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三三一章 恶人之命

第三三一章 恶人之命

行动代号“惊雷”,暗号“ch3ak”,任务继续“乌云”,任务取消“取消”,任务延后“小数点”,核武目标“死神”,任务成功“烟花”……

以绝对的速度浏览完作战报表,中亚战区作战参谋长胡广少将,拿起了钢笔刷刷签上了自己的名字,并用薛殿川中将临行前交给自己的印章,重重的盖上了一个殷红,随即,参谋处特别行动组织参谋员接过文件夹,扫视无误之后,刷的一下立正敬礼,旋即快步离去。

行动“惊雷”于北京时间1947年6月1日深夜21点17分正式拉开帷幕,而此时此刻,莫斯科时间不过是19点17分,虽然莫斯科城已经在德国人的原子弹袭击之下基本报废,但和莫斯科同处一个时区的地方,依然得遵从着这一冠以“莫斯科”的时区时间,梁赞以西约莫15公里外的一处德军驻地,显然也“入乡随俗”,以莫斯科时间为准。

没有森森树林,没有莽莽阔原,这里宛如一片荒漠般寂静,废弃太久的农耕沃土长出了齐腰野草,夏风习习,却也让虫类恬躁中,奏响出了一曲杂『乱』的乐章,各种各类的虫叫声,声声传来,直叫人心神『荡』漾,睡意绵绵。

晚饭刚过,纪律森严的部队里夜里不值班的,基本都选择冲凉睡觉,在这荒无人烟的角落里,却有着最高的纪律要求,所以驻地没有任何不干净的东西存在,而在上等兵巴尔克利看来,传说中的“不干净”,多是指代某些德军部队为了消除军人长时间军旅征战生活的乏味与苦闷,缓解因为生理所带来的压抑,在某些特定的条件下,宪兵们也都集体漠视甚至参与其中的娱乐放松项目。[]大国无疆331

巴尔克利听说以前有一支部队,愣是拉了两大卡车的苏联『妇』女进入军营用于狂欢。结果却还不够用,士兵们高呼着他们无从得到发泄,所以上百个苏联女人被残忍的轮至死亡,甚至有些因为长时间经受战争生与死的考验。而显得神经脆弱的士兵,甚至连尸体都没有放过,结果就是第二天拉出去了两卡车的尸体,与头一天的哭哭啼啼的鲜活生命相比,那边是娱乐放松的代价。

军人苦吗?巴尔克利以前不懂,现在他已经懂了,一场看似关系到国家和民族命运与未来的战争。平均分配到每一个军人的肩膀之上,已经很轻很轻,甚至显得有些微不足道,然而,就是非得要有一些人,总要把这点责任与义务,糅合着纪律与友谊,掺入到军人的感情中来。让你始终的不得不持续征战下去,直到战死沙场或者战争结束。

战争结束?巴尔克利看不清战争何时才会结束,他服役了很多个连队。对于惨烈的第二次世界大战而言,对于低级军官和普通士兵而言,简直就是一场炼狱似的大屠杀,没有人敢于断言自己能一直幸运的活下去,因为眨眼的一瞬间,或许就有人已经在这场战争中死去。

“生存,在战争中变成了最基本的渴求,然而死亡的阴影与伤痛的可怖,始终如梦魇一般萦绕,挥之不去。试问在这样一个悲惨的煎熬中,谁还会去顾忌道德、揣摩人『性』、珍惜生命?”

巴尔克利每每独处的时候,脑海里都会浮现起以前战友们的话语,其中次数最多的,便是一个最终因为发疯而被连长亲手击毙的,他大概是从入侵英国就开始服役了。攻占基辅立下了功劳,然而却最终败在了久攻不下的莫斯科之役。

每天,都有人死去,虽然知道苏联人死得更多、伤得更重,然而当身边的一个个生命变成僵硬的尸体,甚至有时候尸体、碎肉都看不到,只是一个通报或者一个数字,便代表着多少多少人战死,在这样凶悍的残酷现实拷打下,不疯掉的人没几个。

巴尔克利也都曾有过端着机枪,足足对着一个偶然发现的藏兵洞足足扫『射』了好几分钟,直到打完了身上所有的弹鼓,即使他知道洞里藏着的不过是一群小孩子,可他就是觉得,这些小孩的父母亲朋乃是敌人,甚至他们也都是,万一他们身上藏有手榴弹之类的,一样会致命,所以,自己必须消灭一切敌人,一切出现在视野里的两条腿的动物。

当杀戮已经成为习惯,当死亡已经成为常态,巴尔克利也逐渐从当初的狂热变成了如今的心如止水,他知道自己的杀孽太重,上帝已经永永远远对他关上了通往天堂的大门,留给他的,始终会是一个地狱,因而他很早之前就开始不在乎,不在乎自己的身体、生命、尊严,一切的一切,都已经是无所谓,因而他非常赞成对苏联人严加迫害,尤其是那些女人,无论老幼都应该拉到军营驻地里,让士兵们疯狂发泄,把所有的愤怒与压抑,都化为膨胀的前列腺,在猛烈无度的冲刺与叫喊声中,希冀得到上帝的宽恕,让灵魂也得以舒展,可最终还是会醒来,直到迎来下一批女人为止。

巴尔克利想不通,听说亚洲那边的盟友日本,他们的军队在拿下夏威夷之后,虽然也一度疯狂无度,可它们却最终建立起了健全的慰安『妇』机制,一个个专门为士兵、军官、将领等不同阶层服务的销魂慰安所成立了,一大批的美国女人成为了日军生理的发泄工具,可即便是在这种看似可以安全持续的“劳逸结合”,依然逃避不了日军的兽『性』。

它们不过是把女人们当成了一种可以反复使用的工具圈养起来,给予食物、给予菌检、给予单薄的衣被,为的,仅仅是能够持续不断的满足一批又一批快要被战争发疯,或者生理急需得到发泄的军人。

而德军则不同,他们一路征战,从波兰到挪威,从法兰西到英格兰,从乌克兰到莫斯科,一路上他们攻城掠地,所以亿计的他国人民成为了他们的“奴隶”,所以百万大军所过之处。多无武力的女人为何物?只要时间允许,不分场合都可以肆意而为,这边是巴尔克利觉得德军和日军之间的一种不同,至少。德军更为自由、奔放和不羁。

只可惜,巴尔克利如今找不到任何一丝一毫的东西来打发自己的空虚和寂寞,以前在普通部队里服役的时候,累了、伤了、倦了,总之是感觉自己不好好发泄一下,这生命就没法活下去的时候,弄来一个女人。拼命的嘿咻一宿,第二天如果她还活着,便给几个德国马克,如果死了,直接拖出去扔进垃圾堆里,工兵会用工程铲车将这些尸体连同生活垃圾一起掩埋。

可是现在,作为一个满手沾满了鲜血,杀人经验之丰富。几乎可以号称是业内精英一族的他,却被该死的一纸命令调来守卫这个该死的荒原,望着璀璨的夜空。巴尔克利搂了搂怀里的ak47步枪,真心祈祷上帝,给他送来一个女人,他已经憋了快一个月了。

“无知的欲望就像最苍老的『妓』女,总会在残酷的现实面前跪求上帝,渴求他能够赐予自己青春年华,恰如无知的欲望妄图得到最舒服的释放,却并不知道,它已经躲藏在了上帝身上最肮脏的角落里,那奇臭无比的肛门。犹如一坨屎一般顽强的存在着!”

站在哨楼上,巴尔克利又开始胡思『乱』语起来,似乎是为了做到隐蔽,这个临时的驻地见得很蹊跷,除了交通主干道之外,周遭布满了地雷。在近处还拉起了三层带刺钢丝网,最内侧深挖的战壕里,随时保持着警戒兵力和充当固定碉堡的装甲车辆,可以对突然来袭之敌倾泻强大的火力。

至于着建在最接近于营区的哨楼,其实原本也不是哨楼,而是苏联人以前的钢架塔吊经拆装之后改成的一个哨楼,站在这哨楼上面,巴尔克利是整个营区里,最接近星星的八个人之一,两人一组共分布在四个哨楼上,他们配备了近距离火力超猛的苏制ak47步枪用于近战,还架设了12.7毫米大口径重机枪,外加随时可以打开的大功率探照灯。

如果不是因为保密和隐蔽需要,巴尔克利是比较喜欢『操』作大功率探照灯到处晃的,因为那粗粗的光柱每每在自己的『操』作下到处掠过,就宛如挺着腹部下面的大家伙左顾右看一样,充分满足他那接近变态的罪恶心理。

和巴尔克利搭档的另一个人同样有问题,他叫斯托菲尔,是一个来自莱茵河畔倒霉渔夫家的穷小子,因为追赶式的学习共和国的工业,在伟大领袖希特勒的带领下,德意志拼命发展重工业,谁还去管环境的好坏。

因而美丽的莱茵河也终于不产鱼了,斯托菲尔的父亲改作河道清理工,虽然能够养活家庭,却再无可能给斯托菲尔支付高昂的大学学费,再加上战争的狂热席卷整个德意志,斯托菲尔这个本应该大学毕业之后有一个很好前程的能人,却只能沦落到军队,的确,在巴尔克利看来这就是一种沦落。[]大国无疆331

如果巴尔克利把自己比作是罪恶的天使,以为受不了战争生活的折磨才变得如此不堪嗜杀狂妄,那么斯托菲尔则完完全全可以算得上是一个人面兽心的禽兽了,在巨大的精神压力之下,一个昔日的天之骄子变成了如今杀人战绩斐然,但却平民占据大多数的刽子手,活在似醒非醒的梦里,穿着一身军装,骨子里却早就成了一个活死人,一天到晚只知道怎么样才能让自己多杀人,或者多强『奸』人,斯托菲尔不止一次和巴尔克利吹嘘自己的功劳,一夜曾弄死了三个苏联小女孩,啧啧,真是一个禽兽。

“嘿,巴尔克利酋长,咱们来这里应该快两个星期了吧,怎么还不转移啊?”

或许是数遍了星星依然无聊,或许是因为寂寞,斯托菲尔真是受不了这样枯燥的日子,可就是没那个屯枪『自杀』的胆子,因为他还需要这样合法犯罪似的生活,一想到鲜血刺激下体、死亡的瞳孔迸『射』出最后一束光芒,斯托菲尔就会越发感觉,自己才会是一个活人,一个可以掌握他人生死存亡的强者,即便现在很清醒的他,只知道自己很无聊,很寂寞也很孤独。

酋长是戏称。巴尔克利曾因为活生生啃掉了一个女人的胸脯大快朵颐而被其他人免除了禽兽之称,冠以“食人族酋长”的雅号,其实巴尔克利也不想的,他只是希望那个女人能够在自己冲刺的时候叫得更爽一些。那夹杂着哀嚎与痛苦的呻『吟』,才会让他觉得是真正的惬意放松,没想到会咬掉一块肉下来,想起来,还真是有些恶心,可他并不拒绝这个绰号。

“转移?恐怕还得等上一些日子吧,谁让我们保护的东西如此重要呢!”

很早之前。巴尔克利就已经知道如此之多来自各部的优秀士兵们,所集结起来组成一支精悍队伍重重保护的东西是什么了,虽然从道义和人『性』角度上来讲,从各个部队精挑细选出来的士兵们都是杀人累累,一个个都不是什么好东西,都应该被永远的诅咒,扔进地狱里反复尝尽万千煎熬,可不可否认的是。所有人都很优秀,合成一起之后,一个团的兵力。足以对抗其他部队一个旅甚至是一个师,或许更多,因为没人会比他们这些疯子更加疯狂,更加酷爱杀戮与死亡,所以他们可以多出一个称谓,守护特殊武器的特种部队。

原子弹这东西有多大的威力,巴尔克利等人是很清楚的,而拥有这种武器会是什么样的威慑效果,巴尔克利等人就不知道了,他们并不知道。在德军中央集团军群司令冯?博克元帅的精心编导之下,看似分开保存,中央和南方两大军群各自保存一枚,可实际上,南方集团军群根本没有长期保存。

通过“狸猫换太子”一类的手法,冯?博克悄无声息的便把两枚核弹集中在了一起。并且根本就不固定存放地点,而是通过不间断的公路、铁路机动,让保存地点不固定,也就极难让潜在的敌人发觉,为此,他还特意调兵遣将组成了一支绝对善战的部队来看守好这两件武器,无论是运到了森林还是进入了城市,亦或者是到了乡野,都要死死看好。

冯?博克的小心是处于一种最伟大的谨慎,他不曾怀疑过德军高级将领中是否有内鬼存在,但自希特勒都差点命丧专机爆炸案,他就很了然的知道,原来德军内部也有一部分人是意图不轨的,他们平时根本就看不出来,可能是仪表堂堂、衣冠楚楚甚至是能征善战,但一到关键时候,下黑手的、捣『乱』的,却是他们。

一开始,冯?博克也曾对打算过,把单枚质量就数吨重的原子弹,好好的藏在一个绝对能够扛轰炸炮击的永久『性』工事里,甚至是分开保存,但地点一旦固定下来,武器长期得不到灵活的转移,地点一旦泄『露』出去,可以联想一下共和国那恐怖如斯的空军力量,他们显然会很高兴德国人把核武器放在一个固定工事里,这样一来,只要他们能够持续不断的轰炸,哪怕炸塌工事进出口也行,德国人就别想再任意使用核武器了,想要挖出来,那恐怕还得看共和国空军是不是不闻不顾了。

最危险的方法有时候却是最保险的,最可怕的地方,却往往是最安全的,梁赞这个地方是共和国空军第一次大规模轰炸的物资集散所在地,因为那次持续『性』的高强度轰炸,中央和北方两大集团军群甚至一度不得不攻势停止,而如今,梁赞虽然依然是北方集团军群的物资中转重要地,可重要『性』已经大不如以前,而且已经对这里很熟悉的共和国空军,恐怕也不会想到冯?博克如此大胆,在敌人越是擅长越是熟悉的地方,保存自己最重要的王牌,冯?博克的剑走偏锋还真是得到了中国古代兵书的精髓。

不间断的转移,也并不是一刻不停的奔波在路上,正如斯托菲尔所问的那样,这支部队的作风其实是有些类似于“游击”的,东躲西藏的目的显然就是为了『迷』『惑』那些可能随时随地紧盯核弹不放的人,这些人,有可能是来自于德军内部,也有可能是来苏联人、中国人甚至是英国人美国人,在这茫茫的原野上,谁能知道有没有人潜伏在草丛里,一直死死盯着这里的一举一动?

“我已经受够这里了,成天到晚大部分时间都是轮岗放哨,还不能随便开枪,更没有大批女人被送来消遣,这还是军人吗?这还是咱们应该有的战争生活吗?”

斯托菲尔很是无趣,长吁短叹了几声之后,还是没了下文,又开始抚『摸』起他那已经磨得不见轮廓的照片,据说已经看不清的画面乃是一个人,一个斯托菲尔在大学里读书时热恋的女人,在某些时候,斯托菲尔总会拿出来慰藉心灵,就犹如沙漠里的『迷』失者,总喜欢眺望一下远方一样,看一看出路到底在哪里。

“你也别看了,她恐怕早就嫁人了,估计这个时候,应该躺在谁的身下婉转承欢吧?那娇滴滴的呻『吟』声,你反正是听不到也爽不到的!”巴尔克利喜欢这样的重口味儿,所以他说得很自然,而斯托菲尔也冷冰冰的没有任何反应。(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