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三三八章 上帝才知道

第三三八章 上帝才知道

当黑夜因为战争的搅合而告别了寂寞,就连空气,也多出了一分躁动。

“巴尔克利,你听到汽车的轰鸣声了吗?”

刚从壕沟里爬出来拾掇好武器装备,斯托菲尔就听到了很不对劲的声响。

“什么汽车轰鸣声,最近一支摩步团赶到这里也都需要至少半个小时,哪儿能那么快!”

巴尔克利说着说着自己就愣住了,娘的,刚刚还真没仔细听,这一听才听出事儿来,真有一种很熟悉的引擎轰鸣声,等等,仔细一想,巴尔克利立马想起这种声音以前在哪儿听过了,这是悍马特有的狂暴声,上帝啊,敌人的地面部队怎么这么快就过来了,难道是空降下来的,那写该死的空军难道又藏在窝里孵小鸡了?[]大国无疆338

不用任何人提醒,战斗准备的工作就是每一个士兵应该有的,巴尔克利和斯托菲尔也不例外,他们赶紧趁着敌人还没出现,拾掇周围,将已经在轰炸中阵亡的战友尸体给搜了个遍,当然不是寻找任何财物,而是一边收集弹『药』,一边直接用这些尸体构筑临时的单兵防御工事。

尸山血海里滚爬出来的一个个德军老兵浑然不惧即将到来的危险,而且由于空袭过后导致四处火点熠熠,跳跃的火焰把周围映衬得格外的明亮,这可让分散其间的德军士兵们显得有些被动,一种敌人在暗处,而自己在明处的环境逆差。

而在另一边,组织部队迅速合围完成清剿工作的秦无峰还真真是佩服这些德军老兵,成百上千的战友死在面前都没影响到他们的作战情绪,一个个百战之兵用不上任何军官来调度指挥,就利用周边现有的条件组织起防御来,他们还要紧紧守住那正在火海里被炙烤的两个“油罐子”,虽然现在敌我双方都知道,谁都是冲着这俩东西来的。

“咚咚咚……”

隔着将近还有两公里的距离,在不同方位上形成火力齐『射』夹角的两辆加强型武装悍马就率先发难。25毫米机关炮瞬间喷『射』出一点点嫣红,在黑夜与火光的媾和中,这些凶猛的机关炮炮弹如秋风扫落叶一般直冲直撞,被扫『射』中的任何目标。无论是被炸翻的车辆残骸,还是活生生的人体,都在瞬间被无情的撕裂。

随着距离的拉近,始终要谋求迅速消灭掉敌人的秦无峰终于下达了命令,让三架盘旋在空中执行侦察任务的无人侦察机所实时拍摄到的画面,通过战术通信数据链共享给了滞空待命中的三架g04l攻击机,同时,秦无峰下令车重机枪开火。长串的曳光弹如上帝编织出来的红线,让死亡与生命相连,给g04l攻击机提供了辅助『性』的轰炸目标指引。

不用多说,一架g04l攻击机立马便一马当先脱离了出来,很快就切入到轰炸航道,之前根本没用完的火箭发『射』巢里,顿时嗖嗖嗖的喷『射』出一枚枚火箭弹,铺头盖脸的便迎合着地面部队提供的曳光弹指引。以及武器系统官通过观看无人机所实时转播的地面情况,向德军残存人员最为密集的地方倾泻而下。

原本就火光绵绵的大地上,顿时又升腾了一串起伏的爆炸。汹涌腾起的火光推动着黑烟升起,刚刚还能通过无人侦察机高清晰可见光摄像机看到的地面,顿时就被一片火光和烟尘所遮挡,啥也看不清楚,但秦无峰依然相信肯定还有敌人活着,所以还不能就此罢休,直接通过无线电耳麦向那架g04l攻击机下达了补充轰炸的命令,而掉转回来的g04l攻击机这会终于不客气了,顿时就把两个火箭发『射』巢里所剩的火箭弹全都给『射』向了地面,并且还同时扔下了一串集束炸弹。

这下。爆炸的强悍度就更加锋芒无敌了,而当硝烟还未散尽,秦无峰又命令这架g04l攻击机倾尽所有弹『药』即刻返航,而得到这一命令的飞行员似乎也兴奋极了,他已经只剩下了机的多管速『射』机关炮还没使唤。

所以,再一次掉转回来。调整至刚刚没有轰炸到的可疑区域,多管速『射』机关炮便凶猛开火了,只见黑夜里长相怪异的g04l攻击机宛如飞行怪兽喷火荼毒大地一样,长长的火舌简直是『舔』舐到哪儿,哪儿就成了稀巴烂,就连被炸翻的半挂车车架都打得是火光四溅,更何况活生生的肉体会被撕裂成何等惨样。

当连一枚机炮炮弹也都没剩下的g04l攻击机完成了对地打击之后,秦无峰让另外两架继续待命,情报中很清楚的告知,德军北方集团军群有一个整编兼职的摩步团一直驻守在后勤中枢梁赞,装备精良、反应迅速,在加上本身就驻防梁赞的两个步兵师,这可是两三万人的阵仗,他秦无峰再怎么牛气哄哄,也还没无知到要靠当前这么点儿力量,来抵御住来自德军北方集团军群最凶猛的报复。

两架g04l攻击机没有过分靠近交战地域,一边等候着进一步的行动命令,一边警惕梁赞方向可能涌来的敌军,至于地面上,秦无峰已经命令口袋收紧,以武装悍马为先导,辅以下车随车进攻的特种兵,再加上布置于周围的迫击炮等重火力,他力争十分钟之内消灭顽敌。

然而,一切最理想的设想当遭遇到现实的磕绊都会显得出幼稚的『色』彩,被反复蹂躏轰炸之后,德军竟然还有几十号人负隅顽抗,只可惜刚刚的轰炸把他们的火光给炸得有些弱了,不少原本燃烧的残骸经过刚刚那么一折腾,活活被炸飞了,也有的小火点直接被炸熄灭了,可见密集的火箭弹爆炸覆盖效果还是可以的,但并非百分之百有绝杀效果。

密集的枪弹相当吝惜的『射』来,虽然没有无后坐力炮、单兵火箭筒之类的重武器,可这稍一交火,这伙德军老兵体现出来的『射』击精确『性』就让秦无峰咋舌,心里直骂娘,谁说德国佬夜战能力不行的?所幸的是,围剿部队拥有车辆防护优势和绝对的火力优势,在目视条件不佳的条件下。夜视设备为单兵制式装备的情况下,到有些像是一个眼瞎了的虚弱巨人,和一个原本应能实力相当的拳击手过招一样,尽管疯狂。但还是最终活不长。

轻重机枪『射』击声、机关炮轰击声、榴弹爆炸声、迫击炮炮弹尖啸声……交织的火力网汇编着复杂的枪炮声让黑夜里的响起了一曲最为亢奋的死亡乐章,但这种刚一开始就达到了高『潮』的乐曲却并不具有可持续『性』,这才不到十分钟便戛然而止,等秦无峰乘坐的悍马行驶到刚刚的交火核心地带,在依稀的火光中,遍地都是残肢和尸体,乌黑的鲜血浸入泥土中已经映衬在火光里。已经显得乌黑而又黏着。

正当秦无峰命令经过特别训练的四名防化兵赶紧去检查那两个大家伙的情况,验证一下是不是真的核武器,并下令其他人等,赶紧找找有没有好运气,能找到德国佬的核装『药』一并带走,一个声音便在无线电里响起。

“头儿,这儿还有俩活的!”

“活的?”

秦无峰有些不可思议的摁着耳麦,另一头复述了一遍之后。他这才赶紧带着通信兵跑了过去,正好看到俩特种兵将被沙土压埋在一个弹坑里的俩德军士兵给拖了出来,俩特种兵相当麻利的就给把这俩敌人的武器弹『药』全给搜了个精光。这才让医务兵过来,一人来了个战场急救电击。[]大国无疆338

大概是在刚刚火箭弹雨洗礼中,为了避免被炸成碎片而滚躲入弹坑里,却未曾想到会反倒会被炸出来的泥土给掩埋住大半截身体,再加上强大的冲击波,两人都给震晕在了弹坑里,医务兵粗略检查的结果也证实了这一点,两人鼻孔、耳孔等都有出血,五官都被震得不灵便了。

“娘的,真没想到。刚要找核装『药』到底藏在哪儿,就来了这俩白捡来的俘虏!”

秦无峰看着跪在地上一脸无所谓表情的俩德军士兵,看样子俩人都早就不是新兵蛋子,上等兵的军衔虽然不能说明些什么,但是能在号称是德军中央集团军群秘密凑集而成的核武器押运部队总,混到一个上等兵的军衔。那也相当于以前这俩士兵,都是经历过很多次实战的,说不定都是尉官。

“赶紧给问问,能不能说话,要是给炸聋哑了,留着也没用!”

秦无峰很干脆的给医务兵下达了命令,旋即便去找核弹了,他得赶紧让这俩恐怖的东西被弄走才行,多在德国人的占领区一秒钟,都是可怕的。

看到那个应该是这支部队长官的,给手臂上有红十字袖标的说了两句,已经从昏厥中醒过神来的斯托菲尔俩人,尽管被电击舒醒过来就意识到自己一枪未发便不幸被俘了,这种耻辱『性』的遭遇简直让人恨得牙痒痒,可现实就是这样残酷,本来就没有多大反抗余地的他们,活着也顶多是战死,而且刚刚已经死了,说不定尸体都被打成了碎片,。

至于碎成什么样,眼光一瞥,看一看周围那些一个小时前还都是战友的兄弟们,断胳膊断腿儿的都还说得过去,最可怕的,却是远距离上就被敌人精确点杀爆头的,整个脑袋都被削掉得所剩无几,而敌人在夜间的精确『射』击能力当真如此厉害?

巴尔克利更加觉得,最惨的是那些被大口径重机枪和机关炮给弄死的战友们,有些身体部位去哪儿了都不知道,唯有满地的碎肉和乌黑的鲜血在无声的诉说刚刚的那么一场短促交火,会是多么的一边倒和惨烈异常。

负责审讯这俩人的是冬辰上尉,别看他长得一张娃娃脸,可戴着战术手套的手,可是生生捏断过七个日军士兵的脖子,在队内有“断头鬼王”的恐怖昵称,当然,这并不妨碍他还具有其他专长,比如说在机械维修和语言学习方面,他既能像一个多年的老师傅那样快速修理好犯一般『性』『毛』病的各种军用制式车辆,又能熟练使用日语和德语,而当初之所以学习这两门外语,大概也是早就料到不仅要和日本人干架,还要和德国佬过招。

“抽烟不?”

冬辰脸上涂着『迷』彩油,在依稀的火光光亮映衬下,显得格外的森冷可怕,尤其是他竟然还笑呵呵的掏出烟来。一人一支的递给眼前的这俩白捡来的俘虏,微笑的背后真是藏着一颗随时可以捏死敌人的勃勃雄心。

冬辰打量着眼前的这俩德军老兵,浑身杀气是非常之浓烈的,而且还有着一种痴醉的味儿。冬辰大概知道,这俩家伙应该杀过不少人,而且还越发的专业、熟练,简直就当杀人是职业了,殊不知沉溺于战争者,终究必被战争所害,显然。今儿不偏不倚,正是一个报应。

巴尔克利和斯托菲尔并未拒绝香烟,事实上,他俩第一时间观察了一下四周,尤其是周围看似没有章法站立的中国士兵,却始终有一种无形的杀意笼罩着,这不是一般部队所能有的,再细看一下这伙人的装备。从头到脚那叫一个先进,各种各样的装备都是为了更好的杀人,尤其让斯托菲尔惊诧的是。这伙人居然人人佩带着无线耳麦,并且头盔很特别,有支架,应该就是用来挂单兵制式夜视装备的,这个东西斯托菲尔曾听说过,但现如今却是第一次见到。

接过香烟,巴尔克利俩人也不客气,直接将烟伸到还没熄灭的一堆火种上,引燃之后便深沉的抽了起来,不得不说。中国香烟的味道非常之美,吸起来不仅带劲儿,而且还回味无穷。

趁着吸烟的功夫,巴尔克利锐利的眼光瞄到了外围呈散形布置的中国士兵,一辆辆『迷』彩武装悍马上,头盔上架着双瞳形夜视仪的他们。上半身还穿着很精致的战术防弹衣,『迷』彩作战服很有一股子味道,而就算散布在周围的,他们也都戴着有『色』防风镜,上帝啊,光是单兵装备上,就不是一个等级的。

扬了扬手里的香烟,斯托菲尔是打算谢过冬辰了,而巴尔克利也挤出了一丝笑容,事已至此,他不得不承认自己已经无力回天了,不过在正式成为战俘之前,他自然知道会有一系列的审讯工作,尤其是侧头一看那边,一伙拿着看不懂的先进仪器正在干活忙活的敌人,今晚所发生的一切,巴尔克利两人都懂了。

这群装备不凡、杀气腾腾,而且明显带着尊重强敌『色』彩的敌军部队,显然便是在共和国空军那一次次不计成本轰炸其间空降下来的,并且强大的共和国空军,应该还在持续轰炸着吧,以便能够让这边的抢夺核弹行动有更高的安全『性』。

最让人感觉到疑『惑』的是,那些武装悍马车是怎么来的,共和国空军直接空降下来的,乖乖,那可是战斗全重有着数吨的大家伙,而敌人有如此之强大的空中力量做后盾,也难怪会如此强大如斯,这倒也让巴尔克利俩人唏嘘本方的空军力量,娘的,都他娘的成了俘虏了,也都不见空军派出强有力的部队赶来支援。

见俩人或有所思,还很不惧怕的东张西望,冬辰就知道这俩家伙骨头一定很硬,在这么一片到处都是碎肉和鲜血的战场上,作战靴踩上去都腥腻得很,他俩却还能像是坐在城市公园长椅上那般好奇的东看西看,心态就很是强大。

“两位勇士不用担心,我军向来都是恪守日内瓦公约的,会给两位应有的待遇,而如果两位给予更好的配合,我们还能给予优待!”

冬辰看了两人一眼,招了招手,一旁站在的两名特种兵立马过来,强有力的将巴尔克利和斯托菲尔分开,而且还是背向而站,两人都看不到对方任何表情。

很不理解这一举动的巴尔克利两人却没有反抗,冬辰很满意的点了点头,便用很熟练的德语说道:“我只问你们一个问题,你忙只需要点头或摇头便可,但要是你们两人的答案无法一致,或者谁要是开了尊口说话,那么我可以将二位送去见上帝,当然,只是过程会比较漫长。”[]大国无疆338

冬辰的话具有很强大的威胁『性』了,要让巴尔克利俩人成为这场战争中的牺牲者,根本无需要考虑到狗屁日内瓦公约的事情,军人在战争中很多时候都无所谓道德和伦理,既然现在时间如此紧急,冬辰也很想尽快得到满意的答案。

“两枚原子弹的核装『药』是不是一同转运的?”冬辰将问题抛了出来,并当即提醒道:“只需要点头或者摇头就行!”

这样特殊的审讯方式倒真是让巴尔克利和斯托菲尔两人一度懵了,他们背对着背看不到对方,又不能开口说话,只能对问题进行摇头或点头的答复,而且不一致便双双无条件毙命,联想到这群中国士兵的凶悍样,要真是把传说中的满清十八大酷刑统统都用在自己身上,慢慢折磨自己到死,那可就真是悲剧了,所以这么一个简单却凶狠的『逼』问,只能让他们选择正确的回答,因为一个人并不知道另一个人到底是要点头还是摇头,唯有事实才是共同的一致的唯一选择,否则,两人怎么都是死路一条。

巴尔克利和斯托菲尔显得有些绵软的摇头了,而且都很是一致,而看到这一幕的冬辰也微微皱了皱眉头,核装『药』这东西并不重,一般情况下都是要正式使用核武器的时候才加装,也的确没有道理费劲的机动储运。

挥一挥手,两名原本钳制住巴尔克利和斯托菲尔的两名特种兵便相当一致的抽出了匕首,轻描淡写的便整齐划一割破空气,都只是稍稍的带破了一点儿口子,却是让巴尔克利两人的喉部鲜血慢涌,从痛苦到麻木、从受冷到失去知觉,巴尔克利两人都并不知道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双手紧紧捂住喉部身体蜷曲,放大的瞳孔失去了光泽,两人永久沉睡的大脑里,由始至终都认为是对方出卖了自己,而真相,唯有到了地狱,才能让落魄的上帝告诉他们最淳朴的答案。(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