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三二零章 逃不了的诅咒

第三二零章 逃不了的诅咒

“和对方取得联系了吗?”

“已经取得了联系,不过他好像遇上了一些麻烦!”

搁下触『摸』笔,左平暂时没那个心思继续看手中的平板电脑,上面正显示着一些刚刚收到的卫星遥感图片,转而看着参谋长裴扬,问道:“什么麻烦?难道他和德军不期而遇了?”

裴扬挤出了一丝笑容,算是回答了左平的这个问题,随即接过左平手里的平板电脑,刷刷的滑动几下之后,便调出了最新的一张卫星遥感图出来,分辨率还算不错的卫星图片中可以看到大地上有很多的亮『色』斑点,就犹如对某一座小城市进行了夜景遥感拍摄一样,星星点点的灯火让大地显得格外的热闹。

“侦查部队已经确认对方是德第二装甲集群第24装甲军!”裴扬语气平缓的说道,仿佛他早就意料到会是如此这般一样。[]大国无疆320

5月19日至20日凌晨的突击作战很大程度上打击了德军的嚣张气焰,而似乎是突击效果实在惊人,以至于如惊醒猛虎一般,纳粹德军开始要猛然反弹了,这『露』出的森森獠牙可不简单,乃是其精锐王牌第二装甲集群,裴扬感觉自己现在可以想象,古德里安是不是正和冯?博克密谋着更大的战役计划来着。

“这样看来,接应军情局特工的事儿,怕是一个小『插』曲了!”左平沉沉的呼吸了一口气。

裴扬没有回应一个字。而是径直来到数字地图图桌前。调出了融合了许多战役信息情况的动态更新态势图出来,敌第二装甲集群可谓是来势汹汹,计算机自动预估出来的其攻击正面便是自奔萨到巴拉绍夫。

换而言之,系统根据当前的情报数据资料所推演出来的结果,便是敌人要一口气在奔萨至巴拉绍夫一线实施强力突破,其中坚力量,便是传说中的第二装甲集群,至于辅助兵力、佯动和策应兵力等会有多少,现在到手的所有情报还不能提供可靠的数据支持计算机推演。

“接应军情局特工的事情并不麻烦!”

裴扬继续『操』作着,不一会儿功夫就共享到了来自预警机提供的空中监视图。预警机依靠其多普勒探测雷达在内的多种设备所完成的侦查监视范围之内的信息获取,正不断的刷新于该图之上,可以很清楚的看到图内所有正在飞行的航空器身份信息、方向、高度、速度等等,当然也包括那早已被特殊标示为红『色』的一亮点。它所代表的,便是军情局外勤特工夺取回逃所用的直升机。

“你看,它现在都还移动着,也就证明他还依然坚挺的活着,而我刚刚所谓的麻烦,其实就是指他需要穿过德军第24装甲军机动实施地域,所将面临被地面防空炮火所击落的危险『性』很大,要知道,医学救援直升机可是没有任何武备的,也并没有刻意强化抗攻击『性』能。一旦被命中……”

“这我知道!”左平打断了裴扬的说辞,食指伸到屏幕上的亮点处摁住,一字划拉到巴拉绍夫而来,一条细细笔直的蓝『色』线条就自动呈现了出来,而系统自动测出的距离数据也当即出来,237公里。

“我们报给军部的安全可控距离是150公里,事实上,我们现在很难做到这一点!”裴扬站在一旁不忘本职的提醒道:“从目前看来,最合适的接应距离是不超过100公里,这也就意味着他必须即刻起坚持安全飞行约莫半个小时!”

裴扬的话。左平似乎是没有听进去,他双手抱于胸前沉思起来,德军第24装甲军目前看来,乃是古德里安第二装甲集群中来势最猛的一支,当然这也并不奇怪。共和国陆军的第13集团军才开赴到奔萨一带不久,囊括进整个第2集团军在内。外加上苏联西南方面军在奔萨至巴拉绍夫一线所布置的四个步兵军外加一个超军一级建制的预备队,兵力相对于德军而言也并不占优势,中苏双方显然也不会在这个时候贸然发起大规模主动进攻。

“冯?博克善赌、古德里安气盛,他们两人看来是料定咱们只能被动迎击了!”

“那也不一定!”裴扬显然持有不同的意见,他虚空指着态势图上的敌我形势说道:“从敌第24装甲军的机动速度来看,他们这些天似乎进展并不快,快速机动本应该是昼夜疾行,但他们只能在夜间实施机动,而且速度还并不快,似乎小心谨慎得很,大概是做好了随时迎敌突发状况的准备,避免成为他们第十三步兵军之后,又一个让希特勒骂掉大牙的耻辱。”

“这我知道,他们至少还需要48个小时才能对巴拉绍夫实施进攻,或许时间还会更长也不一定!”左平倒是非常清楚这一点,而这也是第八机步师暂时可以按兵不动的资本所在,只可惜时间着实太少,第二集团军其余各部部署到位也都显得格外的紧凑。

“我的意见是,既然敌第24装甲军如此畏手畏脚,为何我们不主动给它一棒,当头棒喝之下,指不定它还真成了缩头乌龟,为整个集团军和咱友军的部署到位争取更多的时间!”裴扬显得有些深谋远虑的继续解释道:“另外,多争取几日,也能让咱们的物资更充足不是?”

裴扬这么一说,左平的心思可就活泛了,他对身旁盘踞的一“黑恶势力”可是已经容忍很久的了,传说中第二集团军军部曾答应过左平,只要第八机步师能够快速抢修出一个机场来,就可以安排一个战术运输机中队每日为第八机步师服务至少两个运输趟次。

可这个美好的期望却随着第二空中突击旅的“蛮横”到来而基本落空。机场虽然被抢修出来了。可却成了第二空中突击旅的地盘,而且也不知道尤达健是怎么给空军运输部队灌了『迷』魂汤,这给第二空中突击旅运输物资的运输机那是一波接着一波,而给第八机步师安排的那个中队呢?由于机场容纳力有限,一天飞来一个趟次都已经很不错了。

除了公路运输之外额外获得的150吨空运物资补给,并不能让第八机步师的库存物资丰满起来,在迎击强敌面前,谁都自然希望物资更多更好,左平前些日子开始就不断催促铁路要加快抢修进度,尽快把横跨霍皮奥尔河的铁路大桥修通。也好让巴拉绍夫能够源源不断的获得铁路运输补给,不再依赖运力和效率双低下的公路运输。

要想马儿跑,又不给马儿吃草,左平早就不止一次给第二空中突击旅旅长尤达健提及加速修建第二个机场的事情。可这厮忙着让其余部转场过来要紧,修第二个机场的事儿却不慌不忙,气得左平多少次都在梦里狠狠地咒骂尤达健这厮忘恩负义,当然事实上也不能怪罪尤达健,他的空突旅可不是工兵部队,而第二集团军的工程旅呢,却又在大力修建横跨河流的公路桥、铁路桥等等事情之上,顺带还得帮助苏联人将以前『乱』埋的地雷给排除了,否则炸到自己人可就糗大了。

“老尤不是牛哄哄得很嘛,这比他气势还要凶猛的敌第二装甲集群来了。这回我倒是要看看,他怎么招架得住!”左平面带鬼笑心中却嘹亮得很,他已经知道该怎么做了。[]大国无疆320

“当前我们库存的物资也足够支持我们高强度作战持续三周,倒是老尤那里,不知道会是个什么情况,另外,这铁路桥还没通,运力庞大的铁路运输补给还暂时不能直接供给我们所用,而且计算通了,第五装甲师、第六机步师等兄弟部队。也得过河作战,他们就得消耗许多份额……”

“所以,你的意思其实还是要让老尤还债?”左平就知道裴扬会这么说。

“这可是你自己说的,而且,军部的命令也不是让老尤派人去接吗?”裴扬摆摆手否决左平的臆断。笑道:“我可是让出一个天大的好机会给老尤,诺是能好好完成这个额外任务。军情局感恩于他,那也值了!”

左平没再理睬裴扬的精打细算,很快就给第二空中突击旅打去了电话,接电话的倒不是什么通信员,这些天来来回回不知道拨了多少通,相信通信员一看号码也就直接让尤达健接电话了,反正打来的不是别人,一定会是左师长。

话筒那边传来的粗犷声不是别人正是尤达健,他之前还都在纳闷来着,这军部咋就安排下来了一个这样特殊的任务呢,而当左平打来的电话响起之后,他立刻就明白了,除了任务的本身之外,恐怕还有更多的附属意义在内,经电话里左平这么一说,他很快就明了。

挂断电话,之前已经小睡了几个小时的尤达健顿时就精神抖擞,叫上副官便钻出指挥方舱往早就组织完毕,已经准备前去接人的小部队集结待命地域走去,那是如今偌大航空兵机场内一个并不大的地方,停放着三架“制空鹰”武装攻击直升机、两架“黑骑兵”多用途直升机外加两架轻型直升机,约莫三个作战班的兵力正聚拢在一起,貌似已经过了讨论行动细节的阶段,所有人都在做出发前的最后检查工作,看到旅长过来,带队的上尉立马跑了过来立正敬礼。

“方阳,队伍准备得怎么样了?”

尤达健停住脚步,远远的看了一眼队伍,一些士兵貌似已经检查完了武器装束,正用『迷』彩油给脸上抹来着,有的在检查夜视仪、有的检查榴弹发『射』器,坐在“黑骑兵”多用途运输直升机机舱边沿的火力手,正检查着多管速『射』机关枪,一架架直升机飞行座舱内,飞行员们也在做着检查工作。

“报告旅长,随时可以出发!”方阳中气十足的回答道。

尤达健满意的点了点头,双手背在身后慢慢踱步向队伍走去,一路上对身后与副官并行的方阳说道:“你要做好接人任务变成营救任务的心理准备。而且从目前得到的最新情报来看。你们极有可能会在敌一个整编装甲军的机动地域穿梭,甚至是在重围之下救人,如何保护队伍自身同时完成好任务,你要有个周全的考虑!”

方阳自然知道行动的危险『性』,所以他精心挑选出来的士兵都是征求过意见的,不愿意前往的可以自行离开,但没有一个人害怕,第八机步师以小规模突击部队勇闯德军第十三步兵军防区,并绞杀得对方天翻地覆的战绩早就在第二军内部传开,官兵们在羡慕的同时。早就渴望着能和德国佬真正厮杀一场,即使不是成建制的拉开架势大开大合。

“不就是勇闯虎『穴』吗?不崩掉它门牙,也得给戳出一个血窟窿出来!”方阳有些生硬的笑道。

“那好!”尤达健停住了前行的脚步,转过身来拍了拍方阳的肩膀。说道:“不管怎么说,这他娘的也算是咱们第二空突旅上阵杀敌的第一仗,好好打,老子可是会一直盯着你的,去吧!!”

尤达健话音刚落,方阳便唰的一下立正敬礼,作战靴脚跟磕碰的声音清脆响亮,转过身,方阳右手一挥,士兵们立马站立起来。背上战术背包、端上武器有序的登机起来,而在身着反光服的地面航空引导员的荧光棒挥舞指示下,两架需要打先锋的轻型直升机很快启动引擎,轰鸣声中,高速搅动的桨叶煽出呼呼飓风,吹刮得尤达健和副官俩人的脸生疼。

灯光闪烁、引擎轰鸣,先后拔地升空的直升机带走了太多的热闹,当最后一架武装攻击直升机的尾灯也都消失在了视野中,尤达健这才挪步往回走,而已经呈编队往西北方向快速飞行的直升机机群。则在离开了巴拉绍夫地区之后不久,关闭了所有的灯光,当然,无线电静默状态是无需进入的,充当领航的一架轻型直升机已经与杨子斌取得了联系。

飞行技术并不太娴熟的杨子斌可谓是到了生平最紧张的顶点。虽然直升机的速度已经被他加速到了最快,让地面上的德军目光锁定都显得比较困难。可他依然感觉速度太慢了,地面上的炮火猛烈而又气势汹汹,每每前进,就仿佛地面上有无数的烟花筒正冲天喷发一样,提心吊胆着害怕的杨子斌,只能稳住『操』作杆,让直升机尽量以最直的路线飞出最快的逃离速度出来,而这样的飞行显然也很大程度上危险十足。

犹如飞蛾窜入了火山口一般的直升机拼命的高速逃奔,而这也让反应不及的地面德军防空火力落空不少,大部分的大口径机枪弹头和防空炮弹都在直升机身后窜过,而且狡猾的飞行员飞行高度确实太低,以至于中大口径的防空高炮根本发挥不出什么作用,因为它们『射』速不快,而且所发『射』的大口径炮弹多为近炸引信,对于出膛速度太快的这些炮弹而言,几百米的飞行距离就让它们猛烈炸开来确实有些难为情,不过还在作为装甲军,各种中小口径的机关炮和重机枪还是不少的。

后面的没有拦住,前面的自然赶紧调整枪口向上攒『射』,在直直的飞行航道上,德军布下了空前密集的火力拦『射』网,宛如渔夫在河流上布下的一道道渔网一样,就等着溯源的鲟鱼钻进网兜里,而见此架势的杨子斌再怎么紧张也知道要赶紧调整了,眼瞅着前方如蝗一般的火力线交织如麻,自然赶紧扳动『操』作杆,让急速飞行中的“黑骑兵”医用救援直升机宛如一颗会自动调整姿态的流星一样,往火力较为稀疏的地域奔去。

密集的地面防空火力攒『射』声也自然而然通过无线电传入到了方阳这边,无线电频道里,除了能听到那些咚咚咚的开炮声以及密密麻麻的机枪爆炒『射』击声,另外便是直升机的舱内轰鸣声以及杨子斌的沉重呼吸声了,而光是用听,方阳就知道了那边的情况相当危险。

时间对于任何人而言都是公平的,随着它的流逝,连一架直升机都打不下来的德军越发显得暴躁起来,有些德军士兵甚至都开始用自动步枪对空『射』击起来,而不可能完好无损的直升机也不断的遭受打击,来自地面的轻重机枪以及机关炮,枪炮弹不时命中直升机,机体的腹部算是比较厚实的,还不至于被轻轻松松就打穿了,倒是机身侧壁和机首,哪儿能够承受得住太多的狂袭,杨子斌甚至觉得每时每刻直升机上都多出几个窟窿,只能暗暗希望该死的德军千万别打中发动机、油箱、直升机旋翼铰接部位等要害之处。

闯入地狱的精灵也免不了会被恶神所诅咒,摆脱不了被严重伤害的命运,如果得不到救赎,显然也就只能魂归地狱。

一波波的弹雨瓢泼『射』来,已经做出极限规避动作,企图逃离这些该死的德军装甲部队机动地带的直升机还是免不了被罪恶的枪炮弹所吻出了严重的伤势,滚滚的浓烟开始怒不可泄的喷冒出来,带着呛鼻的味道,让杨子斌感觉到非常难受,而似乎是受到烟雾影响,德军的火力更加稀疏了一些,而不断『乱』晃就快失控的直升机,任凭杨子斌如何控制,也都不可避免的开始出现盘旋,就差直接摔落在地,但往前快速飞行,已经是不可能的了。[]大国无疆320

“直升机被击中了,我试图迫降,位置大概在……”

艰难的控制住直升机延缓快速坠地的趋势,杨子斌声嘶力竭的用无线电报告道,希望前来接应他的人能够听得到。(未完待续。。)

百度搜索阅读最新最全的小说aoye/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