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三四一章 意外之战(下)

第三四一章 意外之战(下)

“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先听哪个?”

编号3021的“大力神”战术运输机内,导航员兼无线电通信员周毅中尉爽朗的问道两名飞行员,当然能够听到这句话的人还很多,比如说舱内的乘客,来自共和国陆军第十三空中突击旅的一营一连连长刘达上尉。

“先听好的吧!”刘达来到了驾驶舱内,好奇的说道。

周毅点了点头,笑道:“好消息就是我们不用飞去空降了,先头部队为我们夺取了德军一座野战备用机场!”

“恩,这个好消息的确不错!”[]大国无疆341

刘达点了点头,打心眼里来说,谁也不愿意从几百米乃至上千米的高度跳下去,毕竟夜间伞降的危险『性』很高,更何况第十三空中突击旅从某种角度上来讲,显然没有特种部队和快速反应部队那样有着极高的伞降能力,可二十四小时全天候可应急出动。

“那坏消息呢?”刘达紧跟着问道。

“坏消息就是这座机场还真他『奶』『奶』的是个备用的,除了一条跑道,没别的了!”周毅摊开手,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

“什么意思?”

刘达还有些不明白,不过看到周毅调转过来的电脑显示屏上的画面,他就立马明白了,这座机场还真是个备用的,先头部队也是就是特种部队那边发回来的高清画面中,看不到有任何的引导和照明灯光设备,通报的信息中,没有盲降引导系统,甚至机场里连雷达都没有。

“意思很简单,对于我们而言,这将会是一场硬碰硬的挑战,在毫无降落辅助设备和照明的那座机场降落,显然和在半夜里降落在高速公路上没啥差别,这对飞行机组的『操』控能力、目视盲降能力等要求将更为苛刻。稍有差错,那么我们将热吻大地!”

“而对于你们而言,如果跑道质量不佳,那各位将会如坐在了减震系统失效的卡车行驶在搓板路上。如果坐姿不好,说不定会被颠上天去!”

周毅的玩笑刘达没心思听下去了,这大半夜里在一座不比公路好多少的机场降落,这跟这去伞降有啥本质上的差别,指不定,机场降落下去的危险『性』和难受度还更高一些。

回到机舱内,刘达赶紧下令做好伞降转场降的准备工作。当然这准备工作也很简单,那就是回到各自的位置老老实实坐好,系好安全带,如果实在受不了的晕机了的,刘达可没晕机袋。

而在另一边,应秦无峰要求赶去对德军实施遮断轰炸的h5“鲲鹏”洲际战略轰炸机,或许真的是因为太大了速度慢了些,但这并不影响它们的隆重登场仪式空前热闹。

原本是要风驰电掣赶去拯救核武器的德军摩托化步兵团。在被两架g04l攻击机疯狂蹂躏之后,摩步团团长西斯摩尔简直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一切的疯狂。似乎都来得太过于凶猛,猛得他只剩下了咬牙切齿,连一向擅长的口头禅般的叫骂声,都彻底没了。

“该死的,现在,立刻,马上,告诉我,损失到底有多大!”

“除此之外,现在还能动的。统统都他娘的动起来,必须要在半个小时之内赶到!”

西斯摩尔几乎用完了全身的力气死死拽住通信排排长的衣领,他的这个摩托化步兵团原本不过是来梁赞接收装备的,在进攻下诺夫哥罗德之战中,他的这个摩步团损失惨重,以至于不得不后撤到梁赞来补充新兵和装备。并且还需要驻训一段时间。

可谁能想到,这还没被师部重新调回前线,作战任务就来了,而且任务还是来自于北方集团军群司令部的,这越过了军部和师部下达而来的命令着实让他一阵蛋紧,不敢怠慢赶紧出动,可却在本路上遇到了横空杀来的共和国空军攻击机,这种已经不是第一次给德军带来致命惊喜的丑陋飞机,每一次出现,都是那样的凶残无度,就连坦克都扛不住它的蹂躏,简直成了空中杀神。

通信兵脸『色』紧张,却丝毫不敢怠慢,当西斯摩尔松开他的衣领之后,他立马小跑回他的指挥车,声嘶力竭的用无线电大声吼叫发布命令,他需要通信排所有人不管是用什么方法,必须要联络到各级部队,让他们尽快把损失报告过来,当然,这战损报告并不影响部队继续挺进。

“团长,雷达有重大发现!”

西斯摩尔正焦头烂额的『摸』了『摸』地方支援中央的发型,而雷达兵的报告则让他又感觉心脏为之一紧,快步来到雷达车上,从来没这么正常过的雷达显示屏上竟然有不少的闪烁目标,就连不太懂雷达的西斯摩尔也都看得出来,这些个飞机显然不怀好意,而且来势汹汹霸气十足。

这辆车式雷达车其实也是摩步团来到梁赞才获得的最新装备,在此之前,雷达这种先进的东西可是没有配置到团一级单位的,当然,如果算上装备在防空营的自动化高『射』炮所配的火控雷达,倒也算有,可与小口径多管速『射』防空机关炮联动的火控雷达探测距离不远,而且极易被干扰失效,倒是这次新接收的雷达车,让西斯摩尔多多少少感觉到帝国的军事工业还不是狗屎一坨,还算是有些用处滴,能学着共和国的做法,将大量装备集成在一辆车上,使得部队在机动过程中也具备一定的对空探测能力,更别提现在部队被轰炸了,还没重新出发。[]大国无疆341

“该死的,这些一定是中国人的第二波轰炸机,目标信号这么大,可能会是大型轰炸机!”西斯摩尔几乎是在自言自语,习惯『性』的『摸』了『摸』头之后,他赶紧呵问道:“空军呢?立刻给城防司令部发电,让他们无论如何也要请求空军出动,梁赞的被炸光了,就让其他的出动赶来支援,这样被动挨打,怎么都是死!”

西斯摩尔也仅仅是怒火中烧的大吼大叫罢了,可根本没有太大的用处。因为到现在为止,通信系统还都处于混『乱』状态,通信设备发送的无线电波全都被淹没,这可让需要接收这些电波信息的通信设备根本接收不到完整的讯息。断断续续的,甚至还有大量信息是错误的,这不能不说那些中国人在电子和通信对抗方面真是难以比拟。

雷达屏幕上的闪光点还在继续靠近,随着距离的不断拉近,雷达兵额头上的汗水已经一颗颗冒了出来,部队现在还因为刚刚遭到了轰炸,大量的车辆残骸、大量的伤员都亟需处理。而就算是可以把他们都置之不理,完好的部队继续上路,那也需要时间,可这时间,共和国空军向来不喜欢赐予德国佬。

轰的一声巨响凭空传来,这可让心情刚刚才稍稍平复的西斯摩尔紧张到了极致,冲下雷达车,不用眺望。那巨大的爆炸声响就是从不远处传来的,而还没怎么看清到底是那部遭受了轰炸,又一波来了。在雷达屏幕上还看到距离挺远,但事实上,杀来的h5“鲲鹏”洲际战略轰炸机已经发『射』了滑翔制导炸弹,这些可红外制导也可电视制导的炸弹很不凑巧,正是因为轰炸机投弹手时间充裕,他选择了最直接的电视制导方式,通过自己的肉眼来看清哪里有最为密集的德军车辆装备,哪里有最多的人员密集,炸弹就奔向那儿!

“上帝的恩宠向来是不计成本和回报,他赐予每一个人最大怜悯。可却无法左右苍生的安宁,因为每一个人都把这一切当成是上帝应该给予的,它们乐于在自私的世界里,酣畅淋漓的经历生与死的考验,哪怕这一切都是那么的血腥和残酷,也永远都无法正视上帝的存在。因为后悔无用!”

猛烈的爆炸不再是一波接着一波了,而是从南向北,几乎是顺着整个摩托化步兵团停滞的线路而滚滚袭来,带着一往无前的气势,共和国空军的h5“鲲鹏”洲际战略轰炸机终于在西斯摩尔视野里浩然出现,它们是那样的大,飞得是那样的高,在这茫茫的黑夜里,如同一朵朵带着死亡笑容的乌云压了过来,而乌云之下,坠地的,却是一串串炸弹。

“地毯式轰炸?”

西斯摩尔双眼睁得很大,他似乎想要看得更加清晰更加清楚,那窜入耳朵的呜呜呜的炸弹接连坠下声,以及山呼海啸的爆炸,在辽阔的平原上竟然凭空卷起了一波由橘红『色』火焰和滚滚烟尘组合的死亡热浪,紧跟着敌人超级轰炸机的前进航道,不断的吞噬地面上的一切,将吞咽进去的坦克、装甲车、卡车、人体等等,甚至泥土,都统统撕拉痛扁,脆弱的显然只能肢解,如仙女散花一般飞溅开来。

咚咚咚……哒哒哒……

开火了,敌人的轰炸机第一次如此慢吞吞的飞临上空,摩步团的防空营所装备的防空火炮似乎终于找到了用武之地,那些又一次成了摆设的自动化防空高炮,其火控雷达雪花一片,根本无法正常发挥,唯有人员手控『操』作的机关炮、高『射』炮甚至是重机枪,才能稍稍体面的对空『射』击,然而效果不大,西斯摩尔很清楚的看向天空,这些脆弱的地面防空火力甚至连敌人轰炸机的一根『毛』都震不下来。

“完了吗?就这么完了?”

西斯摩尔几乎难以相信这一切就是发生在眼前的事实,一个整编建制的摩托化步兵团难道就这么生生被敌人接连空袭就给彻底消灭在了地面上,而且还连敌人长什么样都不知道,西斯摩尔显然不甘,非常不甘,而越是这样,他就越发的痛恨起空军来,以前是共和国空军顶多只能大规模的,有组织的对重点目标进行空袭,现在可好,敌人的攻击机竟然可以以双机编队的形式出来“狩猎”。

发现了重大战果并予以痛击之后,连只能在高空之上,用绝对巨大的弹容肚量来欺负人的大型轰炸机都出来了,大大咧咧的凌空扔下炸弹来,如掀起地毯一样,彻底席卷一切,而直到现在,西斯摩尔也都没有看到一架本方空军的防空战斗机出现,就哪怕打不过,出来亮亮相吓唬吓唬敌人的巨无霸也行,只可惜。他西斯摩尔只能在地上气得跺脚,德意志的空军依然没有来,倒是那如乌云压境一般嚣张的敌轰炸机还在继续,就仿佛带来了无穷无尽的炸弹一样。成串的落下,掀起滚滚爆炸尘浪。

事实上,西斯摩尔还并不算是太惨的,更倒霉的是驻扎在梁赞城南郊的一个步兵师,好不容易完成夜间紧急集合并做好出发准备的他们,先头部队都还没有开出驻地多远,气势滔滔杀来的h5“鲲鹏”洲际战略轰炸机就开始临空轰炸。用成串般落下的炸弹彻底在大地上敲响了一声声雷鸣。

而最让人蛋碎的,还不仅仅是德国空军对于今夜的一切毫无反应,好不容易与师部取得联系的西斯摩尔痛苦的接到了命令,师部非得要他哪怕拼光部队,也都务必要把核弹给抢回来,这可让正被轰炸得毫无反手之力的他,气得直接把话筒摔在了车厢地板上,不解气。还狠狠的跺了几脚,就差叫骂师长,干嘛不亲自指挥部队过来。娘的,要是整个师乃至整个军去抢,估计也够呛,没有防空掩护,再强大的地面部队也都只能被动的挨打。

轰炸的情况到底如何,秦无峰那边其实是一点儿也不清楚的,他只知道共和国空军对于今晚的任务很上心,原本以为会孤军奋战三个小时等待援军赶来,可第二攻击机师和第五战斗机师都及时仗义出手,接连安排了两个波次的掩护部队过来驰援。换而言之,秦无峰将在天亮之前始终会有空中力量保护。

至于敌人正在赶来的抢夺部队,就更简单了,第一轰炸机师派来的h5“鲲鹏”洲际战略轰炸机正痛炸顽敌还不打紧,尝到甜头的他们还将把战术轰炸机都给派来抢战果,难得德国人如此大动干戈的主动离开地面防空火力实在森严密集无法执行临空轰炸的城市附近。到了野外,并不具有太强机动防空火力的德军,显然只会比固定的轰炸靶标稍难对付一些而已。

有强大的空军作为后盾,又有陆军大部队正赶来增援,秦无峰的底气顿时就足的很,在“借用”而来的两辆德军越野军卡的拉拽下,沉重的两枚核弹已经被拖离了火海,并且正笨重的被拉往机场,能拉多近是多近。

至于机场那边,为了能够尽最大程度帮助空运部队安全降落下来,冬辰和一干特种兵们已经成了临时的机场工人模样,他们把德国人的油罐车给征用了,顺着宽阔的跑道,在跑道两边用工兵铲挖出一个个小凹坑,踩实之后,将用匕首割裂成块的德军帐篷、棉被等放在坑里,然后浇上航空煤油点燃,不多一会儿,这条表面硬度还可以并且已经基本清理了大小碎石的跑道两侧便“配上”了两排“照明灯”。

熊熊燃烧的火点可以绵延两排,夹在正中间的,便是飞行跑道,这对于会驾驶“大力神”战术运输机,却飞行时间不长,也不具备黑夜里无辅助盲降的冬辰而言,他自己都觉得,在如晴朗的夜晚里,有这些火点提供“灯光引导”,那些专业的空军飞行员们,应该能够降落下来了。

当然,在做好这些之后,运输机群还没有赶来,时间上还有些空余的冬辰,有分兵为二,分别在跑道两侧顶端用工兵铲开挖出一个挨着一个有序向两端延伸倒v形坑,这些坑里免不了也丢进了一些碎布木材之类的,然后也灌进了不少的航空煤油点着,像是箭头一样指向跑道。

几分钟之后,无线电里终于传来了发现机场的声音,冬辰一直以为这些视力好得很的空军飞行员们会看不到这里,可情况还不错,第一架“大力神”战术运输机很快就往机场飞来,不过第一次基本都不会降落,低空通场之后,拉高复飞了一圈儿,这架勇敢的且设计之初就考虑过在野外恶劣条件下降落的运输机这才降落了下来。[]大国无疆341

“尊敬的旅客们,欢迎乘坐空军第3021次航班,本次航班即将抵达此次飞行的终点站蛮荒原始机场,受条件所限,本机即将采取无盲降引导目视手动降落,降落过程中请各位旅客坐稳……”

似乎为了打消机舱内第十三空中突击旅兄弟们的紧张情绪,导航员周毅通过广播开起了玩笑,而这若真是民航航班如此,恐怕真旅客敢于乘坐,安全『性』也太低了吧。

“『奶』『奶』个熊,早知道成了第一批冒险的乘客,还不如直接跳伞来得痛快!”刘达倒是直接骂开了,但并不影响他紧紧抓住座椅,在运输机明显有倾斜下降的时候,大地仿佛已经越来越近了。

然而,再怎么苛刻和艰难的降落条件,对于正副飞行员而言都务必保持绝对的冷静,这一次他们也不例外,更何况地面人员已经给出了最好的“灯光引导”,至少通过那些火点,他们很清晰的知道跑道就是在火圈中间,因而在副驾驶开始通报无线电高度数据的时候,已经打开路灯的正驾驶已经一档一档的放襟翼,而后断油门、拉『操』作杆,各种『操』作完成得行云流水。

刺的一声,宽体机轮吻上了跑道磨出了声音擦出了青烟,但紧跟着又弹了起来,正副驾驶员赶紧调整,运输机再次一沉,机轮再一次触地,不过这一次没有再弹起来,而是狠狠的吻了上去,待前轮也都落下之后,自动刹车开始工作,而飞行员也果断展开减速板,并且让涡轮发动机反转,产生巨大的反推力帮助运输机停下来。

直到速度明显锐减下来,冬辰期待已久的滑行灯这才终于亮了起来,而这也基本代表这架运输机已经完成了降落,不过由于没有合格的地勤引导,被临时指派的特种兵不得个客串引导员,用两个燃烧的火棒引导运输机来到跑道一侧的空地上,那里原本便是一片没怎么派上用场的德军停机坪。(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