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三四七章 迎头一棒

第三四七章 迎头一棒

战机呼啸、战车狂奔,战争猛兽在辽阔的平原上咆哮冲撞,卷起万千烟尘,将肆无忌惮的狂躁挥洒在漫天碧空之下的广袤原野之上,一切生与死的喧嚣都交织在了一起,而在第二空中突击旅位于巴拉绍夫城郊陆军航空兵基地内的指挥部里,这里依然是战场,虽然并不喧闹。

“空袭评估结果出来没有?如果空军不行,就立刻让一营顶上去!”旅长尤达健少将急声命令道:“今天空军的战术支援实在有些差强人意,要是不行,咱就让二营顶上去!”

作战参谋依命行事,火速从远程打击一体化系统平台上获取的影像资料读取下来,迅速根据战场上空实时进行监控的无人侦察机所发回的评估资料,评估空军的战术支援打击效果如何,而这样的工作并不耗费时间,经验丰富的作战参谋几眼扫过一张张可见光高清摄像机所拍摄下来的宽幅航空照片,就足以快速确定空袭毁伤效果如何。

“旅长,毁伤率不足三成,而且空军目前并无支援飞机可去,你看……”

一把接过激光打印机打印出来的几张空袭过后无人侦察机拍摄下来的图片,尤达健越看越是眉头紧皱,心里顿时就开骂了,他娘的,这些天之骄子难道真是累得不行了,这他娘的轰炸得也太不像话了,尤其是那些高空完成水平投弹的轰炸机,娘的,炸弹落点稀稀拉拉不说,基本没有给地面上的德军带去足够大的杀伤效果。

“该死的,空军航空兵关键时候给老子腿软了!”尤达健有些愤然的将彩图扔在了地上,一脸凶相的扑到控制台前,抓起话筒便直接呼叫通讯与侦察连连长文辰勇。

“蚊子,补充轰炸没有,空军航空兵的对地支援效果太差,我现在增派武攻二营。你赶紧把路给扫干净了,绝不能给地面部队形成阻碍,听清楚了没有?”

尤达健最后一声的“听清楚没有”如雷贯耳,坐在一旁的通信员都震得耳膜生疼。另一边的文辰勇显然也听得倍儿清楚,所以赶紧回了一句保证完成任务便挂断了。

扔还话筒,尤达健拿起桌上的头盔便昂首阔步离开了旅指挥部,大步流星的来到室外,此时此刻,明媚的阳光已经显得有些温热,相信随着时间的推移。这样的温度会越发的灼热起来,不过这并不影响偌大一个航空兵基地之内一架架空中战鹰的进出。

目前在地面部队进攻锋线外围50公里区域担负“空中尖兵”的是第二空中突击旅的第一武装攻击直升机营,所以当前在基地内“等候出场”的,则是武攻二营,38架“制空鹰”武装攻击直升机目前安然停放在两条宽阔的停机道上,其中有一半已经挂上了各种弹药,两个排共计8架已经是飞行机组就位随时处于出击状态,而另一半则在进行相应的准备工作。地勤人员正精心照顾着这些空中猎豹。

尤达健之前已经让二营顶上去,是要弥补空军航空兵支援力度的不足,所以尤达健负手而望。正好看到第二停机道前,地勤人员迅速向同样接到了命令的飞行机组打出准备起飞的手势,引导员双手高举过头顶,右手开始不断地转圈,随着手上动作的加速,他们也渐渐远离直升机,待第一批升空的八架攻击直升机已经引擎轰鸣,旋翼飞转,则迅速离开了现场。

沉闷的啸声沉沉袭来,震撼着人类脆弱的耳膜。缓缓的,第一架“制空鹰”慢慢浮离了水泥硬质停机道,在强大的升力作用下,很快低垂着机首滑出了停机道上空,斜斜的往上空飞去,静谧的阳光还未拉出一道阴影。第二架、第三架,一架架迅速平行跟上。

升空的“制空鹰”机群很快呼啸离去,当化为了西边天际的一个个黑点并消失不见了,尤达健这才收回了目光,他现在已经提前用上了武攻二营,这都是给空军支援乏力所害,所以当第二批的“制空鹰”也开始准备升空出发的时候,他咂巴咂巴了嘴唇回到了旅部。

起飞之后以绝对高速向前线扑去的“制空鹰”武装攻击直升机机群,很快与通讯与侦察连取得了战术协同联系,而早就期待着能有更多富裕兵力可供调动的文辰勇则迅速将攻击任务分配了下来,随着地面部队的不断突进,想要彻底为其开拓出一片宽松的前进道路,对于空中突击部队而言,已经越发显得有些艰难,旅指挥部已经做出了放开全线重点打击的安排,所以文辰勇调度的攻击部队也是完全奔着德军重点目标而去。

空军航空兵和陆军航空兵都已经在尽力绞杀企图阻挡铁甲狂潮进攻之敌,而对于此战的真正主角而言,他们的大举杀出也已经不再是时间问题。

此次主动进攻作战,第二集团军选择的攻击套路非常简单直接,在有效的空中火力支援下,地面部队与空中突击部队的纵深协同攻击则更是中规中矩,所以在开战的第一时间里,来自空中的火力打击和机降部队要点争夺则让德军疲于应对,而来自进攻部队的远程炮兵火力也绝对干扰着德军的反应,然而,中苏联军的进攻显然不会这样持续顺利的一路平推,强悍的德意志陆军不会一直无所适从。

时间,定格在6月2日清晨7点51分,裹挟着一往无前气势勇猛扑向德军的共和国陆军第二集团军第五装甲师第一坦克团,成为了此战第一支交手的地面部队,而直接遭遇的对手则是不久之前替换掉了被共和国陆军第八机步师突击部队狠狠戏谑了一番的第十三步兵军的德军第七集团军,该集团军顶在最前面企图阻挡共和国强大装甲洪流的,便是该集团军号称绝对精锐的第7步兵师。

德军第七步兵师别看是顶着一个步兵师的名字,但实际上作为整个第七集团军的王牌部队,该步兵师俨然是一支半装甲化办摩托化的强悍部队,在空袭过后不久,他们迅速完成了集结,并且在共和国空军的空袭下,以绝对勇猛的防空火力让共和国空军的战机不敢实施近距离打击。而在高空投弹的战术轰炸机也只是匆匆完成投弹便返航。

当然,在大量精确制导弹药的袭击下,该师也出现了不少的装甲车辆和人员损失,可他们硬撑过了空袭之后。迎面扑来的共和国陆军第二空中突击旅“制空鹰”武装攻击直升机,有迅速给他们上了一课,咆哮而过的空中猎豹丝毫不惧地面上德军各种防空火器喷射出的枪林弹雨,以超低空突击而过的8架“制空鹰”为该师带来了最后一次的被空袭惨烈损失,而还高强度的攻击节奏之下,不管他们是不是从武装攻击直升机的猛烈突击中反应了过来,卷起了滚滚尘浪如咆哮海潮一样卷来的坦克部队就撞上了德军第七步兵师。

最先开火的。却并非是冲在最前面的主战坦克,却是在后方跟进的该团直属炮兵营,在电子对抗与通信连的作用下,来自于空中空中突击部队的敌情信息,以及来自于坦克团直属侦察连放飞的无人侦察机所探测到的敌情活动,该连迅速为炮兵营提供了通信中继服务,将来自各方面的敌情信息传递给了炮兵营,而炮兵营参谋根据这些信息迅速下达行进间快速炮击的命令。

炮兵营直属的122毫米榴弹炮连迅速完成战斗转换。停车之后迅速载入战术数据链传来的火控射击数据,这些都是营部已经自动完成分发的,连部炮击参谋甚至不需要更改半点就可以直接使用。而这10辆履带式自行榴弹炮很快就开始在电动调炮机构的作用下迅速完成高低角定位,缓缓扬起的炮口迅速而又准确的直指蓝天。

3995毫米的身管内36条渐速膛线在阳光的浸透下露出了深壑,25倍口径的缠距当真是大得很,而在车内,弹药手利用半自动装弹机完成了杀伤爆破榴弹之后,炮弹自动被送入,火炮打击系统中当炮长看到那开炮的标示符绿光闪闪,便迅速摁下了发射,砰的一声,第一发炮弹便脱膛而去。拖着死亡的尖叫,和其他九发炮弹一起扎入了预定的目标。

快速发射到来的杀伤爆破榴弹十分精准的落在了德军第七步兵师先头部队身上,这种依靠弹丸爆炸之后产生高速高杀伤碎片和强烈冲击波来杀死杀伤人员的弹种,最喜欢的当然是没有丝毫装甲防护的人员,而就算是躲在工事里,亦或者是躲在轻装甲车辆内的人员。一旦处于较近的范围之内,一样难以躲避死神的眷恋。

炮击还在继续,三发急速射过后,122毫米自行榴弹炮连这才衍伸射击,而随即替上的,便是车载的107毫米火箭炮,急速射来的火箭炮弹雨铺天盖地的铺洒过来,刚刚躲过急速射的德军第七步兵师官兵们终于见识到了什么叫做超强火力,中国人的钢铁弹雨如廉价得分文不值的冰雹一样来了又来,又是卷过一阵死亡的海啸。

炮击的同时,冲在最前的坦克部队以及跟进的机步作战车辆也自然快速跟上着,钢铁洪流几乎是踩着最后一轮火箭弹雨撒野过后的余波冲到了与德军第七步兵师相距不足两公里的位置,而如猛虎下山一般展开的主战坦克在各连借助战术通信系统的统一协调之下,快速完成了首轮“跨射”。

相比于传统意义上的火炮,主战坦克的主炮虽然一样能够发射杀伤榴弹用于杀伤敌人,但却没有榴弹炮、加农炮那样的远距离打击能耐,但坦克的主炮所发射的杀伤榴弹却有另一种优势,那就是射速极快,几乎是在105毫米口径线膛炮炮口砰然冒出一圈焰火,飞速窜出的一波杀伤榴弹就直冲进入德军第七步兵师,猛然爆炸的瞬间,同样在勇猛冲来的德军率先笼罩进金属暴雨之中。

疯狂嗜杀的双方宛如蛮荒草原上决死一斗的狂兽,带着最为凶狠的狰狞,露出森亮的獠牙,四蹄狂蹬,用最快的速度,化成最强大的冲撞势能,试图在双方撞击的一瞬间,就要让对方骨骼尽断。

犹如古代战场的双方重骑兵,谁也没有胆怯和后退。怀着无比亢奋的求战**,快马加鞭,截取最直的路线加速冲向对方,一路上弯弓射箭。企图在远距离上就开始大量杀伤敌人,恰如依靠火炮射程和精确瞄准设备优势的共和国坦克部队一样,一轮就射出杀伤榴弹争取最大化杀伤敌装甲车辆周围跟随的步兵。

共和国陆军装备的40式主战坦克乃是首次装备使用燃气轮机的重型坦克,澎湃的动力赋予坦克极为变态的快速提速能力和高速冲刺能力,结合全自动传动装置,液压泵和液压马达作用下坦克可完成差速无级转向,在敌人越发逼近跟前。咆哮的狂躁在在这一刻越发让陆战之王变得怒不可泄。

“保持速度!”

“破甲弹准备!”

编号2171的40式主战坦克炮塔内,炮长大声的向驾驶员和装填手下达了命令,驾驶员立刻开始控制速度,而装填手立马从炮塔尾舱内取出一枚破甲弹,而与此同时,他则继续操作着与炮塔相互**的炮长光学主动瞄准镜快速捕获目标,在分配到本坦克的打击区域之内快速锁定了一辆德军仿共和国22式所产的坦克之后,再利用三合一的激光测距仪与热成像仪。完成目标锁定射击指令。

来自于弹道传感器的数据和炮长火控射击数据载入弹道计算机内,目标距离、目标速度、倾斜角、横向风速等数据,连同弹药温度、外界大气压、气温、炮口磨损度等数据。全都迅速载入全求解固态弹道计算机中,计算机开始迅速完成数据解算,而解算耗时之短几乎是人所无法察觉到的,一瞬之间,中央火控计算机便已经开始利用弹道计算机的解算数据,利用电液驱动完成炮塔和火炮的微调,微微转动的炮塔和火炮很快就稳稳锁定了目标。

击发状态几乎刚刚显示为绿色可发射状态,炮长便迅速摁下了,来自于触摸式操控面板的射击命令瞬间被严格执行,沉闷的一声轰响。处于行进间状态的主战坦克几乎是微微一顿,超长的炮管口喷冒出些许火光和烟雾,高速脱膛而出的破甲弹已经以远超过音速的速度扑向了目标。

利用聚能效应原理制造的破甲弹高速奔行而过,撕裂的空气甚至来不及呻吟,强大的撞击势能就诱发了空心装药迅疾而炸,巨大的能量瞬间作用在金属药罩之上让其化为一股长达数十厘米之长。却只有几毫米细的金属射流,而这股射流竟有着每秒钟数千公里的超高射速。

尤为恐怖的是,它那高达一百多万个大气压的巨大压力与超过一千摄氏度的瞬间高温,几乎如洞穿一张纸一样,轻轻松松就从正面窜入了德军坦克正面,看似厚实的坦克正面装甲却被这种超高温超高压超高速金属射流瞬间秒杀,而所隐隐发挥的防护阻挡却变相的激发了这股金属射流产生喷溅效果,这可让坦克舱内的德军坦克乘员和其他装备遭了秧,惨叫声都来不及呐喊而出,脆弱的人肉便被快速洞穿,所过伤口无不被严重烧伤,而被祸及的车内装备尤其是油料管路等,当即被引发了大火。

被破甲弹瞬间命中从内至外爆发爆炸的德军坦克真真如猛然撞上了一根根粗大锋利的铁钎一样,在各自被命中的部位,被穿出了一个个巨大的金属射流所祸窟窿,而射流在内部作祟引发的爆炸也十分干脆,径直让高速行进中甚至还在做着一千米距离之内坦克对射大战的坦克五脏六腑都爆燃而动,整个坦克便无可挑剔的化为了一坨火球,粗黑的浓烟从创口喷冒出来,引领着大火将坦克的残骸热吻缠绕。

1500米开外、80%命中率……这还没有拉近到德军坦克最为擅长的鏖战距离,气势浑厚霸气外露的共和国40式主战坦克就在远距离上给予了德军指挥官一个跌破望远镜的下马威,而还没等德军指挥官快速应变过来,更加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两路错位行奔来的共和国主战坦克中,第二梯队的坦克也开火了,望远镜里几乎才刚刚看到对方炮口冒出火球,腾起烟雾,坦克微微一沉,眼睛还没眨,耳旁就传来了沉闷的爆炸声,扭头一看,竟是又有一批坦克被击中成了火球,太准了吧?太狠了吧?

“突击炮,突击炮,赶紧顶住,顶住!”

嘶哑的呐喊声发自于德军坦克指挥官的喉咙里,他几乎是暴跳如雷一般的拿着通话器大声的叫喊出来,这样的劲敌也太强劲了,在本方坦克的极限射击距离之上就给予自己绝对超过半数的命中率,坦克战斗性能上的差距让他几乎一瞬间知道坦克之间的博弈是绝对是一种自残,所以自然赶紧招呼反坦克部队插上阻击敌人,太可怕了。

而勇猛扑来的“陆战之王”显然根本不想给予德军步兵师部队中难得一见的装甲部队,而且既然德军第七步兵师要把他们的装甲部队拿来做迎击先锋,要想整个吞掉这支德军王牌部队,又岂能轻轻松松就放掉这伙德军装甲部队呢?毕竟蚊子再小,也他娘的是块肉。(未完待续。。)

{感谢各位书友的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