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三四五章 出击!

第三四五章 出击!

当运送炮弹的最后一辆越野重卡也都缓缓驶离,心情非常不错的乔登科这才让无线电通信兵给师部去电报告友军馈赠弹『药』已经全部接收完毕,另报告所获炮弹单发威力较苏军自产同口径炮弹数倍有余,让师长自行斟酌如何使用。

赠送炮弹的彭雪枫原本是要让苏军第四炮兵师两个小时倾泻到德军头上的,不过接到乔登科报告的戈尔巴夫却有些吃味不准了,这威力更大的炮弹若是使用自己现有的火炮来发『射』,显然就有让火炮身管“折寿”的弊处,但现在炮弹拿都拿了,岂能有退回去的道理?

思索无果,戈尔巴夫干脆离开了办公桌,背负着手有些抑郁的来到师部指挥帐篷里,分给中方联络通信官兵所使用的一张行军桌,共和国陆军倒也没藏着掖着,在桌上置有三台电脑,还有两台天线长短都不一致的不同型号无线电电台,负责这几个人的是一个少尉军衔的通信军官,见戈尔巴夫过来,立马立正敬礼。

“潘少尉,有个事,我想让你向你的上级反映一下!”

戈尔巴夫完全是以商量『性』的口吻在说话,当然这并不是指他很尊重眼前的这个尉级的通信军官,而是他尊重军官背后所代表的强大盟友。[]大国无疆345

“师长,有什么情况您直说,我会迅速转告上级!”

少尉一点儿都不含糊,他深切明白自己和几个助手在这里便是充当一个传音筒的,中苏双方目前能做到的,也就是军、师两级之间的协同,而协同的关键要素,其实就是互派通信人员和设备,以保证实时联络的通信畅通。

戈尔巴夫『摸』了『摸』下巴,善意的笑道:“是这样的,我们的炮兵已经持续作战两个小时了,现在贵部赠送我部一批高质量的大威力炮弹。并且希望我们使用这批炮弹继续作战两个小时。”

少尉听着也明白着,他颔首点头表示自己在听也在记,而戈尔巴夫倒是言简意赅。“我考虑到我部的火炮和人员都需要休息,甚至还需要更换阵地以防不测。所以我希望你现在以我的名义给彭旅长发一封加密电报,就称时间能不能改改,我希望是四个小时甚至更长时间,当然,我保证这些炮弹绝对会在两军协同作战中迅速使用并发挥重大用途!”

少尉听懂了戈尔巴夫的意思,这老头显然是觉得自己的炮兵师已经尽力配合了,足足打了两个小时有余。人困炮乏,如果再用更强悍的炮弹继续狂轰两个小时,恐怕不仅是人要累垮,恐怕不少大炮都得因此报废。

戈尔巴夫显然不希望自己还不容易捡到的馅饼儿还没捂热乎就飞了,但他又得兼顾考虑到共和国方面从大半夜就开始的疯狂炮击的深远用意所在,中苏联军的大反攻即将拉开帷幕,大规模的炮击其实就是开篇序曲,而紧跟着的空地协同大规模进攻。则是主调,而作为其中配角之一的他,显然也得保持一个合适的节奏跟上战争的步伐。尤为关键的,便是他的炮兵师需要时刻保持最佳的状态。

如此一来,戈尔巴夫接收免费炮弹积极,而按时用掉上却立马畏畏缩缩,从某种角度来讲,他并非是要积攒实力或者是偷『奸』耍滑,他显然是希望能更好的利用这些不便宜的好东西,在更为关键的时候才派上用场,这样一来,对于联军双方都有裨益。再者说了,已经持续炮击了两个小时,分配到第四炮兵师的目标也已经超预期完成,再炮击下去,显然就有些浪费了。

不管戈尔巴夫是怎么想,对于拿到这么一份电文的彭雪枫而言。他可是有些失笑了,这戈尔巴夫的算盘打得还真是哗哗响,炮弹拿走了,事儿却不忙着办,要不是意识到之前自己的说法的确有欠考虑,素有威名的彭大炮恐怕要第一次对盟友开炮了,而戈尔巴夫这回当真是好运气,彭雪枫不仅没有破口大骂,反倒是让通信员回了一句,让戈尔巴夫自己看着办。

打发走了通信员,参谋长冯义坤便走了过来,将一杯冲泡的橙汁递给彭雪枫,端端坐下来『摸』了『摸』下巴,打量着彭雪枫,笑问道:“老彭啊,我得问问你,送炮弹的事儿,你到底是咋想的?”

接过杯子正慢品细喝的彭雪枫一听这话,就悟出点儿意思了,便把杯子轻轻放下,低沉着回答道:“你以为我是给戈尔巴夫送大礼?想得倒美!”

“那这事儿你为何不先行通报军部,刚刚姚参谋长亲自打电话过来问我,我还纳闷儿怎么后勤的事儿参谋长也过问,原来你丫还真是大方,像是暴发户一样散财来着,直叫参谋长骂咱是败家子儿!”

冯义坤摇了摇头,看着指挥方舱里忙碌的景象,心里还真有一种说不出的味道,以前总盼望大打一仗,可真要开打了,心里却是空落落的,就好像少了些什么,以往藏在心里的那份期待,渐渐要化为现实,期待的美好终究被平白的现实给剥离掉了理想的『色』彩,变得苍白而又坚硬。

“败家子儿?”彭雪枫一乐,坐下来重新端起杯子猛喝一口。“参谋长就没说点儿其他别的?我倒是觉得他越是这么说,我就越觉得这些炮弹送得值!”

“那为啥?”冯义坤转过头来,还是有些不明白的看着彭雪枫,真想把这厮的脑袋给破开,研究研究里面到底装了多少臭豆腐,咋一开口便是一股子臭味儿。

彭雪枫没有用话语来回答,而是将自己一直带着的平板电脑放在了桌上,指尖哗啦哗啦的点这点那『操』作了一会儿,一张彭雪枫手工绘画出来的作战图便跃然出现在了屏幕上,一条条红线所代表的,俨然便是原定计划中,第二集团军在苏军第三和第四两个步兵军协同下的进攻路线,而另外画出的一个大弧形红线所包含范围,一眼便知道这是炮兵旅所能够得着的打击范围。

“你是想说,一会儿地面进攻发起之后,咱们会更多的投入到进攻支援中去?那和送苏军第四炮兵师一批炮弹有啥关系,难道他们能帮助咱们给咱们分忧不成?”

冯义坤用双手托着下巴。显得有些累,当然更多的是因为心情不太好,男人嘛,每月总有那么几天心情郁闷。

“你别老『毛』子穷得叮当响。给它一根胡萝卜,他能蹦跳得三尺高!”彭雪枫收起平板电脑,将杯子里最后一口橙汁也喝掉。“所以,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坚持一点,空军会在今天的战斗中扮演不了多大的强援角『色』,更多的。还是要靠咱自己,而为了周全,送苏联人一批高质量的炮弹让他们能关键时候自保,或者是替我们干点小活,有何不可呢?”

“那你的意思是,你这是在饲养打手了?能在关键时候挺身而出的那种!”[]大国无疆345

冯义坤总算有些明白了,敢情这些价格不菲的炮弹自当礼物一样被彭大炮送给了苏联人,看似吃亏的背后。其实仅仅是苏联人的感恩戴德就足以收回成本,而因此可能收获到的,还将会是更多。

“这我不知道。我只知道随着时间的推移,形势只会越来越明朗!”

彭雪枫说完,拿着杯子便潇洒的离去了,而依旧坐在原处的冯义坤这才慢慢悟过味儿来,随即却又想到了另一个关键『性』问题,那便是从昨夜开始空军的各参战部队就一直没怎么消停,围绕梁赞的那么俩小东西抢夺得是分外火热,又是轰炸又是空运的,折腾到现在都还在忙碌。

尤其是要将一个整编建制的快速反应集团军都给“乾坤大挪移”,可得费点儿功夫不可。而如此一分析,空军保不齐还真可能会在今天白天发起的地面攻势作战中“力不从心”,而到那个时候,万一进攻受阻需要支援怎么办?显然,空军力有不逮,就只有陆军自己的炮兵部队出面狠狠招呼德国鬼子。谁让德国佬那么欠揍。

当然了,想通了这一点,冯义坤就没有觉得彭大炮送人炮弹的事儿有何不妥了,要是搁在自己来办,他也会送,因为从最最最简单的后勤学角度来讲,依然处于比较传统的热兵器领域的苏联红军炮兵部队,还距离数字化信息化的门槛太远,他们要想完成一个目标的打击,那就得用大量的炮弹去炸,十发不成就百发,百发还不成就千发,这也是为何炮火急袭绝不会是单门火炮开火的原因,单门火炮单发炮弹的误差率太大,而就算是一门火炮持续开火,前后发『射』的炮弹都见得会落在同一个落点。

所以,传统的炮兵想要完成打击任务、支援任务、压制任务等等,其实不仅仅需要火炮与弹『药』的质量,其实数量也很关键,就拿一个小时前发生的一场短促炮战来说,当时德军的一个自行榴弹炮炮兵连突然对苏军发起了火力打击,试图压制住苏军的一个炮兵营阵地,结果呢,苏军自然利用了共和国卖给他们的反炮击雷达,观测到了突然来袭的德军炮弹,并且测算出了炮弹发『射』位置、飞行轨迹、落点等,及时撤离人员,保住了炮兵却损失了火炮。

随即,苏军便组织了一个同等编制且处于随时戒备状态的炮兵连火速向德军炮兵发起反击,结果呢,这个拥有了18门火炮的炮兵连对24公里开外的德军自行榴弹炮连发起火力压制,以急速『射』的方式,在四分钟之内整整发『射』了三百多枚炮弹,却并未将德军消灭干净,有两辆自行榴弹炮苟延残喘的逃离了阵地。

而假如当时苏军发起火力压制的时候,所用的炮弹威力更大呢,恐怕不仅仅炮弹不用耗费那么多,就连持续开火时间也都缩短不少,却能够取得快速歼敌的效果,而这样的炮弹却恰恰是苏军没有的,因为共和国方面给他们的报价太贵,苏军用不起。

而现在彭雪枫客气的送他们一批,戈尔巴夫显然不会是傻子,在关键的时候,他显然会让这些炮弹出面,让德军见识见识老『毛』子发威的瑟瑟威力,再考虑到就快要发起的地面进攻可能会到来的大量火力支援请求,第二集团军直属的炮兵旅若真是分身乏术之时,戈尔巴夫岂会坐视不管?恐怕他甚至会连苏军自己部队的火力支援渴求都放在一边,优先向共和国部队提供支援。谁让他收了彭大炮的好处,怎么也得显摆显摆不是?

一想到这里,冯义坤不得不佩服彭大炮的狠辣之处,看似赔本的买卖竟让这厮做得这样活泛。不去经商做生意赚大钱简直就是浪费了人才,而抬手看一看表,冯义坤也坐不住了。

自中亚地区战火熊熊烧起开始,最先大打出手的共和国空军就给了德军一种假象,那就是共和国方面酷爱在夜间发起作战行动,无论是空袭还是其他,这是一种夜战能力强大的表现。德国人不是傻子,自然知道这一点。

而看似这样夜夜为继的作战中,共和国空军却也把德军养成了一种习惯,那就是笃定的认为中国人只会仗着自己的装备技术『性』优势,在黑夜里展开不对称的作战,可这一回,共和国陆军却是要在大白天向德军发起主动进攻,虽然这还是第一次。

死神常笑。恶魔永存。

当时间滴答滴答的流逝,让精密的时钟开始敲响清晨七点整的钟声,在绵延的地平线上。终于爆发出了一股难以扑灭的雄浑,中苏联军上百台火箭发『射』车砰然开火,啾啾破空的火箭拽着对地平线的眷恋,拉着长长的烟雾划过天际猛然坠入德军的防区之内,那些探明或疑似的德军雷区顿时如卷入了人间炼狱。

进攻之前的铲除雷区和清理障碍显然是极为有必要的,可利用专用扫雷火箭弹发『射』车或者火箭炮发『射』车进行发『射』的扫雷火箭弹构造特别,其战斗部竟如子母装『药』一般包含了数十枚小当量炸『药』包,而扫雷火箭在其尾部发动机强大推力作用下飞抵预定目标上空之后,热电池激活开始工作,延迟雷管引爆了爆炸螺栓。爆炸能转化的一部分强大推力再次助推战斗部向前飞行。

而与此同时,火箭的垂直尾翼展开形成风阻板,在强有力的空气阻力下,火箭和战斗部形成分离,而装于战斗部内的串联小型压缩炸『药』包便一块接着一块落下,在空中伸展开来便如一条条松弛的弹簧一样体长倍增。随着气流和自身重力落下,直到脱离之时就已经激发的引信引爆,在距离地面数米的高度产生强大的冲击波,让埋藏于地面的地雷引爆。

这种通过近地爆炸来引爆地雷的排雷方法效率极高,再加上排雷火箭弹数量足够,便如雷神之锤一样猛烈的砸落地面,将德军埋藏的地雷猛然引爆,一枚枚爆炸的反坦克、反人员等等用途不一的地雷爆炸冲击波,也间接助长了整个排雷爆炸现场的威力,如席卷一般,让排雷火箭弹所虐之处火光冲天烟尘滚滚。

德军布置的雷场并不多,而且也并不密集,他们可是进攻部队,能够在进攻转为防守的态势中快速完成防御『性』布雷已经很了不起,而这样并不纵深足够的雷场显然也不经排爆,不多久,德军的雷场中便出现了一块块真空,而随着排雷火箭弹弹雨的继续泼洒,这些真空很快就紧连起来,变成了一条条进攻通道,摆在了中苏联军的进攻脚下。

卷起死亡狂『潮』的,显然不会是汹汹登场的装甲部队,尽管在共和国陆军第二和第十三两大集团军的主导下,苏军也不吝啬的派上了四个步兵军参与行动,但绵延开来的进攻战线上,依然有足够大的空隙区间,中苏联军在兵力并不占据绝对优势的情况下,选择的只能是多路并进齐头突击。

在奔萨一带和巴拉绍夫一带进攻区域,中苏联军几乎如如出一辙。从巴拉绍夫出发中苏联军,以共和国陆军第二集团军下辖的第5装甲师先导,另展开第6和第8两个机械化步兵师南北共进,以苏联红军西南方面军出动第三和第四步兵军为伴随,往德军利佩茨克方向猛烈进攻。

而往奔萨进攻的中苏联军,则以共和国陆军第十三集团军下辖的第42装甲师为先导,辅以第43和第44两个机械化步兵师,外加苏联西南方面军新编第一和第二步兵军为伴随向奔萨的德军发起进攻。

一北一南的两大主要进攻兵力中,唯有第二集团军保留了一支奇兵,也就是第六机械化步兵师,不因有他,只因为该部裹挟苏军两个步兵军所进攻的利佩茨克几乎是德军中央集团军群中枢所在,冯?博克新调来的古德里安所率第二装甲集群便拱卫于利佩茨克以东坦波夫一带,如狼似虎的强大存在着,共和国陆军第二集团军显然也要备上一支强而猛的奇兵以在关键时候收拾这条凶猛的战争猛兽。[]大国无疆345

两大战场的战争帷幕其实都是几乎一模一样的拉开,在进攻发起之后,共和国空军的两拨轰炸机和攻击机如约而至,却是为两大战场率先杀出的空中突击部队当起了先锋,只见漫天硝烟尘海中,第二空中突击旅和第十三空中突击旅的“制空鹰”武装攻击直升机机群一马当先,一往无前的往德军纵深杀去,地面上紧跟不舍的,却是多路并进,以一辆辆杀气腾腾主战坦克为先锋席卷而来的装甲部队,之后更有大量的装甲车辆紧紧相随,苏军的步兵军也都乘坐装甲车辆或越野重卡跟随前进……铁甲洪流紧追空中鹰群刚猛前进,钢与铁的碰撞在明媚的阳光照耀下纷呈踏来。(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