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三四三章 空架势?

第三四三章 空架势?

“现在个什么情况?第十三空突旅过去了么?”

熬不过漫长等待,再加上身体确实劳累,胡广便去小睡了一会儿,等他醒来这才发现都快清晨六点了,来不及洗漱,更别提吃早饭,便急匆匆来到指挥大厅中央控制台前。

“2小时前,第十三空突旅先头部队便已经抵达‘黑锋’所夺的野战机场,两件‘死神’目前已经安全运抵乌拉尔,空军特种运输大队正做好将其转运至国内核武研究院……”

作战参谋不断将胡广睡觉的这段时间里所发生的一些情况言简意赅的说出来,胡广也不出声打断,而是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一边听着,一边敲击着键盘查看一些最新的报告。

战争的进度拉得很不错,当然这还是得首先归功于军情局的情报提供得太及时太准确,而空军的轰炸也展开得卓有效果,当然,特种部队狂龙大队的行动也相当麻利,陆军的配合也着实迅速,整体而言,在这六月的第二天,共和国中亚战区各参战要素都运转良好,正按部就班的完成着预定的计划任务。[]大国无疆343

“竟然轻轻松松就抢下了一座机场,有点儿意思,有点儿意思了!”

胡广自言自语的说着,手上却是相当飞快的敲击键盘,他所注视的『液』晶显示屏上登时就跃上了一个比较清晰的画面,是来自于那座被抢来的德国空军野战备用机场的。目前狂龙大队已经准备随机押运核武器回到乌拉尔。将机场的警备交给了第十三空中突击旅,该旅在借助空军的帮助下,目前已经向机场部署了一个营的兵力,当然由于是夜间起降,机场条件不佳,否则,一个团可能都不止。

“空导(空军联勤导调员),盲降设备什么时候能够运送到位?”

通过画面,胡广还有些不满的看到机场正处于一个比较原始的态势,由于缺乏相关的导航雷达、盲降引导等设施设备。机场的起降能力很差,在已经天『色』放亮的情况下,空军野外起降能力都非常优秀的“大力神”战术运输机都显得有些架次安排迟缓,直接导致机场的空运运力吞吐受到影响。

两个小时才空运一个整编建制含重装备的空突营。就算期间可能有因为要转运走那两件核武器而耽搁了一些时间,但这效率也着实低了一些,而且胡广还注意到,一直担负战场空域监视任务的大型无人侦察机已经发现了大股德军出现在了之前空袭的德军核武器押运部队亡命驻地,满地的狼藉触目惊心,他们已经在向这座机场杀奔而来,用不了多久,守卫机场的空突营就得上去顶住。

“报告参谋长,机场配套设备一小时前已经从乌拉尔发运过去,预计在中午之前安装调试完毕。最迟能在13点整,正式投入使用!”头戴高保真耳麦和一副眼镜的空导目光和手也都没有离开自己的显示屏和键盘,便直接回答胡广的问题。

听到空导的回答,胡广沉『吟』了几秒,旋即勒令到:“我只给三个小时,最迟10点整!”

“参谋长,第十一军首批部队五分钟后抵达!”

胡广正有些为时间犯愁,另一边终于传来了好消息,并不算是隆重登场的快刀手第十一集团军终于杀到,如此一来。不仅仅是拱卫机场的第十三空突旅的那个营可以稍稍喘息一口气,就连胡广自己也感觉到底气稍微足了一些,只要能保住这个机场48小时,胡广就足够让最少一个师“蛙跳”过去,在德国佬的心窝子里。狠狠的『插』上一刀。

“好,很好!”胡广拍了一下铝合金控制台桌面。大声的说道:“立刻给我联系第十一军军部!”

五秒不到,在数字通信技术参谋的『操』作下,胡广的显示屏上就出现了第十一军军部指挥方舱内一部,而旋即出现在了画面当中的,当然便是胡广要找的第十一集团军军长常耀云中将了,只见他红光满面像是取了媳『妇』儿一样,就差凑到高清摄像头前“隔空热吻”一下胡广的老脸以示谢意。

“老常吗?我是小胡!”虽然是战区司令部作战参谋长,但常耀云却是堂堂一个集团军军长,所以哪怕关系再好,胡广在常耀云面前,依然是自称小胡,不敢做大。

“胡参谋长就放一百个心,我的第36师已经过去了一个团,其余部队绝对能够在八小时之内赶到,夕阳下山之前,我保证能有一支完完整整的机械化步兵师出现在梁赞!”

常耀云口气十分自信,他当然也有他自信的根基所在,因为此时此刻,第十一集团军的王牌部队也就是第36机步师机步一团所乘运输机已经陆续抵达机场,而如果不是机场目前容纳能力有限,常耀云一定让空军大举出动战略运输机,以帮助该师在四小时之内部署到位。

“不是完完整整,我是要一支杀气腾腾战斗力强大的作战部队,可不是让你的人去打酱油的!”胡广弹了弹烟灰,看了看常耀云的表情,带着和善的笑意说道:“也正好,刚刚收到空情情报,敌人大约有一个团的兵力正往机场赶来,大有夺回机场抢回宝贝的架势。”

“而且空军暂时『性』需要对第二和第十三军的攻势提供掩护,不能再持续对梁赞地区进行空中压制,所以梁赞地区的德军地面部队估计也能很快反应过来,迅速往机场杀来,这些你都可要做好充分准备……”

“好好好,这我都知道,我保证能守住机场!”常耀云呵呵的笑了笑,端起他那特有的大茶壶咕噜噜的喝了一口。这才爽朗的笑道:“就算你不提醒我。我也得宝贝那座机场不是,毕竟,这可是咱第11军在梁赞这么一个德军大后方的第一块立锥之地,不经营好,岂不是自断前程?”

“你知道就好,回见!”

提点一句,胡广当即关了远程视频连线窗口,立马也不用任何人帮忙,自己动手就查阅了一下阿拉木图地区的空航信息报备记录,没多大一会儿。他就找到了一条,是战区司令薛殿川中将的所乘坐的民航客机,这厮倒是气派得很。[]大国无疆343

由于此次返回战区连同随行人员都没几个,所以他干脆不坐专机回来了。倒是让国防部出面给定了几张从共和国首都北京直航阿拉木图的民航航班商务舱机票,如此潇洒,从战区司令部的角度来看,这的确是给中亚战区节省了一大笔开支,毕竟从北京飞回阿拉木图,一架喷气式飞机少说也得烧掉不少航空煤油,而且还耗费专机飞行小时,增加地勤人员维护工时,转坐民航客机就不同了,这就好比不坐私家车改乘公交车出行。低碳环保还节省经费。

“他倒是省事儿了,这一节约,怕是能省下一吨炮弹钱,老子呢?回去也坐民航?”

说话声是从背后传来的,胡广不用回头便是知道能这么说话的,显然不属于战区指挥人员编制序列,因为在整个中亚战区司令部,除了薛殿川,没人敢这么在胡广背后说话,唯有临时做客的军情局欧洲情报司司长王秉诚少将。这些日子来着实是让他窝火。

“敢情你原本是打算要蹭咱战区的专机回京的啊?”

胡广扭过头来,有些玩味儿的看了一眼王秉诚,他的事儿的确是办完了,汪精卫那帮子汉『奸』组织被收拾了,德国佬的两枚核武器也被抢了。很长一段时间之内,东欧战场上将不再有核阴云。常规战争领域里,显然用不着王秉诚继续在这里虚耗。

“那怎么着?”王秉诚挪过一张转椅坐下,翘着二郎腿如做买卖讨价还价一样盯着胡广,侃道:“我可是帮战区除却了心腹大患,怎么说也都得意思意思,原本以为老薛回来会坐他的专机,堂堂一个战区司令部所配的专机,那可是军用品质、商务内饰、典雅享受,娘的,我还真有蹭飞一次的打算,但现在看来,老薛就是一『毛』不拔,当初『逼』得我下军令状的豪迈气概,全他娘的被吝啬小气给替代了,翻脸比翻书还快!”

王秉诚还真是有一种气愤难消的架势,不过看在胡广眼里,这显然就成了一个玩笑话,王秉诚是什么人,军情局一个情报司的司长,哪怕立刻下令给他调来一架宽体洲际型民航大型客机也都不成问题,他还会在意这点儿小事儿?

“得了,我这边忙得很,由第二军和第十三军外加苏联人四个步兵军组成的反攻部队目前还在炮击火力准备状态,一旦炮火准备结束,急速轰炸就会上演,之后大规模的地面进攻就将拉开序幕,第二次世界大战里,盟军第一次战略反攻可就要上演了,你要是不愿意在这儿看,那就回京吧!”

胡广说得倒是轻描淡写,但对于整晚都去睡觉了的王秉诚而言,他却是津津有味了,原来这一觉醒来,整个第二次世界大战中亚地区的战争形势都已经上演了风云突变,越想越觉得可惜,这八九个小时干啥玩意儿要用来睡觉,要是能亲自经历可就意义大不同了。

“你的意思是说,接下来的十几二十个小时里,咱们将率先吹响盟军大反攻的号角?”王秉诚试探『性』的低声问道。

胡广淡淡一笑,接过勤务兵递来的一杯热牛『奶』,这大概便算是胡广的早饭吧,而看着胡广手里的一杯白,王秉诚也小孩儿似的『舔』了『舔』有些干的嘴唇,让勤务兵赶紧给他端来一杯,这才双手撑在控制台上,问道:“你倒是说说,到底还要几个小时?这次反攻该不会是空架势吧?”

“草,怎么可能?”胡广咕噜噜的喝完牛『奶』,将玻璃杯重重的放在控制台上,厉『色』说道:“老夫行走江湖多年,岂能会是欺蒙拐骗之辈?再说了,什么叫空架势,老子这次是给德国人上一堂真真正正的大课。他娘娘个熊。横行霸道欧洲那么久,也是时候让它看看中国功夫的厉害!”

胡广说完,也不管王秉诚那一脸的惊奇样,如看到了一个江湖杂耍大师发飙一般奇异,但两眼转动,却是一愣一愣的看向了胡广面前的宽屏『液』晶显示屏上,胡广可不是一个光会说唱不会实干的主,切出来的画面便是目前共和国陆军第二集团军军直属炮炮兵旅旅长彭雪枫少将的指挥现场画面。

“报告胡参谋长……”

画面中,彭雪枫似乎还要报告一番,不过胡广却冲着摄像头大手一挥。嘴巴一张便声音如洪的说道:“彭大炮,有人质疑咱们的反攻是空架势,你他娘的就给他看看,咱们是不是在搞空架势!”

彭雪枫绰号彭大炮。这是王秉诚知道的,而这个绰号的的来,倒是一个很具有戏剧『性』的故事,简单说来,便是彭雪枫当年在解放战争中还不过是一个小小的炮兵,在人民军进军东北的一场战役中,和有着日本背景的东北军阀派系顽劣大干了一场,而在那次着实惊险的遭遇战中,彭雪枫所在的炮班只剩下了他一个人,而他却在接下来的两个小时里。生生一个人,却完成了一个炮班的使命,将一门122毫米牵引式榴弹炮『操』持得根本不像是一个人在战斗。

战后彭雪枫便得到了一等功,其军旅生涯也因此而转变,国家统一之后他便开始了刻苦的学习和军旅成长,最终便是拼着命,从无数的强劲对手中脱颖而出,成为了五大重装部队之一的第二军炮兵旅旅长,结合其小兵时期的光荣战绩,这拼命三郎的绰号便改成了“彭大炮”。又有寓意敢打敢坐勇猛顽强。

被战区参谋长这么一说,暴脾气的彭大炮当然要骂娘,不过他这人比较特殊就在于,他不会在拿出成绩拿出成果之前就愤愤不平,他非得要让人看到真真切切无可辩驳的事实证据之后。他才会骂如开炮般的疯狂骂娘,当初在一次和第四军的成建制演习中。彭大炮就曾“炮轰”得第四军军部偌大一个参谋班子愣是找不出一个人敢于他拌嘴对骂,彭大炮的赫赫威名今儿显然又要上演一番。

画面很快变转,彭雪枫那边给胡广切回了一个155毫米自行榴弹炮营的『射』击阵地实时画面,当然这个画面其实是取自于该营的战场监视装甲指挥车,高高伸出的高清晰可见光红外摄像机很快就拍摄到了一副有些惊心动魄的雄浑画面。

画面中,一辆辆拉开间距的自行榴弹炮雄赳赳的停在各自的炮位上,每一辆车的车后都有序堆放了弹『药』箱和发『射』『药』箱,标准装束的炮兵们正在精心完成装『药』动作,而炮击的过程丝毫不受他们的影响,因为自行榴弹炮是自动装弹、自动校准、手动开火,从火控系统得到分配到单车的『射』击数据,到调整炮口仰角,从肉眼可见的画面中,只能感觉到那一门门战争之神像是在微笑着挪动身躯注视对手一样,当它们都蔚然不动的时候,却是最为危险的刹那。

砰……砰……砰……

人耳几乎分辨不出的炮击时间间隙,在听起来却是如齐『射』一般砰然轰鸣,而对于肉眼所能看见的画面中,最为形象的,当然还是那炮口喷『射』出来的猩红火球,还有那左右喷『射』的烟尘气浪,以及那沉重的炮车狠狠一沉,这些雄浑的刚劲在一瞬间释放开来,战神的怒吼来得显然是钢硬十足,哪儿有什么空架势。[]大国无疆343

“看见了吧,他们的炮击已经持续了很长时间了!”胡广冷哼了一嘴,说道:“苏军的大集群火炮主要负责面式目标,我军的火炮主要依靠高精度、高『射』速、远『射』程、大杀伤,主要担负点式目标的打击与摧毁,当然由于我军还有信息装备优势,如反炮击雷达、炮弹轨迹观测雷达等,我方炮兵还担负掩护苏军炮兵,适时干预、压制和摧毁德军炮兵的任务,简单说来,就是二挑一的炮战,咱们是负责招招致命,苏联人负责拳拳不断。”

胡广的话没再继续,因为彭大炮那边又切来了一个画面,这次可不是他的麾下部队炮击现场,却是苏联人的一个远程火箭炮阵地,只见画面中在朦胧的晨光沐浴下,两排一溜儿的多管火箭炮发『射』车齐齐停开,间距拉开得足够,而还有火箭弹装弹车、维护车等车辆在远处待命。

猛烈的震动是跟随着强烈的气浪喧嚣而来的,在令人瞳孔放大的震撼一幕中,唯有一枚枚呼啸着拉长尾焰冲出发『射』管的大口径火箭弹斜冲云霄,宛如苍茫大地顿时抛起了万千顽石要反击时常落下陨石的宇宙太空一样,而大地上则铺展开无尽的烟海,无可消散,因为刺耳的啾啾啾啾声还在继续,一枚枚火箭弹正如速『射』****开火一样,不断的被发『射』出去,拉着一条条华丽的舞姿向德军扑去,鬼才知道那边到底会是什么样的壮烈场景。

“再加上这个,总该不会是空架势了吧?”

胡广的话显得有些调侃的味道,而两眼一动不动盯着画面的王秉诚也终于回过神来,还没等喇叭中彭大炮那粗狂的声音大声的叫喊出是谁先前说“空架势”的,便一把抢过胡广的鼠标将连线界面给关掉,画面连同声音一起都消失了。

“光是看看炮击场面听听声音,这你都受不了,那你让人家爱炮的德国佬杂活?”胡广还不让得瑟一句,却是让王秉诚起身兀自离去,头也不回,别提多潇洒,别提多尴尬。(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