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三五零章 大国,无疆!(最终章 )

第三五零章 大国,无疆!(最终章 )

当阳光还在普照中亚大地的时候,在数千公里之外的北京,夕阳已经摇摇欲坠。{网.}

灼目的阳光穿透钢化玻璃,静静的挥洒到病床上,插着输液管线的手,感觉到了阳光的温度,它是那样的温热,那样的舒服。

床头一侧,大大小小的尖端仪器已经被撤得只剩下了一台生命监测仪,通过一个个特殊的导线与贴合在身上的传感器相连,忠实的监测着,一丝不苟。

“你醒了?”

已经在病床前坐了好几个小时的黎晓冉,见张宇睁开了双眼,伸出手来,暖暖的握住张宇的手,包含深情的双眸难割难舍的看着张宇,那张熟悉的脸上,已经越发少掉生命的红润之色,病态的惨白正席卷开来。

“辛苦你了!”张宇蠕动干涩的嘴唇,艰难的说道:“有你在,我真幸福!”

黎晓冉断断没想到这会儿张宇还这么说,心里一暖,脸上却是如少女一般浅浅一笑。“老夫老妻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听你这么说!”

张宇点了点头,加了一些力气,试图更紧的抓住黎晓冉,这辈子唯一爱过的女人,她就坐在床边就在身旁,可却有一种越来越要分离割舍的痛苦袭上心来。

“现在是什么时候了?”

张宇突然问道,他不想在纠缠于个人感情上,他知道,自己的时间已经不多了,有些事情必须要交代清楚。

黎晓冉愕然了一下,连眼珠都忘记了转动,和张宇对视了足足三秒,张宇的眼神一直坚持,顿时,两行清泪便从眼角冒了出来,没有办法,黎晓冉已经知道了,老头子这是要干什么了。侧视一眼看了一下生命监测仪上那条线已经微微显得不再平仄起伏,她的心,很紧很疼。

“现在是六月二日的下午四点半,一个小时前。唐部长来过,现在……”无法抑制的抽噎,黎晓冉憋住了泪水,继续道:“他一直在门外等着,说是一定要等到你醒来才离开!”

没有任何表情,但爱人的话,张宇听得很清楚。也很明白,自己这一次昏迷,已经是生命的警钟最后一次敲响,曾今的豪情万丈、曾今的无悔青春、曾今的跌宕起伏、曾今的甘苦与共,一幕幕、一句句、一段段,不断的涌上心来。

“不甘,不甘啊!”

张宇的内心在拼命的呐喊着,从另一个时空、另一个节点来到如今的这个世界不足四十载。六十多年的生命里,他两世为人,但最为精彩最为难舍的。显然是今生今世,在这个异时空里,他和终生挚友张雨生共同开创了一个伟大的时代,一个真正属于中国人的时代。

从一个半殖民半封建的农业凋敝大国,到一个拥有无与伦比综合国力,尤其是在教育、科技、工业、军事等等多个领域里,都绝对领先于世的崭新中华,这其中付出的艰辛与努力,只有经历过的人,才知道其中的艰辛与痛苦、蜕变与成长。

从在美国生产出第一辆甲壳虫轿车。从第一艘满载轿车的海轮驶往欧洲,从柳州第一座工厂拔地而起,从第一门155毫米牵引式榴弹炮销往欧洲第一次世界大战战场,从第一架飞机试飞成功,从打响建国统一大业第一枪,从完成国家统一。从金融大萧条中百舸争流,从冲出亚洲走向世界……

每一段的奋斗都是一段难以忘记的回忆,每一段的旅程都是一次无法抹去的印记,在中华民族呕心沥血的一路走来中,张宇自认为自己无愧于良心、无愧于身上流淌的血液、无愧于作为一个炎黄子孙所应当背负的责任与使命,然而,时间却和生命开了一个小小的玩笑,他还有很多梦想,很多期许,很多美好,都将化为一个个即将被尘封在脑海里的过去,可悲吗?可恨吗?张宇望着天huā板,有些茫然了。

当前的共和国,经过了一路的坎坷与波折,战胜了诸多的困难与窘境,才得以走到今天,前路开阔,成为世界第一经济强国、军事强国、科技强国、工业强国等等,便是以世界霸主之称来形容概括,也都不足惜,而在真正抵达那一个点、实现那一瞬间,却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比如当前,共和国需要先在中亚大胜德国陆军主力,使纳粹德国元气大伤,同时还要帮助美英两国在太平洋和大西洋赢得战略主动,进而进一步限制住日德同盟的扩张趋势,逐步扭转战局,转守为攻。

待战争的彻底改变为了同盟国主动之时,共和国还需要一边坚决打击纳粹组织,还要提前布局欧洲、非洲、大洋洲以及东亚等等诸个要点,为战后成为世界秩序唯一制定者打下坚实的基础,而后才能慢慢的利用战争更进一步的消磨掉潜在的竞争对手实力,比如美国,比如英国,甚至德美意等国……

原本计划着,待第二次世界大战终于画上圆满句号之时,共和国已经无论是在地区影响力还是在综合国家竞争力等等诸多方面,都能在亚洲、非洲、欧洲、北美、南美等主要地区拥有无可匹敌的影响力与控制力,那样一来,共和国的世界第一宝座才能真正坐稳,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才真正具有实质性的意义,然而张宇等不到那一天了,原本设想好的许多种种,都在这一刻显得格外的苍白无力。

国家利益的斗争向来都是毫无廉耻与道德的扭打,如泼妇、如流氓更如婊子,但国与国之间的斗争与合作、暧昧与杀戮,诸多种种,都将不会以个人意志来转移和变化,哪怕这个人的权威影响力和被崇拜感犹如神灵,他一样做不到,恰如今时今日的张宇一样,共和国绝不会因为他的离去,而放弃继续向世界第一强国进军,放弃向全球霸主之位进发。

张宇是应该不甘心,是应该仇恨上天为何不多给自己一点时间,是应该对死亡嫉恨无比,是应该对这冷漠的世界大声喊叫出最疯狂的怒吼……可。他却一点儿都不想,一点儿都不愿,躺在病床上昏迷的这些日子里,断断续续的醒来。无法预知的昏厥,在这或昏或醒的交替中,他渐渐想通了一些道理,一些事情。

是的,是当初自己非得要和张雨生一起大力推行义务制基础免费教育,让所有适龄孩子都能公平的接受教育,而这么多年来的坚持。教育基本做到了公平,教育基本做到了成功,让每一个家庭的子女都不会因为教育的缺失而在社会的竞争生存中“先天缺憾”让每一个受过教育的孩子都能或多或少的在社会的发展与进步中贡献出属于自己的一份力量,让每一个人都因为不断得到教育与升华,而让整个社会越发进步与开明。

教育带来的好处很多很多,科技的发展、工业的强大、军事的进步等等,基本都是源自于教育事业上的不断投入。而教育所带来的产出成果却是异常丰硕的,它不仅仅为国家与民族的实力进步带来了莫大的裨益,还为社会走向更为和谐更为合理更为开明。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不读书、不识字、不学文、不做功,那样的社会、那样的群体无疑会是野蛮而又落后的,而反之,共和国的文化教育程度很高。国民素质不断提升,在人人基本都受过教育,都懂得知识懂得道理的情况下,人们开始追求最大程度的合情合理的个人价值最大化,人们开始追求理想,无论是对金钱的追求还是对政治的渴望,他们都在无法克制的在实现个人认定的价值观与世界观。并且还将这些个想法糅合到了社会的参与实践行为中。

于是乎,有贪官污吏的存在,人们就呼吁政治改革,进一步强化权力的分配与监督,促使共和国政府不断进步不断深化改革,才能得以避免被哄笑被落后。以至于失信于民,失去人民的支持,所以政治改革一改再改,不断的被优化被合理,且随着社会绝大部分利益群体的政治取向观念,在时间和环境的作用下,不断的发生着改变,政治改革,改得让世界都觉得共和国人民是真正在当家作主,公务员真正是人民的仆人。

所以就不难解释,当张宇已经病卧在床,绝大部分人在政治上,已经将张宇彻底忘记,他们只记得一个全新的领袖,一个极有创新想法和行动力,尤其豪气凌天欲吞世界霸主的新领袖站了出来,而忘记了曾今为这个国家发展孜孜不倦的张宇已经时日不多了。

当然,除却政治上的忽视,人民显然会记得张宇,不过那已经不再是一种对领袖的渴求,反而是一种改头换面的怜悯,与其说是成天祈祷、惴惴不安,还不如说是一种对张宇过去成绩的肯定,以及对他个人生存下去的道德寄托罢了,在昔日的商务部部长如今的共和国新领袖蔡英的光辉形象下,张宇只能是一个病怏怏的过气伟大领袖,在全国人民的忧思中,渐行渐远。

当然,张宇犯的“错”还很多,他就不应该当初和张雨生一起在美国艰苦创业,拉开了中华民族在以汽车工业为标杆的电气化工业时代独领风骚的序幕,他就不应该无私贡献出那么多的技术资料,让“泰山基石”与“炎黄脊梁”两大十年期浩大科研工程,夯实了共和国如今的科技与工业腾飞基础。

他完全可以利用手中的资源,在异国他乡享受到一辈子的安逸与舒适,可是他没有,他将一切的一切都奉献了出来,呕心沥血死而后已,而国家与民族的确也脱离了命运的泥淖,在一个个新的起点上,反而和世界拉开了一大截距离。

比如说共和国已经开始普及企业、院校、科研单位、家庭等均可互联互通的高速信息互联网,电脑已经成为家庭电器,信息技术产业已经成为继传统制造业之后又一个经济腾飞产业,新材料、新工艺、新技术不断赋予社会新变化的时候,而在传说中的西欧强国,程控式电话还都没有取代老式的发报机,电气化铁路还不见踪影,螺旋桨飞机还飞驰天空,数控加工还都是传闻,计算机是稀罕货,移动电话从未听说……

或许。这并不是一个个错误,张宇之所以内心深处还存在了那么一丝丝不甘,却乃是人类的一种共性使然,在伟大的付出背后。在已经走到生命的尽头,谁又不能有一丝对过去的后悔、对过去的珍惜呢,是的,张宇尤其是在看到老泪纵横的爱人,他的心,就越发的失落,这是一种大悲。一种缺失,一种难以名状的苦涩。

时间,并未让一切成功、一切同情、一切悲惨,化为时间对某人的偏袒,恰如张宇过去的几十年里,他矜矜业业的操持着,将一个小小的企业、小小的组织,发展成为最强大的国家与政党。带领了数亿人民走向了繁荣与强盛,可他却没有让自己享受到作为一个公民应该享受到的东西。

初来这个世界,张宇就决心要好好看一看这个美丽的世界。那是一种未被工业文明所彻底污秽的清纯自然之美,他当初还想带着一个心爱的女人,好好以一个美好生命的名义,在这璀璨的人生旅程中,感悟生命的美好、领悟大自然的奇美。

只可惜,他找到了挚爱,也拥有了事业,当对祖国的热爱卷走了对生命的享受贪恋,他就彻彻底底和私生活说再见了,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当国家实力蒸蒸日上的时候,岁月的年轮却已经爬上了脸挥之不去,而昔日的爱人却是一直不离不弃的相思相守,可怜了谁?苦了谁?苍天,你能听得见吗?

眼角。不知何时起,流出了晶莹的泪水,那是发自内心的失落与绝望,那是对生命与爱人的眷恋,那是对国家和人民的爱,那是对锦绣河山的恋恋不舍,那是对巍峨中华的难以忘却,那是对美好生命的缅恋。

黎晓冉终于不可抑止的哭了,看见张宇的泪水如涓涓溪流一样从眼角流出,她的心如刀绞,她深深的知道,自己的爱人有太多的不舍,有太多的牵挂,有太多的难以割舍,可她又有什么办法呢?

门被推开了,进来的,却并非是一直通过远程监控洞悉重症监护病房内昔日领袖一切的主治医师们,而是在门口等候了多时的唐仁辉,当然,还有他身后的一大群人,庄佳明、陈绍宽、王助、巴玉藻、李四光、林学文等等,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沉默。

偌大一个病房里足以容纳很多人,但能赶来的并不多,还有很多人没有赶来,也没有时间赶来,而来了的人,也都没有谁开口说话,都面色沉重的看着病床上一语不发的张宇。

泪水,还才刚刚被黎晓冉轻轻的用丝绢擦掉,门外就传来了一个声音,众人扭头一看,神色就更加凝重了,原来是坐在轮椅上的张雨生,他似乎才接受完化疗,便让专职护士和医生推着自己过来,仿佛冥冥之中,他已经知道了。

“你们都先出去吧!”

张雨生也已经没有多少力气说话,他的生命正在用一次次化疗与药物来强行支撑着,声音显得格外的无力和绵软,但这并不影响话语的威慑力,众人立刻纷纷出去,偌大一间病房内,只剩下了包括黎晓冉在内的三人。

“弟妹,你也出去吧,我和老弟说几句,不会太久!!”张雨生神色柔和的和黎晓冉说道。

“嗯!”

轻应一声,黎晓冉轻轻拍了拍张宇的手,脚步沉重的开门走了出去,当病房房门沉沉的合上,张雨生从病服兜里掏出了一个遥控器模样的东西,对着天huā板摁了一下,顿时,房间里所有的电子监控仪器设备都暂时性的停止了工作。

“你来了?”病床上躺着的张宇气若游丝的说道:“真没想到,我会比你先走!”

“嗯!”

张雨生收起东西,摁下轮椅上的电钮,让自己靠近了病床一些,伸手掸了掸被子,给张宇把露出的右手也都给盖上。

“早就想过来了,就怕见不到你最后一面,你也见不到我最后一面!”张雨生说得很是轻巧,但言语间,也有着很难言语的沉重。

“哼!”张宇却是一声轻哼,长吁了一口气,有些无奈的说道:“真没想到,在我那个世界里,很容易就能有百岁寿辰。可是经过那么一折腾,到了这个世界,生命机能反倒下降了,咱这才离七十尚远。就要挂了,命运真是不公啊!”

难得又听到张宇这么说了一大通话,张雨生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高兴,的确,很早之前,他们两人就已经感觉到步入中年之后,身体的衰老程度就非常快。两人的专职医生都吓了一跳,经过很专业细致的检查之后,他们两人的身体机能衰老速度超过常人的结论最终板上钉钉,当然也被列入机密。

再好的饮食、再好的作息、再强大的医疗支持,都显然无法从死亡的漩涡中,将两人给拉拽回来,不到七十岁就过世,对于两人而言。基本还是满足了,没有死在另一个世界,而是有幸来到这个世界。已经算是不幸中的万幸,还能苛求什么呢?

“这两天,我一直在想,一直在想,我们的到来,到底是错还是对!”张雨生一边轻声地说着,一边看着窗外的斜阳,它是那样的美,可惜最终都会被地平线所吞没。

“我觉得还不错,至少。我多活了几十年,而且还做了一些成绩出来,对得起自己身上流淌的炎黄子孙鲜血!”张宇有些硬气的说道。

“那你干嘛还哭,像个小孩子!”

张雨生看得出来,张宇刚刚哭过,大概是和自己一样吧。有太多的不舍,这就好比一个建筑师,刚刚才看到自己生平投入太多的唯一一幢大厦,才堪堪拔地而起修到一半,还没有直窜云霄一览众山小,生命就快没了,看不到到达巅峰的那一刻,没有遗憾才怪。

“我哭,是因为我觉得这些年来,对不起爱人和孩子,我不是一个好丈夫好爸爸,更不是一个好人!”

张宇的前几句很深沉,最后一句有些轻浮,当然他所说的自己不是一个好人,是因为作为一国领袖,为了国家与民族的利益,那就好比一个帮派的头头一样,非得要在这肮脏的世界里绞杀出一片属于自己一伙的天地出来,岂能不会热血湿身?

“算了吧,人活一辈子,谁还没个遗憾?”

张雨生倒是有些想得开,他反正是觉得,穿越到来的这一遭,走得值,很值了,把中华民族的命运给来了一个大改写,让一个本应该还在经受两大派系内战尚未完成统一的伟大祖国,提前数十年就走向了强大,而且还借着前所未有的契机,以及来自于张宇的帮助,在自己的有生之年里,就看到了祖国走向世界第一的不可逆趋势,还有什么比戏谑那些所谓的资本主义强国更爽的,还有什么比甩掉东亚病夫和黄皮猴子骂称更舒坦的?

唯一遗憾的是,张雨生觉得自己不能看到共和国彻底战胜轴心国,并赢得全世界遵从的那一天,如果真能看到共和国的航母战斗群驰骋世界各大洋,能够看到共和国海外驻军威存世界各地,能够看到共和国国家意志可通行世界,能够看到共和国综合国力冠绝全球……如果能看到这些经过不懈努力付出之后的收获,张雨生会更加感到生命的价值是多么的可贵。

“对了,你知道前线的进展怎么样了?”病床上的张宇,突然发声问道。

张宇对国家的热爱程度不亚于自己,为了这个国家的兴盛付出了太多太多,所以张雨生并不奇怪张宇到了这一刻,还这么关心祖国。

“很快了,中亚战区那边,薛殿川已经大打出手,动用了包括第二、第六两大重装集团军在内的七个军兵力,狠狠的收拾德军中央集团军群来着,估计不出一周就能赢得一场空前的大胜。”

“南亚那边,秦铭已经集结了三个航母战斗群、一个海军陆战师和一个快速反应集团军,拾掇了印尼猴子之后就杀入澳洲支援美军,并联合美英扭转太平洋形势,配合东亚战区的董钜所辖的海军第一舰队、陆军第一和第五集团军外加空军精锐部队,以美国陆军为岛屿争夺主导力量,结合我方海空优势,尽快攻入并肢解日本本土!”

张雨生话说得挺多,但语速很慢,张宇听得很清楚,总而言之,目前的战争进程都是在共和国战略利益最大化的最初构想之内的,按照这样的路子走下去,等战争胜利那一天到来,共和国将首先在军事上,成为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和组织都无可撼动的强大存在,昔日的西方传统资本主义列强将彻底土崩瓦解,取而代之的是,以共和国为主导的新世界。

“很好,很好!”

张宇艰难的说了两句,气息喘得更急了,而张雨生却还没有注意到,他还在想着一些事情,他在想,没有了他俩的共和国经济发展还会这么快吗?新的领导班子能够带领好共和国八亿多人民不断向前吗?共和国在战后需要怎样才能维持住世界霸主的地位?具有中国特色的共-产-主-义政治到底应该怎样才能更加适从国家与世界的发展?

问题很多很多,当中华民族似乎才刚刚摆脱厄运的黏着,向着一个崭新的台阶迈步,这些问题就浮现了,而总结起来,便是应该是什么样的一个标准,才具有最合理最科学最标准的评判,评判出一个国家是否真的强大,是否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大国,而所谓的大国,有该会是什么样子的。

张雨生想不明白,他看了一眼,病床上深喘了几口气,眼神却愈发明亮起来的张宇,这一刻,张宇仿佛是活了过来一样。

“嘿,老伙计,想最后再问你一个问题!”张雨生忍着那份沉重,带着调侃的笑意僵硬的问道。

“问吧,我时间不多了!”

张宇神智难得的清醒,他深深的知道,这大概就是传说中的回光返照了吧,所以,这不多的最后时间里,他得抓紧了。

张雨生咬咬牙,终于把积淀在内心深处多年的问题说了出来。

“你觉得是时候了吗?到了吗?”张雨生神情有些激动,连脸色也都难得的露出了潮红。“我们的国家已经成为了一个我们心目中的大国,对吧?”

张雨生的问题很简单也很老了,在这样一个时候,张宇却依然是双瞳放大,神色坚毅,每每想到“大国”他就觉得内心最深处的那根神经被刺了一下,这就好比一直在奋斗的人,突然被问到,你成富裕了吗?

或许,一个国家是否真正成了一个大国,从问题的本质上来讲,类似于一个人是否取得了成功,不同人有着不同的界定和标准,但唯一的结果就是,每一个人都有一个自己认为最为完美的答案,所以张宇并未回答,而是侧过头,看到了那西沉的太阳,那一抹最为雄壮的怒放,恰如生命的火热与炫丽,绽放在了最美的时刻……(未完待续

{感谢各位书友的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