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三三六章 夜火

第三三六章 夜火

战争的速度远远超过查克巴拉的想象力,他和患难好友兼同伴默多克尔这才同众多『乱』哄哄的德军士兵一道整队完毕,在德军连长的叫喊命令下,加强雷达站周边警戒,可还没等他们散开,山上的雷达站便轰然被炸了,本来就对连长态度很是不屑的查克巴拉本来是看着天上数星星的,刚好看到那划过夜空的导弹不偏不倚,直接“撞上”了电磁辐『射』程度最厉害的天线。

轰的一声巨响,脚下猛然的震动着实让人重心不稳摔倒在地,而更多是因为条件反『射』的作用,一看到导弹来袭,众人当即以绝对的速度趴下,生怕自己躲慢了被炸去见了上帝,但好在及时趴下,那猛烈的爆炸果然掀起了无数的雷达设备碎片飞溅四『射』,腾起的巨大火球犹如一坨绽放的红花似的,妖冶得很。

“上帝啊,这东西咋那么准,说打哪儿就打哪儿!”呸呸两口吐掉入嘴草泥,默多克尔愤然的感慨了一句。

“娘的,不是设备坏了吗,咋还能炸中?”查克巴拉也一脸衰样,真是活见鬼了。

默多克尔白了一眼,“老古董不是还好好的吗?坏的是咱新换的那台,娘的,真没想到,敌人空军连本国出口雷达也都不放过,多少也给点儿面子不是?”[]大国无疆336

查克巴拉是彻底无语了,这默多克尔还真是能开玩笑,可左看右看了一下,刚刚发号司令的那个连长貌似也没胆儿了,一台好的一台坏的雷达都给炸没了,还警戒个屁啊,倒是发电班那边却好好的,嗡嗡嗡的柴油发电机还他娘的发电,丝毫不管需要用电的雷达已经炸成零件了。

当然,从惊诧到回过神来,多多少少也算得上是久经战阵的这些德军士兵倒是没有花费太长的时间,一个个滚爬起来。啥也不管了,赶紧往山上冲,那里可能还有生还者,大家都是一个部队。都是兄弟,而且都是日耳曼民族的,要是真有幸存下来的,当然赶紧得施救,查克巴拉两人也赶紧起身跟上,深一脚、浅一脚的往山上跑,跑着跑着。冲在前面一点的默多克尔便停了下来,指着远方辽阔的平原,惊讶得嘴都合不上了。

搭建雷达站的这个山头海拔也不过两百米左右,但是对于辽阔的平原而言,这个山丘乃是一个理想的制高点了,这不,站在近山丘顶位置的很多士兵都没了个动静,大伙儿都愣愣的看着远处。

战争是罪孽。可也有它积极的另一面,比如说它的出现遏制住了苏联人的工业崛起之势,愣是让一个意欲进军世界级工业强国的农业大国。继续回到了落后的状态,就连这空气也都显得格外的清新。

毫无工业污染的沃野上,视野可谓是颇为开阔,再加上今夜可谓是月明星稀视野极佳,这不,站在山上的众人感觉自己就快能看到梁赞城了,但事实上,边儿都看不到,但这并不妨碍他们看到距离雷达站不过十来公里开外的德国空军一座大型航空兵基地所发生的盛况。

这是一个驻扎了上百架战斗机的一个大型航空兵基地,乃是隶属于北方集团军群司令部麾下的德国空军第五航空队拱卫梁赞后勤中枢要地的一个关键『性』基地。在梁赞还没遭到过共和国空军轰炸之前,驻扎在这里的战斗机联队还偶尔会派出战斗机去支援下诺夫哥罗德战事,也曾组织过一些兵力对孱弱的苏联空军予以打击,但面对共和国空军,向来都是只有被动防御却从未主动出击过。

在梁赞火车站被炸的那一次,这座基地也就曾遭遇过不幸。当时也不知道是共和国空军看不上这个基地,还是没空搭理,只是扔来了几颗很奇怪的炸弹,而这些个炸弹也忒慑人,哪儿都不炸,就炸了跑道,而且两条可供喷气式亚音速战斗机起飞的水泥跑道都给炸成了几截,弹坑很大,修复起来相当有难度,而且还有许多不时会爆炸的小型炸弹威胁着工兵,因而直到共和国空军结束了轰炸行动,这座基地里的战斗机一架都没飞起来过,而共和国空军也再没扔过炸弹或导弹来,俨然就是要让这座基地短时间内无法发挥作用一样。

然而,今昔果然不同往日,或许是刚刚那波导弹雨摧毁各大雷达站的时候,或许就在刚刚,但不管怎样,进入默多克尔等人眼里的基地远远比其他任何时候还要清晰,因为此时此刻基地里,已经冲天而起了很高的黑烟烟柱,正伴随着滚滚大火烧得正欢,整个基地都像是被人浇遍了一层燃油一样,正旺旺烧灼,巨大的火光带隔着很远都能清楚看到。

“乖乖,那是什么武器的杰作?人间炼狱也不过如此!”

此时此刻,也真真只有和日耳曼民族没有任何血缘,只有利益关系的查克巴拉两人还能在心里苦中作乐,中国人的强大还真不是吹的,这都还没看到敌人长什么样子,偌大一个航空兵基地就被人给点天灯了,而更加让人感觉疑『惑』不解的是,共和国空军今晚到底要干嘛,难道又要轰炸梁赞不成?

“也不知道梁赞那个地方到底怎么样了!”默多克尔心思复杂的看了查克巴拉一眼,两人似乎都很想知道,中国人这大半夜的到底要唱哪一出!

而就在默多克尔两个根本不起眼的小兵还在忧虑着不该忧虑的地方,利用突然袭击式空袭,打开了防空缺口的共和国空军“惊雷”行动主力部队,这才终于通过走廊杀入进来,当然首当其冲的,却是三架“一马当先”的电子战机,呈品字形拉开间距直直往梁赞呼啸而去的它们瞬间就让“空袭走廊”成了一堵德军任何电子设备都无法透视的冷墙,不管先前的空袭是否已经将德军所有雷达致盲、防空力量混『乱』,这一刻爆发出来的强电磁干扰,连无线电收报机都没法正常运转。

紧跟在电子战机后的,便是一波重出击的j12“秃鹫”重型多用途战斗攻击机,在强电磁干扰的有效保护下,为了达到轰炸的突然『性』,它们也根本股不着什么超低空突防了,直接在三架电子战机的引领下。风驰电掣的往梁赞地区的那个重点目标赫赫杀去,一架架机腹之下,不是集束炸弹便是燃料空气弹,当然也有滑翔制导炸弹、空对地导弹等。

死亡的阴影绝不会像乌云那样嚣张无度。它来得如不知不觉的冷风,犹如恍然若逝的时间,在不知不觉中,死神的脚步已经靠近到了身旁,慢慢的,举起了收割生命的镰刀,却又冷笑着注视面前安睡的活人。

吧唧吧唧……斯托菲尔在睡梦中梦见了自己正如皇帝一样被伺候午膳。坐在铺垫了波斯地毯的座椅上,左拥右抱着两个肤『色』雪白、唇若鲜血的猫女,面前的大桌上,摆满了各种各样的美食,鹅肝、鱼子酱、烤全羊等等,但凡是平时渴望过的美食,都香喷喷的搁在了桌上,两个美得一塌糊涂还带着些妖冶的侍女。正小心翼翼的用银质刀叉切来一块块熟食喂进嘴里,亦或者是端起高挑玻璃酒杯,为斯托菲尔送来醇香的波尔多红酒。

美人在怀、美食当前。斯托菲尔乐得几乎没了魂儿,砸吧砸吧嘴唇,却生生从美梦中醒了过来,黑夜里啥也看不见,但浸入鼻尖的却是一股子臭味儿,定睛一看,火气顿时就上来了,原来同样睡得死死的巴尔克利竟然把脚伸到了自己脖子附近,娘的,熏死个人。

好不容易的美梦全让巴尔克利给搅和了。斯托菲尔原本还打算在梦中和众美人来个大被同眠,结果呢?有些气恼的斯托菲尔憋着一口气,将脖子挪开了一些之后,这才用手肘将巴尔克利的臭脚顶得远远的,在夜里感觉到人在挪动自己的巴尔克利猛然睁开了眼睛,哗啦的一下坐起身来。竖着耳朵听了听,没啥动静,便又继续倒下去呼呼大睡。

闭上眼,还寻思着继续要做回那个美梦,但怎么睡也都找不到感觉了,闭上眼感觉过了好几分钟,斯托菲尔都没有进入梦乡,反倒是越睡越清醒,脑子里如明镜似的,精神得紧,难道是刚刚连续两个梦都是因为自己睡得太沉太死太香了?一下子就把这几天的瞌睡一下子给睡光了不成?

斯托菲尔索『性』翻身起床,打开了床头的那个小瓦数照明灯,在暗黄的灯光中,他窸窸窣窣的找到了巴尔克利偷偷藏起来的香烟,叼在嘴里却没找到打火机,正要再找找的时候,闪电般坐身来的巴尔克利一把拽过了斯托菲尔嘴里的香烟。[]大国无疆336

“我就知道,你丫每次起床都要抽老子的烟,我说最近你咋总喜欢早起!”

“我这不是睡不着嘛,梦见了好多个小妞儿,火气太大,得解解闷!”斯托菲尔言语着,手却又『摸』下了床板下,掏出了巴尔克利藏起来的好东西。

一人一支烟,两人就这么有一句没一句的搭着话,斯托菲尔说了自己想家的梦和后来的皇帝美梦,而巴尔克利却说他梦见了母亲,一支烟抽尽,两人都不约而同更加睡不着觉了,索『性』都开始提笔给家写信起来,对家和亲人的思念那真是一种无法用言语来表达的感觉。

哗哗哗,钢笔鼻尖在纸上磨出的声音在安静的夏夜里显得有些格外的音『色』特别,越是接近天亮,天『色』就越暗,而且还伴随着夜风,外面的气温越发的降了,但这丝毫没有影响到巴尔克利两人写家信。

“听见了吗?”

“什么听见了?”

正当斯托菲尔运笔如飞的时候,巴尔克利突然一把抓住了斯托菲尔,然后,两人都尖着耳朵听,空气中似乎传来了一种很不安的震动感,这种感觉是巴尔克利两人很熟悉的,多少次与死神擦肩而过,他们都很清楚死亡的气息是什么样的,这种不安的躁动,恰恰说明其中的莫大危险,而这种难以用科学来解释的死亡危机感,却是历经无数次死亡与磨难的老兵,才独有的一种奇怪感觉,可这种感觉从不会欺骗。

对视一眼,斯托菲尔两人都当即停笔,将还没写完的家信赶紧收好,关上了灯。窸窸窣窣的快速穿上了衣服,并挨个叫醒了那些同样是来自其他部队绝对老兵的战友们,十来号人堪堪钻出营帐,天上就“飘来”了一些黑点。的确是飘来的,巴尔克利等人看得很清楚。

“滑翔炸弹?”

虽然不知道滑翔制导炸弹,但是共和国空军常用的一种炸弹,对于这些经历过许多生死的老兵们而言,已经不仅仅是直觉的问题,看见这些宛如高速飚行蒲公英似的炸弹飘来,众人的第一反应便是空袭来了。

还没等刺耳的警报声拉响。宿营地里就怦然撑起了许多团膨胀的火球,爆炸的巨大能量在一瞬间就充分诠释了战争的暴力特『性』,那沉重的装甲车在重磅滑翔制导炸弹的蹂躏下,竟如崩倒一般在火光里跳动开来,强大的冲击波比任何利剑都还要锋芒毕『露』的铺『射』开来,更像是一个个迅疾拉大的光晕一般,狠狠的撞上四周,让任何敢于阻挡的东西都受到冲击。

火光点亮了黑夜。趴在地上顿了几秒,巴尔克利趁着敌人投放而来的炸弹还并未具备覆盖『性』的时候,一个个竟相当冷静迅速的抄起枪支和弹『药』。没有任何的喊叫和慌『乱』,第一时间冲到了避弹壕里,而一波波袭来的奇怪炸弹还在继续扩大这肆虐的范围,在此起彼伏的爆炸声中,巴尔克利等人还清晰听到空气中传来的那种尖锐拉长的声音,这种声音真是太熟悉不过了,一般情况下,高空投掷下来的炸弹都会发出这种尖锐的啸声,当然,这也证明着。敌人的轰炸飞机已经飞临头顶了。

“嘿!”暴躁的巨响声中,巴尔克利一把拉过斯托菲尔,指了指那片停放半挂式油罐车的方向,大声的问道:“那东西,该不会突然炸了吧?”

“啊?”真没听得很清楚的斯托菲尔是从巴尔克利的手势中看出究竟的,他小心的躲着任何可能飞溅而来的各种碎物和冲击波。死死的用手护住戴在头上的钢盔,径直摇了摇头,那么厚实的金属铅防护罩和装甲钢防护层,扔进几千度的高温里都能扛得住十五分钟,这样的轰炸简直就是小菜一碟,再说了,核装『药』还没灌进去,被常规炸弹引爆出了链式反应,显然比见到上帝还具有戏剧『性』。

不再发问的巴尔克利只能收声,轰炸来得如此突然不及,他根本就没有预想过,当然经历过无数的生死存亡,他早就知道会有这些不可思议的遭遇,在防空保护可谓是相当森严的梁赞地区都还能遭到共和国空军如此定点清除般的轰炸,直接排除德国空军和地面防空部队实力不济这一大主因之外,巴尔克利更加相信是情报泄『露』了。

核弹的运输一直都处于绝对保密的状态,有时候会在一个地方停留几天,有时候就会刚刚停下来休息两个小时就又出发,总而言之,能有权利让这支部队活动起来的,就只有来自集团军群司令部的大佬们,他们甚至可以让部队停下来立马又走,反反复复兜圈子都无所谓,而就是这么一个毫无规律的机密部队临时驻地,还是在荒郊野外,怎么会端端遭到如此猛烈的轰炸。

别用什么狗屁的偶然『性』来戏谑自己,这是巴尔克利一贯的原则,他不相信敌人的轰炸部队是碰巧了,毕竟,这世界上哪儿有这么碰巧的事情,偌大一个北方集团军群的后勤中转要地梁赞就在十来公里开外,那里应该更加值得狂轰滥炸吧?而且就算是碰巧了,敌人见那些“油罐车”也一定会误以为是油料运输部队,这种一炸就完事儿的部队岂会如此不吝炸弹的接踵轰炸?

老兵就是老兵,多年的沙场经验一直让巴尔克利等人保持着最清醒的头脑,即便是被高强度的轰炸死死的压制在壕沟里动弹不得,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死神用挑剔的眼光掠夺走任何生命,也没有人失心疯似的实在受不了这种煎熬窜出去找死,都是在沟里静静的等待。

哪怕不能呼吸活活憋死,哪怕炸弹就落在了身旁爆炸,他们都能安详的接受,因为除了冷静对待、客观存在,一切反抗和暴躁,在这样如席卷地皮似的轰炸中,都是枉然,与其因为气愤而让肾上腺素过分分泌,还不如老老实实的等待,轰炸总会熬过去,总有人能活下去。

终于,巴尔克利早就料想到的轰炸果然没有继续太长的时间,估计敌人的突袭机群也没有那么多的肚量装足够多的炸弹,彻底把这块土地给炸沉下去,让核弹都给淹没其中,这不,这才躲了不到几分钟,轰炸就过去了,取而代之的,却是一片狼藉,一切的一切都仿若被野猪亲了一口,被死神扇了一巴掌,被上帝开了一个玩笑,尤其是那些个头很大的油罐车,真的倒是燃烧得火光冲天而起,假的呢,也尚好,只是被炸得脱离了车架,如超级粗大的水泥柱子一样,滚落在火海里正被炙烤。

“灭火,立刻灭火!”

不知道从哪个方向传来了熟悉的命令声,在这样的部队里服役,军事指挥官都很有一个特点,那就是嗓音沙哑并且很有金属质感,这是一种浑厚的嗓音,因为战争的洗练而显得沉重和刚毅,带着不容置疑的声『色』,大难不死的德军老兵们,哗啦一下立刻做好了应对一切挑战的准备,而“挑战”他们的中国军人,已经在来的路上。(未完待续。。)[]大国无疆336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