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九章 所谓的军队

第九章 所谓的军队

“战争,是人类自我发明的罪恶兽行模式,以追逐某种利益为目的,采用自认为最有效的屠杀方式剥夺对手的利益占有权。所以,往往一开始战争其实并不罪恶的,它只是体现了人类追逐美好事物、巨大利益的方式不同于勤苦劳作而已,但随着战争的进行,当一个个同族同胞、同吃大锅饭的战友、关系密切的亲人等等因为对手而失去生命,又或者被对手以极其残忍的方式虐待,然后战争便会演变得更加疯狂,直到这个时候战争才会体现出他的残酷『性』!”

“所以,有人曾经说过。战争的本质并不残忍,残忍的是人类的本『性』。人类始终都是一种动物,无法摆脱生存空间、食物、利益、『性』、自重感等等欲望的控制,种种小事、细节逐渐让双方的仇恨越积越深,最终酿成一幕又一幕的战争惨剧。所以动物始终是动物,不可能成为毫无杂念的石头,除非他(她)已经精神失常。而战争不会消失,除非人类停止繁衍或者消失。”

军队就是战争的帮凶,它是战争的主体,它是一切的最终祸源。人类为某一个集体的利益而筹建军队,以各种先进武器装备军队、以各种先进的手段训练军人、以完备的后勤补给供养军队、以高效完整的设施补充军事等等,一切都为了维护或者夺占所谓的利益,尊严和名声这类虚无的东西都是军队所存在的理由,他们存在就为了杀人或者被杀,为了守护利益或者抢夺利益,流氓不可怕最怕流氓文化,而罪犯也不可怕,怕的就是成建制的罪犯,那就是军队。

当利益上升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军队或者类似军队的一些组织就会出现,为这个团体或者个人提供利益保障;当欲望膨胀到无法接受理『性』控制的时候,军队以及类似军队的队伍就会出现,他们完全体现组织或者个人的欲望。

当亚美集团的规模和现实利益膨胀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同样需要忠诚的守卫者,同样需要强大的势力提供安全保护,虽然像这般大规模的集团一般很难受到地方『政府』、地痞的刁难,因为他能够在一个地方立足,就已经说明它和当地已经结为一体,难以撼动的根据地周边利益链往往是一个强大兔子所需要的,这也是兔子也不吃窝边草另类解释。[]大国无疆9

亚美集团在纽约也可以算作是一个肥腻得很的兔子,虽说兔子不会吃窝边草,但也不能有任何理由阻止兔子必须长出牙齿,而且出于某种目的,他需要的牙齿必须异常锋利,要不然“兔子急了还咬人”的道理就行不通了。

“一共招募到407名志愿者,经训练淘汰后剩下了现在你所看见的150人。”张雨生站在看台上,指着亚美集团职工体育场也就是一个足球场内站立整齐的一百多人,很难想像不久之前他们还长着长长的辫子,但今天已经是统一的大平头、统一身着墨绿『色』的保安服、肩上背负着发出黝黑光泽的李恩菲尔德步枪。

“他们接受完了队列、体能、『射』击等基础训练了?”张宇看了看已经散发出有点军人气质的“保安队伍”,然后又说道:“你只给他们发了步枪、刺刀,怎么没看见手榴弹什么的,机枪、大炮也没有一门!”

“靠,你睡醒没有?这是保安队伍!这儿是美国纽约,手榴弹、机枪、大炮的,弄出一支军队出来找死啊!能给他们每人弄上一把步枪都不知道托了多少关系。当然还得感谢美国的宪法保证每一个公民都有推翻暴政的权利,继而有持有军械的公民基本权利,所以。。”张雨生说完,又满怀期望地看了看正在军姿定型训练的“保安队伍”。“嘿,活计,刚才你说的那些个东西咱们能不能制造?”过了良久,张雨生突然问道。

“你还真是笑死人,都能制造汽车了还不能弄步枪大炮,那些东西原理简单,关键就是材料要过关,就一个军用的钢材,没有钢铁厂的咱们就拿它没辙,没有化工企业的咱们也不可能制造出炸『药』出来,这样没有那样也没有,哪儿能来军事工业!”张宇对着满脸写满白痴俩字儿的张雨生说道。

“我不就是这么一问!既然咱们缺什么,那就要做什么。你明儿给我列上一个清单,咱们一个一个问题慢慢解决就行了。好了,咱们还是看看他们的擒拿格斗训练成就吧!在怎说也是保安,必须会点儿这些东西才行。”

“谁教他们的?难道是那个来自少林寺的和尚?你还真是入乡随俗也不忘本,‘擒拿格斗’这什么年月的词儿也用上了。”张宇笑呵呵的说完,马上就目不转睛地看着绿荫草坪上已经摆开架势要开练的保安队。

来自美国几大华人聚集地的年轻人,经过层层删选之后剩下的队伍,每个人都算是意志坚定之辈,要不然就根本通过不了号称“魔鬼一周”的考验。

这由张雨生亲自制定的考验项目,糅合了体能、意志、团队种种考验为一体,是半罐子水平的张雨生参考自己后世寥寥无几的军事知识而成,比如早晚五公里越野、定距越野绕障跑、在铁丝网覆盖而成的地方匍匐训练、团队协作完成重物搬运等等,总之张雨生能想到的都加入到了魔鬼一周里面,算是一个比较成功的考验项目,经过这样挑选出来的人,已经算是强者,而后期还有不少的『射』击、擒拿格斗项目,连续三轮成绩不合格者仍旧会被淘汰,而不管你已经是通过了“魔鬼一周”考验的人。

“他们的身体素质还真好,完全达到了让人吃惊的地步!”张雨生对于这些以前从事码头或者火车站搬运工、林场工人、工厂苦力等工作的人,他们的身体素质在长期的艰苦劳作当中已经达到了比较好的状态,经过一定正规军事训练之后,完全具备了军人的体能素质,甚至还要更强一些。

比如在搬运弹『药』箱的体能训练当中,以前就干搬运工的他们会让组织训练的德国陆军军官们,因惊讶而张开的嘴巴可以直接容下整个鸡蛋,这些方面不乏成绩优异者,一名长期在火车站从事面粉搬运的队员,在火车站时就因为资本家的“良好训练”而锻炼了强悍的身体素质,左右双手开工,夹着两个共计六十公斤重的弹『药』箱还能跑数百米,而且在资本家们要求的十二小时工作制下磨练那么久,现在的体能到底有多强悍还不得而知。

“的确,肌肉已经发达到很难再改变的地步,格斗动作完全去追求力量了,僵硬且缺乏灵活『性』。跑步也缺乏科学的呼吸方法,全凭强悍的身体素质支撑每天的高负重越野跑,如果能改进他们的一些训练方法,估计训练结果会更好!”在观看完今日最后一项,也就是收工前的五公里跑后,张宇总结道。

“所以我才叫你来,让你看看该怎么变化一下。该死的德国佬已经拿着美钞准备回国去了,有了你在我就不用在聘请指导军官了。”张雨生跟着张宇慢慢离开体育场,回头看看已经集合准备收『操』的保安队,然后又说道:“他们很支持我的复兴之举,他们如此努力的接受训练就是为了以后回国开展的各种斗争。你说什么也得出面组织训练,自己的队伍还是需要自己的人来带才行。你说呢?”

听到背后传来这样的声音,张宇突然停下脚步,转过身来对着张雨生数说道:“如果你打算每一个人再配上一把柯尔特手枪差不多,一个合格的军人不仅要学会手榴弹投掷、轻重武器『射』击、拼持刀,还需要有手枪这样的近卫武器才行。另外答应我以后的军事、科技方面全部归我管辖,好了你闭上你的嘴巴,别说你们那会又什么什么怎么样的,我听着耳朵会发痒!”

“我还没说什么呢?本来就是,我们那会儿就算是穷得只剩下钱的老美,也没有给他每一个士兵配备手枪吧!老子要是会印假钱,就给你一人配上一挺机关枪得了。。。。”张雨生还是开始了他的念叨,不过前面走着的张宇完全当成没听见,俩人一前一后、一个沉默一个说个不停,不紧不慢的离开了体育场。

在条件被答应之后,张宇很是顺从地上任了,上任第一天他搬去和队员们一起生活了,相处的第一个夜晚,众人肯定难眠,堂堂集团生产总监竟然会不顾身份地跑来和一群莽汉吃住在一起,即便中国已经解放思想了,但传统的尊卑意识依然难以让人短时间之内忘却干净。

“杀猪匠,你是打哪儿来呢?看你这般身段,估计一个人宰头牛没啥问题吧!”

晚上,张宇难得的和十几个睡大通铺,大伙一起做完睡觉之前的体能大比拼,获得第一名的当然还是强壮的杀猪匠,做了250个俯卧撑还能来一阵仰卧起坐,真是个不折不扣的大力士。连自我认为前世为人那阵被严酷训练过的他,到了这儿竟然还不如才经受几个月的“保安”,这可让他有点难堪了。

“俺是山东人,义和团被老女人慈禧镇压之后,父亲就带着我们一家子来到了洛杉矶,在那儿我帮农场主杀牛为生。亚美集团来招人,我也就来了。”壮汉很是平常地说着自己的过去。[]大国无疆9

“那你一家子有钱的哦?能从国内坐船到美国,然后还能找到有吃有喝的工作,长得这般壮实。对了,我们得叫你‘宰牛工’才对。”

“我爹当初就是个堂主,被残酷镇压的时候就拿了点钱送我和娘亲走,他随后就来。结果他上船的时候已经身中一弹,虽然子弹出钱请人取了出来,但身子骨已经远不如当年了。而母亲也受不了长途坐船的颠簸,来到美国不久就病重了,父亲带的钱就全部用来医治娘亲,他自己却一天天消瘦下去,最终俩人都离开了人事,而我也只有自求多福了,在农场里干了这些年一『毛』钱没得到,但肥胖子主人没怎么亏待我吃的,所以我就长得比较壮实了。”

“那你还真是幸运,青春发育期能够遇到不错的雇主,吃的没有亏待你还说明那丫有点良心。对了,你是怎么知道亚美集团要招人呢?你的雇主能轻易放走你吗?”张宇看了看浑身健硕的壮汉,六块腹肌简直就如同六块c4炸『药』一般富有爆发力。

“我可是宰牛的,每天都得上街给那些餐厅交货,所以亚美集团的告示自然能看见。而我的老板嘛,我把我全部的安置费都给了他,他早就想赶走我这条吃得太多的中国猪了,所以我就来了。过是坐亚美集团送轿车的拖车过来的,幸好当初集团和我签订了合同,要不然我非得被赶下来不可!”

张宇听到这席话,不禁对这个壮汉有了另一层认识,身体健硕而且头脑还算机灵,怪不得能够通过张雨生的重重考验一直到今天。“那你呢?看你长得如此精简,一定吃喝比较拮据吧!”张宇对着自己下铺的一个瘦子说道,说他瘦小是因为他长得比较单薄,但身上一块块的肌肉都说明他不是等闲之辈。

“我?我来这儿之前也就是一小偷。进进出出警察厅不知道多少回了,终于让我找到了一个重新做人的机会,我说什么也不能放过。”

“看你还说的是句实话,这才能解释你为什么越障能力那么强,原来是经常被人追逐练就出来的。”张宇自然知道哪些人是某方面的强者,这瘦皮猴的能耐也算是见识过的。“不过你以后还是要手痒痒,可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黑夜的黑『色』变得更深了,如同墨汁一般让人难以看清近处自己的手指。悉悉索索小声嘀咕的谈话声也慢慢听了下来,只剩下偶尔的翻身声音和呼吸声,静谧的保安队住宿大棚区内众人已经熟睡。

凌晨两点,早就不知道到哪儿去放羊的月亮根本就不会出来溜达,只有昏暗的路灯照亮着厂区道路,张宇一个人早就起床出来呆坐了良久,对着昏暗的路灯光看了看手表,然后吹起了手中的哨子。

“滴~~~!!”

一声尖锐的哨子叫声,很快吵醒了熟睡中的众人。“紧急集合,紧急集合!!快快,起床了,猴子,湖南辣子,龟儿子些快点起床了。杀猪匠,快点。”最先起床的小队长很快挨床敲醒还在熟睡中的人,其中又以杀猪匠睡得最深沉。

十分钟之后,所有人都全副武装完毕列队站在了张宇面前,一个个都挺胸收腹、精神抖擞地矗立在地上。

“唐仁辉,你们以前紧急集合的最好成绩是多少?”张宇直接走到第一排的排头面前,大声地吼道

“报告,三分二十七秒!”

“那你们今天用了多少时间?”张宇来来回回地看了看全副武装的队伍,每一位队员的钢枪和刺刀都擦拭得发亮,而背上的背包也是打理得相当整齐,看得出是经过长期训练的,不过这耗时就有点太长了,十分钟足够让一支部队快速急行军近三公里、解决掉一场低烈度的遭遇战等等。“那为什么今晚要这么长的时间才能准备好呢?谁能告诉我!”

“是不是因为换了指挥官就觉得应该休息一下,换上了一个心底善良的集团高层来,一个不懂得如何训练你们的人来!就觉得自己是该放松放松了,当你穿上这身皮囊的时候就应该有枕戈待旦的觉悟,当你拿到钢枪的时候就应该有随时出动的准备。所有人准备,绕集团外围公路一圈跑,谁要是掉队谁天亮就不用吃早饭了。”

“全体都有,向左转,跑步走!!”张宇下达完命令,自己也跟着队伍跑。绕着一个占地规模达到一千多亩的工业园跑步,一亩大约666.67平方米,一千多亩的正方形工业园将近有十几公里的周长,如此急行军般的跑步下来,还真是别有一番滋味儿。不少人跑回足球场时候就直接开始大吐特吐了,那滋味儿也就是呕出苦水的滋味儿,当然已经很久没有锻炼的张宇也小吐了一把,拭去嘴角的水渍后立马集合了队伍。

之后,一顿讲评是免不了的,经过一夜折腾的众人再回到宿舍的时候,已经是三点过了。来不及洗脚脱衣服,累得不行的众人刚刚收拾好装备,趴在床上就立刻陷入了梦乡,根本来不及想以后在这么一个特别教官的带领下,究竟会过上什么样的一个日子,对他们而言,还是赶紧休息得紧,明儿一早的五公里跑还等着他们去征服,不过还是特别羡慕今晚值班的队员,他们逃过了这疯狂的一夜。

张宇并没有和他们一起返回宿舍,一个人慢慢回到办公室,调出很多资料出来以整理一份合理的训练大纲,在如此情况之下,看来是势在必行。不过,他还是比较满意队伍的反应,坚定的意志看来真的不是张雨生吹嘘的,愣是一个都没有掉队的奔行到了终点,这样的队伍没有带不好的理由,当然张宇也找不到一个自己不好好带他们的理由。!~!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