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三四八章 这算什么

第三四八章 这算什么

“现在战局如何?进攻顺利吗?第二集团军推进到什么位置了?第十三军那边还好吧?”

刚出电梯走进指挥大厅,从首都乘坐民航班机回到阿拉木图赶到战区司令部的薛殿川,语速极快的问道胡广,这一个个问题接踵而来,胡广还真没法一口气回答完。

“先别急,坐下喝口水再说!”

胡广接过勤务兵端来的水杯,摆手让其他人等都离开,跟着薛殿川的背影便走进了办公室随即将门给带上。

坐在沙发上好生喘息了一口气,接过胡广递给的水杯,咕噜噜的喝了一大口,薛殿川便放下了杯子,带着凝望的眼神看着胡广等待着答复。

见薛殿川这副关切的样子,胡广也很感欣慰,薛殿川这一去北京也没多少天,但总感觉战区像是少了主心骨一样,自己就怕不小心犯下什么错误,忐忐忑忑的,现在薛殿川回来了,平仄的心总算可以落停下来。

“现在已经是上午10点,地面攻击已经发起超过两个半小时了!”胡广注意了一下薛殿川点头的神情,简要的说道:“两个方向的进攻都很顺利,尤其是第十三集团军,因为纳粹德军北方集团军群和中央集团军群均忌惮于我军在梁赞地区的大规模军事行动,所以顾此失彼,让第十三军对奔萨的进攻开展的很顺利。”

“那第二军呢?我比较关心和冯?博克这只老狐狸的强强对话,当然,第十三军表现得不错,第十一军可得进展快点儿!”薛殿川倒是意见明确,他真正在意的,显然还是和最强之敌碰撞。

“第二军的进攻……”

说到这儿,胡广明显顿了一下,而薛殿川立马就觉得有些不太对劲,躬身起开来到茶几前。敲击了几下摆在茶几上的一台笔记本电脑,接上了无线网络的这台电脑显然不会说谎,很快就将第二集团军目前的进攻进度显示了出来。

“可能是从凌晨开始的军事行动强度着实太大、节奏太快,不仅要全力压制德军防空兵力。还要警惕纳粹空军突然杀出,更要完成快速反应部队的战略空运,还得有前线对地轰炸支援,总之,空军参战各部压力很大,今天上午的效率显得不太好。”

“这不是理由!”

薛殿川语气很强硬的说道,眉头也都不眨一下。继续在键盘上敲击了几下,并说道:“陆军的进攻哪怕就没有任何空军航空兵协同,难道就乱套了不能打了?笑话,要真是第二军成少了空军就打不了仗的,老子立马把它给撤换掉,而且还上报军委,不仅拆了它重装数字化集团军的王牌编制,还得建议裁掉这么一支不争气的部队。什么玩意儿!”

“别那么大火气,也不是太糟!”胡广顿了顿,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气说道:“我分析了那么一通。还是觉得主要是敌人兵力多、纵深够、弹性强,咱们一个集团军撒下去才多少人多少装备,面对数倍于己的敌人,第二军能在这短短不到三个小时里推进了五十公里,已经是很不错的了!”

胡广的话,薛殿川似乎一句也都没有听进去了,他专心致志的在敲击键盘,不一会儿笔记本电脑液晶显示屏上就出现了联合作战指挥系统里的一个子系统界面,从表面上来看,界面显得有些花里胡哨。基于数字地图的背景之上,有很多符号各异颜色不同的标志,而对着并不陌生的薛殿川只看了几眼,便大概知道了一些情况。

第二集团军展开的一个装甲师和两个机步师,外加苏联西南方面军派出的两个步兵军,进攻的力度还是很大的。而且在开战之前空军的空袭也好,中苏联军陆军炮兵的大规模火力准备也罢,也都给予了德军很沉重的打击,为进攻开始阶段的快速突进起到了很好的效果,而之后第二集团军下辖的第二空中突击旅也更是发挥出色,通过极为有效的战术,为地面部队的快速突击打开了局面。

可问题来了,纳粹德军的数量优势简直就成了一个无法抹杀的巨大难题,有装甲部队有步兵部队还有空中突击部队,更有多多少少还算是很强悍的空军航空兵协同,在针对利佩茨克的强力进攻上,中苏联军真真是打出了一莽原雄狮的威风,可这雄狮奈何孤独,孓然一身便冲进了一大群恶狗的地盘里,纵有一身强悍,可耐不住敌众我寡,越往前进攻,就越发有一种被触底反弹的势头。

“所以……”胡广没有把话说完,只是微微开启一个头。

“所以你想说是不是让第六集团军赶紧加入进去,给当前的进攻部队减少一些压力?”薛殿川冷哼了一口气,突然的猛拍了一下茶几,摆在上面的水果盘上的苹果顿时就滚落开来,连笔记本电脑的屏幕都晃了晃,好在军用品结实可靠,纵使被摔在地上,也能继续工作。

“虽然第二军方面目前还没有说一句要援兵、要助手的话,只字不提,而且甚至连他们军预备的第六机步师也都还没派上去,可我,我这个做战区作战参谋长的,总该得提前忧患忧患一下吧?”

胡广这话说得,其实真的是有些自降身份了,他这么一嘴说出来,薛殿川倒是怒气消了一大半,眼神有些复杂的看了一眼胡广,不用说他也知道这厮心里是在想什么,这一仗的确是不容易,胜了,不仅参战的各支部队乃至中苏哈三个国家甚至是整个同盟国都将引起一连串的良性效应,还对他胡广自己而言也是大有裨益的,打好了这一仗,他才有可能接薛殿川的班,否则将来资历虽够,可没有拿得出手的战绩,他胡广拿什么来坐镇一方?

“我看你就是太惯他们了!”薛殿川啪的一下合上了笔记本电脑,坐回沙发上拿起水杯一口喝光,砰的一声将水杯放回钢化玻璃做的茶几桌上,这才娓娓说道:“我还是刚才那句话,如果第二军还他娘的算是五大王牌之一的数字化重装集团军,那咱就别杞人忧天担心则个。你要是提前动了第六军,难道就不怕到时候凌啸天找你拼命?”

嘶……薛殿川不说则已,一说起来,胡广顿时就觉得自己稳住的决定是对的。的确真不该太过于担心第二军是不是能搞的定,要真是第二军都大呼小叫的要增援,那把第六军派上去也顶个鸟用,再说了,因病暂时不能指挥部队的第二军军长凌啸天中将,那暴脾气胡广可是很清楚的,要是这么一个刚毅强悍的军人所调教出来的王牌部队还没说扛不住。自个儿就把第六军弄上去,岂不是寒了第二军全军将士们的心。

“我可是好心,绝没有其他意思,到目前为止,第二集团军表现都是绝对优秀的,称得上是咱们陆军的王牌部队!”胡广赶紧解释性的说道,而薛殿川却是笑了出来。

“你呀你,我倒是知道你是好心。可其他人呢?还在养病的凌啸天凌老虎他知道吗?正在和德国佬拼杀的第二集团军将士们知道吗?他们还没说个什么,你就把奇兵第六军给派上去,这不是变相告诉他们。你们太菜了太差了,你真要是这么干了,估计你两边都会得罪人,而且还不少,尤其是第六军,你让他们以后怎么和第二军相处?”

薛殿川没有指人鼻子骂的习惯,但他这番话显然已经是无比尖锐了,听得懂薛殿川话语中那番教导之心的胡广显然不会置气,只是有些尴尬的笑了笑。

“幸好你回来得早,要不然我还真好心办错事了。一下子得罪了两大王牌部队,我他娘的也该早点儿退休去北戴河养鱼了!”

“养鱼?算了吧,到时候凌疯子恐怕让你养鱼都得不到清净!”

薛殿川呵呵笑了笑,一开始他也是有些怀疑第二军到底是在干什么吃的,可刚刚看了战局情况,虽然形势显得有些艰难但他绝对信得过第二集团军。因为纵观共和国陆军十三个集团军里,最老牌也是最强悍最霸气的,真的并非是号称全军第一且有御林军之称的第一集团军。

长期要担负拱卫京津首都要地的第一集团军自建国统一以来就没打过仗,优秀的传统、优秀的光辉荣耀,都经不住快二十年零参战的晦涩,而且还曾在集团军成建制对抗中,落败给了第二集团军,卯足了一股子劲儿准备在世界大战舞台上找回场子,可目前还没有啥好机会,倒是第二集团军,大有成为全军第一牛的气魄,所以对于这样一支敢打敢拼的部队,薛殿川自然是信得过的,否则,当初他也不会点兵之时,为中亚战区叫来的第一支部队,便是这样一支铮铮铁骨打造成的部队。

所以,从战局走势研读和对部队自身战斗力的信任,都让薛殿川知道,应该让第二军放手一战,而且空军的支援力量太弱甚至若有若无,就更加能够让这支部队经受考验,面对已经是称霸欧洲第一不可一世的德军最强集团军群,第二军要真是经受住了考验,那才叫王牌,只是可惜了,第一军、第四军和第五军这么三支部队没有来,否则,薛殿川绝对铁面无私的将他们全都给派上去,而且还是要单挑德军最强的。

比如说让第一军独战德军南方集团军群,亦或者是让从朝鲜半岛战争中浴血拼杀过来的第五军单战敌人的北方集团军群,像第四军这样早在当年中日台湾冲突中就立下赫赫威名的,那就更不能客气了,干脆放进中东,让他一口气从土耳其打到墨索里尼的老巢意大利,一个集团军就干掉一个轴心国,那才叫强悍。

当然,这些也都是想法而已,薛殿川现在已经不敢再向唐仁辉要人了,现在的中亚战区已经有足够多的陆军兵力,七个集团军还不够用,那薛殿川也没那个脸继续做中亚战区司令了,要知道南亚战区司令秦铭可是戏谑过薛殿川,他当着联席会议参谋长庄佳明和其他几位军种司令拍着胸脯保证过,要是他秦铭来坐镇中亚战区,绝不会动用超过七个军的兵力便可直抵柏林。

所以,薛殿川不能再多要,不管是从面子上,还是从实际需求上,目前的兵力已经足够。尤其是有第二军和第六军两大重装部队在,更何况,其他五个军保不齐就能涌现出一支能像当初第五军杀入朝鲜半岛那样最终满载而归的部队出来,他薛殿川可是满心期待得很。岂能寒了这些部队官兵的求战求功之心?

“古德里安有什么动静?”薛殿川见胡广有些走神,大概是被他自己那差点儿就鲁莽的行为正做着深刻的自我检讨和反思来着,可这时候哪儿允许做这些,所以便问道。

“古德里安?”

胡广愣了一下,旋即才收回心思,知道薛殿川这不会是关心这位昔日还和共和国一大帮陆军将领关系不错的德军老鬼,而是在意这厮统帅的那支装甲集群。这可是迄今为止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纳粹德国陆军在全世界都很有名气的一支装甲王牌部队,当年能把英法联军赶鸭子似的失魂落魄赶入大西洋的部队,又能在苏联国土上大杀四方,难道名声不响?难道战斗力不强?

薛殿川关心这个,其实胡广也知道,他是在关心能最后压得第二集团军邀约第六军加入的“最后一根稻草”现在是个什么动静,毕竟现在第二军所面对的德军。顶多是三五支机械化程度不错的德军步兵军,等古德里安一部加入之后,冯?博克那只老狐狸还指不定要弄上几个摩托化军掠阵。要彻底一口咬死中苏联军进攻部队。

所以,第二军届时才会力邀“兄弟”第六军加入战团,不仅不让德军咬死自己,还要狠狠剁下德国佬的一条大腿不可,否则,第二军现在也不会一声不吭的力抗着,而如此强硬勇猛,还不是想让千里迢迢秘密辗转赶到的第六军能够好好歇歇脚,先看看他们第二军的英勇风采,刺激刺激第六军那好生比拼一把的斗志。然后再来个联合一击,强强联手,虽然兵力不多,但也足以让德国佬付出代价。毕竟,这可不是**丝的逆袭,而是双虎发威。不把德意志战车震脱掉两个轱辘,希特勒岂能知道花儿是这样的红?

摸准薛殿川心思的胡广,显然不会一句废话。“空军虽然在空地协同进攻上力度不逮,但是在战区情报侦查和重点区域监控上,还是很放心的,而根据他们最新的监视情报来看,古德里安很沉得住气,估计是在等机会吧,也可能是冯?博克这只老狐狸还没那副好牙,尚未找准下嘴的地儿!”

“我看他是被那两枚‘意外丢失’的原子弹劳心费神!”

薛殿川非常满意的笑了笑,这事儿不得不说军情局给办得漂亮,当然战区各参战部队也表现卓越,尤其是从林学文上将手里借调而来的狂龙大队,还真不是一般化的强悍,区区那点儿人马,竟然能不露痕迹的拿下德国空军一座机场,整整让战区司令部为第十一军这把快刀如何捅进德国人的胸膛所谋划的一揽子计划全部直接报废,有了一座完整机场可用,现在的第十一军正不断的增兵过去,要不了多久,这把快刀子就能在德国人的肚子里搅开花来。

当然,薛殿川这么一想,这可让正在梁赞那座几乎是白白捡来的纳粹德国空军野战机场里,忙活着帮忙调试机场盲降设备的秦无峰、冬辰俩人耳朵发烧了,火辣辣的,就像是有人在辱骂他们一样。

“头儿,我咋感觉有人在骂咱们似的,这耳朵火辣辣的,就像是被人狠狠拧了一把似的!”

正帮忙给空军机场技术工程兵免费打下手的冬辰完全是自愿留下来的,运载核武器的运输机早就已经飞走了,不过由于运输机“客满”,所以想要回去就得坐下一班返航阿拉木图的运输机,可绝大部分来到这座机场的运输机都是从乌拉尔、阿特劳等地区飞来的,要等到可直接返航阿拉木图的,倒还有不少时候。

所以干脆冬辰和秦无峰以及其他几个没有走的特种兵,便给空军部队中,文化知识水平应该算是拔尖一类的技术工程兵们给打下手,帮衬着,让这座鸟不拉屎的德军野战备用机场尽快焕然一新,成为一个能密集起降战略战术运输机的共和**用大型机场,也好让第十一军加快部队进驻速率。

“谁会骂咱们?还不是德国人咯,咱们一不小心把他们最紧要的宝贝给夺了,难道你就不允许人家骂咱们一回?”秦无峰倒是轻松,他才不信耳朵发热就是有人骂自己。

不过说老实话,秦无峰真是觉得想要建成一个功能完备设施齐全的航空兵机场真不容易,怎么说吧,首先是这么大半天里,来自第十三军的空中突击旅一部,以及先后抵达的第十一军作战部队正和试图夺回机场的德军大打出手,在战争背景下抢建一座机场着实不易。

其次呢,为了满足全天候高速率起降飞机的要求,机场也着实要增加太多的设备了,除了那些直接空运来的导航雷达、盲降引导设备等,光是敷设什么航空灯标、进近灯、跑道中线灯与边灯、滑行道灯,以及各种各样的线缆管道,都破费功夫,而最后一个原因就是时间紧迫,娘的,那些大将军们可才不管这些难处,非得要在时间上施加压力,动动嘴皮就非得要在什么时间必须完成,所以工程兵们简直忙坏了,也得亏多了秦无峰这些个免费劳动力。

“可我听说打是亲、骂是爱,你说咱这样被德国佬给嫉恨又大打出手了,难道就是传说中的爱情不成?”调好最后一个灯位,冬辰有些滑稽的说道。.

{感谢各位书友的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