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三二四章 唯一顾虑

第三二四章 唯一顾虑

6月1日,凌晨4点54分,共和国陆军第二空中突击旅巴拉绍夫航空兵基地。

浩瀚的平原在黑夜里显得格外的寂静,嗡嗡作响的直升机闪烁着航灯徐徐靠近机场,得到控制塔台的准允,燃油已经所剩不多的两架轻型直升机最先转弯切入降落航道,而紧跟在后的两架“黑骑兵”多用途运输直升机,也相继倾斜,慢慢朝着分配的停机位飞去,地面上已经有引导员挥舞着荧光棒,并通过无线电和副驾驶沟通着陆事宜。

担架上的伤员姓什么、叫什么,娄强始终不知道,只知道就这么一个安安静静躺在担架上,从未苏醒过的人,他似乎很重要,上至中亚战区司令部下达第二空突旅,今晚的热闹,全归他所赐。

由始至终一枪未发的士兵围聚在担架周围,连同医务兵和工兵在内,都各怀心思的看着担架上的这个人,今晚组织如此规模盛接应,还甚至给德军第24装甲军制造了不小的麻烦,即将送走之前,所有人都想多看看这人一眼,不需要什么理由。

直升机稳稳盘旋了一会儿,随着一阵略显猛然的触动,直升机机轮已经稳稳停在了用速凝水泥所造的硬质停机坪上,强大的气流吹拂的周围一阵尘土飞扬,桨叶还在嗡嗡刮转,等候在不远处的一群人似乎已经很不耐烦了,几个身着白大褂的军医弓着身便冲了过来。[]大国无疆324

“嘿,交给我们!!”

冲在最前面的一名上尉军衔的军医,人还未到舱门口,便已经大声一吼,并且还打出了大拇指的手势。

娄强原本还打算让两名医务兵把他给抬出去,现在看来也没那个必要了,这几个从未见面过的“如狼似虎”军医,相当麻利的将娄强一行人冒险营救出来的伤员连着担架,迅速从舱内挪出、抬着便躬身快速离去。

挥了挥手。娄强吸了吸鼻子,这任务,来得突然、去得更是突然,扭头一看舱内依然坐着不动的兄弟们。淡然一笑,喝道:“怎么?还舍不得吗?”

医务兵和工兵都咧嘴一笑,只有狙击手和另外四名士兵拍了拍手中的家伙,似乎想说他们很想很想开一枪,整个行动说是危险『性』十足,可实际上呢,他们由始至终都是神经紧绷、高度集中。生怕有任何的不足之处遭致行动失败,可现在看来,他们离开之前所携带的武器、弹『药』以及做好的任何残酷作战准备,甚至是写好的遗书,都没有派上用场。

“别担心,还有的是机会!”

娄强并不再多说什么,握了握拳头之后,拿起自己的突击步枪。领着通信兵,在渐渐停下来的直升机桨叶嗡嗡声中,昂首阔步慢慢离开了。身后紧紧跟来最值得信任的战友,与另一架“黑骑兵”直升机里出来的汇成一队,在方阳和娄强的并肩带领下,来到了跑道的一侧,静静的看着跑道上的一幕。

或许是早就来了,也或许是刚刚赶到,但不管是什么时候到的,反正出发之前,没人见到还处于野战建设状态中的基地里出现这么一架特殊的运输机,虽然没坐过。但还是有人知道它的俗名——“大笨鸟”偏转翼运输机,一种介于固定翼飞机和直升机之间的新型运输机,既可以像直升机那样垂直起降和悬停,又能够像固定翼飞机那样快速飞行,据说是共和国海军陆战队的最新大规模列装制式装备,陆军装备该型飞机。似乎还没怎么听说过。

“这东西,该不会是海军的吧?”娄强稍稍侧头问道一旁的方阳,其实他想说的是,刚刚救回来的那个人,会不会与海军有什么特殊关系。

正目不转睛看着几个军衔很高的军医,在几名一看就知道是特种兵的杀人机器保护下,将担架抬进了运输机舱内,随后,眼神暴戾充满杀气的特种兵们,很快就伴随着舱门的徐徐关闭而消失了,如长在运输机左右两侧双臂式装置上的桨叶,已经高速旋转起来。

没多一会儿,这架怪模怪样的运输机就旱地拔葱向茫茫夜空飞了上去,到达一定高度之后,旋翼倾转,立马摇身一变成了如双发涡轮螺旋桨的固定翼运输机一般,呼啸着快速离去。

当偏转翼运输机的航灯也都消失在了夜『色』里,东方的地平线上也『露』出了丝丝鱼肚白『色』,莽莽大地已经快要在新的一天黎明催促下醒来,摘下轻量化防护头盔的方阳,这才转过身回答娄强的问题。

“现在我可以告诉你了!”方阳指了指太阳『穴』,说道:“他不是海军的人,据旅长透『露』,他是个『迷』!”

说完,方阳带着笑意单手指天摇了摇手,示意队伍就地解散,“邮政速递”这么一个怪难听的特殊营救行动就此宣告结束,虽然由始至终他一颗子弹也没有打出去,倒是来自武装攻击直升机营的三架“制空鹰”武装攻击直升机过足了瘾,可这又怎样呢,战争这才刚刚开始,一枪不发就完美完成一个任务,岂不是更好?

“散了散了,都他娘的散了,回去好好休息休息,娘的,接下来可有大仗可打了!”

娄强转过身去,对所有人都摆了摆手,他原本是不准备骂娘的,但刚刚回来之前,所有人显然也都看到了,也经感受到了,德军一个整编建制的装甲军可真不容小觑,若不是空军及时赶来解围,能不能全身而退那自然是个未知命题,更何况德军已经气势汹汹的扑来,不日即将杀到巴拉绍夫,第二空突旅已经坐镇于此,岂能坐看不管?

战争的魔咒已经开始拉响最刺耳的节拍,死神已经在妖娆的夜『色』中跳出了最亢奋的舞曲,在这最美妙的拂晓,终于能够安然睡下的人,当然也少不了王秉诚,在得到运输机已经接到了杨子斌并且已经返回阿拉木图,担忧在心的王秉诚,终于松了一口气。

“将军,您要的咖啡!”

一名勤务兵利索的给王秉诚盛来了一杯灼热得还在冒烟的浓咖啡。面带微笑接过咖啡算是谢过的王秉诚,目送勤务兵离开之后,这才敲了敲钢化玻璃门,当里面传出了一声有力的‘进来’。他这才扭开把手进门而去,并顺手把门给关上。[]大国无疆324

抬头正好看见端着一杯咖啡略显猥琐的王秉诚,薛殿川笑着摇了摇头,双手放在文件夹上,看着王秉诚,笑问道:“你端来这杯咖啡,就算是表达谢意了?”

王秉诚没说话。只是微微点了点头,如一个普通咖啡店的服务员一样,毕恭毕敬的将咖啡杯放在了薛殿川的面前,并且还做出了一个很标准的请用手势,还装腔作势的退到一旁,待薛殿川中将端起咖啡,浅酌了一口之后,他这才终于笑了。

“勉强算是吧!”

王秉诚颔首点了点头。他心里很感激中亚战区,不仅仅是司令部,还有陆军第二军以及空军。为了营救一个军情局的优秀外勤特工,的的确确耗费了不小,在杨子斌无法亲自来致谢的情况下,作为上司的他,有必要来表示一番。

薛殿川早就料到王秉诚会来这一套,搁下咖啡杯,砸吧砸吧嘴巴,说道:“那你可就错了,我可不是一个随便的人!”

王秉诚点头回应道:“当然,我知道。你随便起来,就不是人!”

薛殿川闻言一笑,合上文件夹『揉』了『揉』酸胀的太阳『穴』,随后才站起身来伸了伸胳膊、扭了扭脖子,慢慢踱步来到王秉诚的面前,倚靠在楠木办公桌。双手抱在胸前,如普通企事业单位同事之间工作时间闲聊一样,和王秉诚一起半坐在办公桌桌沿。

“救回你的特工,是我们份内之事勿需再提!”薛殿川很诚恳的说道:“我虽然到现在为止还没有见过他的真人,但我知道,他应该是一个很优秀很优秀的特工,更是一名优秀的军人,即使他和我不在一个编制内,但我依然很敬佩他的精神、胆识和勇气……”

又来了,又来了,心里惊呼着大事可能不妙的王秉诚,似乎有一种危险靠近的意识,可他就是无从辩驳,要知道,薛殿川可是个老狐狸,他这么褒奖一个并不属于他辖制的军情局外勤特工,哪怕是一个中将表扬一个少校,也显得有些辞藻过多了吧。

王秉诚只能暗暗点头,薛殿川的语气很平和、言辞也很中肯,然而他话锋一转,却陡然变了样。

“那么就这么说定了,等你的那位特工身体康复之后,我一定要亲自接见一下他,表扬他在此次我中亚战区突袭利佩茨克行动中,既完成了上级的保密任务,又顺便消灭了敌人一干军官将领。”

“不过,你的主要任务虽然已经完成了,但次要任务呢?”薛殿川摊开手,如讨价还价的市侩商人一样,和王秉诚探讨道:“你来之时,可是带了另外一个任务的,我到现在都还记得,你可是要帮助我中亚战区除掉德军核战之力的,我可不是想敌人突然有一天抵挡不住,又如莫斯科那样,用原子弹来突然撒野!”

变脸比翻书还快,只能暗骂一嘴的王秉诚丝毫找不出反驳的理由,诚然,他来中亚战区就是两个任务并行的,现在汪精卫等人已经到阎王那里去报道了,可德军掌握在其中央和南方两大集团军群手里的“王牌”还没找到,而所谓的“王牌”自然是指被德军始终藏着掖着生怕见人的原子弹。

现在的共和国中亚战区怕什么,他薛殿川可以拍着胸脯保证,只要空军第五战斗机师全部就位,并且有充足的物资供应,中亚战区足以凭借现有的陆空军部队力量,完全可以在一定的时间之内,打到纳粹德国老巢柏林都不成问题,可唯有一样东西,薛殿川很害怕,那就是德军手里的核武器,这可是潘多拉魔盒里释放出来的魔鬼,如若不消灭在原始状态,一旦释放出来,后果自然是不堪设想、

通过有效的空中保护和防空拦截,中亚战区的陆空军部队其实并不怎么惧怕德军手里的核武器产生巨大杀伤毁灭效果,可军队不惧怕,平民可就不一样了,尤其是共和国国防部部长唐仁辉上将前不久在中苏哈军事联合会议之后的新闻发布会上,亲口对全世界的同盟国记者所说的。绝对会避免出现第二个‘莫斯科’,这俨然就是告诉全世界,共和国决不允许纳粹德国再一次于战争中制造毁灭『性』的核爆炸,无论伤及谁。都不可以。

唐仁辉上将的话显然也代表着北京的意思,也代表着整个共和国的国家意志,更代表着整个同盟国集团的集体意识,尽管希特勒手里有原子弹,但这绝不能够构成其称霸世界的理由,中亚战区作为目前世界上唯一一个与数百万德国陆空军持续作战的战区,俨然已经与美国主导的对日作战太平洋战区一样。成为了同盟国对抗轴心国的重要战场,而日本没有原子弹,纳粹德军却有,共和国中亚战区司令部压力可想而知。

“现在,就是现在!”薛殿川站直了身体,指着西方,两眼炯炯有神的看着王秉诚,说道:“纳粹德国号称最强大的中央集团军群。已经派出了其精锐的第二装甲集群,今晚行动差点就功败垂成的阻挠者,便是该集团军群的重要一支——第24装甲军。并且,他们现在一直在向我们靠近,向巴拉绍夫至奔萨一线靠近,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什么?”王秉诚不假思索的反问一句。

“意味着什么?”薛殿川双手背在身后,慢慢踱步来到了窗前,拉开了窗帘,指着下面一片忙碌的指挥大厅,说道:“这意味着人类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一次机械化战争,即将在几百公里之外的土地上火热展开,而我们兵力并不占据优势。且还处于疲态的陆空军部队,将联合连12岁孩子都抱着ak47自动步枪上战场的苏联军队,一起抵抗住来自敌军最凶猛的一次进攻!”

“这恐怕将是人类文明至今最大的一场地面战役,始终虎视眈眈的德军南方集团军群极有可能参与进来配合其中央集团军群行动,而一直在北线不温不火的其北方集团军群,也必将毕其功于一役。向阻挡在他们进军路上的朱可夫部队,发起最凶狠的进攻……”

薛殿川站在落地玻璃窗前,双手背负昂头微扬,伟岸的身躯在日光灯的照『射』下,线条清晰、条棱分明的中将军衔『迷』彩服,显得格外的战意十足,而看到这一幕,再透过玻璃窗俯瞰下指挥大厅里忙碌的一切,一排排控制台前有数百名各司其职的军人在忙碌着,各种各样的显示器和控制板构成了一道道特殊的风景,如若不是司令办公室隔音效果完美,他几乎可以听到大厅里各种设备的工作嗡鸣声,以及人员之间、人与设备之间的对话声…忙碌的背后,便是战争的匆匆脚步。

“那,我能做些什么!”王秉诚也摊开手来,微微侧头道:“我的意思是,军情局欧洲情报司能够为这一战,做些什么,除了找到那两枚原子弹!”[]大国无疆324

听到王秉诚说出这句话来,薛殿川终于转过身来,没有丝毫笑意,正『色』说道:“不需要别的,我就要那两枚原子弹,要让敌人绝没有在咱们头顶上扔核弹的丝毫可能,也只有那样,我的士兵才能毫无顾虑的战斗!”

王秉诚一直有所思量有所考虑,可还是没有能够挣脱出薛殿川中将的一步步诱导,掉入了薛殿川布下的一个无底深渊,顿感连呼吸都有些不畅快了,可能有什么办法呢,谁让中国人都称,欠钱易还而人情债则难偿。

“说吧,给我多长时间,如果实在太短,那我只好告辞回京!”

王秉诚没有再和薛殿川兜圈子的意思了,他也没有丝毫的必要,中亚战区接下来会参与到一场前所未有的真正强强对话大战中,军情局没有必要拖后腿,更何况中亚战区还帮助了欧洲情报司这么大的一个忙。

薛殿川很满意的点了点头,快步带着王秉诚来到自己的办公桌前,翻开了刚刚他合上的文件夹,中亚战区司令部作战参谋处已经拟定好的作战计划跃然于纸上,这对于中亚战区而言的最高机密,对于王秉诚而言,显然不存在阅读权限的问题,更何况是薛殿川中将主动给王秉诚看。

“现在的情况是,纳粹德军尤其是其陆军,集结了绝大部分兵力,发动一次大规模的全线级进攻已如破竹之势,而且他们的空军最近十日的表现非常蹊跷,大有养精蓄锐之势!”薛殿川在王秉诚快速浏览的同时,一旁简短的说明道。

“这我知道,戈林已经很久没有让前线的德国空军一架战机起飞过,估计再不飞,恐怕都快生锈了!”王秉诚双速的看着作战计划,一边不忘调侃一句德国佬那表现奇特的空军力量。

“他们的空军如何如何并不是关键,我最担心的,还是那核武器的问题!”薛殿川来回踱步了两圈,停下来说道:“仅从陆军兵力对比上,数量已经根本不能说明任何问题,我可以这么说,就咱们数字化重装的第二集团军,拉开架势和古德里安的第二装甲集群,在双方皆无任何空中支援的条件下对抗,也不会完败,更何况我还有第六集团军,我还有一支快速反应力量,第十一集团军可是随时能够在德国人意想不到的地方来上一刀子!”

“说来说去,你就是担心德国人突然发难,使用核武器来扭转战局!”王秉诚很中肯的总结道:“只要消除了这个顾虑,那你岂不是要生吞活剥了这德国人的三大集团军群不成?”

薛殿川闻言,停了脚步,也没有笑,只是眼神很深邃的看了看王秉诚一眼,又接着徘徊,宛如一个等待婴儿降生的慈父一般焦虑。(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