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三四四章 送炮弹

第三四四章 送炮弹

“参谋长,是谁敢说咱在搞空架势的?我倒要问问,他倒是算哪根葱,说咱是空架势,那真架势又是什么样的……”

果然不出胡广所料,哪怕是王秉诚临走之前将远程视频连线切断了,彭大炮也主动找回来,重新和胡广连线上后,这刚一照面便是一个火气十足的质疑声。

“够了,是谁质疑就那么重要吗?打好你的仗便是,少他娘的给我纠缠这些问题!”胡广说着就要关掉视频窗口,不过看到彭雪枫那怒气难消的样子,便最后说道:“我服你了,是王司长,他不信咱们这会儿就能发起反攻,得了吧?”

“是军情局的王司长?”画面那头的彭雪枫眉『毛』一挑,果然怒气要喷了。“我擦,我他妈早就就说过,那厮真心欠揍,他要是敢在老子面前这么说,老子一准儿把他当炮弹发『射』出去,娘的……”

彭大炮的利嘴炮轰又开始了,根本受不了的胡广当然考虑到被骂的王秉诚又不在现场,自个儿为何要替骂呢,所以手一麻利,当即将窗口给关掉,连耳麦都摘了下来,端起空『荡』『荡』的牛『奶』杯便闪人了,而另一头的彭雪枫还准备了大量的说辞,却只能戛然而止。[]大国无疆344

看到屏幕上的“对方已下线”五个字,彭雪枫还真真是没法发火了,战区参谋长不想听也更加不想当传话筒,他在这边干吼也顶个『毛』用,所以,最好的办法还是搞出点儿阵仗来,既然有人觉得是空架势、假把式,那就搞出些大动静出来,让那些人见识见识什么叫做大阵仗。

“妈那个巴子,一定的找个机会修理修理王秉诚那狗日的,要不然他还真当咱中亚战区是吃素的!”

愤愤然将莫大的决心藏在心里,一向不会一时脑热而蛮干的彭雪枫思维立马活泛起来。战区参谋长被戏谑就是自己被嘲笑,胡参谋长丢了面子,那就是自己没了面子,既然非得要找回场子。那显然这怒火还得先撒在德国佬身上,谁让德国佬相比于王秉诚那张嘴,还要更欠收拾呢!

“王苍,你他娘的死哪儿去了?”

彭雪枫一声大吼,顿时在一排滴滴答答工作的电脑桌后,一个头戴耳麦眼戴防辐『射』眼镜的少校唰的一下站了起来,耳麦也不摘下。当即大吼回应道:“报告旅长,有何指示!”

“三号仓库里还有多少库存炮弹?”

“报告旅长,正好两个半基数!”少校干脆利落的回答道。

“那好,你立刻清点一下,把非制导炮弹全送给苏联人,他们的第四步兵军下辖的第4炮兵师不是吝啬炮弹吗?那老子就送他炮弹,所以条件只有一个,那就是两小时之内给老子统统打光。非得把德国佬炸得连他妈的不认识为止!”

“另外,让全旅各部做好再打一个基数的准备,老子非得要打出个气势来。让有些人看看咱是不是空架势!”

火气这么大?彭大炮可是很少发火的,熟悉这位长官的旅部参谋们显然知道,有人要倒大霉了,所以没人敢在这时候出头,只有顺着来,否则,被炮轰的只会是自己,少校自然知道这一点,所以当即敬礼,旋即赶紧坐下『操』作电脑。在物资管理系统中进入到第三号仓库管理界面,迅速查阅了一下库存的非制导炮弹的数量、标示序列号等等信息数据,待生成了一个表格文件之后,便直接交由指挥方舱内局域网连接的激光打印机打印了两份出来。

少校将一式两份的文件拿到彭雪枫面前,果然如所有人所想的那样,平时一枚炮弹都巴点不得分成两枚用吝啬到了极致的旅长。这回可谓是豪迈到了极致,眼都不眨一下,便刷刷签上了自己的名字,少校当即将其中一份留档,拿着另一份快速走出了指挥方舱。

距离巴拉绍夫尚远的苏联红军西南方面军第四步兵军,俨然在共和国陆军到来之后,就彻彻底底“沦为”了这场战争中的陪衬,从战斗力上来讲,他们只要能够得到足够的武器装备尤其是重装备,再加上没有空中劣势,单单是地面对抗,他们还是有足够信心能够和同样编制大小的德军步兵军对抗的,毕竟他们虽然新不少可老兵也有,再有保家卫国的不惧生死勇气,在人定胜天的战争中,或许还能比德国人的一个步兵军还要勇猛顽强些。

然而,共和国陆空军的强势入主,虽然他们也得到了各方面的加强,可却再无拼死力战的必要,因为共和国空军的到来,纳粹德国的空军不敢嚣张了,因为共和国陆军的到来,德国人的装甲部队吃不准了,苏联红军第一次感觉有了强而有力的盟友,就像是娇滴滴的少女面对恶徒,终于依偎到了孔武有力的王子身旁一样,既安心又舒心,还幸福得有些回不过味儿来了。

第4炮兵师师长戈尔巴夫便是“幸福感太强”的苏军将领之一,他原本以为苏联就因为莫斯科挨了原子弹就完了,可没想到战争的形势会如此的峰回路转,共和国陆军第二集团军还没来到巴拉绍夫的时候,他的部队就开始大规模换装了,从共和国国内经哈萨克斯坦运抵萨马拉之后转运到了萨拉托夫再分发下来的大量武器装备开始让苏军部队“鸟枪换大炮”,一水儿的“中国制造”顿时就让戈尔巴夫信心十足,他甚至开始觉得他的一个炮兵师,和德国人的两个炮兵师直接对抗都绰绰有余,凭啥?凭的就是苏联人傍上了中国大款!

这不,戈尔巴夫还在小小的担忧这快两个小时的炮火准备,会不会让自己好不容易“省吃俭用”节省下来的弹『药』储备消耗太多,没有足够的弹『药』在手,他戈尔巴夫可是有些心肝儿打颤的,这和德国人打打杀杀这么多回,他可知道在没有空中掩护的情况下,苏联红军陆军想要抵挡住德军的进攻,就非得要在炮兵上下功夫,用强猛的炮火给予德军痛击,管他什么装甲洪流还是如蝗之军。都他娘的火力急袭,可没炮弹,怎么急袭?

愁什么就有什么,这就是傍大款的好处。

戈尔巴夫还没看完后勤参谋递交的弹『药』储量报告。分配到师部担负作战协调的中方通信员便给他送来了一份中俄双语的报告,其实戈尔巴夫是能够看得懂中文的,只不过是为了政治家们那狗屁的国与国之间平等,所以这才非得要费事儿的中俄双语。

微笑着接过友军少尉送上来的电文,戈尔巴夫面带微笑的请出了少尉后,这才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认真的阅读电文起来。他倒是干脆,直接阅读的是中文,因为相比起来,中国人的作战电文十分简洁,字儿不多,但意思却很清楚,共和国第二集团军的炮兵旅旅长彭雪枫少将考虑到友军的难处,特意要送来一批炮弹。不过有一个要求,那就是这些炮弹需要两个小时之内用掉。

“两个小时?打光一个半基数?我『操』!”[]大国无疆344

戈尔巴夫不知道是怎么想的,竟然用中文来了一句发自肺腑的“获奖”感言。不过这也并不能抵挡得住来自内心的极致喜悦,就差将兴奋二字写在脸上了,急匆匆的冲到后勤参谋的面前,两眼放光的命令道:“你,你立刻去友军的3号仓库负责接收一批炮弹,不过记得,这些炮弹需要及时运到各炮团去,让他们务必在两个小时之内打光!”

“这,这……”

后勤参谋明显一愣,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戈尔巴夫一巴掌拍到脸上的电文。共和国和苏联成了盟友不假,可中国人都常言道“亲兄弟也要明算账”,所以搞后勤的苏军官兵都知道,共和国的东西好使是好使,可这都是苏联人在透支未来,用未来消费现在。这会儿用着的确很爽,可战争结束之后,偿还战争贷款估计也会让人爽得不行,一向“向钱看往厚赚”的中国人,这回咋突然这么大方?

“这还有啥迟疑的,你赶紧的,要是去晚了人家改变主意了,老子唯你是问!”

戈尔巴夫最后一句却是用的中文,而且骂起来还非常顺溜儿,倒是让不远处正工作着的几个友军官兵意味深长的看过来一眼,戈尔巴夫倒是挺了挺腰板,开玩笑,没有点儿真本事,咋可能做到一个炮兵师师长?

如被天上落下馅饼儿砸晕头的参谋赶紧挂着欣喜的笑容,带着几个助手便冲出帐篷,赶紧交代为各炮兵团担负炮弹运输补给的车队向共和国陆军的3号仓库挺进,那个仓库是苏军也知道的,就在巴拉绍夫城西郊,是因为共和国工程部队将一条从萨拉托夫修到巴拉绍夫城的军事运输专用铁路线而兴建的一座大型作战物资储备仓库,如今苏军的大量补给也能依靠铁路运来,所以经常到那里去转运物资的苏军司机们,自然知道怎么最快开车过去,到中国人的仓库去搬东西,掉个渣也是好东西!

还有些崭新的悍马车也是中苏为兄弟部队的产物,第4炮兵师也不例外,铁路修通之后,从炮瞄观测镜到122毫米牵引式榴弹炮,从152毫米加榴炮到八乘八军用越野重卡,苏联西南方面军在大量享用榜上大款的福利同时,近水楼台先得月的第4炮兵师也上上下下换了个齐全。

传说中共和国陆海空大规模使用的悍马车,他们也用上了,马力强劲、越野极强,被戈尔巴夫拍了一巴掌的乔登科少校坐在其中一辆的后排之上正往3号仓库狂飙而去,虽然路有些颠簸,但心情却好得很,甚至感觉这初升的阳光都变得温和了许多,这么久,还是第一次觉得朝阳是如此的明媚好看。

“参谋长,您看上去心情很好,是不是我们炮战大胜敌人了?”平时根本不敢贸然开口的司机也见乔登科的心情极佳,多嘴起来。

“大胜?开什么玩笑,岂止是大胜,有咱们强大的中国盟友在,哪怕是上帝,也他娘的会被轰成渣!”乔登科言语间充满了中式国骂的味道,这大概就是一种同化吧,要想和友军成为真正的盟友,那就得养成一种习惯。

“那怎么现在炮声还在继续?”司机稳稳的『操』作着方向盘,让底盘极高悬挂极好并且轮距很宽的悍马。轻轻松松的在因为太多重车辆通行而被碾压的有些坑洼的碎石路上飞驰。

“那当然得继续,咱们这就是去接收友军馈赠的一批炮弹,有了那些炮弹,咱们还得轰。把所有的敌人都轰成渣,让他们恨不得没有来到这个世界!”

乔登科说着,扭过头瞥了一眼默不作声的无线电通信兵,他可是被自己叫出来随行的其中一人。“赶紧的,催促一下各个车队,十分钟之内务必要赶到三号仓库转运炮弹!”

无线电通信兵不敢怠慢,虽然他还有些生疏。不太会使这共和国生产制造并提供的背负式无线电台,但共和国的军用品一向遵从简单实用、皮实耐『操』、『性』能稳定、质量可靠,提供给苏军的也是经过优化以适应苏军的通信习惯,并且首次带有自动加密和全跳频功能,所以只要没忘记基本的『操』作规程和密电频段,无线电通信兵显然不会蠢到不会用的地步,没几秒,他就叽里呱啦的开始呼叫各个车队车长。让他们抓紧时间集结。

一路驰骋,没多久乔登科乘坐的悍马就一马当先率先驶抵到了三号仓库外,隔着很远。他就在车里听到了火车货运站场里那低沉的轮轨撞击声,作为业内人士,他甚至可以听得出这是万吨重的重军列入站了,共和国特有的电气化铁路线总会以强大的运力让人咋舌,真不知道他们的大功率电力机车怎么那么蛮力凶狠,也不知道中国人是怎么调度铁路的,列车车次安排得那么密集却还什么事儿都没有,能把一条货运铁路线弄得像地铁那样接发车超密集,到底是怎么行车调度的?

顾不得想这些暂时无关紧要的问题,乔登科只知道共和国陆军的战斗力之所以那么强。一大半的功劳都的归功于他们那强悍的后勤补给能力,同样的军队,一天能有一千吨弹『药』补给的,和一天能有一万吨补给的会是一个样子吗?乔登科用脚趾头都知道答案,所以下车站前面,他特意借助司机悉心挪过的后视镜。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衣着,话说这苏军的军装如今也都是中国制造了,穿起来还真是吸汗透气干爽得很。

不敢让其他人来给自己开门,乔登科自己开门下车,整了整军装之后,先是回头看了一下身后陆续集结来的运输卡车,这些同样挂着共和国汽车公司商标的“中国制造”,如今一辆辆都已经挂上了苏军的车牌,正渐渐的汇成两条长龙等候入场装货。

有免费的东西可拿岂能不积极?乔登科很满意的点了点头之后,这才挺直了身板往哨岗走去,这是一种精神气质,他知道,和中国军人打交道,萎靡不振的样子可不会有什么好处的,同样,趾高气扬也会吃瘪,所以一副精神十足、不卑不亢却是最好的。

“你好,少校,我是第4炮兵师后勤参谋乔登科少校,奉命前来接收贵部馈赠的一批物资!”

乔登科没有敬礼,对方也是个少校,大家平级没有什么可敬礼的,再说了,如果对方是个少尉,乔登科也不能敬礼,因为这里是战争这里是战场,立正敬礼反倒是一种让对方不爽的行为,握个手倒是可以。

“跟我来吧!”

彭雪枫派来的少校挥了挥手,喷涂了红黄警示线的栏杆便慢慢抬了起来,而之前在左右岗哨位置持枪保持警戒的两名中国士兵也立马转身,敬持枪礼放行,乔登科身后的车队这才发动引擎慢慢跟着乔登科开进了友军的现代化的仓库区。[]大国无疆344

仓库作为一个防火重地,到处有禁烟禁火的标示是无可厚非的,而当乔登科看到那些在伪装网遮挡下显得有些朦胧的地对空车导弹、搜索雷达车、指挥联控车以及车多管速『射』机关炮等等各种防空武器和装备拱卫于此,乔登科登时就觉得中国人也真真是重视后勤,这么大点儿地方都搞得像是防卫师部军部一样。

三号仓库很大,但这并不代表乔登科带来的人和车需要费很大的功夫才能带走炮弹,共和国的军事储备仓库都是高度自动化的,物资的存储、管理、转运等都是高度自动化,可说,当乔登科亲自指挥第一辆八乘八重型越野卡车挺稳在了停车黄线内之后,他便听到空气中传来的轻微的嗡嗡声。这是电机工作的声音。

数字化管理最大的好处就是任何一样储备的物资都可以做到清晰明了,在需要转出的时候,管理人员动动鼠标键盘,由自动『液』压机械吊臂和地面传送带组成的标准货运舱便从海量的储备物资中被“抽”出来。随着高负荷行吊而被吊装到了卡车上,乔登科的人倒是简单到了只需要将类似于集装箱的炮弹储备用货舱紧固固定一下便离开了。

说起来,乔登科之所以对友军馈赠的这些炮弹很上心,不是因为这些各种口径的炮弹制造工艺如何,而是因为这些炮弹的装『药』不同,火炮这种武器从诞生初期所使用的黑『药』、硝化棉、钝化硅壤土硝酸甘油、硝化纤维素、硝酸氨等等各种各样五花八门,到后来第一次世界大战时期炮弹开始装填苦味酸炸『药』。

到了如今的第二次世界大战。各美其名曰的军事强国,也就是德美英法苏等国家,自以为使用铸造装填法,将tnt和黑索金溶解为糊状灌装进入炮弹弹头再完成封装烘干,就以为是先进的了,可自打乔登科见识过共和国提供给苏军使用同口径的榴弹炮威力竟然是苏联人自己军工生产的同口径炮弹数倍之后,他才知道,中国人有更为先进的装『药』和技术。而他们陆军自己使用的炮弹威力又会是几倍,他想都不敢想。

成了真正的盟友之后,乔登科这才渐渐的知道。共和国提供给苏军使用的炮弹使用了安全『性』更高而且威力更大的混合式装『药』,这种装『药』按比例的科学包含梯恩梯和黑索金这样的经典装『药』成分,并且黑索金还进行了钝化处理,并对炮弹采用了装填密度更大的湿法装填,最后用旋压工艺压实封装。

如此一来,共和国提供给苏军的同等口径炮弹,显然阿就要比苏联人自己使用落后方式方法生产的炮弹装有更密实的炸『药』,命中目标之后的爆炸威力显然也大得多,再有他们提供的火炮炮管都采用了电渣重熔和身管自紧技术,完全能够承受足够大的膛压。这可让苏军就算没有太多的特供昂贵炮弹可用,使用他们自己生产制造的炮弹也能有更长的使用身管使用寿命,和德国炮战也不用担心炮弹发『射』次数过频导致炮管提前报废甚至炸膛。

“乔登科少校是吧?”

正当乔登科又是满意又是羡慕的看着共和国陆军先进的物资仓储系统正在为自己的车辆装炮弹,一个声音从身后传来。

“嗯!”乔登科转过身来点了点头,没有问什么,看到少校递给的一个文件夹就知道是什么了。抽出钢笔,刷刷的签上自己的名字之后,这才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原来是物资移交单,自己收了礼物,对于馈赠物资的一方,显然也要知道东西是谁接收了的。

“再有几分钟就应该可装运完毕!”少校看了看开始陆续驶离的第一批车辆,友情提醒道:“乔登科少校,我得友情提醒贵部一下,由于这些炮弹都是我国国内相关企业专供我国陆军炮兵部队的炮弹,虽然贵部的同口径火炮都能使用,但请注意,这批炮弹的装『药』中可是使用了一种名叫金刚烷的高能装『药』,它可是梯恩梯的八倍威力,所以……”

不用少校再提醒了,乔登科自然懂了,果然如他所想的那样,中国人不会送给自己垃圾货『色』,可这些好东西不一会儿就要扔到德国佬头上,到底算得上是一种浪费了呢,还是花费呢?乔登科不懂也不想去体会被这种炮弹爆炸于身旁的威力如何,他更希望切身体会了的德国人来告诉他答案,中国制造的炮弹到底有多强。(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