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三三五章 破晓(下)

第三三五章 破晓(下)

笃笃笃……笃笃笃……

“起床了,轮岗了,该死的都别睡了!”

打着哈欠,十分困顿的查克巴拉好不容易挨到了换岗,满脑子的瞌睡虫都快抗议到死了,走起路来,身子骨也都显得格外的虚弱,就像是被抽了魂儿似的。

“等等吧,这些大爷兵,咱们就是嚎破嗓子了,他们也不见得理睬!”

站在查克巴拉身旁的默多克尔倒是很想得开,在这荒无人烟的山岗上,守着这么一个破雷达,整天无所事事也就罢了,还得受气,早知如此,他们就不该加入纳粹德军,就留在塞尔维亚老家多好,可世上哪儿有后悔『药』,既然穿了这身仆从军的皮,就显然得跟着纳粹德国一干到底,无论是到哪儿。[]大国无疆335

“听到了听到了,嚎个鸟啊!”

木屋里传来了怒气十足的回应声,还夹杂着浓浓的睡意。

“该死的,说好每班轮守六个小时的,一天二十四个小时,刚好四个班!”

查尔巴拉有些恼怒的小声嘀咕道,还不忘接着月光,看了看自己好不容易从一个苏联老头子身上夺来的机械表,娘的,已经过去好几分钟了,现在都已经是6月2日的凌晨零点零三分,一耽搁,就又少睡了三分钟。

简易拼凑而成的木门发出吱呀的一声,两个衣冠不整的德军士兵歪歪斜斜的扛着步枪走了出来,看到门口左右的查尔巴拉两人,脖子扬起、鼻孔朝天,冷哼了一声,相当不屑的走开,往山脚下的岗哨走去。

看着两名德军士兵竖着中指嘻嘻哈哈的慢慢悠悠下去,查尔巴拉心里陡然窜起的怒火,这些该死的德国士兵真不知道是仗着什么,成天到晚骄傲得没了形。那嚣张的样子,就好像全世界再也找不到任何国家和军队可以与之抗衡了,他娘的,还真把自己当成了上帝的军队。要站在正义的角度,狠狠的抽打世界,直到全世界都颤抖的匍匐在德意志脚下,真的吗?

查尔巴拉和默多克尔只能相视一眼,生生把这口气给咽下去,谁让现在纳粹德国在整个欧洲乃至世界都是独一份儿的,为了混口饭吃而已。何必和这些尾巴都快翘上天的德国人过意不去,倘若上帝真是看不下去了,那也是上帝来收拾他们,自个儿呢?还是回去赶紧躺下睡吧。

木屋很简陋但却不简单,小小的一个屋子里,竟安放了两张大通铺,查尔巴拉俩人,自然是被撵到了最角落里。那里经常会有臭袜子、烟头、脏内裤等凭空出现,大概是那些实在找不到乐子的德国士兵又在苦中作乐,而对于这样的生活。俩人也都逆来顺受惯了,谁让这些少爷兵真是欠收拾呢!

忍着阵阵焦臭,入耳尽是轰鸣鼾声,查尔巴拉两人将自动步枪合上保险放在门口一侧的木质武器挂架上,憋着一口气慢慢走过两架大通铺的中央过道,黑漆漆里,看不清到底地上有多少只鞋子,只知道一路上踢到了不少碍事儿的靴子,这才『摸』到了巷尾爬上了自己的铺上,倦意滚滚。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和衣躺下便呼呼大睡起来。

而另一边,已经慢慢吞吞走到山下哨岗的两名德军士兵,打心眼里都不想在这里呆下去,这是什么地方?这里距离德国北方集团军群后勤中枢梁赞,直线距离不超过100公里。好不容易逮着一个山丘所建的这个雷达站,其实啥用也没有,因为号称是最新型号的远程对空搜索雷达,正常工作的时间远比坏掉的时间短。

换而言之,除了这个帮忙看守雷达站负责警戒工作的半个步兵连,那个所谓的雷达连其实大部分时间也都是在和一台坏掉的设备作伴,倒是许多年前就从共和国购进的警戒雷达,虽然当时花钱不多,『性』能指标也并不出『色』,但胜在质量稳定,自打当成老古董一样被弄到这里来,还真没出错过。

“我敢打赌,到明天天亮,雷达连也绝对修不好那个坏家伙!”

施因姆乐呵呵的看着山腰上的那个雷达站,越看越丑、越丑越看,那高耸的雷达天线上,这时候都吊挂着俩雷达兵,一人打着手电筒,一人正工作,估计在控制室内,恐怕也是一团糟,狗屁的最新设备,真是自打服役使用以来,就没让人省个心,也真是难为那些雷达兵了。

“我倒不觉得,每次看到他们在修天线,我就在想,好家伙,咋又坏了呢?”

巴里德斯早就对那个臭名远扬的“新型雷达”不再感冒了,权当是一个笑话来说,当然,也得庆幸这台雷达经常坏掉,因为这座雷达站是5月份共和国空军对梁赞发起突然空袭之夜里,唯一一个硕果仅存的,原因无他,就是因为当时这台雷达坏掉了,结果就导致它“轮休”了,然后共和国空军显然就没发现它的存在,雷达站也就自然幸存了下来,反倒是那些矜矜业业、鞠躬尽瘁的死得连根『毛』都不剩下,据说事后连雷达大部分零部件都炸飞得不见踪迹。

幸运是幸运,但一直以来巴里德斯就感觉这其中必有蹊跷,正所谓“事出反常即为妖”,共和国空军那次的空袭为啥会那么精准,如果说是有内『奸』泄密,泄『露』了德军重要布防信息,可为何偏偏这个雷达站没有被炸?

而如果说是共和国空军运气好,那也不见得一炸一个准儿,还非得要留下一个设备坏掉的雷达站,坏的不炸,非得要逮着尚好的给蹂躏成渣,难道是在故意嘲笑堂堂德意志第三帝国空军不成?

想不通,巴里德斯也懒得去想,反正自己吃喝拉撒都不和那个该死的雷达在一起,共和国空军总该不会看上他这么一个小人物,而大动干戈吧?所以,还是抽抽烟,过过舒坦日子得了,呆在这里又不用冲锋陷阵,一天到晚最大的事儿便是看天看地看云,偶尔也在那俩塞尔维亚人身上找找乐子,要是有个女人就完美了。省得一天到晚虚火旺盛。

长官都在睡大觉,没人来管自己是不是明哨和暗哨相辅相成了,所以干脆席地而坐,巴里德斯掏出香烟来。和施因姆相当潇洒的品味起烟草的纯美,这味儿就如同男人的寂寞,总是需要火焰才能将它给勾起,如男人的寂寞是被女人所勾起的一样,纯粹是荷尔蒙作祟罢了。[]大国无疆335

今晚月明星稀,干净爽朗的天空中镶嵌着一颗颗晶晶发亮的星星,一眨一眨的俯瞰大地。躺在软软的草地上,入耳尽是草虫的嘶鸣声,在如此惬意安详的日子里,多想就这样一边抽着烟,一边看着天,搂着一个柔软的女人,以天为被、以地为床,嘿咻嘿咻的干上一场。好好发泄这当兵几年来憋涌的火气,只可惜,身旁只有一个男人。而且还是最好的哥们儿。

“施因姆,你说,咱们到这里来,是为了干什么来的?就是为了躺在苏联人的国土上,看着天数星星吗?”

巴里德斯突然很深邃的问道,事实上,他其实想问战争到底什么时候结束,他已经厌倦了这样索然无味的生活,就如同是把人扔进了无间地狱里,反复的承受孤独与死亡的煎熬。可死却不会有,但孤独却常伴相随,一点一点的将曾今的豪情壮志统统的吞咽干净,只剩下一个躯壳,行尸走肉般的匍匐在这片他国的领土上,死乞白赖的装着胜利者的姿态。整天洋洋得意,事实上,心里比谁都害怕失去。

“不知道,我只知道,我已经有两年没有看见我母亲了,也不知道她现在过得好不好!”施因姆转过身,借着月光模糊的看了看巴里德斯,回首继续看着皎洁的月亮,说道:“听说因为受超级风暴和之后瘟疫的恶劣影响,作为欧洲产量大区的西欧今年铁定歉收,曾今的苏联乌克兰大粮仓如今也都还因为战争一片荒芜,真不知道,这粮食价格,会飞涨到何种地步!”

“帝国应该不会坐视物价飞涨吧,总归会有粮食的!”

巴里德斯显然也很担心生活物资的价格上涨影响到家里的生活,即使自己现在一『毛』钱也都没法送回去不及家里开支,但对于整个欧洲而言作为战胜者、统治者、领袖者的德意志第三帝国,应该不会让本国人民生活得分外艰辛,侵略所得的胜利果实就应该让人民得到分享。

“得了吧,你难道没听说吗?自从强大的共和国参战以来,同盟国那边的综合实力就高出一大截了,而我们呢?除了一个无论装备如何先进,战斗力却始终孱弱,连埃塞俄比亚土著军队都打不过的意大利,以及一个远在亚洲而且残暴成『性』的小日本,咱们还有几个靠谱的盟友可助成大事?”

“中国人,中国人怎么了?”

巴里德斯听着就很窝火,这好好的对苏战争本应该以一颗原子弹在莫斯科爆炸完事儿的,共和国却在这个关头跳了出来要拯救世界,去他大爷的,德意志好不容易通过不间断的侵略战争,让原本以英法美俄等为首的世界经济与政治体系产生了崩变,结果呢,胜利的果实还没摘到,中国人就吱呀呀的跳了出来要维护世界和平,那他们早干什么去了?

在巴里德斯看来,在这场战争里,中国人能干什么又都干了些什么,他们首先是在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时候,就养成了向交战双方兜售军火和物资的坏『毛』病,或许是因为赚得太多,以至于一口气捞回了满清『政府』近代赔掉的老本,还顺带着净赚了些,结果呢,第二次世界大战阴云还没聚齐,中国人就又开始全球推销他们的军火和其他工业产品,从汽车到轮船、从飞机到大炮,娘的,只要是能工业批量生产的,什么都卖。

结果呢,世界大战果然爆发了,在中国人的倾力帮助下,德意志首先是占据上风了,中国人的工业强大论也随着德军的称雄而行销全世界,可渐渐地,中国人就开始偏向同盟国了,要维持交战双方的实力平衡,以求得军事贸易的可持续『性』和暴利『性』,这是他们一贯的手法,但好运不齐,这场战争没让共和国暴赚多少,伟大的日耳曼民族便震破了命运的枷锁。用一颗响当当的原子弹,一下子炸醒了东方猴子,让他们的商贾利欲之心彻底崩醒过来,当然。随之到来的,便是共和国的大棒。

“胡萝卜加大棒”的政策是共和国在国际问题上的一贯手段,而不得不承认的一点是,日耳曼民族的核武崛起,很大程度上威胁到了共和国坐收渔翁之利的超然地位,东方人平时总会以笑示人、以善待人,可一旦发起火来。那也不得了,共和国这才加入战争两月不到,德意志军队就在苏联战场上攻势大不如以前了,甚至还有些被动。

“想什么呢?别想太多,中国人再强大,那也是人,无外乎就是他们科技实力高一点儿、武器装备好一点儿,但就实战经验而言。还不如咱们呢!”施因姆眨巴眨巴眼睛望着星空劝解道,他一向想得开。

“咱们?”巴里德斯指了指自己的鼻子,笑着回答道:“算了吧。咱们是被扔在这穷山上的,要真是能打,早他娘的到一线进攻去了,还用得着在这儿数星星?”

说笑声伴随着微微夜风,渐渐吹散了时间的概念,模模糊糊已经不知道是几点的巴里德斯两人,却很快不再开口说笑而来,因为他们很奇怪,很奇怪,他们竟然在异国他乡的土地上。看到了流星,而且还很多,最奇怪的是,流星怎么可能喷火呢?

“你看,那些流星怎么还拖着尾焰和烟柱呢?”

“应该是落地的陨石吧?”

看着天空上那些倏然滑过的一簇“流星”,瞳孔越放越大。因为两人都注意到,这些“流星”喷出来的烟柱怎么会消散开来,就像是火箭弹发『射』出去之后,火箭弹屁股上拉着的烟会越来越散一样,这么说来,那它们根本就不是流星,那会是啥?

“上帝啊,那该不会就是传说中的空『射』型对地导弹吧?”

巴里德斯两人几乎异口同声的喊了出来,“导弹”这对于普通德军部队而言还是一个新兴的武器装备名词,因为这在较早之前,导弹这东西还都是武器科研秘密,但随着德国陆军开始陆续装备防空导弹,也首次小批量的试用地对地导弹,导弹这种据说可以如长着眼睛一般精确命中远距离目标的新型武器,就始终带着一层骇然的『色』彩,让人一听就感觉有些不寒而栗。

“导弹”之说,其实巴里德斯两人还都是听那些更懂专业技术的雷达兵们调侃的,因为在反反复复分析以前雷达站经常会遭到共和国空军精确突袭打击以至于一举报销,原因找了很多,但都被推翻,但就是自德军也开始装备使用无线电指令,在地面火控雷达数据指引下去命中目标的防空导弹,有人就觉得,这样的方式也可以逆用,既然导弹可以在无线电指令的指导下去命中目标,为何导弹就不能循着无线电来精确命中目标呢?

有了这么一种猜想,再加上前一段时间,盛传中央集团军群高层内部出现了叛逃人员,驾驶直升机企图在共和国空军接应下完成逃亡,结果,共和国空军自然会对德军地面防空目标进行大范围的打击,尽忠职守的雷达站基本都被炸了,而就是有一个雷达站,突然选择了雷达关机,却生生夺过了一劫,据说『射』来的导弹是打在了几百米开外,炸出了一个超级大坑,要真是循着雷达信号『射』来,估计雷达设备连同轮值士兵们已经去见上帝了。[]大国无疆335

共和国空军的导弹真的已经具备逆向追踪雷达信号进而实现精确打击的能力?巴里德斯两人还吃味不准,翻身起来赶紧扭头朝往山上看,雷达站还好好的,难道又是因为设备故障导致雷达没有开机运行,进而没有让共和国空军给发现?

轰……

一声巨响,如山崩地裂一般摧枯拉朽,又如同晴天里突然打响的一个炸雷一般,当即让巴里德斯两人给懵了,耳膜生疼之下,循着刚刚爆炸声响传来的方向一看,冲天而起的火光中,那腾起的硝烟烟云又黑又浓,一朵朵绽放的橘黄『色』大火就像是地狱里窜出来的烈焰。

“该死的,旅部被炸了,一定是,一定是!”

神情激动的巴里德斯就像是看到了恶魔一样,刚刚还在庆幸自己驻守的雷达站没事儿,回头一看,哟呵,作为部署在方圆三百公里范围内,统筹指挥多个雷达站和车应急雷达的旅部却给一锅端掉了,中国人的导弹还真是眼神儿贼好,愣是滤掉近处的这么个不争气的雷达站,径直给把最重要的旅指挥部给端掉。

“还愣着干什么,赶紧开枪示警!”

施因姆大吼一声,扳开保险,将枪口对上天空,摁下扳机哒哒哒的就发『射』了一长串子弹,就像是对着依然眨巴眨巴眼睛看笑话的星星们一样,而连续的枪声又加上刚刚的那一声巨响,是头酣睡的牛,也能被吵醒了。

“听到了吗?枪声,有枪声?”刚刚爆炸声就被震醒过来的查克巴拉跳下床,还在慌里慌张的穿鞋子,耳朵里就又传来了枪声。

“该不会是苏联游击队吧?那咱还等什么?”

光线太暗看不清脸『色』的默多克尔一脸担忧,话音刚落便鞋子也都顾不上找了,光着脚丫子便挤开慌里慌张的人群,跑到门口拎着两把自动步枪便冲了出去,身后紧跟着随便抓了六只鞋子的查克巴拉,一路上只听到身后不时传来大声的叫唤声,“有敌情”、“我的鞋子呢”、“赶紧找”、“快出去啊”、“谁踩到我的脚了”……(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