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三四零章 意外之战(中)

第三四零章 意外之战(中)

夜『色』笼罩下的奥卡河水流滔滔,静躺在河畔不远处的机场里,斑驳的月光挥洒下,却是另一番热闹的景象。

燃烧在汽油桶里的木材已经只剩下袅袅青烟,大概是傍晚开始了篝火晚会所置,散布在周围的帐篷里,灼黄的灯光穿透帆布『露』出一层晕黄,里面依然还是人影攒动,不知道在做些什么,空气中所能闻到的,除了烤肉的味道,似乎还有一些『淫』靡。

放下红外望远镜,冬辰的心里真是有一种说不出的味道,怎么说呢?感觉有些稍稍的失落,或者说是悲悯,他原本以为会在这里碰见一群精悍的德军,以无比狂热的战争豪情裹挟勇猛和顽强暴战一场,但可惜的是,他现在能够肯定的是,眼前的十来号还不算是隶属于德国陆军的敌人,大概是被流放到这里来,自甘堕落的。

看不见任何岗哨,见不着任何巡逻,唯有『淫』声迭起、浪笑滚滚,冬辰淡笑挥了挥手,对付这么一群只剩下躯壳的敌人,他已经用不着多说什么了。

月『色』犀利,轻描淡写的将这座不起眼的小机场给包裹起来,周围睡着的荒草只是偶尔在风的吹拂下才稍稍扭动一下,时近天明,貌似连夏虫也都忘记了鸣喊,但呈扇形交替掩护推进的10名特种兵渐渐的接近了。[]大国无疆340

仅仅是一条跑道,在跑道的旁侧所临时驻扎的这支隶属于德国空军不知道什么单位的小部队,却是在这“天高皇帝远”的地方过起了逍遥的日子,因为他们实在是没有什么可以担心的,这里很少会有长官们来视察工作,这里也不会有苏联人的游击部队,所以只要是在空闲的夜里,好不容易从梁赞城里掳掠过来的几个女人,便会被这伙被枯燥和寂寞点燃的德军小伙们用来夜夜笙歌,今晚也是如此。

入夜之前,在机场附近的设下的陷阱捕获了野兔。再加上从城里物资站分到的牛肉、啤酒、罐头等,作为这座机场最高指挥官的斯皮尔上士便毫不犹豫的吆喝兄弟们开起了篝火晚会,而一场酣畅淋漓的篝火晚会之后。17个人却仅仅只有5个女人,斯皮尔是搂着已经被他彻底征服的美『妇』钻进了他独有的营帐里畅快起来,而剩下的4个女人免不了被其余16名士兵给瓜分了,恰好。四个营帐四名军人刚好可以使唤一个女人,一场群屁大战从昨夜十点许一直持续到了现在。

自从被抓到这里之后,这几个女人并未被真正意义上的凶残迫害,深知寂寞孤苦的这伙德军士兵们非常善待这几个女人,充足的食物让这些女人在饥饿面前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匍匐。任由这些士兵在她们身上『逼』迫谁的前列腺更加持久,而这样的狂欢也似乎让她们逆来顺受惯了,夜里被轮睡高『潮』迭起、白天却能酣睡不起,这样好日子也就只有失去了灵魂的空壳躯体才敢日日想念、夜夜激情。

香艳的呻『吟』声混合着各种各样的叫骂声和加油声,从帐篷的各个缝隙窜出,肆无忌惮的蔓延开来,越发靠近,就越听得清晰。隔着帐篷看里面的人影耸动、叫喊声声。似乎一场持久『性』的比拼已经到了最为关键的时候,四个男人在一个女人身上轮番比拼耐久力,这本身就是一场丢失灵魂与尊严,只剩下肮脏生理的厮磨。

“该死的,我忍不住了!”

“你就认输吧,才十分钟不到!”

“第二轮我要打头阵。一定撑过一小时!”

“不行,第二轮。老子要第一个上!”

“要不,让她洗洗吧。咱们也都休息休息,离天亮还早着呢!”

“就是,你们难道没听到上士那边已经鼾声大震?长官都睡着了,咱们接着比!”

各种各样的德语对话声让已经呈扇面布置的特种兵们面面相觑,娘的,这么多年了,还真真是第一次遇见这么一伙淡定的敌人,这些闲来蛋疼的家伙还真是活得够逍遥的,德军有上百万大军正在前线拼杀不休,这些个家伙却在后方大快朵颐夜夜笙歌,竟然还在搞这么一个无耻的床第功夫大比拼,也不知道那苏联娘们儿是怎么受得了,不过听声音,这女人似乎很享受。

“男人是牛,越耕越瘦。女人是田,越耕越肥!”

不知道是谁对着麦克风压低声音说了这么一句,却是逗得等待开枪命令的一伙特种兵们脸上都蹦出了笑意,这说法的确是不错,四个男人轮番伺候一个女人,看似男人始终旺盛的挥霍他们的精力和精子,但实际上,真正享受的,却是将国家、民族和伦理尊严等等统统抛光的女人,她们才是胜利者,如女皇一般存在,爽得不行。

冬辰也是憋着笑意,看过手腕上的战术表,时间已经到了凌晨的3点,再有两个多小时,估计天『色』就会渐亮了,如果能快速夺下这座机场,那么对于两三个小时后赶来的增援部队,显然是极为有利的。

蹲在地上,冬辰转向一侧,双手指向双目,用手势询问了一下应任务需要,并未带来一把高精度狙击步枪,却是带来了一把12.7毫米口径的反器材大口径狙击步枪的狙击手,他见到冬辰的手势,微微伸高了右手,打出了一个v字手势,还晃了晃,示意他已经锁定了目标。

接着,冬辰也不说话,直接用指头敲击了三下麦克风,让每个人的耳朵里,都能听到三声咚咚咚的声响,而这个声音显然是别有用意的。

保持默契与速度,十名特种兵以五人为一组,依次更换装备,他们放下了手里的突击步枪、冲锋枪等速『射』武器,拔出了腿部****枪套里的自卫****,并拿出了消声管,两眼炯炯有神的盯着各自的目标,手上却非常迅速的将消声管装好,不多一会儿,另一组也换枪完毕。

戏谑对手并非不是因为不尊重战争,而是对死亡的一种反讽,狂龙大队之所以在共和国特种部队里独树一帜,并非因为他们狂妄。而是因为他们很尊重对手,也更加尊重自己,在任何时候。都会根据自己的喜好和风格来完成战斗,并不会一味的追求杀戮或是完成任务来蒙蔽了对战争本身的理解,因为这本身便是一场死亡游戏。

死亡的危险正步步『逼』近,然而在内部情况基本一致的四座营帐里。都是平铺在地上的厚厚防水布上,搁着四块很厚实的军毯,军毯上铺垫了最后一层也是很绵软厚实的地毯,而如疯狂交配野狗一般的男女,正拼命的发泄着。当然发泄得更多的,自然是半跪着疯狂耸动的士兵,拼命婉转呻『吟』的,却是波涌阵阵、大汗淋漓的女人,她很享受的被一次次冲撞,听着周围其他三个男人一边抽烟喝酒,一边大声的叫骂,她和他越发的兴奋。甚至身体甚至器官。都有些发抖。[]大国无疆340

“啊啊啊,受不了了!”

高速冲刺的男人加快了身体的动作频率,双手紧紧抓住丰满的『臀』部使劲的撞击,然而就在他似乎要爆发欲望,让灵魂和身体都得到最为短暂的升华,如上帝如神灵一般逍遥。可谁也想不到,就在他身体的热流几乎就要喷涌进入另一个肉窟的时候。一朵并不太绚丽的血花夹杂着大量的红白,一下子就喷溅在了女人白花花的后背上。

女人不知道发生了些什么。她只是感觉到下体里的那根很胀,在高速的运动中突然停止了,预想中的温热没有涌来,但背上却依然有一种温热『液』体的湿滑,她似乎又一次认为是其他三个男人受不了这种亢奋,提前撒野在了她的身躯上,这都无所谓,她实在是太累了,只想让下体内的那根尽快抽出去,自己趴下也好休息一会儿喘口气。

而这一瞬间,“观战”的另外三个士兵表情却如急速冷冻了一般僵硬,吹着啤酒瓶的却是手停在了半空,吸着烟的也忘记了让烟嘴送进嘴里,他们都明显一愣,而刚刚还在女人身后拼命冲刺的,却已如放空的气球,颓然的趴到在了女人的身上,沉沉的,压得女人一声娇喘。

女人还趴伏着喘气,她没有一丝一毫的力气扭过头来看一眼,却似乎听到了几声噗噗的轻微声响,这种声音很像是用刀子一下子捅穿了绷紧的布匹一样,噗的一声让布分身,可还没等她扭头看一眼,身后就传来了沉稳有力的脚步声,紧跟着,她感觉自己头皮一紧,是的,有人拽住了她的头发,正狠狠的将她从男人的身体下面拖开。

没有反抗、没有叫喊,似乎已经习惯了在欢爱之前有一番粗鲁的女人甚至觉得有一些喜欢上这种强硬,直到下半身里塞进的那根东西流着『液』体离开了,直到明显感觉自己被拖出了帐篷,她这才敢睁开眼,咬着牙,忍着发梢传来的剧痛抬头一看,顿时两眼一大,竟混了过去。

“我草,我有那么吓人吗?”

一个特种兵突然爆了一嘴粗话,原因很简单,他和另外一名战友交替进入帐篷里,无声无息般解决掉四名德军士兵之后,他负责把这个女人给拖出来,而另一人则负责把帐篷里“打扫”一下,也就是给每一具尸体的头部补上一枪,可没想到好心不杀的这女人,拽出来之后抬头一看自己,娘的,竟然被吓晕了过去。

“你现在的样子,的确是要比德军士兵还要吓人!”

冬辰看了看这昏过去的女人,只能摇了摇头离开了,浑身一丝不挂还散发着那种浑浊的气味儿,真不知道在此之前被那些德国人发泄了多少身体分泌物。

涂着『迷』彩油看不清面部表情,加上一双黑眼睛,再有一身的精悍武装装束,这娘们儿不以为是恶魔来了,还真是活见鬼,被吓晕过去,也真是省事儿了。

行动开始得很突然,结束得更为迅速,冬辰最紧要的是来到了斯皮尔上士的营帐里,他和他的“情『妇』”已经双双被命中了两枪,这是狂龙大队的一个习惯,一枪毙敌之后,清扫之时会再补上一枪,而且补上的这一枪都要往头上招呼,这就好比是一种商标,如此一作,才知道是狂龙大队的作为。

斯皮尔上士的营帐里布置得还稍稍有些整洁,这估计也是因为他能够独享一个女人的缘故。这个死在他怀中的苏联女人死之前都还带着青涩和妩媚,大概是因为斯皮尔对她实在太好,以至于她已经忘记了每天把她当作是生理发泄对象的斯皮尔乃是侵略她祖国的仇敌了。这种战地特殊的男女关系倒真是一朵奇葩。

找了几分钟,冬辰找到了两样很有用的东西,毕竟这也是一座敌人空军的备用野战机场,除了外面那些油罐车和加油车都是为应对突发状况而备的之外。这里显然还有通信联络装置,就比如一架需要紧急降落在这里的飞机,显然就需要和地面的斯皮尔取得联系,而斯皮尔也显然需要通过无线电来和飞机取得联系,引导紧急降落在此的飞机安全降落下来。

而还有一种情况。野战机场遇到突发情况也会有大量部队进驻的,必要的通信指挥设备在这里放置也是合情合理,所以冬辰找到了天线上还挂着一件镂空『性』感丁字裤的无线电电台,而密码本则是在斯皮尔的裤兜里找到的,如记事本一般大小,除此之外,飞行日志是在斯皮尔床头的柜里搜到的,与之一起存放的。竟还有两根金条、一张家人照片以及一盒****子弹。

拿好东西。冬辰看了看已经完全没有了气息逐渐冷却的两具尸体,女人躺在男人的怀里,修长嫩白的大腿放在男人的腹部上,右手搂在男人的脖子上,而男人的左手则是搂过女人腰部,可就是两枚子弹分别打进了他们的额头。以至于弹头巨大的侵彻力让面部失去了应有的表情,看不出来这俩货到底是『性』福。还是幸福。

“这恐怕是人类战争史上,唯一一次如此轻松夺取一座机场的零伤亡战斗!”

冬辰向秦无峰做了报告之后。秦无峰便是这般落了一个定论,当然,他那边已经组织两辆悍马合力牵引拉拽一枚被严重防护包裹显得分外沉重的核弹,被炸坏车架拼凑修理却也没法用,因为这里根本没有足够强悍的吊车可用,所以秦无峰只能让马力强大的两辆武装悍马来合力拉拽一枚核弹,慢慢的将大家伙拽出火海。

“小王,你叫上一人,用那两辆卡车去接应一下秦队!”

“得嘞!”

正愁不想挪尸体的小王果断应命,立马叫上了同伴,开着熟练的开动那两辆原本属于德军的三桥式越野卡车,轰鸣着驶离机场赶去接应秦无峰那边。

“冬队,这女人咋办?”[]大国无疆340

刚刚活活把女人给吓晕的邱坤真是拿这女人没办法,直接一刀割了喉呢,她却又是一个浑身一丝不挂的苏联女人,而且样貌还不错,估计是梁赞城里的人,被德国人“征用”到这里来充当发泄工具来着,也是被『逼』的,可刚刚在外听到的那些浪『荡』声,却又很直白的告诉邱坤,这女人已经不是个好东西,四个男人轮番上,她还能呻『吟』得销魂,简直就成了个『荡』『妇』。

“什么女人怎么办?现在最要紧的,就是在支援部队赶来之前,做好接应工作,你管她干嘛?”

冬辰正看着单兵信息终端上的一些信息,第十一集团军不愧是快速反应部队,虽然上场时间提前了一些,可没有丝毫的混『乱』,第一支部队所搭乘的运输机机群已经距离这里不太远,而接到战区司令部增援命令的,也是最靠近这里的第十三空中突击旅,速度就更快了,其驰援过来的一个突击连连同其装备,已经在赶来的路上,再有十分钟就可以抵达原先他们空降的地域了,不过现在好了,冬辰等人很轻松的就“意外”夺下了这么一个野战机场,倒也能让那个突击连无需空降,省下不少时间。

“要不,直接弄死得了!”

邱坤说着,就拔出匕首要给这个昏『迷』不醒的女人一个痛快,解决之后,也正好趁着和那些德军士兵尸体一起被扔进茅坑里给一道埋了。

“你干什么?”冬辰只是说说而已,没想到邱坤还真拔出了雪亮的匕首来要一刀割颅。

冬辰的一声叫喊让其他正抬着尸体扔进粪坑里的特种兵都愣了,看过来正好看到邱坤拿着寒光毕现的匕首要解决掉那个不知廉耻的女人,却都是看了一眼,便继续手上的动作,把尸体都扔进了平时大概也是这伙德军拉撒的茅坑里,就等着把那些个帐篷、被服之类的也一并扔进去埋了,大部队已经赶来了,机场要尽快做好接应工作,最起码也要清理一下跑道,如果有必要,最好能够提供一下夜间照明。

“我只是开个玩笑!”

邱坤收起了匕首,三两步走回帐篷里,拉出一条『毛』毯、一根绳子和一只臭袜子来,麻利的将这女人嘴里塞进袜子之后,拽到『毛』毯上裹紧,再用绳子给紧紧捆住,然后才抱起来放在了武装悍马车旁,倒也没让这女人自生自灭,最起码那条『毛』毯可以挡住她无羞耻泄漏的春光,而且还能保暖。

“你要是直接扔进茅坑里,我也没意见,不过现在,你最好赶紧去勘察一下跑道,我需要在十五分钟之内,让这座机场迎来第一批援军!”冬辰说完,便继续将注意力放回在了单兵信息终端上,他需要让来自第十三集团军的友军直接到这里来。(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