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八十章 难忘今宵

第八十章 难忘今宵

:今日是光棍节,祝有家室的大大幸福永远,暂时没有的也不要慌,不管咋样,咱今儿是过节了。另外,今天又是一个周四,所以一个特别的加更章节,不仅回报了各位的鼎力支持,还能为节日增添喜庆。小子在此,再次谢谢大家的支持鼓励了。

年的春天,丝丝春雨夹杂着淡淡的雾气将天空笼罩,整个大地在雾气层层中迎来了新春,在绵绵春雨中,不知不觉中国又迎来了一个新年,当然幅员辽阔的中国,不是每个地方立春之后就会回暖,不是任何地方都会春雨绵绵.

“春种、夏长、秋收、冬藏”,中国很多地方的农事安排都按照这四个词来安排。立春之后,不少地区的农民便要开始进行“四立”项目中的“春种”了,农谚提醒得好,“立春雨水到,早起晚睡觉”,小麦作物的长势不断加快,庄稼人心中的快乐与日俱增,手中的活也越来越多,春耕之忙悄无声息间已经开始了,油菜、小麦都是庄稼人关心忙碌的重点。

当大地度过了漫漫寒冬迎来春暖花开的时候,当寒鸟挣翅翱翔天际、花儿渐放芳香四溢的时候,白昼变长了、气温回升了,不知不觉中国人重要节日来了。修葺房屋、准备年货、置办新衣…传统中国年到来之际,农活也差不多忙完了,人们有大把大把的时间准备春节,家境殷实的早已闹腾着准备这样那样,贫寒一点的,也凑合着准备一年到头难得的节日,能吃到肉、会有新衣,穷人的春节也会过得热热闹闹。

中国有种很幸福的『迷』信,那就是春节时候一定要吃好穿好,来年开春之后的一整年日子,就都能像过春节时那般幸福,所以无论是穷人也好,富人也罢,都希望在春节期间过个好日子,对新的一年充满幸福的希冀,当然更多的是寄托。[]大国无疆80

南至广西海南市,北到奎屯山,东抵山西吕梁山,西止新疆喀什市,疆域将近478.23万平方公里的自治区,无论是发展最好的广西,还是刚平稳不久的新疆,都在不知不觉之间迎来了鸡年,在迎来党和自治区发展第七个年头的时候,同事也迎来了人民军诞生第八个春秋,七年的风雨兼程与漫漫追求,七年的不懈努力与甘苦同舟,自治区人民的21新年无疑也是一个家家欢笑的好年。

还未近大年三十,不少工厂已经提前十天正式放假了,工人们早早就开始收拾工厂、检修设备封闭厂房,然后高高兴兴的拿到工资和年终奖回家过年。『政府』机关也准备着总结完一年的工作后正式放假,但首先要完成的任务就是集结众多客运车辆,把县城里和市里基础教育学校的学生们,一批一批的送回他们所在的乡里,让孩子们也回去过年。

长途汽车站、公交车站、火车站、港口,这些地方成了最忙的场所,到处都是拖拽着大小行李箱子,手里和背上都还带着不少东西的旅客,当然还有端着餐盘四处吆喝人吃饭的小餐馆老板,他们抓紧了任何机会挣钱发达。

没有警察维持秩序,但一切都还是那么有条不紊的发生着,人们凭票登上发往不同地方的车辆列车或者轮船,偶尔一个角落里闪过的票贩子,身后也紧紧跟着民警,要是敢和任何人交易,那票贩子的下场就是人赃并获,既然他为了一己之利敢铤而走险,那不妨进入监狱过春节。

城市里的公路虽然宽敞,但此时还是显得有些拥挤了,尤其是红绿灯的时候,更是在公路上排起了一队队长龙,司机们总想自己这边是一路绿灯,但现实还是公正的,该谁走就该谁走,当然坐火车的就不用那么麻烦,但飞驰不停的火车还是比不上旅客们回家的那颗急切的心,他们的心思早就飞到了家里,但火车和汽车还在路上呼哧呼哧地奔跑。

无论是在长途豪华大巴上,还是在城市公交车里,又或者是坐在火车车厢里,劳动一年了收获丰硕的人们都是兴高采烈的,一路上总是欢声笑语不停,大伙交流着各自的工作、期待着回家后孩子交给自己的成绩单、想念着家里守候的父母、期待着同乡对自己成就的称赞……不过更多时候,出现频率最高的还是那句话,“乘务员,车到哪儿了?”或者是“什么时候能到某某地啊?”之类的。

与老百姓的日子不同,一到春节就是某些人的劳动节。靠近年关,军队里还是有了节日的气氛,但大煞风景的是简化了弹『药』领取手续,也就是说随时可领取实弹执行任务,但谁又想大过年的还要发生惊动军队的事情,有些事儿还是得靠警察,上街执勤维护秩序、惩戒犯罪确保平安、指挥交通确保春运、协调场地以供娱乐(燃放爆竹什么的)等等,警察永远是最忙碌的,但随时候命没得休息的,还数任劳任怨的武警部队,一旦出现重大事故,警察太少忙不过来,军队动用繁琐难耐,所以只有武警部队才是保护春节的主力,警察们不过是累得很的先锋……

“春节一到生意好,大街小巷人热闹”,无论是楼房林立的城市,还是偏远的乡村小镇,只要到了年末总是能掀起一阵阵购物热『潮』的,尤其是农村乡镇,到了春节期间迎回了外出的打工人群,还有一大批学生,家家户户团团圆圆准备过年,少不了到处置办东西,即便学生们有穿不完的公家衣服,但谁家愿意自己的小孩穿着制式校服过春节,免不了到市集上大办年货的时候,给自己努力一年的孩子买新衣服、新鞋子,自行车、手表什么的,都渐渐随着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而进入学生们的礼物单中,所以商人们才说春节一到生意保准儿好,到处都是人,不大的乡镇市集里都能分外热闹。

肥大的鸡鸭,肉质不错的肥猪,滚滚的鸡蛋,还有一桶桶食用油、一条条鲜活的鱼,人们在市集上永远最先买的当属这些大餐用品,然后才会去溜达溜达菜市场,除了配料之外很少购买新鲜的蔬菜,到了年末就应该吃香的喝辣的,开年后再买一些鲜绿的蔬菜开胃,但这时候明显是该冲好肉好鱼好油而去,没多少人买萝卜青菜。

当然,不少家里青壮没有外出打工的,自然是自家养了猪喂了牛,到了年末自家置办大宗年货,过年要吃的肉类食品都已经腌制好了,屋舍也打扫得干净整洁,该准备的都妥当之后,这才悠哉游哉的上街,背着大背篓什么的赶集都是买些配料或者其他商品,甚至不少人还带着妻儿老小一起上阵,全家是东逛逛西看看,新衣服新鞋子之类的好东西,都是他们喜欢的要买的,给老人弄上一点补品、新装,给小孩买点零食、玩具,都能让一家人乐呵老半天。

当然所有人返家之前,都不会忘记一件事,那就是去买点祭奠死人用的香蜡纸钱、衣服,按照人们的共同理解,自己这边过上了好日子,另一个世界的他(她)们,也该过个好年。不过,还有一样东西是必须买的,那就是爆竹和烟花,恭贺新禧喜迎新春都是要燃放爆竹的,否则怎谈“爆竹声声辞旧岁”呢!

岁月不饶人,就怕人不记岁月。时间匆匆流过,如同白驹过隙,当一切都准备妥当之后,新春佳节不紧不慢正式到来了,穿新衣、挂灯笼、备好食、过大年,家家户户在一片热闹之中开始过新年,当然“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亦同”,张宇俩人过上了俩人汇聚以来的第十个春节,不过今年的春节不再是两个人,而是三个。

“你们俩究竟是亲兄弟?”

“不是,我们只不过是同姓而已,有缘能够结识在一起,共同奋斗……”当三人齐聚一桌的时候,张雨生就做好了应对十个春节以来,第一个『插』进两兄弟之间寂寞春节假的客人,她所能问及的所有疑问都被张雨生想好了对策。

“难道,十年以来,你们都是这么过的春节?在美国也是这样?”

“不是,在国内有一年我们是一群人过的,和当时被称之为保安的一群兄弟!”

“可你们…你们就吃两个菜,一个回锅肉、一个炒鸡蛋…”

“我能做的就是炒鸡蛋这一个菜,而张宇能做的,当然就是他最擅长吃的、做的,回锅肉!”言语之间,张雨生又是非常诚恳的对她说道:“厨师和一部分内卫士兵都被我们放了大假,平时我们吃外卖,年三十晚上我俩就自己做菜尝个新鲜,俩人凑合着过个年……”

“张宇,这是真的吗?”[]大国无疆80

一旁『揉』捏着筷子,随时准备开动的张宇很是无奈的点点头,往年的春节都是好好的,去年的这个时候张宇已经把回锅肉都吃完了,但今年明显出现了很大不同,因为成了孤儿后又莫名其妙成了张宇好友的黎晓冉窜了进来,硬是要看看自治区乃至中国最有财、最有权的两个人,他们的年三十晚上究竟吃些什么,但没想到看到的却是最囧的画面,俩个人一人炒一个菜,凑合一起便过春节,之后继续吃外卖,直至厨师回归,何等凄凉!

“开年之后,我一定想办法发明个冰箱,否则也不会到了酒楼歇业后,咱俩需要自己动手!”张宇狠狠的看了看餐桌上的两盘菜,已经吃了好几年的固定年夜晚,今晚看起来特别的不合眼,不过说完后才注意到一旁坐着一个可爱的女士。笑呵呵地转过头,对着黎晓冉说道:“要不,你『露』两人给我们瞧瞧?该不会你也只会一个菜吧,甚至一个都不会?”

黎晓冉没有做任何回答,只是很怒气的狠狠盯了张宇一眼后,端起两盘菜急匆匆地跑进厨房,没过多久里面就传来了洗菜自来水哗哗声、切菜噔噔声,还有炒菜的嗤嗤声,当然坐在外面的张宇俩人还能闻见一股股香气,这一切都暗示着今晚的年夜饭会有很大不同了。

“我说哥们,要不你把这丫头收了得了!要不然她这一张守不住秘密的嘴,回去上班后岂不会到处宣扬我们俩的处境?堂堂两位天才,综合起来什么什么都懂什么都会,但就是不会下厨炒菜……”

“你懂个屁!”张宇随机一句粗口回以大哥,把玩着手中的筷子很是调侃的说道:“你还好意思说我,你那个时代不是很流行女权注意吗?按理说你这人应该是个工作强家里忙的好男人,竟然下厨都不会。咱们那会儿好呆也是男人至上,这些家务活理应让女人做,否则它她们就只剩生小孩一个作用了,那可怎么得了?”

“你别一个劲儿说我,我是认真的!”说着,张雨生很是神秘的让张宇靠近他,对着耳朵很是一阵嘀咕。“你也老大不小了,是该找个女人成个家了,尤其是遇到这么一个出落大方、入得厨房的女教师,简直就是极品中的极品,要是我,早就等不及了!”

“『色』字头上一把刀,我不是不想,对晓冉我是又爱又怕。总感觉自己心里对她特有感觉,但是又说不出来到底是什么……”

“承认有感觉就好,我去找于然他们过年三十,你俩就好好过过你们的二人世界吧!”说完,张雨生一脸坏笑地站起身来,向张宇送来一阵特别的眼神后,那意思再简单不过,“孤男寡女,同居一室,会发生……”,一阵鬼笑后离开了张宇的住所。

张宇看了看离开的大哥,又看了看厨房里忙碌的黎晓冉,只能摇摇头后自言自语说道:“老婆如衣服,兄弟如手足。衣服可以换,手足怎能断?但是我现在孤独寂寥得紧,还是穿上衣服先!”

当然,张宇自然知道其实大哥张雨生也是有对象的,一次偶然感冒患病住进了医院,就不小心和一个护士擦出火花了,老道的爱情故事但却因身份不一样而尤显珍贵,轰轰烈烈的爱情虽是不可能,但彼此情真意切就足够了。

“你大哥呢?他该不会是自惭形秽先行离开了吧!”端着热气腾腾的好菜,黎晓冉满脸笑容的端上餐桌后,很是纳闷张雨生为什么不在。

“他先走了,对了,你也坐下吧!我这人一般情况下吃不了多少个菜的,还有,是坐我旁边来,谁叫你坐对面的!”几个月交往下来,张宇很多时候虽然占不到多大优势,但这会儿还是很有恐吓力的,黎晓冉只能嘟囔着嘴,乖乖地坐在了张宇身旁。“吃饭吧,我尝尝你的手艺到底怎么样!对了,我宣布大年三十晚上的团圆饭,正式开始!”

张宇都吃了好几口了,但一旁的黎晓冉依旧摩挲着双手,低垂着脑袋不说话也不动筷子。“你该不会在菜里面下毒了吧!我…你怎么不吃呢?”张宇说着,将桌上的筷子递给了黎晓冉。

“草!”不笨的张宇终于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将变脸女皇的心情搞坏了,“团圆饭”这种词是多么的敏感,尤其是对于就在这一年彻底成了孤儿的黎晓冉而言,这团圆二字入耳简直就是一种电击般后果,虽然张宇也算是一个“孤儿”。

“晓冉,听话!快吃饭,否则你让我也吃不成,那我可就只有吃你哦!”憋屈了老久,张宇终于把这种极难想象的话挤出了嘴,平时雷厉风行的张宇,无论是在军事方面,还是在科学研究、工业部工作,都是一副大男人样子,此时让他低声下来劝慰一个女人,还真是让他难为情了。

“吃了我?”黎晓冉满脸泪花的抬起头来看着张宇,大大的眼睛闪烁个不停,包含着眼泪的双眼又一次碧波『荡』漾,白皙的脸颊因生气而略带粉红,红若朱砂的嘴唇鲜嫩欲滴…

张宇没有回答黎晓冉的质问,而是放下筷子后左右开弓,将黎晓冉整个人都揽了过来,并且略略歪斜着脑袋,迎着那红唇而去,当两唇相接触时的刹那间,黎晓冉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睁大了双眼作势就要推开张宇,但她怎么可能是张宇的“对手”,半推半就的姿态更加激起了张宇的侵占欲,猛吸一口气再次吻了下去,而这一吻几乎让黎晓冉透不过气来,当然也让黎晓冉闭上了眼睛,泪滴悄然之间顺着光滑的皮肤坠落。

淡黄灯光笼罩着饭厅,静静的空气里只剩下彼此急促的呼吸,还有那餐桌上正冒着热气的小菜,香味扑鼻但无心品尝,有秀『色』可餐的佳人足以充当今年最好的年夜饭。

“晓冉,嫁给我好吗?”

一阵热吻之后,张宇放开了喘息不已的黎晓冉,顺手就把一旁盆景里的花摘下一朵,顺势单腿跪地后,举着临时客串“玫瑰”的鲜花,张宇大声的向黎晓冉求婚。

好不容易平复呼吸后,黎晓冉还没来得及骂上几句,就迎来了张宇更大规模的轰炸袭击,整个芳心顿时是扑通扑通跳动更无规律,惊喜之余还是有些羞赧,嘟囔着嫣红小嘴,很是俏皮的问道:“为什么要嫁给你?”

“嫁给我,这是革命的需要。”张宇说着,脑袋一转悠又想到了一个解释,“做朋友太有局限『性』了,咱们做夫妻多好!不成功,便成*人……”嬉皮笑脸的说完,张宇立马把藏在身上很久很久,连大哥都不知道的一枚戒指掏了出来,直接戴到了黎晓冉的无名指上。[]大国无疆80

“啊?你还真够无赖的…讨厌死了!”话虽这样说,但黎晓冉毕竟是个女的,俏皮地睁大眼睛很是好奇的看着手上闪闪发亮的戒指,这就是传说中的结婚戒指,当下自治区内最流行的结婚必备物。

“我问过很多人,都说自治区现在很流行这个闪得耀眼的东西,所以我的好老婆也必须紧跟时代『潮』流!不过,这钻石还真是恒久远,但一颗就让人破产。你该不会收了我的戒指,却还不要我这个人吧?我可是跪了很久了哦!”

被张宇取笑了一下,黎晓冉的脸更加红了,活像一个红苹果一般,羞赧不堪的点点头示意张宇可以起来后,马上就把头狠狠的埋下了,生怕张宇看到她那红得可怕的双颊。可张宇并不是一个好人,坐下后立马把黎晓冉拥进怀里,二话不说立马再来一次窒息之吻。

华灯初上,夜深但人未静,家家户户是灯火通明,吃着零食唠叨着家常,守候在收音机旁听着广播节目,全家老小一起守夜。或者耐不住『性』子,早早的就开始放起了烟花,为即将到来的新年增添更多的热闹,大街小巷正是有了这些爱热闹的人才喧闹不已,轰隆作响的爆竹和闪光耀眼的烟花,点缀着旧年最后一天夜空。

“十…九…八…”街心广场、自家院落汇聚了越来越多的人,大家一起高喊着倒计时。“三…二…一…新年到!”欢呼声几乎伴随着冲天而起的烟花同时炸开,绚丽的烟花将整个夜空点亮,奇特的光亮照耀着整个大地。

在静谧的新疆某岗哨,哨兵此时没有听到一点声响,但手握钢枪的他心中明白,今夜将是旧年中的最后一天,自己站这一班岗的某个时刻,一定会有新年的第一秒,但他更加谨记的是特殊时候必须更加注意坚守岗位……

海浪猛烈的拍打着海岸,波涛汹涌的浪『潮』与磐石之间的碰撞总能发出特别大的声响,高高溅起的水花飞入空中后有哗啦啦的坠落,从不安分的大海一直没有遗忘这座南海某岛上守卫灯塔的士兵们,汹涌的波涛声中仿佛有家人的思念掺杂其中,或许还有爱人的期盼…但涛声依旧,今夜的执勤也没有任何与众不同,即便今天是大年三十,今夜是团圆夜……

与寒冷的新疆岗哨不同,也与海岛上的孤寂相异,在成都热闹的街头某处,高兴得忘乎所以的人们不会注意到街上还停着消防车,里面的消防官兵此时此刻也在过着春节,但他们不能欢呼不能高唱,他们只能闭目养神,静静的在心里过着又一个难忘今宵,只要发生火情,他们随时出动…

和他们一样的人,还有很多很多,为了更多人过好一个春节,为了更多人有一个难忘的今宵,他们默默付出着。当然,无论是此时默默付出的人,还是接受着保护的人,他们都是幸福的,因为他(她)们都已经以人的姿态活着,不卑不亢的活着,能过上这样的日子中国人,在这样一个主权丧落、尊严尽失的国度,还真的需要太多太多,直至全国。

不过,美好的新年已经来临,无论贫穷贵贱还是身份高低,都对新的一年充满着期待。当然,对某些人而言,还有这一个难忘的、值千金的‘金’宵……

:这章写得确实有点不怎么好,如果真有碍入眼,还请见谅,小子为了主角的爱情,实在是尽力了。!~!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