞行了一段距离之后,依然感觉很成问题的他又拉高了一些。让直升机爬升到了四百米高度,这才不担心突然撞上什么。

大半夜里开着一架高速飞行的直升机不比在黑夜里于高速公路上。『摸』黑开夜车安全,怀着一颗忐忑紧张的心,杨子斌一边观察仪表仪盘数据一边根据航图调整方向,同时还得时时刻刻担心地面突然迸『射』出万千弹雨,所以这紧张而又压抑的飞行之旅,一度让他宛如到了撒哈拉沙漠深处遭受烈日暴晒一样,浑身不停的冒汗水。

或许,是西方人虔诚祈祷的上帝给杨子斌开了一个玩笑,从来都不信这一套的杨子斌战战兢兢的飞行了十来分钟,依然没有任何炮火来袭扰自己,刚刚降速安顿下来的心却很快又紧绷了起来,原来他发现前方可谓是灯火阑珊,多条灯火通亮的长龙正在滚滚向前蛇形,而发出的震动声响,似乎连坐在直升机里的他都感觉到来自大地的哀怒。

“尼玛的,这该不会是德国人的装甲部队吧?往巴拉绍夫方向机动挺进,他们难道是要强攻?”

透过玻璃窗看了几眼大地上的热闹景象,成百上千的装甲车辆以及大量辎重车辆的行军场景可谓空前壮观,从任何角度来看,正在机动行军的这支部队少则两三个摩托化步兵师,多则乃是一个标准德军摩托化集团军建制,而至于答案到底是如何,地面上的德军很快就给了杨子斌最好的回复。

原来,这支部队原本就是德国陆军中央集团军群司令冯?博克密谋发起主动进攻作战中的重要一支,乃古德里安装甲集群中三大满编装甲军中的一支,第24装甲军,他们原本是昼伏夜出,可今晚的机动却生生被共和国空军突袭利佩茨克所吓止了,而轰炸过后,根本没有在空袭地点的没冯?博克当即让古德里安加速第24装甲军的行军速度,非得要该集团军在48小时之后打响巴拉绍夫战役,于是乎,杨子斌很好的看到了这一半夜里空前大机动的铁甲滚滚场面。

“任何飞过天空的飞行器都是敌机”,这是德国空军司令又一次婉拒冯?博克之后,这名元帅亲自给中央集团军群东线部队下达的命令,而突然出现的黑黢黢的直升机,在夜里由于没有开启任何外部照明设备,地面部队也没有及时打出探照灯照亮,严格执行集团军群司令部命令的第24装甲军防空兵们,便哗啦啦的开始对空『射』击了,地对空导弹之类的先进武器他们虽然没有,可按序固守在重要交通节点的防空高炮阵地上,以及机动装甲车辆上的高平两用机枪等,却都不是善茬。

一时间,地面上猛然响起了绵绵不绝的炒豆声,以及节奏『性』很突兀的锣鼓敲击般的咚咚声,一条条火舌旋即扫『荡』而来,寂寞的夜『色』原本只有地面上众多车辆的照明灯和尾灯光芒片片,但随着直升机所过之处周围高『射』火炮、轻重机枪的打响,骤亮的火舌顿时与一条条火线勾勒出了死亡的火鞭,惊得杨子斌顿感自己像是一脚踹了马蜂窝似的,丝毫不敢调整飞行姿态,只知道猛加油门,让两台涡轮轴发动机快速提升功率,黑沉沉的夜里,“黑骑兵”医疗救援直升机惶恐猛逃。(未完待续。。)

百度搜索阅读最新最全的小说aoye/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