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三三二章 窥视者

第三三二章 窥视者

“你最忌怕的,是无穷无尽的黑暗将你吞噬,咬出肮脏、吐出血肉,就连上帝也都不屑一看的躯壳,在灵魂的煎熬中反复挣扎、颤抖,最终,无与伦比的拜倒在恶魔的脚下,被欲望所驱使、受邪恶所钳制,冠以最虚伪的面孔,活在这惨烈的世界当中,好不自在!”

点起香烟,巴尔克利又开始对着星星自言自语数落自己肮脏的灵魂,他不知道这样的日子还要持续多久,这样的看似无聊却很安全的寂寞会伴随多长,唯有依然跳动不息的心脏,在时刻的提醒着他,他渴望鲜血、渴望生命,但从未渴望重生。

一旁漫步徘徊巡视的斯托菲尔,与其说是在尽忠职守,还不如说他是在“灵魂出窍”,他的思绪早就凌『乱』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百无聊赖之下,身体还在保持着机械式的来回踱步,但脑海里反复回『荡』的,却是那些弥足珍贵的记忆。

终于,哨楼下传来了一声梆梆声响,趴在铁栏杆往下一看,巴尔克利那张臭嘴又差点喷粪,不过好在嘴里叼着香烟没法开口说话。

站在哨楼下的是前来接班的俩人,和巴尔克利俩一样都是活生生的刽子手,在这场已经死了太多人的战争炼狱中,杀人如麻,已经到了职业化、专业化的水准,因而和巴尔克利等人一样,都是以杀戮为生、以厮杀为趣的,只不过受命组编于这支该死的部队里,过着如新兵一般的『操』蛋生活。[]大国无疆332

“嘿,恋童小子,今晚准备梦遗了吗?”看到背着枪慢慢攀爬下来的斯托菲尔,站在下面抬头仰望的一个士兵嘻哈问道。

“如果你能贡献你那臭烘烘的菊花,我不介意放肆一把!”斯托菲尔冷冷的回答道,手脚却相当麻利,没几下便下到了地面。

“听着,我可不是玻璃。如果你非得想要,那你必须先贡献给我享受,否则,我不介意把我的枪管塞进你后面。让你一次爽个够!”

“那我马上回去洗干净等你!”斯托菲尔乐呵呵的回应道:“如果你敢来的话,我会让你尝尝被自动步枪爆菊的滋味儿!”

说完,斯托菲尔便跟在巴尔克利身后慢慢向自己的营帐走去,熬了好个小时的岗,连走路都显得有些脚步沉重,身体已经有些乏,也该回去好好睡上一觉了。

夜风依然若有若无。在这几近盛夏的时节里,酷热往往还没有那么凶悍,但随着夜的加深,原野上的温度早已渐渐舒适,钻进营帐里,巴尔克利和斯托菲尔关上步枪保险,和衣而睡,没多大一会儿便打起了呼呼。这哨楼上放哨真不好过,风大不说,还没地儿可坐。一站就得好几个小时,累死个人。

倦意侵袭,头脑深沉,在浑浑噩噩的睡梦开端,斯托菲尔便回到了那阔别已久的莱茵河畔,犹然如小时候那般清澈的河水,在父亲的渔船滑过之后,涌出一圈圈涟漪,恰如愁愁的思绪起了皱纹,在安详的夕阳沐浴下。泛『射』出那金子般的光芒,璀璨而又夺目。

突然,河水暴涨、狂风呼啸,河上腾起了浓浓大雾,斯托菲尔感觉自己站在河边,任凭怎么拼命呐喊。直至喉咙嘶哑,也都叫唤不到父亲的回应,那艘承着儿时美好记忆的渔船消失在了雾霭之中,再也看不见丝毫踪迹……

“爸爸,爸爸,你在哪儿,你在哪儿……”

焦躁的叫喊声把随时都准备投入战争厮杀搏斗的巴尔克利当即吵醒了过来,他第一时间便是愕然,斯托菲尔可是一向都很谨慎的,睡觉也很安稳,今晚怎么突然做恶梦了,而且还一直叫爸爸。

斯托菲尔不断的扭动身体,闭着眼睛也伸出双手抓扯着什么,蠕动的喉结通过口腔不停的喷冒出那些该死的梦话,看得巴尔克利直觉得恶魔附身了,当即啪啪两个耳光扇过去,斯托菲尔当即不喊了,而是猛然睁开双眼,那闪电般伸向步枪的手,骤然之间已经抬枪瞄准了扇自己耳光的巴尔克利,好在保险关上了,否则扣下的扳机已经让步枪喷『射』出罪恶的子弹,把好心叫醒自己的巴尔克利身上打出好几个血窟窿。

“抱歉,我可能是做恶梦了!”意识到自己差点就开枪毙掉最好的战友,斯托菲尔有些歉然的笑了笑,将步枪放下,然后换了个睡姿冥想起来。

差点就被送到死神怀抱的巴尔克利却并不惊讶,事实上这样的事情经常发生,长时间的高强度精神压力基本都会导致作战人员压力过大,做恶梦都是小事儿,神经失常端着枪支就『乱』开火打死打伤战友的,也不乏其例,好在睡觉之前都把保险给关了,否则……

『摸』了『摸』自己依然跳动的心脏,巴尔克利真心不想多说什么,平躺下来,裹紧身上的薄薄的行军棉毯,他不知道怎么的,突然很想家,很想年迈的父母,多么希望得到一个温暖的拥抱,哪怕是见见面也好,可是他却不能,唯有裹紧棉毯,将淡淡的思绪『揉』碎在梦乡里。

时间,静悄悄的溜走,安静的夜里,薄薄的云层也都腼腆依偎在一起,沐浴在星光月光之下,显得格外的羞涩,然而,在三千余公里外的阿拉木图,共和国中亚战区司令部指挥大厅内,却是另一番忙碌的景象。

“参谋长,最新一组的红外遥感卫星图片已经解析完成!”一名参谋在无线耳麦里提醒道。

“收到!”

正在中央控制台前矗立的胡广,当即移步来到了信息控制工作区里的总控台前,上尉参谋已经将图片呈现了出来,图像识别软件正在进行自动判读,当然,上尉参谋也一直紧盯着屏幕,希望凭借自己的经验能够发现些什么。

“怎么样,能看出什么吗?”自知专业的问题要交给专业的人来解决,所以胡广很直接的问道。[]大国无疆332

上尉参谋没有立马回答,而是一边敲击着键盘,一边通过监控软件,调出了一个多画面的监控画面。卫星图片从位于太原的航天控制中心接收到之后,通过国防光缆高速传送到了阿拉木图而来,耗时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上尉第一时间解密之后。便将分析任务分配了下去,他打开监控画面,便是看一看其他岗位的进度怎么样。

“现在还不能肯定什么,但通过和敌情动态数据库比对之后,已经可以确定,在这个地点所侦查到的这支部队,尚属首次。”

“什么意思?”胡广看着画面上的斑驳不清。略显诧异的问道。

“从另一个角度来讲,这支部队的确很可疑!”

上尉『操』作鼠标,在专业软件打开的图片界面中圈定了一个框,滚动鼠标滚轮放大之后,一个连非专业的胡广也都看得出来的显著红外特征跃然于眼前,而与此同时,在软件下方的对话框中,自动分析比对结果已经出来了。是数量不少的发电车。

计算机迅速查询数据库内的相似度同类信息,很快就将吻合度达到百分之九十以上的车辆信息呈现了出来,其中吻合度最高的。便是1947年4月11日,共和国最大的民营电力企业“丰华能源集团”,经国务院特批,通过共和国海关检疫之后,交由共和国空军,使用“巨无霸”战略运输机空运到法国巴黎的2000千瓦移动式发电车。

丰华能源集团是共和国最大的上市股份制能源巨鳄,自1924年在有着共和国电力工业发源地之称的广西河池创建以来,主营高压及超高压电力设备、发电机组等,并有足够的实力承揽水电、火电和风电等电力设施项目的建设,算得上是唯一一个能够与共和国『政府』直属的国家电力集团直接抗衡的巨企。

也就是这么一家企业。从成立那天起就非常敢于投入大量的科研资金用于技术研发,而且在电力行业领域里,这家企业是越走越专业、越走越稳健,在前后勤装备部于1943年9月7日举办的军用野战发电车公开招标中,这家企业便一举击败众多对手,连共和国亚美集团旗下的新能源公司、北方重工旗下的移动电源设备公司等都败于其手。

动辄每年投入数亿元用于科研的这家企业。在电力设备方面的技术实力显然在共和国国内显然已经是名列前茅的,而只可惜的是,世界大战影响到了世界经济发展,阻碍到了该企业在全球市场施展拳脚,可谁也没想到,一场罕见的风暴会袭击西欧,通信和交通中断也就罢了,城镇被淹、村庄被毁也都情理之中,可还导致了空前的大灾难,超级瘟疫席卷之下,共和国从人道主义出发,向西欧伸出了援助之手。

大量的医疗设备与器材、粮食、车辆乃至医用救援直升机等等,以前貌似很多名列于共和国禁止向轴心国出口的物品,都敞开了供应,而丰华能源集团也终于“受益”,获准向受灾严重的西欧各国提供一批用于应急发电的大功率移动式发电车。

所以,几年之前共和国各大军事单位就开始使用的军用大功率移动发电车,在几年之后,已经使用上最新技术装备时候,终于可以将相关技术“军转民”的该企业,还是第一次向海外出口对于民用而言,如此先进的大家伙,而且还是出口到西欧去,另外,该企业还出口了其他的大量电力设施设备,赚得可谓是盆满钵满。

谁能想到,当初为了满足西欧人民在风暴过后,因为失去稳定电力供应,而必须要保证医疗机构和其他人道主义机构用电需求,进而被允许出口的有史以来最大功率移动式发电车,竟然会在这里出现。

“一开始是医用救援直升机,现在又是大功率移动式发电车,啧啧,德国佬还真会做买卖!”

看着计算机给出的分析结果,胡广难免有些自嘲,共和国的善心之举,到了西欧之后却根本没有落到实处,什么狗屁的人道主义,都被德国佬转为了他们军事所用,恐怕德国人也从没想过,因为一场天灾,他们竟然会通过另一种途径,继续源源不断的得到来自于共和国的先进工业产品。虽然已经不再是当初蜜月时期里可以任意出价购买的军用品,可依然不不赖,如医用救援直升机,拆拆装装。变成武装直升机都成,或者成为德国人早先购入的军用直升机备件来源也行。

“该死的人道主义,早该歇歇了!”

谩骂了一句,胡广指了指屏幕,示意上尉继续干活,但心里依然在叫骂着,这些所谓的狗屁人道主义。恐怕都是那些产能严重过剩,且恰恰又能与西欧灾后重建相关的各大企业,如制『药』、服装、食品加工、工程设备、电力通信等,利用银弹攻势让『政府』给视而不见的。

越是同情心泛滥的,显然就是越想借着“人道主义”的头衔,钻过经济与军事双重制裁和禁止向敌对国商贸的法律空隙,从西欧人尤其是德国人兜里多捞钱的,只要是能够披上一层爱心衣裳的。又不会触犯法律和国家底线的,就通通敞开了卖。

他们的的确确是赚钱了,也刺激出口、刺激制造、促进就业增加税收了。可却没想过,这些顶多是工业级的民用品,一旦落入了德国人的手里,依然可以被用于军事用途,要知道,中德之间如今正处于战争状态,这样的变相资敌行为,就应该统统给叫停。

可胡广心里难受能有什么用,屁用没有,既然已经发现了这么一大堆对于德国人而言是“来路不明”的移动式发电车组。胡广自然期望着能够更快发现些什么。

“无人机什么时候能够就位?”看到上尉一时半会儿还拿不出个结果来,他有些急切的问道,毕竟,另一边,参与行动的部队正焦急等待着。

上尉闻言,立马在键盘上按下了一个组合键。切出了工作界面,调出了联合战术共享数据终端,指挥权早就已经移交到了此时此刻轮值在空中巡逻空中预警机的大型无人侦察机,有足够权限查询该无人机实时状态的上尉很快就拿到了最新的飞行状态报表。

“‘夜莺07’预计还有5分钟就位!”[]大国无疆332

上尉快速心算的结果和胡广的心算结果一致,五分钟并不太久,对于在茫茫黑夜里以超过每小时700公里时速狂飙突进的“夜莺07”大型无人侦察机而言,五分钟的时间便意味着距离还尚有十多公里,使用电视摄像机和红外探测器还有些早,但机上搭的合成孔径雷达,却是已经可以开机了。

胡广挪过一张椅子坐在了上尉一旁的备用工作站前,很快就进入到了数据共享终端,由于大型无人侦察机已经飞出了太远的距离,至少对于阿拉木图的战区司令部而言,业已相距两千余公里,无人机通过自带的综合飞行控制系统,即最核心的全球卫星定位导航系统和惯『性』导航系统,是不会错过目标的。

虽然距离相距很远,但通过大型空中预警机进行微波接力通信,外加通过通信卫星进行数据通信中继,依然可以确保高速率的宽带通信,胡广一瞥终端最底层的实时数据交换率,每秒钟可以达到37mb的速率,还算不错。

“合成孔径雷达开机完成!”

头戴耳麦的胡广听到了来自于预警机上根本见不到面的无人机控制员发出的人工提示音,这一声音的提示倒不是真为了让多少人听到,而是一个例行程序,无论是否抵近重点目标进行侦查,无人机雷达开机也就意味着会产生电磁活动,进而会增大无人机被发现的概率,一旦无人机被击落,那么什么时候开启的雷达,这一时间点连同其他实时记录的数据,都将成为事后分析的重要依据。

“夜莺07”携带的x波段600mhz的3.5千瓦活动目标指示器很快开始活跃起来了,紧跟着,一张张误差率较低的条幅雷达侦查照片便一帧帧的传送回来,丝毫不惧从高空侦查下去会不会有云层阻挡,图片质量相当之高,分辨率小于一米的情况下,并非专业情报分析人员的胡广,也能清晰的看到地面上那略显特殊的野营地域状况。

随着距离的拉近,无人机开启了高清晰电视摄像机,开始在高空之上对下方的可疑目标进行实时拍摄,所获数据不断的发送到拥有直接控制权的空中预警机,以及地面站,当然,通过共享数据链正密切关注的胡广,也实时共享到了这些数据,因而他所能看到的不再是雷达图片了,而是略显绿灰的实况直播。

辽阔的原野上,显得比较突兀的这一可疑区域,在胡广看来,咋一看上去,和纳粹德军的后勤辎重部队野外驻地没有什么两样,尤其是油料运输部队,因为看上去,这一占地面积并不大的临时宿营地里,没有多少固定建筑物,行军帐篷、各种车辆等占据了很大一部分,倒是画面中矗立的四个铁架哨塔很特殊,竟有些类似于超高的炼油塔。

随着无人机的侦查继续,画面中很快就出现了一些端倪,胡广看到了大量的装甲车辆,其次便是有约莫二十余辆油罐车,令人奇怪的是,这些油罐车很是庞大,根本不像是德军后勤油料运输部队常见的油罐车,要知道,高度机械化的德军所用的军用级越野油罐卡车乃为共和国出口技术所成,可胡广很清楚的知道,德军从未获得过共和国50吨级军用三轴半油罐车,也就是半挂式运油车的技术,那现在在眼前的,是什么?(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