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三二六章 将军的想法

第三二六章 将军的想法

在特别通行证的开路下,两辆轿车并未被丝毫阻挡便驶入了共和国国防部,转入地下停车场之后不久,乘坐专用高速电梯的薛殿川,便独自一人来到了国防部部长办公室门外。

站在门外,薛殿川举起手作势要敲门,却又停在了空中,他似乎还在犹豫些什么,不过最终还是坚定的敲了两下,笃笃声后,门内传出了‘请进’的声音,这才推开厚重的房门,摘下军帽平端在腰间,昂首挺胸走了进去。

顺手合上房门,报告一声之后,薛殿川中将一手端帽一手背负在身后,挺胸收腹头抬高,双眼炯炯有神的目视前方,在唐仁辉上将宽敞的办公室里,站在门侧正好可以看到那张挂在墙上的硕大世界地图。

“这么快就来了?”正伏案批阅文件的唐仁辉略略抬头,瞄了一眼薛殿川,又道:“稍息!”

听到唐仁辉这一命令,这才放松下来的薛殿川,依然是一副严肃的样子,这可让唐仁辉看得有些奇怪了,虽然自己的确要比他高一级,可这犯不着这样吧,瞪了薛殿川两眼,倒也找不到什么好说的,合上尚未批阅的文件,敲了敲办公桌,中气十足的命令道:“坐下!”[]大国无疆326

薛殿川果然像是一个严格执行上级命令的士兵,齐步走到沙发前坐下,挺直了腰板依然一副严肃表情,而觉得心里好笑的唐仁辉只能笑笑,摁下通话器,让秘书送两杯茉莉茶进来,他可是直到薛殿川爱好的,不喜欢咖啡,最喜欢清新淡雅的茉莉。

秘书很快就送来了两杯热气腾腾四溢着茶香的茉莉茶,退出去之后,唐仁辉已经安然坐在了薛殿川的正前方,倚靠在沙发上。打量了薛殿川几秒钟后,说道:“很不错,看来中亚地区已经快到热夏了,应该要比北京炎热得多!”

薛殿川没有回答。而是略略点了点头,瞥了一眼茶几上的茉莉茶,嘴角『露』出了一丝笑意,看来部长还是知道自己喜好的,也不客气,端起茶杯掀开茶盖,吹了吹气。浅酌一口,果然是那个味儿,妙哉!

“怎么样?还不错吧!”唐仁辉也端起茶杯抿了一口,笑呵呵的搁下茶杯,笑道:“这还是张『主席』给我的,一直舍不得喝,就等贵客来了,才拿出来显摆显摆!”

“『主席』给的?”薛殿川愣了一下。随后便明白了过来。

“怎么?你也想要?告诉你,没门!”唐仁辉眨巴眨巴眼睛,活像是一个老顽童一样笑侃道:“你要是能打好这一仗。打出一个名头,老子就割爱给你一斤,否则的话……”

“我回京就是为了这事!”薛殿川很干脆的打断了唐仁辉的话,他不相信这个世界上的如果之说。

唐仁辉不再开玩笑了,他很懂得事态轻重缓急,否则,他也不会在此之前,应允考察中亚战区司令部之时许下的诺言,第9和第12集团军目前也已经进入了中亚地区,成为了中亚战区司令部麾下又两支极为重要的陆军力量。仅从这一点,唐仁辉作为陆军司令更兼国防部长,他力挺薛殿川,是没有任何余地的。

“在面见庄参谋长之前,我还有两件事情需要得到您的帮助!”

“哟呵,你还真是直接!”唐仁辉冷哼了一下。嘴上却说道:“可我还就喜欢你这一点,说吧,到底还要我怎么帮你才行!”

都他娘的这个时候了,薛殿川也顾不上什么面子不面子,当即狮子大开口的说道:“第一件事,我需要得到北京高层无条件的支持,在战役结束之前,无论我做了什么,都坚决支持我而不能有任何的质疑甚至是干涉,这件事情,只有您能帮助我!”

薛殿川一边说着,一边注意观察唐仁辉的表情,果然,和他想象中的一样,唐仁辉虽然没有丝毫的波澜,可眉『毛』一挑,那瞬间的反应,还是让他看了个清楚,所以他趁着唐仁辉还没有开口反驳,便将第二件事说了出来。

“第二便是我需要大量的物资,目前,战区司令部下辖的陆空军部队已经足够应付这场战事,而虽然我军的以燃油为代表的油料类物资可以就地依靠哈萨克斯坦获得补给,甚至是通过里海海运得到来自于中东国家的支持,但我需要大量的战斗物资,而且是越多越好,所以希望您能满足我这个需求!”

“只要是有利于战争朝着胜利方向前进的,我没有理由不支持你!”唐仁辉几乎是在薛殿川话音刚落便直接说道:“你要物资,我可以给你,在现有的基础上,一定时间之内翻倍也都不成问题,即第一件事我想不通,北京什么时候没有支持你了?你又是要唱哪一出戏?”

薛殿川就知道唐仁辉会这么问,而这也是为何他首先来找唐仁辉支持的原因,要是搁在庄佳明那儿,恐怕已经被骂作是要蹬鼻子上脸了,什么要求都敢提,不遭到一阵痛骂才怪。

“很简单,我需要撤军,撤走驻扎在阿特劳的第六集团军,重兵集结以图与德军强强碰撞,一举歼灭之!!”

薛殿川毫不犹的将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并且已经做好了各种应对的心理准备,然而,这话一出口,听在耳朵里的唐仁辉却没有开口,倒是拿出了特供香烟出来,也不招呼薛殿川抽不抽,自个儿倒是给抽上,薄薄青烟中,开始思索起来。

半响过后唐仁辉将烟头在烟灰缸上抖了抖,笑了笑道:“你小子,好大的胃口,要我来帮你做北京这边的思想工作,你怕是哈萨克斯坦那边反应太激烈,给北京这边造成太大压力,进而让你那边放不开手脚吧!”

薛殿川郑重其事的点了点头,和聪明人打交道就是好,不用废话太多,唐仁辉立马就明白了他的意思所在,这第六集团军乃是如保护神一样守卫在里海北岸地域,哈萨克斯坦西北能源与工业重城市阿特劳在此之前,一直被伏尔加河西岸虎视眈眈的纳粹德国陆军南方集团军群垂涎,要是第六集团军这么一撤走。当地民众怎么想先不说,哈萨克斯坦政治家们,会是何种反应。[]大国无疆326

唐仁辉不难预料那帮人的反应会是如何如何的激烈,都说德国人善战。从波兰打到英格兰,再挥戈大高加索,一直都是所向披靡战无不胜,哈萨克斯坦好不容易盼到了共和国来为其撑腰,免得让它成了苏联北极熊倒下之后,第一个被德国人侵吞入肚的肥羊,可共和国要是将重兵撤走。啧啧,影响力估计不亚于德国人扔了一颗原子弹在里海里吧!!

“能说说原因吗?我很想听听!”显然,唐仁辉不想做不明不白的‘冤大头’。

“原因?原因很简单,和德国人三大集团军群相比,虽然我军占有信息优势、空中优势等等,但兵力上的劣势却是突兀存在的,所以,既然本来巴掌就不大。我就得需要攥紧拳头一拳猛击,而不是轻飘飘的一耳光,那样。恐怕连蚊子都打不死,更何况是一辆德意志战车!”

薛殿川倒是给出了一个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理由,而这么说,也是无可厚非的,至于唐仁辉,他沉『吟』了一下,知道这小子说了等同于白说,既然不想说个明白,也就直接跳过这个话题,直接问道:“对了。敌人手里目前可是还有两件核武器的,这个可得引起注意!”

唐仁辉既然已经这么问了,薛殿川也就知道,摆平政治家们的事情,唐仁辉已经揽到身上了,所以最怕与政治家们打交道的他。顿时就感觉一身都轻松了下来,至于唐仁辉提及的这么一个看似棘手的问题,他却笑着回答道:“这个问题很容易解决,军情局欧洲情报司司长王秉诚少将,已经在我面前立下了军令状,在我回去之前,他一定搞定!”

“这么大的口气?你确定说这话的是王秉诚那小子?”

唐仁辉大概是对王秉诚的印象不太好,可经薛殿川这么一说,他还真对这小子的能耐有所期待,毕竟这厮这两天导演的一出好戏已经传回到了北京,汪精卫等余孽的死,显然是一个政治意义极大的胜利消息,如果王秉诚能够再接再厉,那铁娘子走后,军情局局长的位置空缺,岂会旁落他人?

薛殿川颔首点了点头,表示这并不是假话,王秉诚亲口答应下来的事情,他就一定能够办得到,而既然两件事情都让唐仁辉给答应了下来,他又还得要赶着去面见庄参谋长,为明天出席联席会议做述职报告打好前站,这便起身敬礼,准备离去。

“这么快就要走?也不多坐会儿?茶都还没喝完呢!”

唐仁辉站起身来,真真像是一个老顽童一样笑侃薛殿川,还真把薛殿川给说动了,端起茶杯一饮而尽这才才拔脚离去,不过还没走出门,唐仁辉一个站住,他便当即如触电一样愣在了原地。

“在你去见庄参谋长之前,我有一件私事想要问问你!”唐仁辉轻描淡写的端着茶杯,轻轻吹拂着茶香。

私事?薛殿川心里虽然迟疑,但身体动作却反应迅速,立马就转过身来,而从没有卖关子习惯的唐仁辉,直截了当的问道:“前不久,蔡副『主席』不是到你的中亚战区司令部来视察了吗?结果怎么样?”

“应该,应该还不错吧!”心里真没谱的薛殿川傻愣愣的回答道。

“说你是根木头,你还真装傻充愣了,老实告诉你吧,再有几个月,那个‘副’字儿可就得去掉了,她来司令部视察工作时候,你表现怎么样?她待你怎么样?这些问题都很关键……”

大有一种恨铁不成钢感觉的唐仁辉,真想在薛殿川的脑门上开个洞,把自己这些年积攒下来的那点经验给统统灌进去,虽然自己也是个政治盲,可好歹也比榆木疙瘩似的薛殿川好一些,否则也不能四平八稳的坐在国防部部长的位置上统筹全军。

而经过唐仁辉这么一提点,薛殿川还真开始回想起和蔡副『主席』接触的每一个细节,蔡英以前是搞商务的,做商务部长能够做得让全国人民都爱戴,那可是独一份儿,可以说共和国如今繁荣的市场经济,几乎有她不可磨灭的功劳,人民腰包鼓鼓。自然忘不了这么一个号称财神的“财娘子”,可她要成了最高的领导人,会是什么样,会给自己带来什么样的变化。薛殿川想破头也想不到。

看到薛殿川为难的表情,唐仁辉就知道这『性』子好比核潜艇特种耐压钢一样执拗的爱将,保不齐真真是那么样刚正不阿,若真是这样,还好说些一些。

“反正,这场仗,你得好好打。至于为什么,我现在可以透『露』一个消息给你!”唐仁辉搁下茶杯,搓了搓手,细声细语的说道:“东亚战区司令董钜和南亚战区的秦铭,和你是竞争关系的俩人,你应该不陌生吧?”

薛殿川不可否认的颔首点头,共和国三大战区司令未来可能竞争联席会议参谋长或国防部之职的事情,目前在共和国五大军种中已经不再是稀罕新闻。可还有另外一种说法就是,如共和国战后第二次军事改革一样,战后的共和国为了合理均衡国际利益的保障力量。也就是军队,绝对会在欧洲、非洲、中东、西太平洋等这四个重要地区设立海外司令部,拥有很高的权限。

而职位最重、权限最大的,显然便是欧洲司令部和太平洋司令部了,这俩职位,保不齐便是要让上将军衔的人物才能坐镇得住,而且这还不排除共和国战后与美英法等西方盟国之间的关系如何,如果不太好,说不定还得弄出个南美司令部来威胁美国的后花园、北非司令部与南太平洋司令部专控英联邦。

所以,再加上新一轮军事改制的各种各样版本消息。又有目前三大战区司令“竞争上岗”的头条,军队内部可谓是有足够多的谈资来热闹热闹,而站在薛殿川的角度上来讲,他其实已经考虑得很清楚不过,不管未来军队会怎么发展、怎么改革,始终都不会背离一个原则。那就是服从国家意志、切合国家利益,而他则需要时时刻刻为军队为国家着想,到哪儿,他都不会混得太差,至于职位是什么、军衔如何,这些都是次要的。

“司令,其实,其实我吧,我还真不太看重这些了!”薛殿川口口声声一个司令,显然就是从陆军体系内的范畴来称呼作为陆军司令的唐仁辉了,而且薛殿川也是陆军,这么一个称谓,显然便是贴心话、大实话了。[]大国无疆326

“一开始,我还真有那种削减了脑袋拼命往上面爬的想法,可经历过真正的战争之后,我渐渐明白了一个道理,职位再大、军衔再高,可是如果没有真正强大的能力,说什么都是白搭,更何况,非得要到了一定的高度之上,才能谈及忘记个人全心全意为军队为国家服务了吗?显然,我只知道越是往上爬、越是容易得逞,就越容易忽略一些真正本质的东西,而如果连军人最起码的职责和使命都遗忘了,那也就不配作为一名军人苟活于世,吞枪『自杀』也都脏了纳税人出钱购买的****子弹!”

“而且,刚刚你问我,认不认识董钜和秦铭,老实说,我相信他们也会和我一样,不在乎能不能飞多远,而只在乎自己能不能飞得有价值有意义!”

薛殿川的话说得倒是很干脆,而听在耳朵里的唐仁辉也不禁点了点头,他大概真是误会了这三位出『色』的战区司令了,所以他立马删除掉脑海里的那些稀奇古怪想法,什么要力挺薛殿川之类的,转而说道:“那我还是要提醒你一下,南亚地区目前不太平,印尼猴子好了伤疤忘了痛,秦司令已经准备好好修理修理,让这只猴子至少五十年之内不能『乱』蹦弹。”

“那董司令那边呢?他恐怕也在酝酿大动作吧?”薛殿川还是有人类最大的共『性』之一八卦心『性』。

唐仁辉就知道薛殿川会这么问,便把美国海军太平洋舰队和英国海军本土舰队谋求与共和国海军展开一次时候深度合作,以求在太平洋上能够赢得一次对日海军大胜利,进而在太平洋战场上实现反法西斯战争的大逆转,与共和国在中亚地区大开筵席痛宰德国陆军一道,形成反法西斯战争最遥相呼应的陆海大战双胜,既空前激发同盟国军民战胜敌人的雄心壮志,又能一改战略防御态势由守转攻。

共和国东亚战区重要职责便是对日作战,而现如今,也已经过了共和国作壁上观,冷对日本疯狗痛咬美国人的时候,若是再让小日本嚣张疯狂,美国人和英国人可就彻底玩完了,因而根据唐仁辉透『露』给薛殿川的消息意思,共和国方面显然已经有所打算了,中亚战区要开打一场史诗般的陆战大对决,南亚战区也要收拾不老实的印尼猴子,东亚战区岂能当观众嗑瓜子?

“那这样看来,咱仨的良『性』竞争,还真他娘的继续火热进行着呢!”心里犯怵的薛殿川还是忍不住的感慨道,做人也就是要这样,只有竞争,才能让自己不断的求上进,否则,迟早要被淘汰。

看着一副深思表情样子的薛殿川,唐仁辉真是不知道这榆木疙瘩的脑袋又在想什么了,所以挥了挥手让薛殿川该干嘛干嘛去,只是门合上的之前,最后叮嘱了一句两件事情都包在他身上,军人之言,又岂能儿戏!(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