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三二九章 奇兵

第三二九章 奇兵

当北京的黑夜渐渐落下,城市的霓虹开始装点『迷』离的夜景,几千公里外的乌拉尔,热灼的太阳依然西悬天际,一抹抹火热,正不断的挥洒下来,让军供站内的马武云上士只能咂巴咂巴干巴巴的嘴唇,很想停下来喝一口水,但一直忙不过来。

“老马,准备一下,一会儿还有一车过来!”

刚把最后一个集装箱吊装固定好,趁空想要喝水的马武云还没拧开水壶盖,对讲机里就传出了熟悉的声音。

“知道了!”

拿起对讲机无奈的回了一句,马武云摘掉『操』作龙门吊『操』作杆的手套,扭开水壶咕噜噜的猛灌了自己几口,干涸的喉咙那冒火似的感觉终于被一阵湿润所替代。[]大国无疆329

一个字——“忙”,如果非得要说是四个字,那就是“实在太忙”,乌拉尔作为共和国中亚战区司令部后勤处排的上号的重要物资枢纽所在,不仅承担着已经进入战场的共和国陆军第二、第十三两支集团军的物资保障工作,还有个又耗油又耗弹的空军第二攻击机师。

每天都有大量来自于长途货运列车驶抵这里,这些列车中,除了油罐车是来自于哈萨克斯坦国内各地炼油厂的,大部分干货货运列车,都是来自于共和国国内的,有弹『药』、医『药』、食品、器材等,偶尔会有装在一节节平板车上的车辆装备送来中转。

总而言之,乌拉尔如今有一个很大的货运场是专门用于共和国陆空军的物资中转的,来自共和国国内天南海北的作战物资,基本先是汇聚到兰州,然后再集中装运,通过万吨级重货运列车经兰新干线铁路送到乌鲁木齐,更换牵引车头,即换上新的双机重联大功率机车之后,再从乌鲁木齐经阿拉木图送到乌拉尔来。

战事并不紧急。但物资运量依然非常之大,刚开始,马武云是真不知道战区后勤处那些人到底吃了什么春『药』,一下子给乌拉尔拨来这么多的万吨重列。就像是要一下子搬空囤积在阿拉木图、乌鲁木齐等地的军需库存一样。

仅仅是一个上午六个小时时间,货运场就接车48列,也就是平均一个小时里,就他娘的涌来了八列货运列车,这假若一列车平均运输6000吨物资,那么这48列俨然足足达到了惊人的近二十九万吨,当然。考虑到其中有些物资并不怎么重,可总归也有二十多万吨吧,这要是下午再怎么疯狂,货运场就真吃不消了。

现在,马武云很清楚自己是在干什么了,因为他两点中囫囵吞枣似的恶补了一顿迟来的午饭,送饭来的炊事员就透『露』了一个消息,他给马武云送完饭菜之后。就得立马赶到乌拉尔城郊最大的一个综合批发市场,少则也得准备好几百斤猪肉、上千斤蔬菜,多则便是尽量多买多拉。屯满冻库也都无所谓。

那会儿正猛吃的马武云便了然了,货运场虽然一直以来都担负着物资暂存与分流工作,可一样有充当军供站的能力,最大限度,可以同时为上万人的部队提供一日三餐和住宿,而照着炊事员的这么一个说法,那显然会有大部队到来,至少也是经过。

结合上午到来的这么多物资,许多都还没有及时完成分流重新编组,让物资继续通过铁路输送到前线去。现在又要准备这么多的饭菜,马武云一下子就明白了过来,战区司令部肯定是要增兵了,二十来万吨的物资,若是第二和第十三两个集团军用,显然还太富裕了些。但要是再来一两个军,就基本差不多够大打一场了。

呜呜呜……尖锐拉长的鸣笛声拖回了马武云的思绪,转头一看,在占有高度优势的龙门吊『操』作间眺望宛如数层楼高的房顶上一样视野开阔,马武云只见远远的编组场东侧,双干线的下行线上,一列一看就是两个机车重联在一块的大家伙,不再通过受电弓从接触网上源源不断汲取电源,基本已经减速下来,那沉沉拖着的超长铁龙,由一节连着一节的墨绿车皮组成,绵延开来,一眼竟是看不到尽头。

兵马未动粮草先行,马武云在这后勤兵的岗位上一干这么多年,还基本算是头一遭遇到这么疯狂的物资运输,电气化重铁路干线的双线而成,几乎是只要不停电,大功率的电力机车就能远比内燃机车表现的疯狂,几千吨几千吨的,不停将国内生产出来的军需物资给送来,再加上现在的铁路调度系统优先照顾军事运输,本来就可以安排很多趟次列车运行的电气化铁路干线,还真真对军列客气,和平时期居多的客运列车、货运列车等等都降级运行,只能趁着军列没有占用线路的时候才一段一段的跑,战争对民生的影响不大,那在马武云看来基本算是屁话。

空调依然在送来清凉的清风,但一丝不苟『操』作吊车转移大型集装箱的马武云却依然汗流浃背,高强度的持续工作让他宛如在完成一个马拉松赛跑一样,为了节约物资转运分流的时间,和平时期里,货运列车直接上溜放线,将目的地不同的车皮依次溜放便是,之后前往不同地区的货运列车再完成编组即可。

然而到了战争时期,溜放编组的方法显然还在用,可是效率实在不太高,就比如说现在马武云所吊运的这几个集装箱,原本是从北方重工哈尔滨一个军工厂发来的,很沉,估计里面不是什么装甲车辆的披挂式反应装甲,就可能是单发重量就惊人的稳定尾翼脱壳穿甲弹,总归是很沉的便是,如果要通过溜放编组的方式完成物资转发,那显然很耽误时间。

所以,马武云的任务,便是将这些从国内集中拉运到这里的,目的地也一样的,从各列车上给吊下来,将这一个个集装箱,依次放好在单独准备的一趟军列上,装满便即刻发车,而这样的方式。基本都是为满足一线作战部队的需求,比如说第二集团军,最近一段时间,他们的物资需求就很旺盛。有些时候铁路运输不满意,还要求直接把集装箱吊给平板挂车,再由挂车直接送到空军基地里去,用运输机给送到巴拉绍夫去。

铁路、公路、航空,作为中亚战区三种主要的军事物流手段,运力巨大的铁路显然是要占据绝对位置的,而这也就注定了乌拉尔货运场的重要『性』之大、责任之重。难免的,司职其中的马武云也自然而然有得忙,不过好在下午抵达的货列没有上午多了,上午抵达的多是夜里接连从乌鲁木齐发来的,都说为了尽量避免给普通百姓生活造成影响,所以军列多安排在深夜跑,白天还是多多少少留给了民用的客列和货列。

中哈军民之间的谦让与和谐共存问题重要与否,马武云已经没心思去关心。他只知道,当对讲机里,传来了货运场调度员那略显嘶哑的声音之后。他可以“下班”了,而且调度员还明确的告诉他,可以睡上十二个小时,而这也自然意味着,十二个小时之内,基本不会有军需货列来了,即便来了,恐怕也都是直接驶入仓库区卸货的囤积的。

吊车上的条件有多艰苦,马武云数一数自己的『尿』罐子便知道了,这些都是因为吊装任务安排得太紧。自己根本没有时间爬下吊车跑到专门的厕所小解,而被迫只能在吊车『操』作间里,用废弃的瓶子给解决的,将自己空『荡』『荡』的水壶和饭盒装在尼龙背包袋里,打开窗户,马武云大喝一声。下面站在垃圾桶旁边抽烟的俩士兵当即会意跑开,马武云这才高高的将自己的“『尿』罐子”扔进了垃圾桶里。

将背包袋背上肩,马武云关上了电器、切断了电源,这才步履维艰的慢慢攀爬了下去,当双脚站在地面上,竟有一种无数次的不熟悉感,在重型吊车上工作太长时间,若是习惯了那种微微摇晃的感觉,下地之后,得适应好一会儿,才能回过劲来。

“小马哥,今晚终于可以睡上个好觉了!”

一名技术相当精湛的叉车手,拎着自己的物事也回来了,隔着多远,便招呼到马武云。[]大国无疆329

“是你小子!”马武云回过身去,扭了扭酸胀的腰部和颈部,问道:“你也下班休息了?”

“那可不是,据说今晚经停的列车都他娘的是临时民用转军用的客列!”叉车手走了过来,和马武云并肩而行,俩人一步一步慢慢悠悠的往宿舍楼去。“不过还是有几趟货列,但都是直接送库的,和咱们没啥事儿,就休息呗,话说已经好久没有酣眠十二个小时了!”

叉车手说起话来很开心的样子,马武云心里却计较了一番,看来得空一定给家里去个电话,今儿再怎么说也是国际儿童节,也不知道自己的小女儿在幼稚园里学习成绩怎么样,听不听话、乖不乖,一想到些,马武云的脸上也浮现出了幸福的笑容。

夜,一样来得很快,即便这里与北京不处于同一个时区,谁先天黑也不过是先后秩序问题,但乌拉尔今晚的夜,显得有些黑沉沉的,货运场难得的进入到了三级戒备状态,除了白天已经累得不行的技术兵们可以在集中供应冷气的宿舍楼里好好睡觉,其他人,甚至包括已经连续工作二十四小时的货运场站长,也都打起了十二分精神。

“严守机密”,这是货运场在进入晚上19点整之后,整个货运场内所有在值军职人员所接到的一个命令,原本就距离乌拉尔城区的货运场在这一刻之前,便加强了军事戒备,货运场周围三公里进行了地毯式排查,武装岗哨、武装巡逻队、警戒暗哨等等将整个货运场军事隔离起来,就连担负这个货运场防空任务的三个防空营,也都祭出了备用的大杀器,防空导弹与自动化防空高『射』炮组成的立体防御体系,随时准备对不速之敌给予最凶猛的打击。

乌拉尔处于大后方,近处又有大量共和国空军部队驻扎,安全问题基本是不大的,但忧患意识必须存在,所以严格加强警戒工作的货运场丝毫不懈怠,也就更加证明了今晚经停这里的部队的的确确是大有来头,而整个中亚战区司令部麾下的陆空军部队中,有那一支部队有如此之大的面子?

空军一向都喜欢飞来飞去,只有物资运输多依赖于地面运送。所以基本可以排除空军部队,更何况中亚战区新增的第五战斗机师也不见得要把飞机拆下来用铁路运到乌拉尔来,直接转场飞过来不就得了,所以只能是陆军部队。而数得上名号的,中亚战区只有三支部队赫赫有名,第二和第六集团军这两个数字化重装铁拳算作是两个,而快刀手第十一集团军则是另一个,三支部队中,第二集团军已经在巴拉绍夫一线磨刀霍霍,会是第六或第十一军吗?

答案不难解析。第十一集团军作为快速反应集团军,既可以通过战略空运投送,也能依靠自身公路长距离机动,更能借助铁路运输一夜千里,但他们有必要这个时候赶去参战吗?显然,答案的本身,就只能出在最没有可能的第六军身上。

或许,正是因为谁都会认为。共和国中亚战区仅有两个铁拳头,一个已经挥击在了巴拉绍夫,正中德军进攻浪『潮』的腹部地带。力道十足、杀伤巨大,而另一个拳头,也就是第六军,显然要稳住德军南方集团军群这么一群饿狼,防止其随时杀入觊觎已久的阿特劳地区,让哈萨克斯坦免遭侵略。

在朝鲜战争中打出了赫赫威名的第六集团军,就算是不让德军清晰任何战斗力细节和部署细节,光是这一名号搁在那里,都会让德军南方集团军群掂量掂量,这支部队可是在朝鲜半岛战争中。敢于向四倍于己甚至还不止的日军发起进攻,战斗力可想而知会是何等凶猛,而若是他们来防守,那应该用多少倍的兵力去谋求胜利呢?德军南方集团军群显然需要掂量掂量。

恰恰是为了利用德军的忌惮心理,为了准备好好和德军中央集团军群展开一场大会战,中亚战区司令部可谓是用心良苦。在兵力不济的情况下,与其左右勾拳,还不如双拳齐挥,以绝对的速度谋求战果,有了第二军、第六军外加第十三集团军,再加上苏联人的部队,以及共和国空军的大力协同,硬抗德军中央集团军群显然不成问题了。

倒是在阿特劳的地区防务问题上,中亚战区司令部这回是冒险了,而这也是为何要做好第六军转移进入巴拉绍夫参战沿途保密工作的因由所在,一旦让德军南方集团军群知道他们对面的对峙之敌早就撤走了,那德国人还会客气?

事情太过于机密,薛殿川根本没有向苏联和哈萨克斯坦通报,他乃堂堂中苏哈三军联合司令部司令,从权限上来讲,他的的确确可以不经通报另外两方,调动麾下部队,更何况第六军本身就是共和国陆军的部队,然而这么做,在政治上却有些恼火了,这也是为何薛殿川在冒险的同时,还要到北京去说服唐仁辉,唐仁辉乃是共和国陆军司令,更是国防部长,苏联和哈萨克斯坦再怎么说三道四,在唐仁辉面前,谁敢放个屁?

险,已经冒了,薛殿川还为此不得不在北京城“小住几日”,一方面是为了游说得到更多的支持,另一方面,也是在不断的给中亚战区捞条件,动辄就要多拿数十万吨的物资,显然是需要一些嘴皮子功夫的,而最终依然得看风险过后,所获得的胜利果实到底有多肥美。

夜黑如墨,照着通亮大灯的大功率电力机车,照亮一段铁路,拉着长长的新空调硬卧车厢,正哐当哐当的往乌拉尔狂奔而来,高压接触网为受电弓送来了电力,牵引的大公路车电力机车除了将大部分电力用于驱动自身前行之外,还驱动空调,为各个车厢送去清凉,并提供照明供电。

哈萨克斯坦交通部铁路运输局为中亚战区司令部后勤处提供的空调列车都是最新的,平均使用寿命还不足五年,基本都还算是新车,一节节可容纳上百名旅客的硬座车厢里,此时此刻却坐在最有纪律的“旅客”,放眼望去,看不尽的『迷』彩『色』,或仰或趴或坐,基本都在休息养神,原本用给普通旅客堆放行礼的行李架上,也同样『色』泽整齐款式单一,全是一套套战术携行具。

从阿特劳到乌拉尔再到巴拉绍夫,这一路的风雨兼程足足需要二十个小时,当然期间还包括停站休息时间,不过短短的休息时间里,官兵们也都不能随便下车,所以坐了十个小时之后,官兵们终于懂了为什么他们会坐这种原装进口于共和国的空调列车了,因为每节车厢一前一后都有单人厕所,而且还有专门的一个地方装有电热炉,不停的供应开水和净化饮用水,每节车厢服务的乘务员甚至还准备了一些特『色』糕点、饮品等。

因而如此一来,只需要给车上送来食物,下车去还能干嘛?又是要请示报告的一通麻烦,还不如就在车里坐着,尤其是在这样一个夜幕落下的时候,窗外已经是黑沉沉的一片,看不到黎明尽头,宛如在一条不见天日的隧洞里奔行一样,即使他们知道会在乌拉尔停留一个小时享用一顿难得的丰盛晚餐,可目的地,始终会是战场。(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