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九十二章 别了,我的大学

第九十二章 别了,我的大学

毕业,一个很是扎眼的字眼,它要带走一段难以割舍的过去,带来无法预料的明天。青春,从此不再似水流年……

它又像是某种象征,当人生走到了一个特殊的地点,时间不得不让你和它的某一段说出“再见”。大学毕业,很像是人生某段注定终生难以忘却的旅程,弹指之间我们已经走到了尽头,心间纵有太多留恋,都能最终还是要画上一个大大的句号。

从此之后,我们将告别一段最纯真的青春岁月,和无忧无虑的学习生活说再见;我们将送走一段年少轻狂的段落,漏*点和梦想的词汇洋溢着这段难忘的时光;我们或许心里充满了留恋,留恋我们学习过的课本、待过的教室,还有那和蔼可亲的老师、关系要好的同学,即便心中有千万个舍不得,但匆匆流逝的时光却督使我们,是时候离开校园,是时候和轻狂的青春挥手再见。

恍恍惚惚,我们毕业了。这个时刻,我们似乎都曾有过预想,但这一切又走的太过突然,让我们来不及思量,来不及彷徨————《毕业,季》

毕业前的一些日子,时间有时如同海绵一样看似量大,却经不起考量,它悠悠地过滑过我们的指缝,仿佛那河畔的细沙再怎么抓也抓不牢。悄然之间,毫无生息的从我们身边溜走,没有留下任何痕迹。[]大国无疆92

要走了,每一天我们都会有意无意地再逛逛美丽的校园,只想再多看一看它今天的样子,左顾右盼的张望,我们寻找我们曾今的身影,那青涩昨日回忆慢慢沁入心坎。淡然回想几年之前的它,是如何接纳懵懵懂懂的我们。但是,走了一圈又一圈,逛了一遍又一遍,我们似乎回到了原点,过去的记忆慢慢浮现眼前,一幕一幕慢慢重现。

大一的时候,我们的生活是橙『色』的,稚嫩的肩膀上扛起的是硕大的希望,但年轻心是绝对欢畅,被寄予的希望再大、压力再重,走路都是欢快的,因为我们进入了大学,一座梦幻般的学堂。

领到工业大学通知书的时候,听说很多人都哭了,参加选拔考试的人有三万多,但幸运的只占少数,喜极而泣的背后,我们看到的是美好的希望,尽管泪花朦胧视线『迷』离。到了现在,我们才明白当初自己的理应以泪洗面,一群超级幸运儿受到了上天的恩宠……

大学是什么样子的?中国的大学?咱们自己的大学?对于大学而言,进入中国工业大学之前我们什么都不懂,大学究竟会以何种面目迎接我们?我们将在象牙塔里度过怎样的一段人生?但无论如何,我们是幸运的,我们走进了知识的天堂,我们走上了一条通往成功的坦途,但我们也是痛苦的,对于我们这种基础知识薄弱的学生来说,大学里的知识很快会让天堂摇身一变成为地狱,真正的噩梦并没有在大一的时候莅临,因为我们那时是幸运的。

初进大学校园,我们对一切都感到稀奇,第一次知道学生需要接受军事训练,站军姿、实弹打靶、队列训练、体能拉练,我们度过了难忘的军训过后,才知道进入大学里的第一句格言——“身体是革命的本钱”,践行这句格言的方式就是军事训练、体育锻炼。

而后正式开始划分二级院校各大专业,依照自己兴趣爱好胡『乱』挑选一通,便在半知半觉之间成了大学生。语文、数学、物理、化学,我们仿佛走上了一条老路,但路上遇到的知识已经大不相同,尤其是数学,再也不是技术学校里的那些简单方程,一元几次的方程根本不算什么,接触微积分之后才觉得初等数学原来是那样的简单,当然英语、德语和法文都是不好学的,口语同样也让人烦厌。

偌大的校园什么都是稀奇的,图书馆、教室、宿舍、运动馆,我们一步一步慢慢适应大学里面的奢华生活。吃的是大米饭、肉类蔬菜瓜果样样齐全,睡的是公寓房标准的七人间,运动场图书馆样样对我们都是请便…

大二的时候,生活突然之间便成了绿『色』,我们走路不再轻快,倒显沉稳了。

度过愚昧无知的大学第一年,适应了大学里无忧无虑只管学习的生活,猛然之间意识到一切的来之不易,懂得了学校和『政府』的良苦用心。回忆对当初我们怀揣着的梦想,渐渐不再感到『迷』茫,开始在和数理化的拼搏厮杀中胜出,开始明白自己的专业基础课是多么的重要,开始加强锻炼身体提高修养,开始认识更多同学拓展关系网。

总之,进入大二之后我们像是一株参天大树上的树叶,脱去了往昔的稚嫩,渐渐化为淡淡的绿『色』,慢慢走向成熟。累了,有人给你准备营养丰富的饭菜。倦了,有舒适安静的地方供你休息。烦了,有地方给你运动发泄调整心情…

所以,大学的第二年我们变得些许成熟了。在条件优越的校园里,我们学会了利用各种资源为自己的成长添加助力。图书馆里的书,大一的时候好像那么多书一定看不完,也用不着看。而大二的时候我们却发现自己真的是用不完,弄懂自己所学专业的那一部分已经很累很累,走马观灯似的看过其他一些书籍,这才发现我们无知的时候,已经有人走得很远很远,梦想与现实之间的距离,如同厚厚的教材一样,死了心要让我们永远也读不懂看不透。

但风雨之后会看见骄阳,努力之后一定会看到成功的光芒。

大二的我们,可以慢慢吞吞和满口外语的老师交流,甭管他是英国人还是德国人,都能稀稀落落的说上几句,当然心里想的还是无法表达。懂得了思考的同时,也学会了微笑,微笑面对自己的困难和前方,微笑面对老师的诘问、课题的阻难,日渐成熟的内心让我开始微笑面对一切,走路也更加沉稳,因为知道希望就在脚下。

大三的时候,生活不知不觉之间已经变成了深蓝『色』,彼此之间要展开疯狂的竞争,在你追我赶的时候,我们拼命的奔跑,生活和汗水浸透的蓝『色』衬衫有一样的颜『色』,甚至更显蔚蓝。

度过了两年时间的大学生活,走过了两个春秋交替,院系开设的专业课程已经大大减少,可以进入其他院系学习,学习别人的课程知识、拓展自己的知识视野,我们将这称为“大跨度选修”,但每每做出这样的选课安排,迎接自己的都是一次又一次的莫大‘失望’,“工大始终无娇娘”,学校没有禁止学生谈恋爱,但我们注定找不到对象,45:1的男女比例会让我们的小算盘彻底沦为空想。

当然这些都是生活里的小『插』曲,更多的故事还是发生在学习的过程。书本上的知识开始要化为动手的能力,基础的物理化学实验之后,我们开始了更多更繁琐实验课题的探索,有些东西是单纯依靠课本学习无法得到的,往往亲自动手得到的答案更让人深信不疑,当然也能让深奥的理论化为明晰的记忆刻苦铭心。

我们在知识的海洋里畅游,生活的每一天都安排得满满当当,早出晚归的日子里有了三点一线的说法,食堂、图书馆、宿舍,很多人都不约而同选择了这三样构成生活的全部,当然周末生活会有一定的变化,积极参加所热爱的体育运动将是这两天的主要内容。

各种各样的竞赛、体育联赛成为我们生活之余最为热门的关注点,而每一学年谁拿到的助学金、奖学金最多,谁写的科研论文更多更好,谁的发明赢得了好评和专利……同学与同学之间、院系与院系之间,竞争成了最好的也是必须的选择。在不断的竞争中,我们学会了成长、学会了尊重。

大四到来之后,气温好像升高了不少,火热的季节里艳阳经常高照,辛苦三年之余,我们的学业进入了冲刺的阶段,生活也由此变成了血红『色』。[]大国无疆92

没有了大一时候的懵懂无知、彷徨青涩,也没有大二时候的怡然自得、日臻变化,更没有大三时候的枯燥乏味、学业为重,不知不觉的时候,已经在象牙塔里度过了三个春秋交替,再也不会抱怨某某科目实在太难,再也不会羡慕谁的成绩竟然如此之好,再也不会感叹同学之间差距竟然极富变化,因为我们已经真正成熟起来。

成熟之后要做的可不仅仅是勤于剃须这么简单,即便穿着的是一套接着一套的校服,但生活上更加注意穿着更加整洁,学会与人交流注意仪表、注意风度、注意谈吐,与老师之间的交流变得极为流畅,聊天打屁有时候也能中英法德四文混用,不是喜欢这些国家的鸟文,而是工大里有不少这个国籍哪个种族的老师,上课听讲、作业提交、问题讨论等等,都需要使用他们能听懂的鸟文,为了学习我们只能如此。

开始为自己的一小点成绩暗自喝彩,虽然达不到可炫耀的地步,但每一次进步都鼓舞着自己应该更加努力,比自己强的人有很多、比自己能干的不乏其数,只有不断的学习才能促进自己的真正进步,深谙“谦受益,满招损”的道理,懂得了如何做人就更容易做事。

于是,我们当中很多的人都开始组建各种社团自己当领导干部,锤炼自己能力的同时当然也交到了不少的朋友,尤其是低年级的学弟学妹们,他们怀揣着当初与我们一样的朦胧之梦踏进校园,纯洁得仿佛一张白纸一般,某某兴趣社团、什么联合协会等等,都是他们积极参加的对象,当然从他们身上我们可以再次找到难以释怀的自重感,掌声和恭维声绵绵不绝,有了第一次当学长的骄傲感,一次接着一次……

不知不觉,所有的学习课程都修完了,当我们踢坏第五双球鞋、洗坏第十把牙刷、穿坏第78双袜子…我们的大学学习生活正式结束了,迎接我们的将是各有打算的外出实习,去工厂、去『政府』单位、去集团公司、去农村田野,每一个人都有着自己期望的展示舞台,每一个人都有自己想要的表现战场。

接过学校的推荐信和实习经费补贴,我们破茧化蝶展翅欲飞的时候,指导老师告诫我们任何时候学校都是自己坚实的后盾,出去之后尽量找到自己想要的实习单位参与锻炼,零工资也无所谓只要获得生活体验、增添工作经验就足够了,作为『政府』精心培养出来的天之骄子,虽然在学校里收获了很多很多,但理论与实际之间差距很大,将所学的东西化为真正的工作能力,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匆匆之间,往昔热闹非凡的寝室变得空无一人,所有的人都外出实习去了,短暂的离别不是充满伤感的再见,而是一次相互之间最后一次的比拼,在大学里同学之间拼过很多东西,学习成绩、比赛名次、老师评价等等,但这一次外出实习,是我们第一比拼各自的工作能力,但这也是最后一次。

时间如同柳江里的江水,流得再慢也会离开原有的位置,“人不可能跳入同一条河,世界也没有绝对相同的两片树叶”,离开的时候大家都是满怀壮志的出发,争取要给世人展现咱们大学生的风采,接受了高等教育的我们在实习单位中所表现出来的能力却很不尽如人意,究竟是不是连专业技术学校毕业生还不如?我们都不知道,但可以看见的事实就是,我们出发的时候是斗志激昂,回来的时候还精神闪烁的没有几个。

不管怎样,一次难得的实习让我们收获了很多,在成为真正天之骄子的道路上或许这是我们承受的第一次猛烈打击,但我们始终相信四年时间的学习肯定不会一文不值,自我价值的实现是需要合适的契机和恰当的舞台,只要给我们心存斗志、货真价值,就不怕没有星光耀眼的一天。

实习归来后不久,人生旅程中难得的大学之旅走到了尽头,毕业设计完成之后答辩完毕,我们领取了一份又一份的证件,当指导老师通知我们某某日子,『政府』机关和大中型集团要来我们当中招聘,任何人都会得到一份工作,『政府』精心培养我们多年并不期望我们要为『政府』、复兴党作出多少贡献,而是要我们敢于担负起肩上的责任,为社会的发展做出应有的贡献。

………

为了各自前途忙忙碌碌风尘仆仆,当所有的人都有了定数之后,我们才发现这一切好像都不应该是这样。四年的光阴浑然不知,美好的大学生活仿佛是一首没写完的诗,匆匆开始就要匆匆告别。

天空开始变为灰『色』,都知道这是黯然离去之前的预兆,记忆闪闪发亮但僵硬的脸颊早已划拉不出昨日幼稚笑容。过去的那些彩『色』岁月,一幕幕都凝成水晶沉淀脑海深处,相信在以后的人生道路上,在以后忙碌工作的日子里,它们将是我们有过美好青春岁月的印记,也是闲来无事心灵的慰藉。

终于到了要离开的日子,1921年12月到来之后,离别的日子再也不远,我们开始收拾好一切,准备参加毕业典礼,但仍旧难以抑制地再次环顾校园,最后一次搜寻曾今的记忆。

再一次走出曾经进进出出不知多少遍的住宿大楼,还是会把自己住的这栋和其他的公寓楼比较一番,自己住了四年的“高楼大厦”依旧没有分出个高低,抬头仰望,很快便找到了自己寝室所属的阳台,那防护栏、滑窗玻璃后,放着的漱口盅、牙膏牙刷肯定是看不见,但那长长的晾衣杆上,再也不会有忘收的校服,『迷』茫的视线里好像又看到了兄弟们抢夺晾衣杆、争夺晾晒衣服位置的场景,以后再也不会一起嬉闹,入住那个房间、要用那些东西的不再是自己而是新生…

再次漫步走过运动场,环形跑道上居然还有人在不知疲倦的奔跑、足球场上依旧风起云涌热情激昂、篮球赛估计刚刚结束,第一届人**动会为学校带来了很多好处,对我们这些老生而言,最大裨益就是我们再也不会为了没有占到足球场子而惋惜,或许新生们会有更多的希冀。

踮起脚尖远远张望,好像在那看台上面依旧有不少的人在懒洋洋的晒着太阳,学校里的女同学越来越多,打比赛时再也不能光着膀子,或许那次足球联赛的失利依旧让人遗憾,摔衣服、爆粗口,想尽办法争取胜利但最终抱憾而归,发泄之余更多的是对下一个赛季的期待,但这个赛季之后,我们再也不能参加学校里的各种比赛了,到时候我们早就已经离开。

校园里绿化程度越来越好,刚进大学时候栽种不久的树苗如今已经超过了我们的身高,不经意之间从它们身旁掠过,才发现随风摇曳的树叶仿佛不断在在和我们打招呼,但绿油油的草地还是那么和蔼可亲,它依旧允许我们在上面“冒死”踢踢球、躺着睡,但此时我们再也不敢伸出脚。

学校里的八个食堂几乎都是一模一样,任何时候都能看着高耸的烟囱不断喷冒着黑气,呜呜作响的抽油烟机总是老远的就告诉我们,食堂又在准备学生们的下一顿饭菜了,早饭的鸡蛋、馒头、八宝粥或者豆浆稀饭,这是固定不变的。而中午和晚上我们的口福就很好了,一周之内的十四顿午餐和晚餐,绝对没有重复的主菜,据说这是为了营养丰富,这是『政府』强制要求的,义务制学校里也是如此。

于是乎,我们可以随意到哪家食堂就餐,四年的时间下来,我们站在食堂主入口那儿,只要认真一闻便知道中午或者晚上有哪些菜,鸡腿不是顿顿都有,但绝对是每一个人的最爱,一不小心闻到了排骨烧土豆的味道,估计没多久食堂就会爆满了,连图书馆里奋勇作战的人都会提前赶来参与“就餐会战”,但我们再也不会像新生们那样冲动了,吃了四年之后,我们发现食堂是准备了足够的大餐,跑得再快再急就是撑爆了肚子也吃不了多少,晚去的同学一样有好吃的等着,因为『政府』把我们当成“天之骄子”,管吃、管住、管学习……

毕业后,肯定不会再有如此梦幻般的生活了,黯然地离开食堂,心中不免有些不舍但停不下的脚却让我们的身子和它们渐行渐远,当食堂区的建筑群远远落在背后的时候,我们便到了翠河旁,这条人工修建的校内小河两畔种了很多的翠柳,由此命名为翠河,以往吃饭之后会在这里漫步休闲,而今日再次经过的时候,河畔的水泥路依旧那么僵硬不语,但四年前的小柳树还不及肩高,此时已经它的柳枝已经在随风摇摆,正式和我们说再见。

静心湖很大,任何时候都是波光粼粼的水面,湖中还有不断晃动的莲子,不知道荷花下个季节还会不会开放,但我们都知道湖对面的那些女生宿舍楼,就好像湖心里出开出的娇艳荷花,只能远远看着,它从来没对咱们男生开放,哪怕一次。[]大国无疆92

湖的另一边是一群接一群的巍峨教学楼,没到上课下课的时候总是人声鼎沸热闹非凡,可能刚才又是下课了吧!好久没有上课的我们好像已经忘了作息时间安排,但我知道现在的这些师弟师妹们,他们的基础要比我们好自然拼搏的要求也更高,也许师弟们比我们当初还要疯狂,也许他们的课程又遇到什么难题,总之吵吵嚷嚷都在商量、争论,但我们吵了四年后都明白了一个道理,“争论,只会让彼此更相信自己”。当然这时候的他们肯定是还不懂,他们也需要多一些竞争才能分出个胜负雌雄,否则学校会不知道该如何派发奖助学金。

看着那一群群熟悉而又陌生的身影,知道我们再也不是他们当中的一员,要想继续这种美妙的生活,我们可以选择留下,但没有选择留下当预科老师,将来一两年之后就能转为正式教师,但没有走出那一步的人有很多,或许会是我们一辈子的遗憾,但我们更喜欢外面的风浪滔天,外面的世界更需要我们。

不知不觉天『色』慢慢变黑,校园公路上过往的人慢慢变少了,第一图书馆是离教学区最近的,所以它的灯泡总是换得最勤快的,因为不少同学都会选择在那里熬夜读书、写论文、作报告,我们也曾在里面留下过我们的口水,那是不知不觉倒在书桌上一觉不醒后的证据,但无论如何努力。

第一图书馆本专业所覆盖的相关书籍到现在才堪堪探索完,而第二、第三,现在又在修第四图书馆,我们是看不完那些书了,这样艰巨的重任还是交给下一届、更下一届的学弟学妹们。术业虽有专攻,但每一个专业所涵盖的知识、要学习的科目,都是远超想象的,看完本专业的书籍已经是一种成功,而我们只能带着这种成功的淡淡喜悦远望图书馆而不敢起脚进入,因为里面已经爆满,低学年的同学就是比我们还要积极,还要可怕……

终于又回到了寝室,没那打算去逛逛那几桩实验楼和大片的实践工厂区,在哪儿留下的身影最多,哪儿就是我们最不愿去的地方。是时候再次整理一下行李,再次和哥们儿一起争夺洗漱间的洗浴喷头,嘻嘻哈哈的都冲完热水澡后,再次舒舒服服的躺在床上,明天一早就要把床收拾了,最后一次躺在这睡了四年的床上和室友们侃侃时光,说一说梦想。

“四年的时间,看起来是很多的,厚厚的一本一本像我们的各种词典一样,无论是英译汉还是德译汉,咱们总有那么一刻读完它们,不管你是不是在用心读用心记,四本有限的书,总有一天你会读完,而后就不再也属于你……”

说话的是寝室的老大,他是文理学院的高材生。早已入党成功的他说起话来总是一上一下的,据说这么为了营造节奏感,大伙都知道他最大的梦想就是能在有生之年当上一个市长,再偏僻再落后也无所谓,无论新疆还是蒙古,他都愿意去,只要给他一个施展才干的平台,他有把握治理一方。但我们都知道,他出校之后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接受安排,迎接他的第一份差事儿很可能是下乡,或者是在某个小机关学习……

“这未来啊,它一直就像是天空中的云彩,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那朵云彩,一份属于自己的梦。不同的人有不同的人生观和价值观,所以每朵云彩有着不同的颜『色』,它们要飘去不同的地方。读书就是一种修饰的过程,我们不断为之修饰棱角,希望她能一直享受阳光普照,而非随波逐流……”

过去的一千多个夜晚,我们都会或多或少花些时间开座谈会,聊聊白天的奇遇,谈谈新鲜的事情,当然聊得最多的还是异『性』,工大没多少女生这是不争的事实,闲来无事总是会聊起她们的话题,哪个系的女生最多?哪个专业一个雌『性』都没有,总是要谈到夜深倦意袭来,这才收住嘴进入梦乡,但今晚的众人没有了往夜的『性』质,寥寥几句之后大家都选择了沉默,就像我们刚来时候互不认识一样,大家沉默着来,注定要沉默中去。

阳光透过窗户『射』进寝室的时候,新的一天已经到来,起床之后我们首先做的不再是争夺厕所、抢着洗漱,而是默默地收拾床被,打包弄好之后才一一前去洗漱。小半个小时候,大伙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淡然一笑又一次前去食堂吃早餐,但始终都是不语。

起风了,广西的秋天没什么特别的味儿,但偶然莅临的微风都会给人一种秋的感觉,在食堂里匆匆吃完早饭,回到宿舍打理行装,呆坐在于床头等候那一刻的到来,阳台上早已没有任何衣物在晾晒着,要退寝室了以至于窗户已经关闭,但窗外的秋风还是无孔不入的刮进来,带来一种果实成熟的韵味儿,带来一份收获的细腻感情。

学校正中央的一幢钟楼上,安装这一个很大很大的机械钟,每到整时都会发出“咚咚”的响声,声音很是响亮,催促我们该上下课了、该去吃饭了、该回去休息了…但这次九点的钟声传来,却是催促我们快去集合开毕业典礼了。

留下一包包行李,关上被开关过几百次上千次的宿舍门,突然意识到下一次关门之后,兄弟们再也打不开这扇门。已经习惯了七个兄弟的宿舍生活,从来没人帮谁洗过衣物鞋袜,但彼此早已习惯了晚上的鼾声雷鸣,不知道今晚自己会不会失眠,但关上门的这一刻内心突然闪至的悸动,这才意识到离开之后,肯定会有很长一段时间不习惯。

看着越来越多将一起毕业的同学,大家都默不作声关上一扇又一扇们,步履沉重地走出宿舍大楼,杂『乱』的脚步声和以往的基本一样,但总觉得这一声声脚步好像是这栋楼里最后的绝唱,没人会记得曾今这里有那么一群人走路杂『乱』无章、时快时慢。

站在宿舍楼前,不少人都回头观望,这栋六层楼高、每层四十间寝室的大楼,在这一刻看起来似乎和以前很不一样,有不少没课师弟们从窗户里探出脑袋看着楼下这群集体失声的师兄们,我们仰望着一间间寝室,他们默默的注视着我们,或许他们是在暗暗的为我们祝福,但他们也知道迟早有一天,他们也将和我们一样留恋这里。

回想起当初自己第一次看见这么一大幢楼,绝大多数同学都表示这是见过最高最雄伟的大楼,当时还在估算着能住多少人、有多少同学将一起度过大学时光的时候,转眼之间就到了要离开的时候,还没认识多少同学、还有很多牵挂。

经常一起踢球的哥们真名都还没知道,一个个绰号叫了四年…晚上太晚回来从图书馆回来,大楼大门早已关闭,每次热情帮忙开门的大爷很让人感到欣慰,但我们最多也只知道他姓李,大家的对话仅限于“李大爷,请开门”和“谢谢”。有太多原本可以很是熟悉的人和事,可在轻易之间,时光匆匆流逝之中我们来去匆匆,直到今天要离开了才发现自己对于学校还是那么不熟悉。

再一次走上直通中心广场的绿荫大道,当初刚进校时候的还看见不少工人在移栽树木绿化道路,但没想到现在早已绿树成荫,将原来的阳光坦途变成了现在的绿荫大道,只不过此时秋风习习、飘零的树叶已经将一条宽阔的道路铺上一层金黄,漫步在这条大路上不再有以往的欢声戏语,几千个同学走在路上却仿佛只有一个人在慢慢独行一样。

每年春季,大地回春重装绿衣的时候,那便是开学的时节,我们都背上沉甸甸的行囊,将春节的欢歌笑语、离乡的种种愁绪全部咽下,一次又一次回归校园回归课堂,今年到来的时候很多人就在说笑,说这是最后一次春节假期之后要回归校园,毕业之后就再也不用回来了。

想找找当初说笑的那些面孔,但回头看到的都是一张张年轻却又凝重的面庞,青春的张扬早已留在了这所大学,现在能看到的是成熟的脸、一颗火热的心,相视一笑便明白之间心里蕴藏已久的祝福,这会儿走在这道上的每一个人都知道:明年,我们不会在这条路上重逢了。

路旁的长条椅本来是我们的专属座椅,厚厚的图书、饼干和矿泉水,这三样就能让我们在这树荫下逗留一个美好的周末下午,有时看书看得忘乎所以、有时看着过往的行人一直发愣,一排排树木见证了一切,但我们却没有注意到它们的成长,此时见证我们的离开的也是它们。

低年级的同学已经占据了曾今属于我们的长椅,此时正对着这大群师兄师姐们微笑示意。背后的大片绿地作为他们为我们送行的背景、一排排参天树木作为观众、一片片随风落下不断摇曳的秋叶抒发感情,偌大的校园,真的到了离开你的时候,可我们还没有好好看上你一眼。

众人都是一路四处张望,争取多看看一眼学校,谁知道明天的自己会在哪里落足停留,多看上几眼或许会增加自己对学校的记忆深度,直到某一天再回到学校的时候,还能再找到曾今自己的留下的独特印记。不断的观望之中,我们还是到了广场,正式告别学校的地方。

占地颇大的广场此时还是如同往常一样干净整洁,正中的孔子雕像依旧栩栩如生、环绕广场的树木早已挺拔好了身姿,唯一提醒我们即将离去的痕迹便是广场上多出的那个『主席』台,一副巨大的横幅在风的吹动下不断摇晃,但红底白字的书写足以让我们看清写的是什么,“珍重,中国工业大学第一届毕业生们!!”,本以为学校会写出什么豪言壮语让人热血沸腾,没有『荡』气回肠、没有可歌可泣,但就没想到是这么一句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话,可其中的分量已经足够,真的足够。

之后的典礼,没人记得具体情况,大家都是你望望我,我看看你,学生时代的最后一次集体集合就是这么毫无秩序,和四年之前军训结束之后的井然有序、棱线分明形成鲜明对比。此时不会有苛刻的教官叫骂我们军姿站好、队列要排整齐,大家以任何舒服的姿势随意站着,因为这是毕业典礼。

校长是我们自治区『主席』,四年之前的开校典礼他宣布我们成为正式“天之骄子”中的一份子,四年之后他又亲自主持了这届学生的毕业生典礼。他是一个很睿智很聪明的人,以前他的课、他的话,我们都会非常认真的聆听,但这次同样很是朴实没有华丽的语句,是一定会让我们很是受用的,但却怎么记也记不住,只有最后仰望他的时候,才发现我们唯一能记住的便是他的眼神,他面向着东方,一直举目眺望。

早已收拾好的行李不用我们再折腾一回,每个人都沉默不言,默默地拎起包裹最后看一眼空空『荡』『荡』的宿舍。以前很久没洗过的球袜早已被老大处理掉,不会再无故释放化学毒气;晚上睡觉爱吱吱呀呀『乱』叫的木板床,以后再也看不到了,偶然经过师弟们的寝室已经看见了最新的铁架床,但我们一定更加怀念的是能奏出安眠曲的这些木床。

老大作为我们的宿舍长,几个兄弟都拎着行李站在走廊等着他,等着他灭掉那两盏灯、关上那扇门。本以为他会很耐心地让我们再看上一眼,但老大快捷的动作只有一刹那,但这一刻心里却迅速划过一阵异常尖锐的刺痛。

四年之前,老大带着我们几个第一次满怀希冀地打开这扇门;四年后,老大赶着我们最后一次绝望地关上这扇门。而后,我们便像过去四年里的普通一天一样,大家都沿着走过不知几千次的路线走出宿舍大门,暮然回首之间,看见大门上高高悬挂着一个横幅,“今日工大学子,明日社会精英”,淡然一笑之后心里只有一句话想说,那就是“从此之后,我不再属于这里”。

背起背囊、拉着皮箱,我们的这一次离开,将不再也不是抱着厚厚的书本回来,或者满身臭汗抱着个足球风风火火地赶回来并且一路凯歌。这一次,我们也不是去踢球,不是去上课做实验,不是去吃饭上图书馆。

还是中心广场,那里第一次停满了汽车,有绿『色』涂装的军用卡车、有蓝白相间涂装的中航大巴、有浅黄嫩红相间的中铁某集团车辆,当然还有血红『色』的『政府』用大巴,一辆辆不同单位的车辆虽然停靠在一起,但它们注定会带着我们去不同的地方。

留下继续进修准备当老师的兄弟,很是热情地帮我们找到了各自的归属后,放好行李再次聚到一起,兄弟七个都一言不发,紧紧地挽成一圈,彼此互望的眼神已经道出了心里的千言万语。还是到了要离开的时候,兄弟之间来个击拳告别,没有遗憾、没有眼泪的转身离开培养自己整整四个春秋有余的学校。

轰鸣作响的车子早已在不断催促着这群学子们,坐上座位的那一刻再透过车窗看一看学校那幢高耸的钟楼,那一排排庞大的建筑群,那一抹抹看过千遍的绿『色』,还有那冲着自己不断挥手致意的兄弟。

很快一辆接一辆的车子开始载着我们离开学校奔赴各地,限速的校园里它们不能开得太快倒满足了我们自己,我们可以再多看几眼校园,再多回想一下曾经,每一辆车子驶出学校正大门的时候,都会鸣笛致意,大门左右的两根汉白玉柱子一左一右分别雕刻着警世壮语,“自立自强,创中华之基业。奋发奋进,图九州之富强”,当然还有那块横卧于路中的大石,它身上镌刻有六个楷体大字——“中国工业大学”。

大巴减速通过了缓冲坡,当左右两旁的岗台上军容威武的卫兵向每一辆驶出的大巴致敬之时,车子已经正式驶出了工业大学,我们真的不再属于这里。激动的靠近车窗回望校园,那柱子前的站岗的卫兵依旧冷若冰霜手握钢枪,他俩似乎很少机械化的致敬、礼毕,但谁能明白他们真实的内心,是一直保护着神圣的大学殿堂,一直在默默的为我们奔赴各地的同学表示别离。

别了,我的兄弟。

别了,我的大学。

别了,我的青春岁月。

别了,我的匆匆五年。

郑重地说一句再见,青春散场,我们等候下一次的团圆汇聚。

一队队大巴车在警灯闪烁的警车牵引下,慢慢拐入了高新大道车子越开越快,视线里的校园不断远离,颓然的坐下斜靠椅背默不作声,知道这段注定要成为过去的岁月,可以完完全全浓缩到心里,一层覆盖一层永久珍藏起来。

意识到开门的李大爷肯定记得自己的名字,他肯定记得每一个爱晚归的孩子,但此时我已经坐车离开,来不及给他道一声谢谢。意识到食堂打饭的大妈肯定很喜欢自己,每次打饭都给自己的餐盘打得满满的……

人生,总是在无穷无尽的变化中度过。有鲜花盛开时的灿烂绚丽,也有凋零时候的黯然孤寂,经历的种种变化,都是未来的美好回忆。

成长的过程仿佛一叶扁舟,在浩瀚的海洋中摇曳前进。无论是暴风狂雨巨浪滔天,还是风平浪静光和日丽,只有我们才是自己这艘船的真正舵手,掌控着自己的前进方向,需要劈涛斩浪才能驶到成功的彼岸。

成长过程,便是一个经历各种磨难和考验,最后成熟的过程。走过的路,因为有了大学这段时光而顿生充满了奇遇和精彩,未来之路更因有了这段记忆而会走得更加踏实。

总之,别了,我的大学。

睁开眼,看见的是一片光明。

:谨以此文,纪念我们宝贵的青春。。。!~!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