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九十章 鸿沟

第九十章 鸿沟

年6月7日,经过层层把关多重验证之后,亚美特种汽车研究所提前了两个月完成了坦克的研制任务,准备接受一波接一波各种样车实验的坦克已经停放在实验厂总装车间里,就等着要让它大展雄风的主人到来。

“坦克由车体和炮塔两部分组成,车体由轧制钢板焊接而成,炮塔是整体铸造。驾驶舱位于车体前方左侧,它是驾驶员独有的位置。而中段则是战斗舱,车长位于火炮的左后侧,炮长则在车长位置前下方,装填手位于火炮右侧,车体后部为动力室。”

“坦克是矛与盾的结合,我们的坦克装备一门105毫米线膛炮、一挺装于炮塔顶部的12.7毫米重机枪、一挺同轴安装于火炮右侧的7.62毫米并列机枪,还有一挺7.62毫米机枪位于驾驶员右前方,其火力配备可谓是十分之强大。”

线膛炮是后勤装备部牵头研发的一款专门用于坦克车辆使用的火炮,该火炮在独立测试中表现出了非常好的『性』能。可发『射』钨头穿甲弹、破甲弹和榴弹,其穿甲弹能在两千米的距离上击穿倾斜角为30度的120毫米均质装甲钢板,整车备弹34发。配备工业部光学实验室研发的专用坦克炮炮长瞄准镜,四具观察镜中炮长和装填手的潜望镜可实现垂直面上自由俯仰、水平面任意转动。”

“防护方面,坦克由内至外采用了最为苛刻的防护要求。除了加强对炮弹、油箱等的隔离防护之外,车内还装备了一台半自动灭火装置和两个手提灭火器,轧制钢板焊接而成的车体能提供较好的防护『性』,车外两侧加装裙板之后可进一步保护坦克。”[]大国无疆90

要进行首次试车之前,侯勇作为坦克设计的总工程师为到来的众人介绍研究所倾力打造的这款坦克,虽然现在还是处于样车状态,未行驶一公里距离未作一寸机动动作,当然也未经一炮一弹,那低矮却又威武雄壮的身材,尤其是那黑洞洞的105毫米火炮,几挺慑人心魄的机枪,尚未涂装的样子更富金属质感,还未开开始各项测试,陆军方面代表已经表『露』出喜欢的表情。

试车典礼台上侯总工程师正一字一句介绍到该坦克的设计『性』能时,张宇看了看身旁眼珠子都快掉下来的邓拉本,也不知道为什么几个师长都统一举荐第五师的邓拉本赶来当陆军代表之一,不过看他那副像是见到了初恋情人般的表情,彻底明白了。

“邓拉本,你要是真喜欢它,那就冲上去吻上一口,何必在这儿弄得目光『迷』离?”

“司令,我这不是在等吗?要是候总工程师说完,咱绝对会冲上去吻上它一口。我就喜欢这种钢铁怪物,给人特别能战斗特别好使的感觉,它是真正的纯爷们……”邓拉本说着说着就往张宇身边靠,挂着鬼魅般的坏笑说道:“司令,你说这么够爷们儿的武器,正式列装的时候,应该是我们师先用上了吧?”

“你小子别靠这么近,给谁用我还没想好,但我知道谁是第一支能把它玩得转的,首批装备的可能就越大。”张宇说到这儿,神神秘秘的靠近邓拉本的耳朵说道:“你说你的部队是最靠近柳州的,近水楼台先得月的道理应该知道吧?士官学校最近在大量征召各师的优秀士兵开始装甲兵建设,有文化底子、会驾驶车辆的等等优先,你小子要是真对这铁疙瘩感兴趣,那就赶紧送人来接受训练……”

“也是,咱们师可是精兵强将多得很,保证能以最短的时间里抽调出300人的优秀士兵进入士官学校参加训练…不,就在这周之内!”

“三百人太多了,你让其他师怎么想…”

张宇和邓拉本俩仿若在菜市场讨价还价般,而这时候侯勇也差不多介绍完了,刚刚将坦克首次装配了短波调频电台和车内通话器等相关内容后,便开始让众人随意参观坦克,当然一旁的试车员们也做好了准备,就等着众人满足了眼瘾后驾驶坦克开始各种原地测试。

十分钟之后,试驾乘员组正式进入了坦克,随着一阵轰鸣和一大股黑烟之后,34吨的大怪物开始在试驾乘员组的『操』控下做出一些简单的动作,比如旋转炮塔、俯仰大炮等,而后才在众多参观者注视下缓缓起步,慢慢开出了实验厂来到了研究所内最大的一块平地,由于以往实验的都是拖拉机、挖掘机、吊车什么的,而今天要实验的却是威武的坦克,所以这试验场相邻的研究所足球场此时也不得不变成坦克的试验场了,否则没有足够的场地供坦克发挥。

“怎么样?如果让你组织一支部队防御它,是不是挺有难度啊?”

放下望远镜,张宇笑呵呵的看着神情专注的邓拉本,当然左侧的后勤装备部代表也是目瞪口呆的,图纸上的东西真正化为了实物之后,即便之前知道一些设计数据,但实物终究还是给予了他们最直观最震撼的冲击,观礼台上的众人从坦克试车开始到现在,几乎都是很惊讶的样子,这与贫穷落后地区的人头一次看见汽车一样。

“司令,你还别说,要真让我组织部队防御它,我暂且真的没辙。”邓拉本放下望远镜后,转过身来乐呵呵的对着张宇说道:“单纯依靠我们现有的武器,轻重机枪、自动步枪、迫击炮等等,我估计它就是停在那儿不动,任凭我们折腾,估计我们也是没辙。口径大一点的炮我估计才对它有一定的威胁…”

“我看也是,术业有专攻,对付这样的新型武器装备,必须有新型武器才行。”张宇说道这儿,脑子里突然闪过了一个很特别的想法,坦克是最犀利的矛与最坚实的盾完美结合的武器,一直以来人民军武器方面追求的都是让武器更实用、更有效率,所研究所装备的武器都是最犀利的矛,除了防御破片杀伤的单兵头盔,还真没什么“盾”的研究。

“万事万物都是相生相克,如果一种武器没有了可遏制它的,那结局是相当残酷的。”嘀咕着,张宇突然想到了发生在中国自己身上的悲惨过去,面对列强们的坚船利炮,中国人只有鸟枪火铳,没有对付敌人利刃的盾牌,留给自己的只能是无尽的痛苦。

“我们有什么武器,就一定要有能与之匹敌的,无论潜在敌人或者整个世界是否具备与之对抗的能力。学会换个角度思考问题,会更有利于我们的军队成长。”想到这儿,张宇心里有了个打算,他想为整个军工体系带来新的武器研发思维,那就是矛与盾。

试验场地里,坦克正忽而加速奔行忽而紧急停车,急停急转和跨越障碍等,原本绿草幽幽的场地此时已经被履带碾压得面目全非,空气里弥漫着淡淡的柴油味儿,『裸』妆的坦克沾满了泥土,高速飞转的履带将草碎屑飞溅起来,拖拉着一阵青烟继续下一个机动动作。

“什么时候能测试一下武器系统,我特别想看一下105线膛炮发威的样子?”邓拉本绕过正皱眉苦思的张宇,小声的问道坐在张宇左侧的侯勇。“我来之前已经打听好了,教导旅的炮兵训练场地今天有空,要不一会儿后咱们就把坦克拉去试两炮?”

“邓师长,我看今天是安排不了,中午经过短暂检查后下午会进行最高公路和越野速度测试、加速『性』能测试等,完成一系列车况系统测试之后将会有三天左右的详细检查期,再次组装好之后才会是武器系统测试,估计要下周周二去了,到时候一定会让邓师长前来指导!”

张宇俩人的对话惊醒了过来,看了看侯勇,有瞧了瞧邓拉本,一个坏笑后说道:“侯工,定型之后这辆坦克可不要报废了,咱得把它留给研究所当最大的勋章使用。不过在此之前,你得在这让这坦克形成一个装甲系列,装甲战车、装甲工程车、装甲救护车等等……对了,你找的试驾车组以前是开什么车的,咋能开得那么顺溜?”[]大国无疆90

“他们…?”侯勇指了指正慢慢驶入特别制作的水池的坦克,笑呵呵地摇摇头后说道:“当初挑选驾驶员的时候,我们从中国铁建第三集团里挑选了一批履带式推土机驾驶高手,当然也从中国道桥第一集团里选拔了一批,还有拖拉机厂里的试车员等等,最后脱颖而出的却是一位普通的农用拖拉机师傅,他特别会『操』控严重超载的拖拉机,在贵州那些偏远地区的崎岖的道路上做出很难想象的机动动作,他是一个非常有天赋的驾驶员,34吨的坦克在他眼里和开拖拉机没什么两样……”

“那其他人呢?”

张宇很好奇只经过一定理论和模拟机械『操』控的其他成员,优秀的驾驶员自治区有很多,涌现一名很有天赋的也不为奇迹,而虽然是整车机动测试,考验装填手、炮长、车长的时候还未到,但炮长还是小小的表演了一把,在驾驶员做出很多难以想象的动作的时候,他始终让那杆慑人心魄的线膛炮指向同一个方向。

“都是士官学校里短暂培训出来的,我们接到坦克研制任务后不久就连同后勤装备部制作了一些机械模型,并拿出了一些理论知识交由他们学习。很明显,他们的表现都非常不错。”

上午的测试非常顺利,样车很顺利的通过了一米深的水池,重新爬上岸后立马恢复了高速奔行的本『色』,不过由于身上水渍还有不少,飞溅起来的泥土很快与之相融,坦克的下车体很快成了泥糊糊的一片,尤其是裙板和尾部都失去了原有的金属『色』,乍一看仿佛坦克是从泥潭里开出来的一样。

“侯勇,下午的测试我就不去了。”张宇站起身后,看了看全神贯注盯着坦克涉水后一系列表现的邓拉本,笑呵呵的说道:“邓师长,下去亚美汽车要试验一款很特别的车子,名叫悍马的东西,你有也兴趣一起去看看么?”

“啊?悍马!”邓拉本放下望远镜立马站起身来,带着难以置信的表情问道:“司令,你说的是不是传言中的第二代军用吉普车,怎么名字都想好了?悍马很不错。”

人民军目前装备使用的军车除了执行常规任务的六轮中型运输卡车、六乘六重型越野载重卡卡车,这是人民军后勤运输的中坚力量,加上与之配合的四轮吉普车和三轮挎斗摩托,实现摩托化的第一师和第五师都是这些装备,但吉普车和摩托车在沙漠中欠佳的表现促使人民军加快了军用车辆的更新步伐,代替摩托和吉普车的就是越野能力非常好的悍马。

在以往的战斗行动中,人民军兵员的运输、后勤物资的护送、战备执勤等都是依靠安全『性』不加的吉普车,加装一挺机枪后便充当战车使用,但低下的防护『性』和越野『性』能都很受官兵们诟病,车体采用高强度、高硬度钢装甲全焊接结构的悍马,车身轻而易举就能在近距离抵御7.62毫米的步枪子弹,挡风玻璃、车窗玻璃等都是安装第一代内嵌纤维层的防弹玻璃。

其实是最容易遭受火力突然打击的正前方,挡风玻璃被设置有较大的前倾角而且有将近五十毫米的厚度,能让『射』向驾驶室的子弹产生一定幅度的跳跃,对车内人员进行有效的正面保护。当然,该车还能对中小口径炮弹近距离爆炸的弹片,也能起到良好的防护作用。

车顶开有一个窗口,可配置一挺12.7毫米重机枪或者通用机枪作为武器,当然对武器『操』控员也设有一定的保护,固定的装甲钢板会忠诚的为『操』控员提供侧面和背部的防护。根据执行任务不同可对车辆实施一定改装,依靠其强大的防护能力,改成指挥车、战场救护车等等都不在话下,所以该车自然可以顶替吉普车作为人民军的第二代常备军车。

“对了,侯勇你始终要记住。坦克是具有强大直『射』火力、高度越野机动『性』和坚固防护力的履带式装甲战斗车辆,它是地面作战的主要突击兵器和装甲兵的基本装备,主要用于与敌方坦克和其它装甲车辆作战,也可以压制、消灭反坦克武器,摧毁野战工事,歼灭有生力量。不要被英国人失败的使用经验所『迷』『惑』住了,坦克最大的敌人就是敌人的坦克,就像狙击手一样,最大的威慑还是来自对方的狙击手…”

“那,您所说的步兵战车是不是指供步兵机动作战用的装甲战斗车辆,我知道在火力、防护力和机动『性』等方面要,必须要不同于装甲人员输送车,车上应设有『射』击孔,步兵能乘车『射』击,工程车和救护车都是其衍生出的系列产品?”

“反正你要知道,步战车就是让步兵们也能和坦克协同作战,单纯依靠坦克是不可能战胜敌人的,我们坦克就是让大炮飞驰起来,而步战车就是让步兵也具备机动与打击的同时『性』,具体的装甲战术应该是什么样的?我想你很快就会得到答案,昆明陆军学院派给你们的指导军官会很快到来,后勤装备部的技术官将会撤离,到时有任何问题你都可以请教他们,他们才是最终的武器使用者,比那些技术军官可更懂得军队真正要的是什么!”

欧洲战场上英国人首次在战争中使用了坦克,但他们的战术和坦克本身的『性』能都有一定问题,在如何最大化发挥装甲力量上,人民军除了萌发了要装备坦克车辆的设想外,当然有人在为新型武器装备所带来的战术变革思考,不是他们缺少这方面的优秀资料,而是张宇根本没有在军事具体战略战术方面剽窃后世的东西,所以人民军发展到现在很多时候是在自己慢慢『摸』索成长,而不是像工业方面由张宇不断给予引导和帮助以便实现跨越式发展,陆军成长很大程度都是依靠自己。

“当初接受研制任务的时候,总装备部就只给我们下达的是研究坦克一项,我们相关的技术资料、研究设想等都是围绕着坦克展开的,真的没有想过要在坦克的基础上开发出一整个系列出来…”侯勇站起身来,脸上挂着一点歉意又有一点得意的表情说道:“既然陆军方面有了更好的想法,我们当然给予最密切的配合,这对我集团而言是好处的不是?”

“反正能者多劳,亚美汽车实力既然有那么样,那就应该多干点活。”张宇说完,带着于然和邓拉本便离开了试验场,奔赴下一个实验项目而去,不过在此之前他还需要做一件事情,那就是回家和大哥开一个短暂的小会,这段时间他和王助之间纠缠了很久,已经有了一个结果。

车子很快载着张宇回到了家,当然还有下午要一起去看悍马试车的邓拉本,结婚以后张宇的家里很久都没这般热闹了。“邓拉本,你先在客厅坐会儿,去厨房帮嫂子忙也行,我和『主席』有事情商量!”

打发了邓拉本这个五大三粗的大男人,忙手忙脚的根本做不了什么,但洗洗菜还是可以的,支去帮黎晓冉的忙后总算摆脱了这个粘皮糖,刚进自己书房后张宇便看到正坐皱眉苦思着的张雨生,关上门后笑呵呵的走过去,放下一杯冰茶后说道:“听说你把王助摆平了?他老是问我那些东西是从何而来的?弄得我都快精神崩溃了。”

“我?”指着自己的鼻子,叹了口气后示意张宇先坐下,喝了一口冰茶后说道:“我并没有搞定他,是他搞定了我。”

“要是知道有今天,咱们就不该剽窃太多的,什么东西都给他们准备好了,这让他们怎么想?换做是我也会对这些难以想象的技术资料产生怀疑。”张宇端起杯子喝上一口冰冷的茶水,沁人心脾的感觉让人感觉很舒服,而后把玩着手里的茶杯,说道:“今天又一个伟大的工程顺利完成了,咱们剽窃的坦克再次顺理成章的获得了成功,不过我让侯勇接着研发其系列相关车辆,并没有给予详细提醒了,但愿他们能取得成功……”

“咱们是不是真做错了?难道追求跨越式发展真的是有罪过的?有好处不占、有捷径不走、有便宜不拿,这还叫我们怎么做嘛!”张雨生抱怨之后,猛喝一口冰茶,使劲儿晃悠了脑袋后说道:“我没给他说这些都是因为咱俩不是这时代的人,给他们的都是二十一世纪科普化的知识,那些在他们眼里超乎想象的工业奇迹,不过是我们在因特网上随便一搜都大把大把资料的东西,尤其是在你们三十世纪的大学,核物理方面知识都成了课后读物书籍上的时代,随便划拉点东西在咱们这时候使用,那都是世人无法臆想的…”[]大国无疆90

“可不是吗?咱们才挪用了多少东西,内燃机时代的东西都还没折腾出几样,就让他们产生了这样那样的怀疑,往后走更先进的技术资料,咱们还敢交给他们去研究?但我真舍不得他们,怀疑并没有错,但……”张宇没敢往下说,他知道有些事情上大哥比他更能下手,姓『毛』的、姓蒋的并没有惹到他都被提前人间蒸发了,更莫说他们有着这样令人极其忧虑的好奇心。

“我没打算下狠手,但我敢保证的是,王助他们不会再有任何疑问了!”张雨生说着,站起身来喝完最后一口冰茶,看着张宇疑『惑』的表情说道:“他反复问我那些东西从何而来,我就反复问他为何而奋斗,他说我们的事业肯定很大程度上依靠了来历不明的先进资料,无论我们的政治、工业、经济等等都有它们的功用在内,可以说我们的复兴事业能有今日是离不开那些技术资料的。但我就反问他,我们为何要复兴?为何要大费周折的发展实业,争取抓住一切契机缩小和列强们的差距,甚至在某些方面要奋勇前进争取更领先于他们?我和他谈了很多,当然没有透『露』你我的来历。”

“他怎么回答?难道这件事就这么完了?”

“他没说什么,他说以后不会再有这些莫名其妙的问题,会一心一意好好利用手中资料,争取创造更好的成绩拉大和列强们的差距…而且最后,他还反问我一句,还有没有更先进更齐全的资料!我想他应该明白了一些事情,有些事情是不该问的,也用不着追根究底。”

张宇听饭厅里传来老婆叫吃饭的声音,站起身来准备出去吃饭,最后问道张雨生:“那你刚才干嘛哭丧着脸?未必大嫂没答应你的求婚!”

“你就是一乌鸦嘴,说啥中啥。”张雨生说完,很是无奈的看了看小弟,神『色』黯然的说道:“他说她配不上我,我们之间有太大的鸿沟不可逾越,巨大的身份差异和地位悬殊都是感情道路上的一个又一个巨大障碍。求婚不成,结果捞到一个分手的提议,你说我能不能伤心吗?算了,吃饭去吧,下去还有事儿呢!”!~!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